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1161.第1161章 主持正义

1161.第1161章 主持正义

        保护?马玉玲听得也有点懵,她只是想着如何能够顺利从这处军营脱身离开,可没有想过要从对方这里寻求什么庇护。  她不知道对方是出于善心还是有什么别的打算,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才好。

        陈一鑫见马玉玲神情古怪又不说话,只当她是真有为难之处,当下便又说道:“林姑娘,你不用有什么顾忌,尽管说出来,我会想办法帮你。大的地方不敢说,但在福山县周边,还没有我们海汉军做不到的事情!”

        马玉玲差点惊呼出声,虽然她也隐隐猜到这个军营里驻扎的是最近在福山县混得风生水起的海汉军,但亲口听到这年轻军官说出来,仍是不免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在登莱之乱期间,马玉玲便随家人住进了福山县城里躲避战乱,一直到后来海汉来到这里,将万家军逐出县城周边区域,清理了城外的贫民窟,让福山县内的治安状况得到了好转之后,马玉玲才随家人搬回到马家庄居住。而在这个期间,她并没有亲眼见过海汉军的真面目,所有相关的信息都是来自于各种道听途说,对于海汉军的印象也仅仅停留在“外国军队”这个层次。

        家里长辈想安排马玉玲嫁给这支“外国军队”里的大官,以此构建马氏家族与海汉之间的联姻关系,从而换取海汉提供的庇护和商业资源,她自然是不愿屈从于这种利字当头的政治婚姻。虽然家人说对方是“年轻有为、尚未成家”,但马玉玲并不相信这种说法,想那人已经在海汉军坐将军这种位置,再怎么年轻只怕也是三四十岁了,怎么可能还没有成家,说不定孩子都跟自己一般大了。再说这一嫁要嫁出国,传说海汉国在南方数千里之遥的海岛,她可不想嫁到离家乡那么远的地方。

        但马玉玲也知道这种家族安排很难违背,她个人的口头反对并不会让父辈改变主意,而她又不可能直接向这桩婚事的对象表示拒绝,除了离家出走之外,似乎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逃婚方式了。但万万想不到自己才离“虎穴”,又入“狼窝”,竟然误打误撞地进到了海汉的军营,而且还遇到这海汉小军官一脸正义地要替自己打抱不平,这种神的遭遇也真是不知该如何形容才好。

        本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保护?马玉玲听得也有点懵,她只是想着如何能够顺利从这处军营脱身离开,可没有想过要从对方这里寻求什么庇护。她不知道对方是出于善心还是有什么别的打算,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才好。

        陈一鑫见马玉玲神情古怪又不说话,只当她是真有为难之处,当下便又说道:“林姑娘,你不用有什么顾忌,尽管说出来,我会想办法帮你。大的地方不敢说,但在福山县周边,还没有我们海汉军做不到的事情!”

        马玉玲差点惊呼出声,虽然她也隐隐猜到这个军营里驻扎的是最近在福山县混得风生水起的海汉军,但亲口听到这年轻军官说出来,仍是不免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在登莱之乱期间,马玉玲便随家人住进了福山县城里躲避战乱,一直到后来海汉来到这里,将万家军逐出县城周边区域,清理了城外的贫民窟,让福山县内的治安状况得到了好转之后,马玉玲才随家人搬回到马家庄居住。而在这个期间,她并没有亲眼见过海汉军的真面目,所有相关的信息都是来自于各种道听途说,对于海汉军的印象也仅仅停留在“外国军队”这个层次。

        家里长辈想安排马玉玲嫁给这支“外国军队”里的大官,以此构建马氏家族与海汉之间的联姻关系,从而换取海汉提供的庇护和商业资源,她自然是不愿屈从于这种利字当头的政治婚姻。虽然家人说对方是“年轻有为、尚未成家”,但马玉玲并不相信这种说法,想那人已经在海汉军坐将军这种位置,再怎么年轻只怕也是三四十岁了,怎么可能还没有成家,说不定孩子都跟自己一般大了。再说这一嫁要嫁出国,传说海汉国在南方数千里之遥的海岛,她可不想嫁到离家乡那么远的地方。

        但马玉玲也知道这种家族安排很难违背,她个人的口头反对并不会让父辈改变主意,而她又不可能直接向这桩婚事的对象表示拒绝,除了离家出走之外,似乎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逃婚方式了。但万万想不到自己才离“虎穴”,又入“狼窝”,竟然误打误撞地进到了海汉的军营,而且还遇到这海汉小军官一脸正义地要替自己打抱不平,这种神的遭遇也真是不知该如何形容才好。保护?马玉玲听得也有点懵,她只是想着如何能够顺利从这处军营脱身离开,可没有想过要从对方这里寻求什么庇护。她不知道对方是出于善心还是有什么别的打算,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才好。

        陈一鑫见马玉玲神情古怪又不说话,只当她是真有为难之处,当下便又说道:“林姑娘,你不用有什么顾忌,尽管说出来,我会想办法帮你。大的地方不敢说,但在福山县周边,还没有我们海汉军做不到的事情!”

        马玉玲差点惊呼出声,虽然她也隐隐猜到这个军营里驻扎的是最近在福山县混得风生水起的海汉军,但亲口听到这年轻军官说出来,仍是不免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在登莱之乱期间,马玉玲便随家人住进了福山县城里躲避战乱,一直到后来海汉来到这里,将万家军逐出县城周边区域,清理了城外的贫民窟,让福山县内的治安状况得到了好转之后,马玉玲才随家人搬回到马家庄居住。而在这个期间,她并没有亲眼见过海汉军的真面目,所有相关的信息都是来自于各种道听途说,对于海汉军的印象也仅仅停留在“外国军队”这个层次。

        家里长辈想安排马玉玲嫁给这支“外国军队”里的大官,以此构建马氏家族与海汉之间的联姻关系,从而换取海汉提供的庇护和商业资源,她自然是不愿屈从于这种利字当头的政治婚姻。虽然家人说对方是“年轻有为、尚未成家”,但马玉玲并不相信这种说法,想那人已经在海汉军坐将军这种位置,再怎么年轻只怕也是三四十岁了,怎么可能还没有成家,说不定孩子都跟自己一般大了。再说这一嫁要嫁出国,传说海汉国在南方数千里之遥的海岛,她可不想嫁到离家乡那么远的地方。

        但马玉玲也知道这种家族安排很难违背,她个人的口头反对并不会让父辈改变主意,而她又不可能直接向这桩婚事的对象表示拒绝,除了离家出走之外,似乎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逃婚方式了。但万万想不到自己才离“虎穴”,又入“狼窝”,竟然误打误撞地进到了海汉的军营,而且还遇到这海汉小军官一脸正义地要替自己打抱不平,这种神的遭遇也真是不知该如何形容才好。保护?马玉玲听得也有点懵,她只是想着如何能够顺利从这处军营脱身离开,可没有想过要从对方这里寻求什么庇护。她不知道对方是出于善心还是有什么别的打算,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才好。

        陈一鑫见马玉玲神情古怪又不说话,只当她是真有为难之处,当下便又说道:“林姑娘,你不用有什么顾忌,尽管说出来,我会想办法帮你。大的地方不敢说,但在福山县周边,还没有我们海汉军做不到的事情!”

        马玉玲差点惊呼出声,虽然她也隐隐猜到这个军营里驻扎的是最近在福山县混得风生水起的海汉军,但亲口听到这年轻军官说出来,仍是不免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在登莱之乱期间,马玉玲便随家人住进了福山县城里躲避战乱,一直到后来海汉来到这里,将万家军逐出县城周边区域,清理了城外的贫民窟,让福山县内的治安状况得到了好转之后,马玉玲才随家人搬回到马家庄居住。而在这个期间,她并没有亲眼见过海汉军的真面目,所有相关的信息都是来自于各种道听途说,对于海汉军的印象也仅仅停留在“外国军队”这个层次。

        家里长辈想安排马玉玲嫁给这支“外国军队”里的大官,以此构建马氏家族与海汉之间的联姻关系,从而换取海汉提供的庇护和商业资源,她自然是不愿屈从于这种利字当头的政治婚姻。虽然家人说对方是“年轻有为、尚未成家”,但马玉玲并不相信这种说法,想那人已经在海汉军坐将军这种位置,再怎么年轻只怕也是三四十岁了,怎么可能还没有成家,说不定孩子都跟自己一般大了。再说这一嫁要嫁出国,传说海汉国在南方数千里之遥的海岛,她可不想嫁到离家乡那么远的地方。

        但马玉玲也知道这种家族安排很难违背,她个人的口头反对并不会让父辈改变主意,而她又不可能直接向这桩婚事的对象表示拒绝,除了离家出走之外,似乎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逃婚方式了。但万万想不到自己才离“虎穴”,又入“狼窝”,竟然误打误撞地进到了海汉的军营,而且还遇到这海汉小军官一脸正义地要替自己打抱不平,这种神的遭遇也真是不知该如何形容才好。保护?马玉玲听得也有点懵,她只是想着如何能够顺利从这处军营脱身离开,可没有想过要从对方这里寻求什么庇护。她不知道对方是出于善心还是有什么别的打算,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才好。

        陈一鑫见马玉玲神情古怪又不说话,只当她是真有为难之处,当下便又说道:“林姑娘,你不用有什么顾忌,尽管说出来,我会想办法帮你。大的地方不敢说,但在福山县周边,还没有我们海汉军做不到的事情!”

        马玉玲差点惊呼出声,虽然她也隐隐猜到这个军营里驻扎的是最近在福山县混得风生水起的海汉军,但亲口听到这年轻军官说出来,仍是不免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在登莱之乱期间,马玉玲便随家人住进了福山县城里躲避战乱,一直到后来海汉来到这里,将万家军逐出县城周边区域,清理了城外的贫民窟,让福山县内的治安状况得到了好转之后,马玉玲才随家人搬回到马家庄居住。而在这个期间,她并没有亲眼见过海汉军的真面目,所有相关的信息都是来自于各种道听途说,对于海汉军的印象也仅仅停留在“外国军队”这个层次。

        家里长辈想安排马玉玲嫁给这支“外国军队”里的大官,以此构建马氏家族与海汉之间的联姻关系,从而换取海汉提供的庇护和商业资源,她自然是不愿屈从于这种利字当头的政治婚姻。虽然家人说对方是“年轻有为、尚未成家”,但马玉玲并不相信这种说法,想那人已经在海汉军坐将军这种位置,再怎么年轻只怕也是三四十岁了,怎么可能还没有成家,说不定孩子都跟自己一般大了。再说这一嫁要嫁出国,传说海汉国在南方数千里之遥的海岛,她可不想嫁到离家乡那么远的地方。

        但马玉玲也知道这种家族安排很难违背,她个人的口头反对并不会让父辈改变主意,而她又不可能直接向这桩婚事的对象表示拒绝,除了离家出走之外,似乎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逃婚方式了。但万万想不到自己才离“虎穴”,又入“狼窝”,竟然误打误撞地进到了海汉的军营,而且还遇到这海汉小军官一脸正义地要替自己打抱不平,这种神的遭遇也真是不知该如何形容才好。

        本来自    /html/book/23/23182/...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382635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