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1147.第1147章 午夜偷袭

1147.第1147章 午夜偷袭

        高桥南在距离明军临时营地大约半里的一处高坡,用望远镜确认了有数名骑手离开了大部队,各自分头向西北方向进发。  他大致能猜到对方指挥官这么做的目的,是打算向登州城报告警讯顺便求援,但明军这些骑手走的明显不是同一条路线,想要将其全部截获可太难了。

        这山区方圆几十里,要推测大部队的行军路线还稍微容易一点,毕竟其军还有不少辎重和伤员,对通行条件有一定要求。但这些单独行动的骑兵可以走的路线太多了,别说高桥南身边也两百来人,算再加十倍的人手,也未必能封锁住所有通向登州城的山路。而高桥南手下并无骑兵,想要赶对方骑马的脚程也不太实际,所以他没有下令去追击明军骑手,而是加紧完成对明军临时阵地附近区域的控制。

        暮色将近,高桥南知道对方在连续作战之后不太可能再选择连夜行军,所以明军多半会在这里宿营一晚,等到天亮之后再出发。而这对他来说,这意味着有一整晚的时间可以用来做章,慢慢收拾这支明军。

        高桥南估计这里距离登州大约还有七八十里,其山区路程大约占一半,出了山区之后,特战营想要再用之前的方式来袭击明军很难了。而山区之外的友军是否能赶在前面堵住明军出山的道路,高桥南也并无半点把握,毕竟距离登州太近,过于招摇的行动很可能会加深与登州官府之间的误解,而这并不是海汉想要的结果。

        明天留给特战营的行动空间,也剩下不到四十里的山路了。高桥南认为对方指挥官在反思今天的受挫之后,明天大概不会再一路小心翼翼地慢慢推进了。在山林拖得越久,他们所要遭受的袭击次数也会只多不少,在当前这种情况下,想要脱身的最好办法应该是急行出山,尽快离开这个不便防备和展开反击的环境。

        如果对手选择了这样的应对策略,高桥南这支队伍想要将明军全截留下来肯定是办不到的,为今之计,只能尽可能对其造成杀伤,如果能活捉或是毙伤其主将最好。高桥南与手下几名军官简短商议之后,决计不等第二天了,连夜动手,趁着明军身心俱疲,体能还没恢复的时候,给予其致命一击。

        本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高桥南在距离明军临时营地大约半里的一处高坡,用望远镜确认了有数名骑手离开了大部队,各自分头向西北方向进发。他大致能猜到对方指挥官这么做的目的,是打算向登州城报告警讯顺便求援,但明军这些骑手走的明显不是同一条路线,想要将其全部截获可太难了。

        这山区方圆几十里,要推测大部队的行军路线还稍微容易一点,毕竟其军还有不少辎重和伤员,对通行条件有一定要求。但这些单独行动的骑兵可以走的路线太多了,别说高桥南身边也两百来人,算再加十倍的人手,也未必能封锁住所有通向登州城的山路。而高桥南手下并无骑兵,想要赶对方骑马的脚程也不太实际,所以他没有下令去追击明军骑手,而是加紧完成对明军临时阵地附近区域的控制。

        暮色将近,高桥南知道对方在连续作战之后不太可能再选择连夜行军,所以明军多半会在这里宿营一晚,等到天亮之后再出发。而这对他来说,这意味着有一整晚的时间可以用来做章,慢慢收拾这支明军。

        高桥南估计这里距离登州大约还有七八十里,其山区路程大约占一半,出了山区之后,特战营想要再用之前的方式来袭击明军很难了。而山区之外的友军是否能赶在前面堵住明军出山的道路,高桥南也并无半点把握,毕竟距离登州太近,过于招摇的行动很可能会加深与登州官府之间的误解,而这并不是海汉想要的结果。

        明天留给特战营的行动空间,也剩下不到四十里的山路了。高桥南认为对方指挥官在反思今天的受挫之后,明天大概不会再一路小心翼翼地慢慢推进了。在山林拖得越久,他们所要遭受的袭击次数也会只多不少,在当前这种情况下,想要脱身的最好办法应该是急行出山,尽快离开这个不便防备和展开反击的环境。

        如果对手选择了这样的应对策略,高桥南这支队伍想要将明军全截留下来肯定是办不到的,为今之计,只能尽可能对其造成杀伤,如果能活捉或是毙伤其主将最好。高桥南与手下几名军官简短商议之后,决计不等第二天了,连夜动手,趁着明军身心俱疲,体能还没恢复的时候,给予其致命一击。

        高桥南在距离明军临时营地大约半里的一处高坡,用望远镜确认了有数名骑手离开了大部队,各自分头向西北方向进发。他大致能猜到对方指挥官这么做的目的,是打算向登州城报告警讯顺便求援,但明军这些骑手走的明显不是同一条路线,想要将其全部截获可太难了。

        这山区方圆几十里,要推测大部队的行军路线还稍微容易一点,毕竟其军还有不少辎重和伤员,对通行条件有一定要求。但这些单独行动的骑兵可以走的路线太多了,别说高桥南身边也两百来人,算再加十倍的人手,也未必能封锁住所有通向登州城的山路。而高桥南手下并无骑兵,想要赶对方骑马的脚程也不太实际,所以他没有下令去追击明军骑手,而是加紧完成对明军临时阵地附近区域的控制。

        暮色将近,高桥南知道对方在连续作战之后不太可能再选择连夜行军,所以明军多半会在这里宿营一晚,等到天亮之后再出发。而这对他来说,这意味着有一整晚的时间可以用来做章,慢慢收拾这支明军。

        高桥南估计这里距离登州大约还有七八十里,其山区路程大约占一半,出了山区之后,特战营想要再用之前的方式来袭击明军很难了。而山区之外的友军是否能赶在前面堵住明军出山的道路,高桥南也并无半点把握,毕竟距离登州太近,过于招摇的行动很可能会加深与登州官府之间的误解,而这并不是海汉想要的结果。

        明天留给特战营的行动空间,也剩下不到四十里的山路了。高桥南认为对方指挥官在反思今天的受挫之后,明天大概不会再一路小心翼翼地慢慢推进了。在山林拖得越久,他们所要遭受的袭击次数也会只多不少,在当前这种情况下,想要脱身的最好办法应该是急行出山,尽快离开这个不便防备和展开反击的环境。

        如果对手选择了这样的应对策略,高桥南这支队伍想要将明军全截留下来肯定是办不到的,为今之计,只能尽可能对其造成杀伤,如果能活捉或是毙伤其主将最好。高桥南与手下几名军官简短商议之后,决计不等第二天了,连夜动手,趁着明军身心俱疲,体能还没恢复的时候,给予其致命一击。

        高桥南在距离明军临时营地大约半里的一处高坡,用望远镜确认了有数名骑手离开了大部队,各自分头向西北方向进发。他大致能猜到对方指挥官这么做的目的,是打算向登州城报告警讯顺便求援,但明军这些骑手走的明显不是同一条路线,想要将其全部截获可太难了。

        这山区方圆几十里,要推测大部队的行军路线还稍微容易一点,毕竟其军还有不少辎重和伤员,对通行条件有一定要求。但这些单独行动的骑兵可以走的路线太多了,别说高桥南身边也两百来人,算再加十倍的人手,也未必能封锁住所有通向登州城的山路。而高桥南手下并无骑兵,想要赶对方骑马的脚程也不太实际,所以他没有下令去追击明军骑手,而是加紧完成对明军临时阵地附近区域的控制。

        暮色将近,高桥南知道对方在连续作战之后不太可能再选择连夜行军,所以明军多半会在这里宿营一晚,等到天亮之后再出发。而这对他来说,这意味着有一整晚的时间可以用来做章,慢慢收拾这支明军。

        高桥南估计这里距离登州大约还有七八十里,其山区路程大约占一半,出了山区之后,特战营想要再用之前的方式来袭击明军很难了。而山区之外的友军是否能赶在前面堵住明军出山的道路,高桥南也并无半点把握,毕竟距离登州太近,过于招摇的行动很可能会加深与登州官府之间的误解,而这并不是海汉想要的结果。

        明天留给特战营的行动空间,也剩下不到四十里的山路了。高桥南认为对方指挥官在反思今天的受挫之后,明天大概不会再一路小心翼翼地慢慢推进了。在山林拖得越久,他们所要遭受的袭击次数也会只多不少,在当前这种情况下,想要脱身的最好办法应该是急行出山,尽快离开这个不便防备和展开反击的环境。

        如果对手选择了这样的应对策略,高桥南这支队伍想要将明军全截留下来肯定是办不到的,为今之计,只能尽可能对其造成杀伤,如果能活捉或是毙伤其主将最好。高桥南与手下几名军官简短商议之后,决计不等第二天了,连夜动手,趁着明军身心俱疲,体能还没恢复的时候,给予其致命一击。

        高桥南在距离明军临时营地大约半里的一处高坡,用望远镜确认了有数名骑手离开了大部队,各自分头向西北方向进发。他大致能猜到对方指挥官这么做的目的,是打算向登州城报告警讯顺便求援,但明军这些骑手走的明显不是同一条路线,想要将其全部截获可太难了。

        这山区方圆几十里,要推测大部队的行军路线还稍微容易一点,毕竟其军还有不少辎重和伤员,对通行条件有一定要求。但这些单独行动的骑兵可以走的路线太多了,别说高桥南身边也两百来人,算再加十倍的人手,也未必能封锁住所有通向登州城的山路。而高桥南手下并无骑兵,想要赶对方骑马的脚程也不太实际,所以他没有下令去追击明军骑手,而是加紧完成对明军临时阵地附近区域的控制。

        暮色将近,高桥南知道对方在连续作战之后不太可能再选择连夜行军,所以明军多半会在这里宿营一晚,等到天亮之后再出发。而这对他来说,这意味着有一整晚的时间可以用来做章,慢慢收拾这支明军。

        高桥南估计这里距离登州大约还有七八十里,其山区路程大约占一半,出了山区之后,特战营想要再用之前的方式来袭击明军很难了。而山区之外的友军是否能赶在前面堵住明军出山的道路,高桥南也并无半点把握,毕竟距离登州太近,过于招摇的行动很可能会加深与登州官府之间的误解,而这并不是海汉想要的结果。

        明天留给特战营的行动空间,也剩下不到四十里的山路了。高桥南认为对方指挥官在反思今天的受挫之后,明天大概不会再一路小心翼翼地慢慢推进了。在山林拖得越久,他们所要遭受的袭击次数也会只多不少,在当前这种情况下,想要脱身的最好办法应该是急行出山,尽快离开这个不便防备和展开反击的环境。

        如果对手选择了这样的应对策略,高桥南这支队伍想要将明军全截留下来肯定是办不到的,为今之计,只能尽可能对其造成杀伤,如果能活捉或是毙伤其主将最好。高桥南与手下几名军官简短商议之后,决计不等第二天了,连夜动手,趁着明军身心俱疲,体能还没恢复的时候,给予其致命一击。

        本来自    /html/book/23/23182/...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382634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