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159章 阴差阳错

第1159章 阴差阳错

        第1159章  阴差阳错

        马玉玲为了避免被家人发现,走的时候连个仆从都没敢带,出来之后才发现事情远不像自己所想的那么简单。  她虽然不算是那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深闺小姐,但毕竟独自出远门的机会不多,根本没想过独自背着几大包行李走远路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临走的时候觉得这件衣服舍不得,那件衣服一定要带,还有什么胭脂香粉头钗耳环手镯,一样都不可落下。姜冬梅在她临走时还塞了五十两银子,半贯铜钱在包袱里,份量跟加了两块砖差不多,本来是怕她出门在外有需要用钱的地方,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如今却是成了她想一扔了之的累赘了。

        这母女俩都着实缺乏社会经验,让马玉玲一个小姑娘带着这么多东西独自出远门,简直是作死。如果不是海汉在先前这几个月里已经将福山县境内的土匪势力扫荡得干干净净,只怕马玉玲走出马家庄之后很快会被连人带东西一并抢走。

        虽然只走了半天时间,而且还是较平坦的大路,但马玉玲的体力却已经消耗殆尽了。等她坐在路边吃完干粮,发现出门时带的一皮囊水也已经快要喝完,却不知道这附近哪里有水源可以补充。眼看这天气阴沉沉的,怕是很快又要下雪,但能否赶在天黑之前抵达预定的目的地古现镇,马玉玲却是连半点信心都没有。

        马玉玲原本计划的是用两到三天时间赶到登州,但现在看来,只怕路得走个六七天。她打算去大哥家里避避风头,顺便也借此向家人表明自己誓死不嫁的决心,等父亲答应自己的要求再回马家庄去。但以自己实际的脚程,可能还没等走到登州,家人已经从马家庄追过来截住自己了。她相信母亲虽然会替自己保守秘密,但肯定是有时限的,顶多能有一天左右的时间留给自己跑路,如果在这个时间里跑不出足够远的距离,那自己这趟离家出走会变成笑话了。

        现实的状况永远都会预计的更糟,马玉玲预估自己有一天的时间跑路,但实际她偷偷摸摸的行动也只为自己争取到了半天时间,在她坐在路边歇脚苦思接下来的行程该如何完成时,她老爹马东强已经在庄里收拾行装,准备要出发来逮她回家了。

        本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马玉玲为了避免被家人发现,走的时候连个仆从都没敢带,出来之后才发现事情远不像自己所想的那么简单。她虽然不算是那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深闺小姐,但毕竟独自出远门的机会不多,根本没想过独自背着几大包行李走远路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临走的时候觉得这件衣服舍不得,那件衣服一定要带,还有什么胭脂香粉头钗耳环手镯,一样都不可落下。姜冬梅在她临走时还塞了五十两银子,半贯铜钱在包袱里,份量跟加了两块砖差不多,本来是怕她出门在外有需要用钱的地方,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如今却是成了她想一扔了之的累赘了。

        这母女俩都着实缺乏社会经验,让马玉玲一个小姑娘带着这么多东西独自出远门,简直是作死。如果不是海汉在先前这几个月里已经将福山县境内的土匪势力扫荡得干干净净,只怕马玉玲走出马家庄之后很快会被连人带东西一并抢走。

        虽然只走了半天时间,而且还是较平坦的大路,但马玉玲的体力却已经消耗殆尽了。等她坐在路边吃完干粮,发现出门时带的一皮囊水也已经快要喝完,却不知道这附近哪里有水源可以补充。眼看这天气阴沉沉的,怕是很快又要下雪,但能否赶在天黑之前抵达预定的目的地古现镇,马玉玲却是连半点信心都没有。

        马玉玲原本计划的是用两到三天时间赶到登州,但现在看来,只怕路得走个六七天。她打算去大哥家里避避风头,顺便也借此向家人表明自己誓死不嫁的决心,等父亲答应自己的要求再回马家庄去。但以自己实际的脚程,可能还没等走到登州,家人已经从马家庄追过来截住自己了。她相信母亲虽然会替自己保守秘密,但肯定是有时限的,顶多能有一天左右的时间留给自己跑路,如果在这个时间里跑不出足够远的距离,那自己这趟离家出走会变成笑话了。

        现实的状况永远都会预计的更糟,马玉玲预估自己有一天的时间跑路,但实际她偷偷摸摸的行动也只为自己争取到了半天时间,在她坐在路边歇脚苦思接下来的行程该如何完成时,她老爹马东强已经在庄里收拾行装,准备要出发来逮她回家了。

        马玉玲为了避免被家人发现,走的时候连个仆从都没敢带,出来之后才发现事情远不像自己所想的那么简单。她虽然不算是那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深闺小姐,但毕竟独自出远门的机会不多,根本没想过独自背着几大包行李走远路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临走的时候觉得这件衣服舍不得,那件衣服一定要带,还有什么胭脂香粉头钗耳环手镯,一样都不可落下。姜冬梅在她临走时还塞了五十两银子,半贯铜钱在包袱里,份量跟加了两块砖差不多,本来是怕她出门在外有需要用钱的地方,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如今却是成了她想一扔了之的累赘了。

        这母女俩都着实缺乏社会经验,让马玉玲一个小姑娘带着这么多东西独自出远门,简直是作死。如果不是海汉在先前这几个月里已经将福山县境内的土匪势力扫荡得干干净净,只怕马玉玲走出马家庄之后很快会被连人带东西一并抢走。

        虽然只走了半天时间,而且还是较平坦的大路,但马玉玲的体力却已经消耗殆尽了。等她坐在路边吃完干粮,发现出门时带的一皮囊水也已经快要喝完,却不知道这附近哪里有水源可以补充。眼看这天气阴沉沉的,怕是很快又要下雪,但能否赶在天黑之前抵达预定的目的地古现镇,马玉玲却是连半点信心都没有。

        马玉玲原本计划的是用两到三天时间赶到登州,但现在看来,只怕路得走个六七天。她打算去大哥家里避避风头,顺便也借此向家人表明自己誓死不嫁的决心,等父亲答应自己的要求再回马家庄去。但以自己实际的脚程,可能还没等走到登州,家人已经从马家庄追过来截住自己了。她相信母亲虽然会替自己保守秘密,但肯定是有时限的,顶多能有一天左右的时间留给自己跑路,如果在这个时间里跑不出足够远的距离,那自己这趟离家出走会变成笑话了。

        现实的状况永远都会预计的更糟,马玉玲预估自己有一天的时间跑路,但实际她偷偷摸摸的行动也只为自己争取到了半天时间,在她坐在路边歇脚苦思接下来的行程该如何完成时,她老爹马东强已经在庄里收拾行装,准备要出发来逮她回家了。

        马玉玲为了避免被家人发现,走的时候连个仆从都没敢带,出来之后才发现事情远不像自己所想的那么简单。她虽然不算是那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深闺小姐,但毕竟独自出远门的机会不多,根本没想过独自背着几大包行李走远路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临走的时候觉得这件衣服舍不得,那件衣服一定要带,还有什么胭脂香粉头钗耳环手镯,一样都不可落下。姜冬梅在她临走时还塞了五十两银子,半贯铜钱在包袱里,份量跟加了两块砖差不多,本来是怕她出门在外有需要用钱的地方,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如今却是成了她想一扔了之的累赘了。

        这母女俩都着实缺乏社会经验,让马玉玲一个小姑娘带着这么多东西独自出远门,简直是作死。如果不是海汉在先前这几个月里已经将福山县境内的土匪势力扫荡得干干净净,只怕马玉玲走出马家庄之后很快会被连人带东西一并抢走。

        虽然只走了半天时间,而且还是较平坦的大路,但马玉玲的体力却已经消耗殆尽了。等她坐在路边吃完干粮,发现出门时带的一皮囊水也已经快要喝完,却不知道这附近哪里有水源可以补充。眼看这天气阴沉沉的,怕是很快又要下雪,但能否赶在天黑之前抵达预定的目的地古现镇,马玉玲却是连半点信心都没有。

        马玉玲原本计划的是用两到三天时间赶到登州,但现在看来,只怕路得走个六七天。她打算去大哥家里避避风头,顺便也借此向家人表明自己誓死不嫁的决心,等父亲答应自己的要求再回马家庄去。但以自己实际的脚程,可能还没等走到登州,家人已经从马家庄追过来截住自己了。她相信母亲虽然会替自己保守秘密,但肯定是有时限的,顶多能有一天左右的时间留给自己跑路,如果在这个时间里跑不出足够远的距离,那自己这趟离家出走会变成笑话了。

        现实的状况永远都会预计的更糟,马玉玲预估自己有一天的时间跑路,但实际她偷偷摸摸的行动也只为自己争取到了半天时间,在她坐在路边歇脚苦思接下来的行程该如何完成时,她老爹马东强已经在庄里收拾行装,准备要出发来逮她回家了。

        马玉玲为了避免被家人发现,走的时候连个仆从都没敢带,出来之后才发现事情远不像自己所想的那么简单。她虽然不算是那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深闺小姐,但毕竟独自出远门的机会不多,根本没想过独自背着几大包行李走远路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临走的时候觉得这件衣服舍不得,那件衣服一定要带,还有什么胭脂香粉头钗耳环手镯,一样都不可落下。姜冬梅在她临走时还塞了五十两银子,半贯铜钱在包袱里,份量跟加了两块砖差不多,本来是怕她出门在外有需要用钱的地方,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如今却是成了她想一扔了之的累赘了。

        这母女俩都着实缺乏社会经验,让马玉玲一个小姑娘带着这么多东西独自出远门,简直是作死。如果不是海汉在先前这几个月里已经将福山县境内的土匪势力扫荡得干干净净,只怕马玉玲走出马家庄之后很快会被连人带东西一并抢走。

        虽然只走了半天时间,而且还是较平坦的大路,但马玉玲的体力却已经消耗殆尽了。等她坐在路边吃完干粮,发现出门时带的一皮囊水也已经快要喝完,却不知道这附近哪里有水源可以补充。眼看这天气阴沉沉的,怕是很快又要下雪,但能否赶在天黑之前抵达预定的目的地古现镇,马玉玲却是连半点信心都没有。

        马玉玲原本计划的是用两到三天时间赶到登州,但现在看来,只怕路得走个六七天。她打算去大哥家里避避风头,顺便也借此向家人表明自己誓死不嫁的决心,等父亲答应自己的要求再回马家庄去。但以自己实际的脚程,可能还没等走到登州,家人已经从马家庄追过来截住自己了。她相信母亲虽然会替自己保守秘密,但肯定是有时限的,顶多能有一天左右的时间留给自己跑路,如果在这个时间里跑不出足够远的距离,那自己这趟离家出走会变成笑话了。

        现实的状况永远都会预计的更糟,马玉玲预估自己有一天的时间跑路,但实际她偷偷摸摸的行动也只为自己争取到了半天时间,在她坐在路边歇脚苦思接下来的行程该如何完成时,她老爹马东强已经在庄里收拾行装,准备要出发来逮她回家了。

        本来自    /html/book/23/23182/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382635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