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1145.第1145章 进退维谷

1145.第1145章 进退维谷

        明军士兵隔着老远也看不真切海汉阵地的动向,看到寨墙打开了数处缺口,还以为对方要出阵迎战,小心翼翼地等了半晌却没有动静,只好继续行进。

        海汉炮兵们早在开战之前两天已经校准了射击范围,并且在阵地外做了若干隐蔽的距离标识,临阵无需再作观瞄计算,只要等着对手踏入提前计算好的火力打击范围行了。

        陈一鑫举着望远镜,确认明军步兵进入到火炮预瞄的区域之后,便果断下达了开火命令。虽然这次军方部署到矿区的火炮全是小口径炮,但配了专门对付密集阵形的葡萄弹之后,这小炮相当于是一支大口径的霰弹枪,即便是单门火炮的杀伤力也不亚于数十支火枪的攒射了。

        海汉阵地每一声炮响,伴随着整排整排的明军惨呼倒地。他们手外包铜皮的木制盾牌用来挡挡普通弓箭还行,但这由火炮发射出来的葡萄弹是决计挡不了的,黄豆大小的弹丸铺天盖地飞过来,将盾牌连同躲藏其后的明军士兵都打得如同马蜂窝一般。

        海汉这边的步兵自然也没有闲着,在火炮开始射击后,士兵们立刻对已经失去盾牌保护的明军进行了补枪。枪炮火力共同打击之下,在极短的时间内给明军造成了沉重打击。当然了,这也无可避免地将海汉的真正实力暴露在了明军面前,让对手意识到了他们这次所面对的敌人有多么可怕。

        刚才这一番枪炮齐鸣,看得郭兴宁的眼珠子都瞪出来了,他虽然也知道海汉人会很扎手,但的确没想到对方居然还在阵地部署了数门火炮。明军猝不及防之下,被这一通炮轰所造成的伤亡也是相当惨重。即便是保守的估计,郭兴宁认为伤亡应该已经到了三位数。

        虽然明军阵也有几门佛郎机炮,但刚才还没有来得及运到火线架设炮位,前面的步兵已经溃败了。缺乏掩护的炮兵自然不敢自行前作战,只能是跟着溃兵又拖着炮退回了阵。

        郭兴宁现在的处境点尴尬了,短短不到半天时间,进攻接连受挫,麾下可战之兵已经折损了超过一成,然而却没能收获多少实际的战果,仅仅只是破坏了一部分对方阵地外围的防御工事,连海汉人的毛都没摸着。郭兴宁当然可以敦促手下继续攻打海汉阵地,但他现在已经拿不出更好的手段来反制海汉人,如果强行进攻,所得到的后果极有可能是更加惨重的伤亡数字。

        郭兴宁也很想不通,自己手步骑齐备,还有炮兵协助,全都是经历过战阵的老兵,按道理说要收拾一群武装商人应该是手到擒来,来之前他甚至已经想好了要如何接受海汉人的投降,然后让他们滚出福山县,但没想到却在这荒郊野外的第一战碰得头破血流。究竟是继续作战,还是退兵保存实力,郭兴宁一时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本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明军士兵隔着老远也看不真切海汉阵地的动向,看到寨墙打开了数处缺口,还以为对方要出阵迎战,小心翼翼地等了半晌却没有动静,只好继续行进。

        海汉炮兵们早在开战之前两天已经校准了射击范围,并且在阵地外做了若干隐蔽的距离标识,临阵无需再作观瞄计算,只要等着对手踏入提前计算好的火力打击范围行了。

        陈一鑫举着望远镜,确认明军步兵进入到火炮预瞄的区域之后,便果断下达了开火命令。虽然这次军方部署到矿区的火炮全是小口径炮,但配了专门对付密集阵形的葡萄弹之后,这小炮相当于是一支大口径的霰弹枪,即便是单门火炮的杀伤力也不亚于数十支火枪的攒射了。

        海汉阵地每一声炮响,伴随着整排整排的明军惨呼倒地。他们手外包铜皮的木制盾牌用来挡挡普通弓箭还行,但这由火炮发射出来的葡萄弹是决计挡不了的,黄豆大小的弹丸铺天盖地飞过来,将盾牌连同躲藏其后的明军士兵都打得如同马蜂窝一般。

        海汉这边的步兵自然也没有闲着,在火炮开始射击后,士兵们立刻对已经失去盾牌保护的明军进行了补枪。枪炮火力共同打击之下,在极短的时间内给明军造成了沉重打击。当然了,这也无可避免地将海汉的真正实力暴露在了明军面前,让对手意识到了他们这次所面对的敌人有多么可怕。

        刚才这一番枪炮齐鸣,看得郭兴宁的眼珠子都瞪出来了,他虽然也知道海汉人会很扎手,但的确没想到对方居然还在阵地部署了数门火炮。明军猝不及防之下,被这一通炮轰所造成的伤亡也是相当惨重。即便是保守的估计,郭兴宁认为伤亡应该已经到了三位数。

        虽然明军阵也有几门佛郎机炮,但刚才还没有来得及运到火线架设炮位,前面的步兵已经溃败了。缺乏掩护的炮兵自然不敢自行前作战,只能是跟着溃兵又拖着炮退回了阵。

        郭兴宁现在的处境点尴尬了,短短不到半天时间,进攻接连受挫,麾下可战之兵已经折损了超过一成,然而却没能收获多少实际的战果,仅仅只是破坏了一部分对方阵地外围的防御工事,连海汉人的毛都没摸着。郭兴宁当然可以敦促手下继续攻打海汉阵地,但他现在已经拿不出更好的手段来反制海汉人,如果强行进攻,所得到的后果极有可能是更加惨重的伤亡数字。

        郭兴宁也很想不通,自己手步骑齐备,还有炮兵协助,全都是经历过战阵的老兵,按道理说要收拾一群武装商人应该是手到擒来,来之前他甚至已经想好了要如何接受海汉人的投降,然后让他们滚出福山县,但没想到却在这荒郊野外的第一战碰得头破血流。究竟是继续作战,还是退兵保存实力,郭兴宁一时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明军士兵隔着老远也看不真切海汉阵地的动向,看到寨墙打开了数处缺口,还以为对方要出阵迎战,小心翼翼地等了半晌却没有动静,只好继续行进。

        海汉炮兵们早在开战之前两天已经校准了射击范围,并且在阵地外做了若干隐蔽的距离标识,临阵无需再作观瞄计算,只要等着对手踏入提前计算好的火力打击范围行了。

        陈一鑫举着望远镜,确认明军步兵进入到火炮预瞄的区域之后,便果断下达了开火命令。虽然这次军方部署到矿区的火炮全是小口径炮,但配了专门对付密集阵形的葡萄弹之后,这小炮相当于是一支大口径的霰弹枪,即便是单门火炮的杀伤力也不亚于数十支火枪的攒射了。

        海汉阵地每一声炮响,伴随着整排整排的明军惨呼倒地。他们手外包铜皮的木制盾牌用来挡挡普通弓箭还行,但这由火炮发射出来的葡萄弹是决计挡不了的,黄豆大小的弹丸铺天盖地飞过来,将盾牌连同躲藏其后的明军士兵都打得如同马蜂窝一般。

        海汉这边的步兵自然也没有闲着,在火炮开始射击后,士兵们立刻对已经失去盾牌保护的明军进行了补枪。枪炮火力共同打击之下,在极短的时间内给明军造成了沉重打击。当然了,这也无可避免地将海汉的真正实力暴露在了明军面前,让对手意识到了他们这次所面对的敌人有多么可怕。

        刚才这一番枪炮齐鸣,看得郭兴宁的眼珠子都瞪出来了,他虽然也知道海汉人会很扎手,但的确没想到对方居然还在阵地部署了数门火炮。明军猝不及防之下,被这一通炮轰所造成的伤亡也是相当惨重。即便是保守的估计,郭兴宁认为伤亡应该已经到了三位数。

        虽然明军阵也有几门佛郎机炮,但刚才还没有来得及运到火线架设炮位,前面的步兵已经溃败了。缺乏掩护的炮兵自然不敢自行前作战,只能是跟着溃兵又拖着炮退回了阵。

        郭兴宁现在的处境点尴尬了,短短不到半天时间,进攻接连受挫,麾下可战之兵已经折损了超过一成,然而却没能收获多少实际的战果,仅仅只是破坏了一部分对方阵地外围的防御工事,连海汉人的毛都没摸着。郭兴宁当然可以敦促手下继续攻打海汉阵地,但他现在已经拿不出更好的手段来反制海汉人,如果强行进攻,所得到的后果极有可能是更加惨重的伤亡数字。

        郭兴宁也很想不通,自己手步骑齐备,还有炮兵协助,全都是经历过战阵的老兵,按道理说要收拾一群武装商人应该是手到擒来,来之前他甚至已经想好了要如何接受海汉人的投降,然后让他们滚出福山县,但没想到却在这荒郊野外的第一战碰得头破血流。究竟是继续作战,还是退兵保存实力,郭兴宁一时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明军士兵隔着老远也看不真切海汉阵地的动向,看到寨墙打开了数处缺口,还以为对方要出阵迎战,小心翼翼地等了半晌却没有动静,只好继续行进。

        海汉炮兵们早在开战之前两天已经校准了射击范围,并且在阵地外做了若干隐蔽的距离标识,临阵无需再作观瞄计算,只要等着对手踏入提前计算好的火力打击范围行了。

        陈一鑫举着望远镜,确认明军步兵进入到火炮预瞄的区域之后,便果断下达了开火命令。虽然这次军方部署到矿区的火炮全是小口径炮,但配了专门对付密集阵形的葡萄弹之后,这小炮相当于是一支大口径的霰弹枪,即便是单门火炮的杀伤力也不亚于数十支火枪的攒射了。

        海汉阵地每一声炮响,伴随着整排整排的明军惨呼倒地。他们手外包铜皮的木制盾牌用来挡挡普通弓箭还行,但这由火炮发射出来的葡萄弹是决计挡不了的,黄豆大小的弹丸铺天盖地飞过来,将盾牌连同躲藏其后的明军士兵都打得如同马蜂窝一般。

        海汉这边的步兵自然也没有闲着,在火炮开始射击后,士兵们立刻对已经失去盾牌保护的明军进行了补枪。枪炮火力共同打击之下,在极短的时间内给明军造成了沉重打击。当然了,这也无可避免地将海汉的真正实力暴露在了明军面前,让对手意识到了他们这次所面对的敌人有多么可怕。

        刚才这一番枪炮齐鸣,看得郭兴宁的眼珠子都瞪出来了,他虽然也知道海汉人会很扎手,但的确没想到对方居然还在阵地部署了数门火炮。明军猝不及防之下,被这一通炮轰所造成的伤亡也是相当惨重。即便是保守的估计,郭兴宁认为伤亡应该已经到了三位数。

        虽然明军阵也有几门佛郎机炮,但刚才还没有来得及运到火线架设炮位,前面的步兵已经溃败了。缺乏掩护的炮兵自然不敢自行前作战,只能是跟着溃兵又拖着炮退回了阵。

        郭兴宁现在的处境点尴尬了,短短不到半天时间,进攻接连受挫,麾下可战之兵已经折损了超过一成,然而却没能收获多少实际的战果,仅仅只是破坏了一部分对方阵地外围的防御工事,连海汉人的毛都没摸着。郭兴宁当然可以敦促手下继续攻打海汉阵地,但他现在已经拿不出更好的手段来反制海汉人,如果强行进攻,所得到的后果极有可能是更加惨重的伤亡数字。

        郭兴宁也很想不通,自己手步骑齐备,还有炮兵协助,全都是经历过战阵的老兵,按道理说要收拾一群武装商人应该是手到擒来,来之前他甚至已经想好了要如何接受海汉人的投降,然后让他们滚出福山县,但没想到却在这荒郊野外的第一战碰得头破血流。究竟是继续作战,还是退兵保存实力,郭兴宁一时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本来自    /html/book/23/23182/...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382633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