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1162.第1162章 无影无踪

1162.第1162章 无影无踪

        海汉在来到登州之后能够这么快控制住福山县的局面,除了强大的武力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做事讲究规矩,很多明明可以直接用武力解决的事情,海汉还是尽可能在通过宣传、协商、收买等较缓和的方式来处理,并且没有急于在这一地区实施土地兼并的措施。  虽然因此而多花费了一些时间和金钱,但却得到了宝贵的民心。除了大量投奔海汉的难民之外,算是福山县本地的地主阶级,对海汉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恶感,类似马东强这样的乡绅才会动了心思要跟海汉联姻。

        对福山县本地民众来说,海汉军的自我约束力很强,到了这里之后也没有闹出过什么负面新闻,在一部分人眼甚至是明军还有更为可靠的所在。但如果解决不好这逃婚小姑娘的事情,让外界误以为海汉在这个过程充当了某种不太光彩的角色,那很有可能会对好不容易得来的口碑产生影响,甚至进而影响到海汉在本地的后续发展规划。

        关于这种事情,过去并不是没有先例,早在海汉初到三亚,开发田独铁矿的时候,有管不住自己裤裆的穿越者跟当地黎族女子弄出事来,而田叶友当时是在主持矿场运作,对这些事情自然较了解。虽然跟陈一鑫遇到这事性质不太一样,但如果收留小姑娘这事被有心人往负面的方向带节奏扩散消息,那造成的不良后果却极有可能是相似的。

        陈一鑫在军服役已经有七年时间,南征北战也去过不少地方,田叶友这一提醒,他自然也想到了其的道理。这件事最理想的处理方式,当然设法说服女子家主动退婚,然后悄悄将小姑娘送回去,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不过这种打算是否行得通,田叶友和陈一鑫可都没什么把握。这还得等小姑娘情绪稳定下来之后,再慢慢过问其细节,弄清楚事情来龙去脉之后,才好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

        马玉玲在福山铜矿安顿下来的时候,她父亲马东强却是已经急得火烧火燎。他确认马玉玲离家出走之后,便带着随从追了出来。马玉玲离开马家庄的时候是独身离开,也没有骑走家的马匹。而这一路向西,只有到了古现镇才有车马行,马东强认为追到这里会有女儿的消息了。

        本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海汉在来到登州之后能够这么快控制住福山县的局面,除了强大的武力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做事讲究规矩,很多明明可以直接用武力解决的事情,海汉还是尽可能在通过宣传、协商、收买等较缓和的方式来处理,并且没有急于在这一地区实施土地兼并的措施。虽然因此而多花费了一些时间和金钱,但却得到了宝贵的民心。除了大量投奔海汉的难民之外,算是福山县本地的地主阶级,对海汉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恶感,类似马东强这样的乡绅才会动了心思要跟海汉联姻。

        对福山县本地民众来说,海汉军的自我约束力很强,到了这里之后也没有闹出过什么负面新闻,在一部分人眼甚至是明军还有更为可靠的所在。但如果解决不好这逃婚小姑娘的事情,让外界误以为海汉在这个过程充当了某种不太光彩的角色,那很有可能会对好不容易得来的口碑产生影响,甚至进而影响到海汉在本地的后续发展规划。

        关于这种事情,过去并不是没有先例,早在海汉初到三亚,开发田独铁矿的时候,有管不住自己裤裆的穿越者跟当地黎族女子弄出事来,而田叶友当时是在主持矿场运作,对这些事情自然较了解。虽然跟陈一鑫遇到这事性质不太一样,但如果收留小姑娘这事被有心人往负面的方向带节奏扩散消息,那造成的不良后果却极有可能是相似的。

        陈一鑫在军服役已经有七年时间,南征北战也去过不少地方,田叶友这一提醒,他自然也想到了其的道理。这件事最理想的处理方式,当然设法说服女子家主动退婚,然后悄悄将小姑娘送回去,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不过这种打算是否行得通,田叶友和陈一鑫可都没什么把握。这还得等小姑娘情绪稳定下来之后,再慢慢过问其细节,弄清楚事情来龙去脉之后,才好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

        马玉玲在福山铜矿安顿下来的时候,她父亲马东强却是已经急得火烧火燎。他确认马玉玲离家出走之后,便带着随从追了出来。马玉玲离开马家庄的时候是独身离开,也没有骑走家的马匹。而这一路向西,只有到了古现镇才有车马行,马东强认为追到这里会有女儿的消息了。海汉在来到登州之后能够这么快控制住福山县的局面,除了强大的武力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做事讲究规矩,很多明明可以直接用武力解决的事情,海汉还是尽可能在通过宣传、协商、收买等较缓和的方式来处理,并且没有急于在这一地区实施土地兼并的措施。虽然因此而多花费了一些时间和金钱,但却得到了宝贵的民心。除了大量投奔海汉的难民之外,算是福山县本地的地主阶级,对海汉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恶感,类似马东强这样的乡绅才会动了心思要跟海汉联姻。

        对福山县本地民众来说,海汉军的自我约束力很强,到了这里之后也没有闹出过什么负面新闻,在一部分人眼甚至是明军还有更为可靠的所在。但如果解决不好这逃婚小姑娘的事情,让外界误以为海汉在这个过程充当了某种不太光彩的角色,那很有可能会对好不容易得来的口碑产生影响,甚至进而影响到海汉在本地的后续发展规划。

        关于这种事情,过去并不是没有先例,早在海汉初到三亚,开发田独铁矿的时候,有管不住自己裤裆的穿越者跟当地黎族女子弄出事来,而田叶友当时是在主持矿场运作,对这些事情自然较了解。虽然跟陈一鑫遇到这事性质不太一样,但如果收留小姑娘这事被有心人往负面的方向带节奏扩散消息,那造成的不良后果却极有可能是相似的。

        陈一鑫在军服役已经有七年时间,南征北战也去过不少地方,田叶友这一提醒,他自然也想到了其的道理。这件事最理想的处理方式,当然设法说服女子家主动退婚,然后悄悄将小姑娘送回去,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不过这种打算是否行得通,田叶友和陈一鑫可都没什么把握。这还得等小姑娘情绪稳定下来之后,再慢慢过问其细节,弄清楚事情来龙去脉之后,才好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

        马玉玲在福山铜矿安顿下来的时候,她父亲马东强却是已经急得火烧火燎。他确认马玉玲离家出走之后,便带着随从追了出来。马玉玲离开马家庄的时候是独身离开,也没有骑走家的马匹。而这一路向西,只有到了古现镇才有车马行,马东强认为追到这里会有女儿的消息了。海汉在来到登州之后能够这么快控制住福山县的局面,除了强大的武力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做事讲究规矩,很多明明可以直接用武力解决的事情,海汉还是尽可能在通过宣传、协商、收买等较缓和的方式来处理,并且没有急于在这一地区实施土地兼并的措施。虽然因此而多花费了一些时间和金钱,但却得到了宝贵的民心。除了大量投奔海汉的难民之外,算是福山县本地的地主阶级,对海汉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恶感,类似马东强这样的乡绅才会动了心思要跟海汉联姻。

        对福山县本地民众来说,海汉军的自我约束力很强,到了这里之后也没有闹出过什么负面新闻,在一部分人眼甚至是明军还有更为可靠的所在。但如果解决不好这逃婚小姑娘的事情,让外界误以为海汉在这个过程充当了某种不太光彩的角色,那很有可能会对好不容易得来的口碑产生影响,甚至进而影响到海汉在本地的后续发展规划。

        关于这种事情,过去并不是没有先例,早在海汉初到三亚,开发田独铁矿的时候,有管不住自己裤裆的穿越者跟当地黎族女子弄出事来,而田叶友当时是在主持矿场运作,对这些事情自然较了解。虽然跟陈一鑫遇到这事性质不太一样,但如果收留小姑娘这事被有心人往负面的方向带节奏扩散消息,那造成的不良后果却极有可能是相似的。

        陈一鑫在军服役已经有七年时间,南征北战也去过不少地方,田叶友这一提醒,他自然也想到了其的道理。这件事最理想的处理方式,当然设法说服女子家主动退婚,然后悄悄将小姑娘送回去,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不过这种打算是否行得通,田叶友和陈一鑫可都没什么把握。这还得等小姑娘情绪稳定下来之后,再慢慢过问其细节,弄清楚事情来龙去脉之后,才好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

        马玉玲在福山铜矿安顿下来的时候,她父亲马东强却是已经急得火烧火燎。他确认马玉玲离家出走之后,便带着随从追了出来。马玉玲离开马家庄的时候是独身离开,也没有骑走家的马匹。而这一路向西,只有到了古现镇才有车马行,马东强认为追到这里会有女儿的消息了。海汉在来到登州之后能够这么快控制住福山县的局面,除了强大的武力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做事讲究规矩,很多明明可以直接用武力解决的事情,海汉还是尽可能在通过宣传、协商、收买等较缓和的方式来处理,并且没有急于在这一地区实施土地兼并的措施。虽然因此而多花费了一些时间和金钱,但却得到了宝贵的民心。除了大量投奔海汉的难民之外,算是福山县本地的地主阶级,对海汉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恶感,类似马东强这样的乡绅才会动了心思要跟海汉联姻。

        对福山县本地民众来说,海汉军的自我约束力很强,到了这里之后也没有闹出过什么负面新闻,在一部分人眼甚至是明军还有更为可靠的所在。但如果解决不好这逃婚小姑娘的事情,让外界误以为海汉在这个过程充当了某种不太光彩的角色,那很有可能会对好不容易得来的口碑产生影响,甚至进而影响到海汉在本地的后续发展规划。

        关于这种事情,过去并不是没有先例,早在海汉初到三亚,开发田独铁矿的时候,有管不住自己裤裆的穿越者跟当地黎族女子弄出事来,而田叶友当时是在主持矿场运作,对这些事情自然较了解。虽然跟陈一鑫遇到这事性质不太一样,但如果收留小姑娘这事被有心人往负面的方向带节奏扩散消息,那造成的不良后果却极有可能是相似的。

        陈一鑫在军服役已经有七年时间,南征北战也去过不少地方,田叶友这一提醒,他自然也想到了其的道理。这件事最理想的处理方式,当然设法说服女子家主动退婚,然后悄悄将小姑娘送回去,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不过这种打算是否行得通,田叶友和陈一鑫可都没什么把握。这还得等小姑娘情绪稳定下来之后,再慢慢过问其细节,弄清楚事情来龙去脉之后,才好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

        马玉玲在福山铜矿安顿下来的时候,她父亲马东强却是已经急得火烧火燎。他确认马玉玲离家出走之后,便带着随从追了出来。马玉玲离开马家庄的时候是独身离开,也没有骑走家的马匹。而这一路向西,只有到了古现镇才有车马行,马东强认为追到这里会有女儿的消息了。

        本来自    /html/book/23/23182/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382635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