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1160.第1160章 保护伞

1160.第1160章 保护伞

        虽然有田叶友和建设部派过来的工头在主持福山铜矿的基建工程,但因为人手不足,陈一鑫也必须经常在工地充当监工角色,最近很少到校场监督矿场驻军的日常训练。  今天也是下午开始降雪之后,陈一鑫监工的一处露天工地不得不暂时停工,所以他才回到营地,在校场集合了自己的部下,打算让他们多适应一下北方地区的冬季。

        当然了,这其实对陈一鑫自己来说,也同样是一种全新的经历。他出身福建,在穿越之前并没有经历过北方的冬天,所以与绝大部分出身于南方地区的部下们一样,今年也是首次在这种寒冷的环境下过冬,需要有一个适应期才行。这种适应不仅仅只是生活,对于部队来说,更重要的是保持较好的作战状态,所以即便是天已经开始下雪,陈一鑫还是坚持让部队集合训练。毕竟真要打仗的时候,对手也不见得都是登州明军这种怂包,可能根本不会考虑下雪休战这种事,早些适应雪天作战也是驻军部队必须要具备的军事素质之一。

        福山铜矿这边,除了驻军便是矿工,常住人口几乎都是青壮男子,只有炊事、医卫等后勤部门才有少量女性,所以当陈一鑫看到孙真带着一个年轻姑娘从校场边经过,立刻便将他叫住进行盘问。

        小姑娘从孙真身后探出头来偷望,陈一鑫瞪了她一眼,便见小姑娘吐吐舌头缩回了头,这个俏皮的表情让陈一鑫不禁心一动,但也仅仅只是那么一瞬间而已,旋即便恢复了神智。

        对于这个小姑娘所说的“探亲”理由,陈一鑫并不太相信。这福山县前几年的治安状况十分糟糕,没有哪家敢让年轻女子单独出远门,何况间还要穿越几十里的山区,这片地区以前可是万家军的控制范围,虽然万家军是被打掉了,但这里的治安状况也并未真正恢复到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水平,一个小姑娘要孤身走这段路实在太有违常理。

        而且陈一鑫看着对方这几大包行李也颇为可疑,一般来说出远门行李带得多,都是用箱子装运,这小姑娘的行李却全是用布打的包裹,而且看这包裹布花花绿绿的,似乎是床单之类,怎么会有人弄成这样出门?陈一鑫心头犯疑,自然是要叫人好好检查一番。

        本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虽然有田叶友和建设部派过来的工头在主持福山铜矿的基建工程,但因为人手不足,陈一鑫也必须经常在工地充当监工角色,最近很少到校场监督矿场驻军的日常训练。今天也是下午开始降雪之后,陈一鑫监工的一处露天工地不得不暂时停工,所以他才回到营地,在校场集合了自己的部下,打算让他们多适应一下北方地区的冬季。

        当然了,这其实对陈一鑫自己来说,也同样是一种全新的经历。他出身福建,在穿越之前并没有经历过北方的冬天,所以与绝大部分出身于南方地区的部下们一样,今年也是首次在这种寒冷的环境下过冬,需要有一个适应期才行。这种适应不仅仅只是生活,对于部队来说,更重要的是保持较好的作战状态,所以即便是天已经开始下雪,陈一鑫还是坚持让部队集合训练。毕竟真要打仗的时候,对手也不见得都是登州明军这种怂包,可能根本不会考虑下雪休战这种事,早些适应雪天作战也是驻军部队必须要具备的军事素质之一。

        福山铜矿这边,除了驻军便是矿工,常住人口几乎都是青壮男子,只有炊事、医卫等后勤部门才有少量女性,所以当陈一鑫看到孙真带着一个年轻姑娘从校场边经过,立刻便将他叫住进行盘问。

        小姑娘从孙真身后探出头来偷望,陈一鑫瞪了她一眼,便见小姑娘吐吐舌头缩回了头,这个俏皮的表情让陈一鑫不禁心一动,但也仅仅只是那么一瞬间而已,旋即便恢复了神智。

        对于这个小姑娘所说的“探亲”理由,陈一鑫并不太相信。这福山县前几年的治安状况十分糟糕,没有哪家敢让年轻女子单独出远门,何况间还要穿越几十里的山区,这片地区以前可是万家军的控制范围,虽然万家军是被打掉了,但这里的治安状况也并未真正恢复到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水平,一个小姑娘要孤身走这段路实在太有违常理。

        而且陈一鑫看着对方这几大包行李也颇为可疑,一般来说出远门行李带得多,都是用箱子装运,这小姑娘的行李却全是用布打的包裹,而且看这包裹布花花绿绿的,似乎是床单之类,怎么会有人弄成这样出门?陈一鑫心头犯疑,自然是要叫人好好检查一番。虽然有田叶友和建设部派过来的工头在主持福山铜矿的基建工程,但因为人手不足,陈一鑫也必须经常在工地充当监工角色,最近很少到校场监督矿场驻军的日常训练。今天也是下午开始降雪之后,陈一鑫监工的一处露天工地不得不暂时停工,所以他才回到营地,在校场集合了自己的部下,打算让他们多适应一下北方地区的冬季。

        当然了,这其实对陈一鑫自己来说,也同样是一种全新的经历。他出身福建,在穿越之前并没有经历过北方的冬天,所以与绝大部分出身于南方地区的部下们一样,今年也是首次在这种寒冷的环境下过冬,需要有一个适应期才行。这种适应不仅仅只是生活,对于部队来说,更重要的是保持较好的作战状态,所以即便是天已经开始下雪,陈一鑫还是坚持让部队集合训练。毕竟真要打仗的时候,对手也不见得都是登州明军这种怂包,可能根本不会考虑下雪休战这种事,早些适应雪天作战也是驻军部队必须要具备的军事素质之一。

        福山铜矿这边,除了驻军便是矿工,常住人口几乎都是青壮男子,只有炊事、医卫等后勤部门才有少量女性,所以当陈一鑫看到孙真带着一个年轻姑娘从校场边经过,立刻便将他叫住进行盘问。

        小姑娘从孙真身后探出头来偷望,陈一鑫瞪了她一眼,便见小姑娘吐吐舌头缩回了头,这个俏皮的表情让陈一鑫不禁心一动,但也仅仅只是那么一瞬间而已,旋即便恢复了神智。

        对于这个小姑娘所说的“探亲”理由,陈一鑫并不太相信。这福山县前几年的治安状况十分糟糕,没有哪家敢让年轻女子单独出远门,何况间还要穿越几十里的山区,这片地区以前可是万家军的控制范围,虽然万家军是被打掉了,但这里的治安状况也并未真正恢复到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水平,一个小姑娘要孤身走这段路实在太有违常理。

        而且陈一鑫看着对方这几大包行李也颇为可疑,一般来说出远门行李带得多,都是用箱子装运,这小姑娘的行李却全是用布打的包裹,而且看这包裹布花花绿绿的,似乎是床单之类,怎么会有人弄成这样出门?陈一鑫心头犯疑,自然是要叫人好好检查一番。虽然有田叶友和建设部派过来的工头在主持福山铜矿的基建工程,但因为人手不足,陈一鑫也必须经常在工地充当监工角色,最近很少到校场监督矿场驻军的日常训练。今天也是下午开始降雪之后,陈一鑫监工的一处露天工地不得不暂时停工,所以他才回到营地,在校场集合了自己的部下,打算让他们多适应一下北方地区的冬季。

        当然了,这其实对陈一鑫自己来说,也同样是一种全新的经历。他出身福建,在穿越之前并没有经历过北方的冬天,所以与绝大部分出身于南方地区的部下们一样,今年也是首次在这种寒冷的环境下过冬,需要有一个适应期才行。这种适应不仅仅只是生活,对于部队来说,更重要的是保持较好的作战状态,所以即便是天已经开始下雪,陈一鑫还是坚持让部队集合训练。毕竟真要打仗的时候,对手也不见得都是登州明军这种怂包,可能根本不会考虑下雪休战这种事,早些适应雪天作战也是驻军部队必须要具备的军事素质之一。

        福山铜矿这边,除了驻军便是矿工,常住人口几乎都是青壮男子,只有炊事、医卫等后勤部门才有少量女性,所以当陈一鑫看到孙真带着一个年轻姑娘从校场边经过,立刻便将他叫住进行盘问。

        小姑娘从孙真身后探出头来偷望,陈一鑫瞪了她一眼,便见小姑娘吐吐舌头缩回了头,这个俏皮的表情让陈一鑫不禁心一动,但也仅仅只是那么一瞬间而已,旋即便恢复了神智。

        对于这个小姑娘所说的“探亲”理由,陈一鑫并不太相信。这福山县前几年的治安状况十分糟糕,没有哪家敢让年轻女子单独出远门,何况间还要穿越几十里的山区,这片地区以前可是万家军的控制范围,虽然万家军是被打掉了,但这里的治安状况也并未真正恢复到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水平,一个小姑娘要孤身走这段路实在太有违常理。

        而且陈一鑫看着对方这几大包行李也颇为可疑,一般来说出远门行李带得多,都是用箱子装运,这小姑娘的行李却全是用布打的包裹,而且看这包裹布花花绿绿的,似乎是床单之类,怎么会有人弄成这样出门?陈一鑫心头犯疑,自然是要叫人好好检查一番。虽然有田叶友和建设部派过来的工头在主持福山铜矿的基建工程,但因为人手不足,陈一鑫也必须经常在工地充当监工角色,最近很少到校场监督矿场驻军的日常训练。今天也是下午开始降雪之后,陈一鑫监工的一处露天工地不得不暂时停工,所以他才回到营地,在校场集合了自己的部下,打算让他们多适应一下北方地区的冬季。

        当然了,这其实对陈一鑫自己来说,也同样是一种全新的经历。他出身福建,在穿越之前并没有经历过北方的冬天,所以与绝大部分出身于南方地区的部下们一样,今年也是首次在这种寒冷的环境下过冬,需要有一个适应期才行。这种适应不仅仅只是生活,对于部队来说,更重要的是保持较好的作战状态,所以即便是天已经开始下雪,陈一鑫还是坚持让部队集合训练。毕竟真要打仗的时候,对手也不见得都是登州明军这种怂包,可能根本不会考虑下雪休战这种事,早些适应雪天作战也是驻军部队必须要具备的军事素质之一。

        福山铜矿这边,除了驻军便是矿工,常住人口几乎都是青壮男子,只有炊事、医卫等后勤部门才有少量女性,所以当陈一鑫看到孙真带着一个年轻姑娘从校场边经过,立刻便将他叫住进行盘问。

        小姑娘从孙真身后探出头来偷望,陈一鑫瞪了她一眼,便见小姑娘吐吐舌头缩回了头,这个俏皮的表情让陈一鑫不禁心一动,但也仅仅只是那么一瞬间而已,旋即便恢复了神智。

        对于这个小姑娘所说的“探亲”理由,陈一鑫并不太相信。这福山县前几年的治安状况十分糟糕,没有哪家敢让年轻女子单独出远门,何况间还要穿越几十里的山区,这片地区以前可是万家军的控制范围,虽然万家军是被打掉了,但这里的治安状况也并未真正恢复到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水平,一个小姑娘要孤身走这段路实在太有违常理。

        而且陈一鑫看着对方这几大包行李也颇为可疑,一般来说出远门行李带得多,都是用箱子装运,这小姑娘的行李却全是用布打的包裹,而且看这包裹布花花绿绿的,似乎是床单之类,怎么会有人弄成这样出门?陈一鑫心头犯疑,自然是要叫人好好检查一番。

        本来自    /html/book/23/23182/...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382635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