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1163.第1163章 三日之约

1163.第1163章 三日之约

        陈一鑫安排马玉玲在营住下之后,也没有特地下令限制她的活动区域。  毕竟这么一个离家出走的小姑娘,也着实很难让人有多少防备之心。于是在陈一鑫和田叶友都在工地忙活的时候,马玉玲倒是有机会在营地里四处走走看看,直观地了解海汉这个让她曾经颇为排斥的群体。

        矿场营地里除了驻扎在此的特战营和炮兵之外,剩下的人员主要是从登州本地以及皮岛招募来的青壮民工。不过马玉玲唯恐其有本地人识破自己的身份,也不敢去与这些人接触,只是远远地观看驻军日常训练和民工劳作。

        秩序可以说是马玉玲对这里最为直观的感受之一,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都是井井有条。从清晨营地响起的起床号开始,所有人都在按照统一设定好的日程安排开始一天的运作。马玉玲问过照顾自己的女医护兵之后,才知道原来这处营地其实是正待进行开采的一处矿场,而营地之外的那条新修筑的道路,也是为了日后便于运输矿石和物资所修的配套工程。

        马玉玲现在也弄不清自己昨天顺着这条岔路走到矿场,到底是幸运还是倒霉。如果没来到这里,或许自己已经被家人追抓回去了,在这里至少暂时还能得到海汉人的庇护。但如果自己的身份曝露,那下场说不定要被家人抓回去还要惨得多。虽然那个姓陈的小军官看起来正义感满满,但如果他知道自己的婚配对象是他的司,甚至是司的司,他是否还能有同样的勇气继续保护自己呢?

        即便是有这个勇气,也未必有足够的能力吧!马玉玲想想这种地位的差异,也觉得有些绝望,一方是看守矿场的小军官,另一方是手握兵权的大将,算前者反对这桩婚事,只怕也很难顶得过自而下的权势压力。而这登州虽大,自己又能去到何处?算是逃去大哥那里,等马家庄的家人赶过来,还不是一样要被乖乖抓回家。

        马玉玲要是知道家人与海汉这边已经达成了三日之约,只怕心会更加难过,回去要被强行婚配,不回去会害家人被海汉问责,那更将是左右为难的局面。不过这种压力现在并不在她身,为此而感到的紧张的是正在苦苦搜寻她行迹的那些家人。

        本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陈一鑫安排马玉玲在营住下之后,也没有特地下令限制她的活动区域。毕竟这么一个离家出走的小姑娘,也着实很难让人有多少防备之心。于是在陈一鑫和田叶友都在工地忙活的时候,马玉玲倒是有机会在营地里四处走走看看,直观地了解海汉这个让她曾经颇为排斥的群体。

        矿场营地里除了驻扎在此的特战营和炮兵之外,剩下的人员主要是从登州本地以及皮岛招募来的青壮民工。不过马玉玲唯恐其有本地人识破自己的身份,也不敢去与这些人接触,只是远远地观看驻军日常训练和民工劳作。

        秩序可以说是马玉玲对这里最为直观的感受之一,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都是井井有条。从清晨营地响起的起床号开始,所有人都在按照统一设定好的日程安排开始一天的运作。马玉玲问过照顾自己的女医护兵之后,才知道原来这处营地其实是正待进行开采的一处矿场,而营地之外的那条新修筑的道路,也是为了日后便于运输矿石和物资所修的配套工程。

        马玉玲现在也弄不清自己昨天顺着这条岔路走到矿场,到底是幸运还是倒霉。如果没来到这里,或许自己已经被家人追抓回去了,在这里至少暂时还能得到海汉人的庇护。但如果自己的身份曝露,那下场说不定要被家人抓回去还要惨得多。虽然那个姓陈的小军官看起来正义感满满,但如果他知道自己的婚配对象是他的司,甚至是司的司,他是否还能有同样的勇气继续保护自己呢?

        即便是有这个勇气,也未必有足够的能力吧!马玉玲想想这种地位的差异,也觉得有些绝望,一方是看守矿场的小军官,另一方是手握兵权的大将,算前者反对这桩婚事,只怕也很难顶得过自而下的权势压力。而这登州虽大,自己又能去到何处?算是逃去大哥那里,等马家庄的家人赶过来,还不是一样要被乖乖抓回家。

        马玉玲要是知道家人与海汉这边已经达成了三日之约,只怕心会更加难过,回去要被强行婚配,不回去会害家人被海汉问责,那更将是左右为难的局面。不过这种压力现在并不在她身,为此而感到的紧张的是正在苦苦搜寻她行迹的那些家人。陈一鑫安排马玉玲在营住下之后,也没有特地下令限制她的活动区域。毕竟这么一个离家出走的小姑娘,也着实很难让人有多少防备之心。于是在陈一鑫和田叶友都在工地忙活的时候,马玉玲倒是有机会在营地里四处走走看看,直观地了解海汉这个让她曾经颇为排斥的群体。

        矿场营地里除了驻扎在此的特战营和炮兵之外,剩下的人员主要是从登州本地以及皮岛招募来的青壮民工。不过马玉玲唯恐其有本地人识破自己的身份,也不敢去与这些人接触,只是远远地观看驻军日常训练和民工劳作。

        秩序可以说是马玉玲对这里最为直观的感受之一,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都是井井有条。从清晨营地响起的起床号开始,所有人都在按照统一设定好的日程安排开始一天的运作。马玉玲问过照顾自己的女医护兵之后,才知道原来这处营地其实是正待进行开采的一处矿场,而营地之外的那条新修筑的道路,也是为了日后便于运输矿石和物资所修的配套工程。

        马玉玲现在也弄不清自己昨天顺着这条岔路走到矿场,到底是幸运还是倒霉。如果没来到这里,或许自己已经被家人追抓回去了,在这里至少暂时还能得到海汉人的庇护。但如果自己的身份曝露,那下场说不定要被家人抓回去还要惨得多。虽然那个姓陈的小军官看起来正义感满满,但如果他知道自己的婚配对象是他的司,甚至是司的司,他是否还能有同样的勇气继续保护自己呢?

        即便是有这个勇气,也未必有足够的能力吧!马玉玲想想这种地位的差异,也觉得有些绝望,一方是看守矿场的小军官,另一方是手握兵权的大将,算前者反对这桩婚事,只怕也很难顶得过自而下的权势压力。而这登州虽大,自己又能去到何处?算是逃去大哥那里,等马家庄的家人赶过来,还不是一样要被乖乖抓回家。

        马玉玲要是知道家人与海汉这边已经达成了三日之约,只怕心会更加难过,回去要被强行婚配,不回去会害家人被海汉问责,那更将是左右为难的局面。不过这种压力现在并不在她身,为此而感到的紧张的是正在苦苦搜寻她行迹的那些家人。陈一鑫安排马玉玲在营住下之后,也没有特地下令限制她的活动区域。毕竟这么一个离家出走的小姑娘,也着实很难让人有多少防备之心。于是在陈一鑫和田叶友都在工地忙活的时候,马玉玲倒是有机会在营地里四处走走看看,直观地了解海汉这个让她曾经颇为排斥的群体。

        矿场营地里除了驻扎在此的特战营和炮兵之外,剩下的人员主要是从登州本地以及皮岛招募来的青壮民工。不过马玉玲唯恐其有本地人识破自己的身份,也不敢去与这些人接触,只是远远地观看驻军日常训练和民工劳作。

        秩序可以说是马玉玲对这里最为直观的感受之一,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都是井井有条。从清晨营地响起的起床号开始,所有人都在按照统一设定好的日程安排开始一天的运作。马玉玲问过照顾自己的女医护兵之后,才知道原来这处营地其实是正待进行开采的一处矿场,而营地之外的那条新修筑的道路,也是为了日后便于运输矿石和物资所修的配套工程。

        马玉玲现在也弄不清自己昨天顺着这条岔路走到矿场,到底是幸运还是倒霉。如果没来到这里,或许自己已经被家人追抓回去了,在这里至少暂时还能得到海汉人的庇护。但如果自己的身份曝露,那下场说不定要被家人抓回去还要惨得多。虽然那个姓陈的小军官看起来正义感满满,但如果他知道自己的婚配对象是他的司,甚至是司的司,他是否还能有同样的勇气继续保护自己呢?

        即便是有这个勇气,也未必有足够的能力吧!马玉玲想想这种地位的差异,也觉得有些绝望,一方是看守矿场的小军官,另一方是手握兵权的大将,算前者反对这桩婚事,只怕也很难顶得过自而下的权势压力。而这登州虽大,自己又能去到何处?算是逃去大哥那里,等马家庄的家人赶过来,还不是一样要被乖乖抓回家。

        马玉玲要是知道家人与海汉这边已经达成了三日之约,只怕心会更加难过,回去要被强行婚配,不回去会害家人被海汉问责,那更将是左右为难的局面。不过这种压力现在并不在她身,为此而感到的紧张的是正在苦苦搜寻她行迹的那些家人。陈一鑫安排马玉玲在营住下之后,也没有特地下令限制她的活动区域。毕竟这么一个离家出走的小姑娘,也着实很难让人有多少防备之心。于是在陈一鑫和田叶友都在工地忙活的时候,马玉玲倒是有机会在营地里四处走走看看,直观地了解海汉这个让她曾经颇为排斥的群体。

        矿场营地里除了驻扎在此的特战营和炮兵之外,剩下的人员主要是从登州本地以及皮岛招募来的青壮民工。不过马玉玲唯恐其有本地人识破自己的身份,也不敢去与这些人接触,只是远远地观看驻军日常训练和民工劳作。

        秩序可以说是马玉玲对这里最为直观的感受之一,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都是井井有条。从清晨营地响起的起床号开始,所有人都在按照统一设定好的日程安排开始一天的运作。马玉玲问过照顾自己的女医护兵之后,才知道原来这处营地其实是正待进行开采的一处矿场,而营地之外的那条新修筑的道路,也是为了日后便于运输矿石和物资所修的配套工程。

        马玉玲现在也弄不清自己昨天顺着这条岔路走到矿场,到底是幸运还是倒霉。如果没来到这里,或许自己已经被家人追抓回去了,在这里至少暂时还能得到海汉人的庇护。但如果自己的身份曝露,那下场说不定要被家人抓回去还要惨得多。虽然那个姓陈的小军官看起来正义感满满,但如果他知道自己的婚配对象是他的司,甚至是司的司,他是否还能有同样的勇气继续保护自己呢?

        即便是有这个勇气,也未必有足够的能力吧!马玉玲想想这种地位的差异,也觉得有些绝望,一方是看守矿场的小军官,另一方是手握兵权的大将,算前者反对这桩婚事,只怕也很难顶得过自而下的权势压力。而这登州虽大,自己又能去到何处?算是逃去大哥那里,等马家庄的家人赶过来,还不是一样要被乖乖抓回家。

        马玉玲要是知道家人与海汉这边已经达成了三日之约,只怕心会更加难过,回去要被强行婚配,不回去会害家人被海汉问责,那更将是左右为难的局面。不过这种压力现在并不在她身,为此而感到的紧张的是正在苦苦搜寻她行迹的那些家人。

        本来自    /html/book/23/23182/...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382635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