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1149.第1149章 互相推诿

1149.第1149章 互相推诿

        “那廖大人的意思,福山铜矿这事这么不了了之?”郑凡一听这表态有些急了,他掏钱赞助军方出兵对付海汉人,可不是为了做慈善,而是想着抢占铜矿来获取回报,如今眼见明军有撒挑子不干的征兆,成本都还没收回来,他自然不愿此放手。

        “怎么会不了了之?”廖杰脸色一沉道:“海汉人违抗官府命令在先,杀伤官军在后,霸占官办矿场,贩运大明子民,这全是杀头重罪,不将其匪首擒获归案施以严惩,岂能平复登州人心?只是由此次交手可看出对方战力着实不弱,对我军行动也有所防备,冒然行事未必能战而胜之,总得筹划周全才能再次出兵镇压。”

        郑凡听了廖杰的表态,这才稍稍安心了一些。但知府陈钟盛混迹官场已久,却是能听得出这廖杰的表态有一多半只是在打官腔。他给海汉人扣了那么多罪名在头,却没有提到要将其悉数消灭或是逐出登州,只提了一个“擒获匪首”的小目标,而这种目标在陈钟盛看来可没什么说服力,到时候实在搞不定海汉人,从登州大牢里抓几个替罪羊砍了脑袋,也能糊弄住如郑凡这样的局外人了。

        “廖大人,如果本官没理解错,你的意思是要等到开春之后再采取行动吧?”陈钟盛不紧不慢地发问道。

        廖杰点头应道:“如今入冬在即,福山县物资粮草都十分缺乏,难以支持大军作战,若是派出大军征讨海汉,作战期间遇雪天,那较麻烦了。本官以为,等开春之后再动手,风险要这个时候小得多。”

        “那若是海汉人趁机在地方作乱,廖大人可有应对之策?”陈钟盛听这廖杰话全是推诿之词,当下也有些生气了。当初廖杰来劝他动手的时候,可是拍着胸脯信誓旦旦说能够很快摆平对手,不会节外生枝弄出别的麻烦,但如今福山县的局面显然已经控制不住了,而军方却打算先将这个烂摊子丢到一边不管。这后续要是弄出什么祸事,那首先倒霉的可是他这个地方官,而不是临时调到登州来担当军事指挥的廖杰。

        廖杰正色道:“陈大人,福山县的官府衙门和卫所驻军都还在,如今也没向登州城告急求援,说明当地的状况还没有恶化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你又何必如此着急?若是海汉真要在当地作乱,那我们再设法援救不迟。”

        陈钟盛听他绕来绕去,是拿不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当下也没了继续商谈下去的兴趣,冷哼一声便端茶送客了。郑凡出面将廖杰和郭兴宁送走之后,又连忙折返房,向陈钟盛讨教方略。

        “这廖杰十句话有八句都靠不住,你怎么会找了他合作?”陈钟盛看到自己这个妹夫也是气不打一处来,指着郑凡骂道:“如今将我也牵连进来,你到底知不知道这麻烦有多大?”

        本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那廖大人的意思,福山铜矿这事这么不了了之?”郑凡一听这表态有些急了,他掏钱赞助军方出兵对付海汉人,可不是为了做慈善,而是想着抢占铜矿来获取回报,如今眼见明军有撒挑子不干的征兆,成本都还没收回来,他自然不愿此放手。

        “怎么会不了了之?”廖杰脸色一沉道:“海汉人违抗官府命令在先,杀伤官军在后,霸占官办矿场,贩运大明子民,这全是杀头重罪,不将其匪首擒获归案施以严惩,岂能平复登州人心?只是由此次交手可看出对方战力着实不弱,对我军行动也有所防备,冒然行事未必能战而胜之,总得筹划周全才能再次出兵镇压。”

        郑凡听了廖杰的表态,这才稍稍安心了一些。但知府陈钟盛混迹官场已久,却是能听得出这廖杰的表态有一多半只是在打官腔。他给海汉人扣了那么多罪名在头,却没有提到要将其悉数消灭或是逐出登州,只提了一个“擒获匪首”的小目标,而这种目标在陈钟盛看来可没什么说服力,到时候实在搞不定海汉人,从登州大牢里抓几个替罪羊砍了脑袋,也能糊弄住如郑凡这样的局外人了。

        “廖大人,如果本官没理解错,你的意思是要等到开春之后再采取行动吧?”陈钟盛不紧不慢地发问道。

        廖杰点头应道:“如今入冬在即,福山县物资粮草都十分缺乏,难以支持大军作战,若是派出大军征讨海汉,作战期间遇雪天,那较麻烦了。本官以为,等开春之后再动手,风险要这个时候小得多。”

        “那若是海汉人趁机在地方作乱,廖大人可有应对之策?”陈钟盛听这廖杰话全是推诿之词,当下也有些生气了。当初廖杰来劝他动手的时候,可是拍着胸脯信誓旦旦说能够很快摆平对手,不会节外生枝弄出别的麻烦,但如今福山县的局面显然已经控制不住了,而军方却打算先将这个烂摊子丢到一边不管。这后续要是弄出什么祸事,那首先倒霉的可是他这个地方官,而不是临时调到登州来担当军事指挥的廖杰。

        廖杰正色道:“陈大人,福山县的官府衙门和卫所驻军都还在,如今也没向登州城告急求援,说明当地的状况还没有恶化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你又何必如此着急?若是海汉真要在当地作乱,那我们再设法援救不迟。”

        陈钟盛听他绕来绕去,是拿不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当下也没了继续商谈下去的兴趣,冷哼一声便端茶送客了。郑凡出面将廖杰和郭兴宁送走之后,又连忙折返房,向陈钟盛讨教方略。

        “这廖杰十句话有八句都靠不住,你怎么会找了他合作?”陈钟盛看到自己这个妹夫也是气不打一处来,指着郑凡骂道:“如今将我也牵连进来,你到底知不知道这麻烦有多大?”“那廖大人的意思,福山铜矿这事这么不了了之?”郑凡一听这表态有些急了,他掏钱赞助军方出兵对付海汉人,可不是为了做慈善,而是想着抢占铜矿来获取回报,如今眼见明军有撒挑子不干的征兆,成本都还没收回来,他自然不愿此放手。

        “怎么会不了了之?”廖杰脸色一沉道:“海汉人违抗官府命令在先,杀伤官军在后,霸占官办矿场,贩运大明子民,这全是杀头重罪,不将其匪首擒获归案施以严惩,岂能平复登州人心?只是由此次交手可看出对方战力着实不弱,对我军行动也有所防备,冒然行事未必能战而胜之,总得筹划周全才能再次出兵镇压。”

        郑凡听了廖杰的表态,这才稍稍安心了一些。但知府陈钟盛混迹官场已久,却是能听得出这廖杰的表态有一多半只是在打官腔。他给海汉人扣了那么多罪名在头,却没有提到要将其悉数消灭或是逐出登州,只提了一个“擒获匪首”的小目标,而这种目标在陈钟盛看来可没什么说服力,到时候实在搞不定海汉人,从登州大牢里抓几个替罪羊砍了脑袋,也能糊弄住如郑凡这样的局外人了。

        “廖大人,如果本官没理解错,你的意思是要等到开春之后再采取行动吧?”陈钟盛不紧不慢地发问道。

        廖杰点头应道:“如今入冬在即,福山县物资粮草都十分缺乏,难以支持大军作战,若是派出大军征讨海汉,作战期间遇雪天,那较麻烦了。本官以为,等开春之后再动手,风险要这个时候小得多。”

        “那若是海汉人趁机在地方作乱,廖大人可有应对之策?”陈钟盛听这廖杰话全是推诿之词,当下也有些生气了。当初廖杰来劝他动手的时候,可是拍着胸脯信誓旦旦说能够很快摆平对手,不会节外生枝弄出别的麻烦,但如今福山县的局面显然已经控制不住了,而军方却打算先将这个烂摊子丢到一边不管。这后续要是弄出什么祸事,那首先倒霉的可是他这个地方官,而不是临时调到登州来担当军事指挥的廖杰。

        廖杰正色道:“陈大人,福山县的官府衙门和卫所驻军都还在,如今也没向登州城告急求援,说明当地的状况还没有恶化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你又何必如此着急?若是海汉真要在当地作乱,那我们再设法援救不迟。”

        陈钟盛听他绕来绕去,是拿不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当下也没了继续商谈下去的兴趣,冷哼一声便端茶送客了。郑凡出面将廖杰和郭兴宁送走之后,又连忙折返房,向陈钟盛讨教方略。

        “这廖杰十句话有八句都靠不住,你怎么会找了他合作?”陈钟盛看到自己这个妹夫也是气不打一处来,指着郑凡骂道:“如今将我也牵连进来,你到底知不知道这麻烦有多大?”

        “那廖大人的意思,福山铜矿这事这么不了了之?”郑凡一听这表态有些急了,他掏钱赞助军方出兵对付海汉人,可不是为了做慈善,而是想着抢占铜矿来获取回报,如今眼见明军有撒挑子不干的征兆,成本都还没收回来,他自然不愿此放手。

        “怎么会不了了之?”廖杰脸色一沉道:“海汉人违抗官府命令在先,杀伤官军在后,霸占官办矿场,贩运大明子民,这全是杀头重罪,不将其匪首擒获归案施以严惩,岂能平复登州人心?只是由此次交手可看出对方战力着实不弱,对我军行动也有所防备,冒然行事未必能战而胜之,总得筹划周全才能再次出兵镇压。”

        郑凡听了廖杰的表态,这才稍稍安心了一些。但知府陈钟盛混迹官场已久,却是能听得出这廖杰的表态有一多半只是在打官腔。他给海汉人扣了那么多罪名在头,却没有提到要将其悉数消灭或是逐出登州,只提了一个“擒获匪首”的小目标,而这种目标在陈钟盛看来可没什么说服力,到时候实在搞不定海汉人,从登州大牢里抓几个替罪羊砍了脑袋,也能糊弄住如郑凡这样的局外人了。

        “廖大人,如果本官没理解错,你的意思是要等到开春之后再采取行动吧?”陈钟盛不紧不慢地发问道。

        廖杰点头应道:“如今入冬在即,福山县物资粮草都十分缺乏,难以支持大军作战,若是派出大军征讨海汉,作战期间遇雪天,那较麻烦了。本官以为,等开春之后再动手,风险要这个时候小得多。”

        “那若是海汉人趁机在地方作乱,廖大人可有应对之策?”陈钟盛听这廖杰话全是推诿之词,当下也有些生气了。当初廖杰来劝他动手的时候,可是拍着胸脯信誓旦旦说能够很快摆平对手,不会节外生枝弄出别的麻烦,但如今福山县的局面显然已经控制不住了,而军方却打算先将这个烂摊子丢到一边不管。这后续要是弄出什么祸事,那首先倒霉的可是他这个地方官,而不是临时调到登州来担当军事指挥的廖杰。

        廖杰正色道:“陈大人,福山县的官府衙门和卫所驻军都还在,如今也没向登州城告急求援,说明当地的状况还没有恶化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你又何必如此着急?若是海汉真要在当地作乱,那我们再设法援救不迟。”

        陈钟盛听他绕来绕去,是拿不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当下也没了继续商谈下去的兴趣,冷哼一声便端茶送客了。郑凡出面将廖杰和郭兴宁送走之后,又连忙折返房,向陈钟盛讨教方略。

        “这廖杰十句话有八句都靠不住,你怎么会找了他合作?”陈钟盛看到自己这个妹夫也是气不打一处来,指着郑凡骂道:“如今将我也牵连进来,你到底知不知道这麻烦有多大?”

        本来自    /html/book/23/23182/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382634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