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1153.第1153章 再访辽东

1153.第1153章 再访辽东

        虽然手头关于东江镇的情报资料较有限,但芝罘岛指挥部还是尽力研究了对方组织结构和人员配置,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沈志祥可以作为重点拉拢对象来经营关系。  现任东江镇总兵沈世魁膝下无子,最为信任的后辈是沈志祥,而因为东江镇的特殊历史原因,朝廷和兵部也很难直接影响这里的人事任命,沈世魁今后多半是要将总兵位子交到沈志祥手的。

        原本东江镇还有一个能与沈志祥争一争位子的尚可喜,但因为受到沈世魁的排挤,去年已经叛逃投了后金。副将金日观一向以沈世魁马首是瞻,肯定也不会反对他的意愿,如今东江镇再无其他人能与沈志祥竞争接班人的位子。海汉往沈志祥身投资,风险相对来说会较小,而未来的收益却是可期的。

        如果只是要强行进入辽东,海汉凭借自身的武力当然也能做到,不过这种做法势必会引起明廷的不满和警惕,而海汉在东北亚地区的长远规划并不打算与大明真正交恶,甚至在未来可见的一段时期内还要帮忙出力,维护大明政权的稳固,让其在北方继续抵御后金武装的南下势头。所以找一个合理合法的幌子作为行动掩护,对海汉来说不仅仅是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更重要的是能继续维持大明与海汉之间“和平”相处的关系,不至影响到双方之间日益密切的经贸关系。

        而海汉日前在登州与明军发生的武装冲突,在王汤姆看来并不算什么了不得的大事。登莱巡抚孙元化因为孔有德判乱而被朝廷处死,距今不过才两年时间,有这个前车之鉴,现在谁敢让登州重新陷入战乱?先前指挥部决定放开手脚给登州明军吃一记苦头,是看准了登州官府碰了钉子之后没胆子声张,反而会因为担心责罚而自行捂盖子。

        而相较于登州官府和驻军的配合程度,海汉反倒是更在意东江镇的作用。其所属明军几乎都是辽东出身,对于当地情况远南方出身为主的海汉军更为熟悉,有了这股助力,海汉在辽东的行动可以打着明军的幌子,很多事情处理起来也方便得多。眼下只要拿下沈志祥,可以说相当于是拿下了小半个东江镇,接下来海汉军在辽东的行动,不用再担心被明廷追究了。

        本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虽然手头关于东江镇的情报资料较有限,但芝罘岛指挥部还是尽力研究了对方组织结构和人员配置,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沈志祥可以作为重点拉拢对象来经营关系。现任东江镇总兵沈世魁膝下无子,最为信任的后辈是沈志祥,而因为东江镇的特殊历史原因,朝廷和兵部也很难直接影响这里的人事任命,沈世魁今后多半是要将总兵位子交到沈志祥手的。

        原本东江镇还有一个能与沈志祥争一争位子的尚可喜,但因为受到沈世魁的排挤,去年已经叛逃投了后金。副将金日观一向以沈世魁马首是瞻,肯定也不会反对他的意愿,如今东江镇再无其他人能与沈志祥竞争接班人的位子。海汉往沈志祥身投资,风险相对来说会较小,而未来的收益却是可期的。

        如果只是要强行进入辽东,海汉凭借自身的武力当然也能做到,不过这种做法势必会引起明廷的不满和警惕,而海汉在东北亚地区的长远规划并不打算与大明真正交恶,甚至在未来可见的一段时期内还要帮忙出力,维护大明政权的稳固,让其在北方继续抵御后金武装的南下势头。所以找一个合理合法的幌子作为行动掩护,对海汉来说不仅仅是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更重要的是能继续维持大明与海汉之间“和平”相处的关系,不至影响到双方之间日益密切的经贸关系。

        而海汉日前在登州与明军发生的武装冲突,在王汤姆看来并不算什么了不得的大事。登莱巡抚孙元化因为孔有德判乱而被朝廷处死,距今不过才两年时间,有这个前车之鉴,现在谁敢让登州重新陷入战乱?先前指挥部决定放开手脚给登州明军吃一记苦头,是看准了登州官府碰了钉子之后没胆子声张,反而会因为担心责罚而自行捂盖子。

        而相较于登州官府和驻军的配合程度,海汉反倒是更在意东江镇的作用。其所属明军几乎都是辽东出身,对于当地情况远南方出身为主的海汉军更为熟悉,有了这股助力,海汉在辽东的行动可以打着明军的幌子,很多事情处理起来也方便得多。眼下只要拿下沈志祥,可以说相当于是拿下了小半个东江镇,接下来海汉军在辽东的行动,不用再担心被明廷追究了。虽然手头关于东江镇的情报资料较有限,但芝罘岛指挥部还是尽力研究了对方组织结构和人员配置,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沈志祥可以作为重点拉拢对象来经营关系。现任东江镇总兵沈世魁膝下无子,最为信任的后辈是沈志祥,而因为东江镇的特殊历史原因,朝廷和兵部也很难直接影响这里的人事任命,沈世魁今后多半是要将总兵位子交到沈志祥手的。

        原本东江镇还有一个能与沈志祥争一争位子的尚可喜,但因为受到沈世魁的排挤,去年已经叛逃投了后金。副将金日观一向以沈世魁马首是瞻,肯定也不会反对他的意愿,如今东江镇再无其他人能与沈志祥竞争接班人的位子。海汉往沈志祥身投资,风险相对来说会较小,而未来的收益却是可期的。

        如果只是要强行进入辽东,海汉凭借自身的武力当然也能做到,不过这种做法势必会引起明廷的不满和警惕,而海汉在东北亚地区的长远规划并不打算与大明真正交恶,甚至在未来可见的一段时期内还要帮忙出力,维护大明政权的稳固,让其在北方继续抵御后金武装的南下势头。所以找一个合理合法的幌子作为行动掩护,对海汉来说不仅仅是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更重要的是能继续维持大明与海汉之间“和平”相处的关系,不至影响到双方之间日益密切的经贸关系。

        而海汉日前在登州与明军发生的武装冲突,在王汤姆看来并不算什么了不得的大事。登莱巡抚孙元化因为孔有德判乱而被朝廷处死,距今不过才两年时间,有这个前车之鉴,现在谁敢让登州重新陷入战乱?先前指挥部决定放开手脚给登州明军吃一记苦头,是看准了登州官府碰了钉子之后没胆子声张,反而会因为担心责罚而自行捂盖子。

        而相较于登州官府和驻军的配合程度,海汉反倒是更在意东江镇的作用。其所属明军几乎都是辽东出身,对于当地情况远南方出身为主的海汉军更为熟悉,有了这股助力,海汉在辽东的行动可以打着明军的幌子,很多事情处理起来也方便得多。眼下只要拿下沈志祥,可以说相当于是拿下了小半个东江镇,接下来海汉军在辽东的行动,不用再担心被明廷追究了。虽然手头关于东江镇的情报资料较有限,但芝罘岛指挥部还是尽力研究了对方组织结构和人员配置,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沈志祥可以作为重点拉拢对象来经营关系。现任东江镇总兵沈世魁膝下无子,最为信任的后辈是沈志祥,而因为东江镇的特殊历史原因,朝廷和兵部也很难直接影响这里的人事任命,沈世魁今后多半是要将总兵位子交到沈志祥手的。

        原本东江镇还有一个能与沈志祥争一争位子的尚可喜,但因为受到沈世魁的排挤,去年已经叛逃投了后金。副将金日观一向以沈世魁马首是瞻,肯定也不会反对他的意愿,如今东江镇再无其他人能与沈志祥竞争接班人的位子。海汉往沈志祥身投资,风险相对来说会较小,而未来的收益却是可期的。

        如果只是要强行进入辽东,海汉凭借自身的武力当然也能做到,不过这种做法势必会引起明廷的不满和警惕,而海汉在东北亚地区的长远规划并不打算与大明真正交恶,甚至在未来可见的一段时期内还要帮忙出力,维护大明政权的稳固,让其在北方继续抵御后金武装的南下势头。所以找一个合理合法的幌子作为行动掩护,对海汉来说不仅仅是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更重要的是能继续维持大明与海汉之间“和平”相处的关系,不至影响到双方之间日益密切的经贸关系。

        而海汉日前在登州与明军发生的武装冲突,在王汤姆看来并不算什么了不得的大事。登莱巡抚孙元化因为孔有德判乱而被朝廷处死,距今不过才两年时间,有这个前车之鉴,现在谁敢让登州重新陷入战乱?先前指挥部决定放开手脚给登州明军吃一记苦头,是看准了登州官府碰了钉子之后没胆子声张,反而会因为担心责罚而自行捂盖子。

        而相较于登州官府和驻军的配合程度,海汉反倒是更在意东江镇的作用。其所属明军几乎都是辽东出身,对于当地情况远南方出身为主的海汉军更为熟悉,有了这股助力,海汉在辽东的行动可以打着明军的幌子,很多事情处理起来也方便得多。眼下只要拿下沈志祥,可以说相当于是拿下了小半个东江镇,接下来海汉军在辽东的行动,不用再担心被明廷追究了。虽然手头关于东江镇的情报资料较有限,但芝罘岛指挥部还是尽力研究了对方组织结构和人员配置,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沈志祥可以作为重点拉拢对象来经营关系。现任东江镇总兵沈世魁膝下无子,最为信任的后辈是沈志祥,而因为东江镇的特殊历史原因,朝廷和兵部也很难直接影响这里的人事任命,沈世魁今后多半是要将总兵位子交到沈志祥手的。

        原本东江镇还有一个能与沈志祥争一争位子的尚可喜,但因为受到沈世魁的排挤,去年已经叛逃投了后金。副将金日观一向以沈世魁马首是瞻,肯定也不会反对他的意愿,如今东江镇再无其他人能与沈志祥竞争接班人的位子。海汉往沈志祥身投资,风险相对来说会较小,而未来的收益却是可期的。

        如果只是要强行进入辽东,海汉凭借自身的武力当然也能做到,不过这种做法势必会引起明廷的不满和警惕,而海汉在东北亚地区的长远规划并不打算与大明真正交恶,甚至在未来可见的一段时期内还要帮忙出力,维护大明政权的稳固,让其在北方继续抵御后金武装的南下势头。所以找一个合理合法的幌子作为行动掩护,对海汉来说不仅仅是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更重要的是能继续维持大明与海汉之间“和平”相处的关系,不至影响到双方之间日益密切的经贸关系。

        而海汉日前在登州与明军发生的武装冲突,在王汤姆看来并不算什么了不得的大事。登莱巡抚孙元化因为孔有德判乱而被朝廷处死,距今不过才两年时间,有这个前车之鉴,现在谁敢让登州重新陷入战乱?先前指挥部决定放开手脚给登州明军吃一记苦头,是看准了登州官府碰了钉子之后没胆子声张,反而会因为担心责罚而自行捂盖子。

        而相较于登州官府和驻军的配合程度,海汉反倒是更在意东江镇的作用。其所属明军几乎都是辽东出身,对于当地情况远南方出身为主的海汉军更为熟悉,有了这股助力,海汉在辽东的行动可以打着明军的幌子,很多事情处理起来也方便得多。眼下只要拿下沈志祥,可以说相当于是拿下了小半个东江镇,接下来海汉军在辽东的行动,不用再担心被明廷追究了。

        本来自    /html/book/23/23182/...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382634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