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1155.第1155章 扫荡金州湾

1155.第1155章 扫荡金州湾

        潘严看到对手的惨状,心里也在为自己暗暗感到庆幸,前次能从海汉战舰的炮火蹂躏之下侥幸存活,运气可以说是相当好了。这后金水师成立不到一年,其大部分人员都是来自前明军水师,但看样子这种阵营转换非但没有让他们找到飞黄腾达的机会,反而是撞了海汉这个大煞星。

        “威远号”没有再回头去找那几艘战船的晦气,而是继续加速冲向金州湾深处。根据这段时间从各种途径搜集来的情报,后金水师在辽东半岛的主要驻扎地点便是金州湾,显然不会只有已经露面的这么几艘船。考虑到舰队所携带的弹药数量,王汤姆也没妄想能一举全歼后金水师,但有必要趁着这个机会对其造成重创,以保证这个冬天他们不会有余力去骚扰长山群岛或是南边的胶东半岛。

        要找到后金水师停靠的码头也不是什么难事,毕竟金州湾的港湾面积有限,适合修建大型军用码头的地方也那么几处。没过多久,桅杆的瞭望员从望远镜发现了后金水师的藏身之所,并且确认了有数艘战船正慌慌张张地驶离岸边。

        “肥肉啊!”王汤姆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大为振奋,他并不担心对手战船在数量所占据的优势能够困得住自己这艘旗舰,毕竟双方的吨位和航速都相差太远,只要“威远号”的操作不出岔子,不刻意放慢航速让敌船围来,那敌军能够对“威远号”造成的威胁基本都在可控范围之内。而“威远号”利用自己的炮火优势,对敌军战船造成杀伤却要相对容易得多,算实心炮弹不易将船击沉,但将其船身打出若干透明窟窿还是不难。

        潘严在目瞪口呆的状态下随“威远号”一同风驰电掣地冲入了后金战船的队列,隆隆的炮声不断从两侧船舷传出,这艘海怪兽几乎是不间歇地在向火力范围之内的目标吐出炮弹,潘严从未想过海战还能这么操作,在他所学习的海战术,基本都是在象征性的火器对射之后,双方应该进行接舷战,靠着短兵相接来分出真正的胜负。因为大家的装备水平基本都处在同一水平线,战船数量和总吨位占据明显优势的一方,在海战几乎不可能失败,而眼前这种状况的确是大大超出了潘严的认知。

        本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潘严看到对手的惨状,心里也在为自己暗暗感到庆幸,前次能从海汉战舰的炮火蹂躏之下侥幸存活,运气可以说是相当好了。这后金水师成立不到一年,其大部分人员都是来自前明军水师,但看样子这种阵营转换非但没有让他们找到飞黄腾达的机会,反而是撞了海汉这个大煞星。

        “威远号”没有再回头去找那几艘战船的晦气,而是继续加速冲向金州湾深处。根据这段时间从各种途径搜集来的情报,后金水师在辽东半岛的主要驻扎地点便是金州湾,显然不会只有已经露面的这么几艘船。考虑到舰队所携带的弹药数量,王汤姆也没妄想能一举全歼后金水师,但有必要趁着这个机会对其造成重创,以保证这个冬天他们不会有余力去骚扰长山群岛或是南边的胶东半岛。

        要找到后金水师停靠的码头也不是什么难事,毕竟金州湾的港湾面积有限,适合修建大型军用码头的地方也那么几处。没过多久,桅杆的瞭望员从望远镜发现了后金水师的藏身之所,并且确认了有数艘战船正慌慌张张地驶离岸边。

        “肥肉啊!”王汤姆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大为振奋,他并不担心对手战船在数量所占据的优势能够困得住自己这艘旗舰,毕竟双方的吨位和航速都相差太远,只要“威远号”的操作不出岔子,不刻意放慢航速让敌船围来,那敌军能够对“威远号”造成的威胁基本都在可控范围之内。而“威远号”利用自己的炮火优势,对敌军战船造成杀伤却要相对容易得多,算实心炮弹不易将船击沉,但将其船身打出若干透明窟窿还是不难。

        潘严在目瞪口呆的状态下随“威远号”一同风驰电掣地冲入了后金战船的队列,隆隆的炮声不断从两侧船舷传出,这艘海怪兽几乎是不间歇地在向火力范围之内的目标吐出炮弹,潘严从未想过海战还能这么操作,在他所学习的海战术,基本都是在象征性的火器对射之后,双方应该进行接舷战,靠着短兵相接来分出真正的胜负。因为大家的装备水平基本都处在同一水平线,战船数量和总吨位占据明显优势的一方,在海战几乎不可能失败,而眼前这种状况的确是大大超出了潘严的认知。潘严看到对手的惨状,心里也在为自己暗暗感到庆幸,前次能从海汉战舰的炮火蹂躏之下侥幸存活,运气可以说是相当好了。这后金水师成立不到一年,其大部分人员都是来自前明军水师,但看样子这种阵营转换非但没有让他们找到飞黄腾达的机会,反而是撞了海汉这个大煞星。

        “威远号”没有再回头去找那几艘战船的晦气,而是继续加速冲向金州湾深处。根据这段时间从各种途径搜集来的情报,后金水师在辽东半岛的主要驻扎地点便是金州湾,显然不会只有已经露面的这么几艘船。考虑到舰队所携带的弹药数量,王汤姆也没妄想能一举全歼后金水师,但有必要趁着这个机会对其造成重创,以保证这个冬天他们不会有余力去骚扰长山群岛或是南边的胶东半岛。

        要找到后金水师停靠的码头也不是什么难事,毕竟金州湾的港湾面积有限,适合修建大型军用码头的地方也那么几处。没过多久,桅杆的瞭望员从望远镜发现了后金水师的藏身之所,并且确认了有数艘战船正慌慌张张地驶离岸边。

        “肥肉啊!”王汤姆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大为振奋,他并不担心对手战船在数量所占据的优势能够困得住自己这艘旗舰,毕竟双方的吨位和航速都相差太远,只要“威远号”的操作不出岔子,不刻意放慢航速让敌船围来,那敌军能够对“威远号”造成的威胁基本都在可控范围之内。而“威远号”利用自己的炮火优势,对敌军战船造成杀伤却要相对容易得多,算实心炮弹不易将船击沉,但将其船身打出若干透明窟窿还是不难。

        潘严在目瞪口呆的状态下随“威远号”一同风驰电掣地冲入了后金战船的队列,隆隆的炮声不断从两侧船舷传出,这艘海怪兽几乎是不间歇地在向火力范围之内的目标吐出炮弹,潘严从未想过海战还能这么操作,在他所学习的海战术,基本都是在象征性的火器对射之后,双方应该进行接舷战,靠着短兵相接来分出真正的胜负。因为大家的装备水平基本都处在同一水平线,战船数量和总吨位占据明显优势的一方,在海战几乎不可能失败,而眼前这种状况的确是大大超出了潘严的认知。潘严看到对手的惨状,心里也在为自己暗暗感到庆幸,前次能从海汉战舰的炮火蹂躏之下侥幸存活,运气可以说是相当好了。这后金水师成立不到一年,其大部分人员都是来自前明军水师,但看样子这种阵营转换非但没有让他们找到飞黄腾达的机会,反而是撞了海汉这个大煞星。

        “威远号”没有再回头去找那几艘战船的晦气,而是继续加速冲向金州湾深处。根据这段时间从各种途径搜集来的情报,后金水师在辽东半岛的主要驻扎地点便是金州湾,显然不会只有已经露面的这么几艘船。考虑到舰队所携带的弹药数量,王汤姆也没妄想能一举全歼后金水师,但有必要趁着这个机会对其造成重创,以保证这个冬天他们不会有余力去骚扰长山群岛或是南边的胶东半岛。

        要找到后金水师停靠的码头也不是什么难事,毕竟金州湾的港湾面积有限,适合修建大型军用码头的地方也那么几处。没过多久,桅杆的瞭望员从望远镜发现了后金水师的藏身之所,并且确认了有数艘战船正慌慌张张地驶离岸边。

        “肥肉啊!”王汤姆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大为振奋,他并不担心对手战船在数量所占据的优势能够困得住自己这艘旗舰,毕竟双方的吨位和航速都相差太远,只要“威远号”的操作不出岔子,不刻意放慢航速让敌船围来,那敌军能够对“威远号”造成的威胁基本都在可控范围之内。而“威远号”利用自己的炮火优势,对敌军战船造成杀伤却要相对容易得多,算实心炮弹不易将船击沉,但将其船身打出若干透明窟窿还是不难。

        潘严在目瞪口呆的状态下随“威远号”一同风驰电掣地冲入了后金战船的队列,隆隆的炮声不断从两侧船舷传出,这艘海怪兽几乎是不间歇地在向火力范围之内的目标吐出炮弹,潘严从未想过海战还能这么操作,在他所学习的海战术,基本都是在象征性的火器对射之后,双方应该进行接舷战,靠着短兵相接来分出真正的胜负。因为大家的装备水平基本都处在同一水平线,战船数量和总吨位占据明显优势的一方,在海战几乎不可能失败,而眼前这种状况的确是大大超出了潘严的认知。潘严看到对手的惨状,心里也在为自己暗暗感到庆幸,前次能从海汉战舰的炮火蹂躏之下侥幸存活,运气可以说是相当好了。这后金水师成立不到一年,其大部分人员都是来自前明军水师,但看样子这种阵营转换非但没有让他们找到飞黄腾达的机会,反而是撞了海汉这个大煞星。

        “威远号”没有再回头去找那几艘战船的晦气,而是继续加速冲向金州湾深处。根据这段时间从各种途径搜集来的情报,后金水师在辽东半岛的主要驻扎地点便是金州湾,显然不会只有已经露面的这么几艘船。考虑到舰队所携带的弹药数量,王汤姆也没妄想能一举全歼后金水师,但有必要趁着这个机会对其造成重创,以保证这个冬天他们不会有余力去骚扰长山群岛或是南边的胶东半岛。

        要找到后金水师停靠的码头也不是什么难事,毕竟金州湾的港湾面积有限,适合修建大型军用码头的地方也那么几处。没过多久,桅杆的瞭望员从望远镜发现了后金水师的藏身之所,并且确认了有数艘战船正慌慌张张地驶离岸边。

        “肥肉啊!”王汤姆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大为振奋,他并不担心对手战船在数量所占据的优势能够困得住自己这艘旗舰,毕竟双方的吨位和航速都相差太远,只要“威远号”的操作不出岔子,不刻意放慢航速让敌船围来,那敌军能够对“威远号”造成的威胁基本都在可控范围之内。而“威远号”利用自己的炮火优势,对敌军战船造成杀伤却要相对容易得多,算实心炮弹不易将船击沉,但将其船身打出若干透明窟窿还是不难。

        潘严在目瞪口呆的状态下随“威远号”一同风驰电掣地冲入了后金战船的队列,隆隆的炮声不断从两侧船舷传出,这艘海怪兽几乎是不间歇地在向火力范围之内的目标吐出炮弹,潘严从未想过海战还能这么操作,在他所学习的海战术,基本都是在象征性的火器对射之后,双方应该进行接舷战,靠着短兵相接来分出真正的胜负。因为大家的装备水平基本都处在同一水平线,战船数量和总吨位占据明显优势的一方,在海战几乎不可能失败,而眼前这种状况的确是大大超出了潘严的认知。

        本来自    /html/book/23/23182/...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382634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