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1144.第1144章 寸步不让

1144.第1144章 寸步不让

        先调头解决身后的海汉军,确保自己的后路和补给线无忧,还是继续前进,以夺下矿场为优先目标,这真是一个让郭兴宁感到很头疼的问题。  他事前只认为海汉或许会在福山县与明军正面对峙一番,甚至是爆发小规模的冲突,要吃点苦头之后才会让出矿场,但确实没想过对方居然大胆到敢派出人马包抄自己的后路,用了这种手段,显然是不打算善了了。

        郭兴宁考虑一阵之后,还是不敢兵分两路出击,只让手下一名军官带了四五十骑人马,去后路再探一探海汉人的虚实。如果海汉人只是虚张声势设个路障,那倒是不用太过担心了。这一队人领命出发之后,郭兴宁便下令继续向南向矿场方向行进。

        不过从这里开始,郭兴宁发现一路骚扰不断的那些海汉探马突然没了踪影,似乎消失在了空气一般。郭兴宁没有因此而感到轻松,反倒是更加提起了警惕,对方既然撤回了探马,极有可能是因为这里已经完全处于他们的控制之下,不再需要探马的抵近侦察了。

        又走了几里地之后,郭兴宁和他手下的人马都发现了周围状况有些不对,目力所及的地方连一个活人都看不到了,路边偶尔出现的农舍也都是空空如也。郭兴宁并不认为这种状况只是巧合,虽然还没有切实的证据,但他下意识地认为是海汉人提前在这一区域搞了坚壁清野的行动,目的是不给明军留下任何获取补给或是打探消息的机会。

        郭兴宁不敢大意,当即下令步兵收拢阵形,骑兵护住两翼,做好随时接战的准备。片刻之后前方有侦骑回报,已经看到了南边的矿场高处所升起的海汉双色旗,想来海汉人的营盘应该在近前了。

        郭兴宁很快看到了这处矿场的真面目,与其说是矿场,倒不如说是一处布防严密的武装据点较恰当。这处据点建在山坡,依山势建成了逐级升高的三道防线,每道防线都有木制寨墙和壕沟作为掩护,最外围的一道防线外还有成片的铁丝、鹿砦等防御工事组成的纵深路障,让骑兵绝对没法从正面冲过去。寨墙建有密密麻麻的垛口和射击孔,郭兴宁听说过海汉兵几乎是全员装备火铳,如果对方躲在掩体后面作战,那想要攻入这据点的确是相当困难,不付出一定的伤亡只怕难以达成目的。

        “果然还是来晚了!”郭兴宁看到眼前的场景又不禁开始头疼,海汉人在这里落脚不过十来天时间,竟然已经在这里建起了层层叠叠的防御工事,这很显然是从一开始有防止外人来抢夺的意图。

        看了看坡顶旗杆顶端飘扬的红蓝双色旗,郭兴宁心暗暗咒骂海汉的胆大妄为,这里明明是大明地界,一群外来蛮夷竟然敢公然占山为王,与官军进行对抗,简直是目无王法。

        本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先调头解决身后的海汉军,确保自己的后路和补给线无忧,还是继续前进,以夺下矿场为优先目标,这真是一个让郭兴宁感到很头疼的问题。他事前只认为海汉或许会在福山县与明军正面对峙一番,甚至是爆发小规模的冲突,要吃点苦头之后才会让出矿场,但确实没想过对方居然大胆到敢派出人马包抄自己的后路,用了这种手段,显然是不打算善了了。

        郭兴宁考虑一阵之后,还是不敢兵分两路出击,只让手下一名军官带了四五十骑人马,去后路再探一探海汉人的虚实。如果海汉人只是虚张声势设个路障,那倒是不用太过担心了。这一队人领命出发之后,郭兴宁便下令继续向南向矿场方向行进。

        不过从这里开始,郭兴宁发现一路骚扰不断的那些海汉探马突然没了踪影,似乎消失在了空气一般。郭兴宁没有因此而感到轻松,反倒是更加提起了警惕,对方既然撤回了探马,极有可能是因为这里已经完全处于他们的控制之下,不再需要探马的抵近侦察了。

        又走了几里地之后,郭兴宁和他手下的人马都发现了周围状况有些不对,目力所及的地方连一个活人都看不到了,路边偶尔出现的农舍也都是空空如也。郭兴宁并不认为这种状况只是巧合,虽然还没有切实的证据,但他下意识地认为是海汉人提前在这一区域搞了坚壁清野的行动,目的是不给明军留下任何获取补给或是打探消息的机会。

        郭兴宁不敢大意,当即下令步兵收拢阵形,骑兵护住两翼,做好随时接战的准备。片刻之后前方有侦骑回报,已经看到了南边的矿场高处所升起的海汉双色旗,想来海汉人的营盘应该在近前了。

        郭兴宁很快看到了这处矿场的真面目,与其说是矿场,倒不如说是一处布防严密的武装据点较恰当。这处据点建在山坡,依山势建成了逐级升高的三道防线,每道防线都有木制寨墙和壕沟作为掩护,最外围的一道防线外还有成片的铁丝、鹿砦等防御工事组成的纵深路障,让骑兵绝对没法从正面冲过去。寨墙建有密密麻麻的垛口和射击孔,郭兴宁听说过海汉兵几乎是全员装备火铳,如果对方躲在掩体后面作战,那想要攻入这据点的确是相当困难,不付出一定的伤亡只怕难以达成目的。

        “果然还是来晚了!”郭兴宁看到眼前的场景又不禁开始头疼,海汉人在这里落脚不过十来天时间,竟然已经在这里建起了层层叠叠的防御工事,这很显然是从一开始有防止外人来抢夺的意图。

        看了看坡顶旗杆顶端飘扬的红蓝双色旗,郭兴宁心暗暗咒骂海汉的胆大妄为,这里明明是大明地界,一群外来蛮夷竟然敢公然占山为王,与官军进行对抗,简直是目无王法。先调头解决身后的海汉军,确保自己的后路和补给线无忧,还是继续前进,以夺下矿场为优先目标,这真是一个让郭兴宁感到很头疼的问题。他事前只认为海汉或许会在福山县与明军正面对峙一番,甚至是爆发小规模的冲突,要吃点苦头之后才会让出矿场,但确实没想过对方居然大胆到敢派出人马包抄自己的后路,用了这种手段,显然是不打算善了了。

        郭兴宁考虑一阵之后,还是不敢兵分两路出击,只让手下一名军官带了四五十骑人马,去后路再探一探海汉人的虚实。如果海汉人只是虚张声势设个路障,那倒是不用太过担心了。这一队人领命出发之后,郭兴宁便下令继续向南向矿场方向行进。

        不过从这里开始,郭兴宁发现一路骚扰不断的那些海汉探马突然没了踪影,似乎消失在了空气一般。郭兴宁没有因此而感到轻松,反倒是更加提起了警惕,对方既然撤回了探马,极有可能是因为这里已经完全处于他们的控制之下,不再需要探马的抵近侦察了。

        又走了几里地之后,郭兴宁和他手下的人马都发现了周围状况有些不对,目力所及的地方连一个活人都看不到了,路边偶尔出现的农舍也都是空空如也。郭兴宁并不认为这种状况只是巧合,虽然还没有切实的证据,但他下意识地认为是海汉人提前在这一区域搞了坚壁清野的行动,目的是不给明军留下任何获取补给或是打探消息的机会。

        郭兴宁不敢大意,当即下令步兵收拢阵形,骑兵护住两翼,做好随时接战的准备。片刻之后前方有侦骑回报,已经看到了南边的矿场高处所升起的海汉双色旗,想来海汉人的营盘应该在近前了。

        郭兴宁很快看到了这处矿场的真面目,与其说是矿场,倒不如说是一处布防严密的武装据点较恰当。这处据点建在山坡,依山势建成了逐级升高的三道防线,每道防线都有木制寨墙和壕沟作为掩护,最外围的一道防线外还有成片的铁丝、鹿砦等防御工事组成的纵深路障,让骑兵绝对没法从正面冲过去。寨墙建有密密麻麻的垛口和射击孔,郭兴宁听说过海汉兵几乎是全员装备火铳,如果对方躲在掩体后面作战,那想要攻入这据点的确是相当困难,不付出一定的伤亡只怕难以达成目的。

        “果然还是来晚了!”郭兴宁看到眼前的场景又不禁开始头疼,海汉人在这里落脚不过十来天时间,竟然已经在这里建起了层层叠叠的防御工事,这很显然是从一开始有防止外人来抢夺的意图。

        看了看坡顶旗杆顶端飘扬的红蓝双色旗,郭兴宁心暗暗咒骂海汉的胆大妄为,这里明明是大明地界,一群外来蛮夷竟然敢公然占山为王,与官军进行对抗,简直是目无王法。

        先调头解决身后的海汉军,确保自己的后路和补给线无忧,还是继续前进,以夺下矿场为优先目标,这真是一个让郭兴宁感到很头疼的问题。他事前只认为海汉或许会在福山县与明军正面对峙一番,甚至是爆发小规模的冲突,要吃点苦头之后才会让出矿场,但确实没想过对方居然大胆到敢派出人马包抄自己的后路,用了这种手段,显然是不打算善了了。

        郭兴宁考虑一阵之后,还是不敢兵分两路出击,只让手下一名军官带了四五十骑人马,去后路再探一探海汉人的虚实。如果海汉人只是虚张声势设个路障,那倒是不用太过担心了。这一队人领命出发之后,郭兴宁便下令继续向南向矿场方向行进。

        不过从这里开始,郭兴宁发现一路骚扰不断的那些海汉探马突然没了踪影,似乎消失在了空气一般。郭兴宁没有因此而感到轻松,反倒是更加提起了警惕,对方既然撤回了探马,极有可能是因为这里已经完全处于他们的控制之下,不再需要探马的抵近侦察了。

        又走了几里地之后,郭兴宁和他手下的人马都发现了周围状况有些不对,目力所及的地方连一个活人都看不到了,路边偶尔出现的农舍也都是空空如也。郭兴宁并不认为这种状况只是巧合,虽然还没有切实的证据,但他下意识地认为是海汉人提前在这一区域搞了坚壁清野的行动,目的是不给明军留下任何获取补给或是打探消息的机会。

        郭兴宁不敢大意,当即下令步兵收拢阵形,骑兵护住两翼,做好随时接战的准备。片刻之后前方有侦骑回报,已经看到了南边的矿场高处所升起的海汉双色旗,想来海汉人的营盘应该在近前了。

        郭兴宁很快看到了这处矿场的真面目,与其说是矿场,倒不如说是一处布防严密的武装据点较恰当。这处据点建在山坡,依山势建成了逐级升高的三道防线,每道防线都有木制寨墙和壕沟作为掩护,最外围的一道防线外还有成片的铁丝、鹿砦等防御工事组成的纵深路障,让骑兵绝对没法从正面冲过去。寨墙建有密密麻麻的垛口和射击孔,郭兴宁听说过海汉兵几乎是全员装备火铳,如果对方躲在掩体后面作战,那想要攻入这据点的确是相当困难,不付出一定的伤亡只怕难以达成目的。

        “果然还是来晚了!”郭兴宁看到眼前的场景又不禁开始头疼,海汉人在这里落脚不过十来天时间,竟然已经在这里建起了层层叠叠的防御工事,这很显然是从一开始有防止外人来抢夺的意图。

        看了看坡顶旗杆顶端飘扬的红蓝双色旗,郭兴宁心暗暗咒骂海汉的胆大妄为,这里明明是大明地界,一群外来蛮夷竟然敢公然占山为王,与官军进行对抗,简直是目无王法。

        本来自    /html/book/23/23182/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382633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