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1142.第1142章 争夺铜矿

1142.第1142章 争夺铜矿

        在此之前登州府对于海汉的来到并没有表现过反对或敌视的态度,知府陈钟盛甚至对海汉帮助福山县清除了万家军匪帮这个毒瘤的行动表示过赞赏,也默许了海汉在芝罘岛修建港口和居所的行为。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在还没有面对面接触过的情况下,地方官能有这样的态度已经算是很友善了。芝罘岛指挥部也认为陈钟盛是可以争取的对象,还打算接下来要给他送些更实际点的好处门,但没想到对方突然来了这么一手,态度一下子变得强硬起来。

        福山县知县张普成自然不敢违背司的指令,但又不想得罪了海汉这边,毕竟登州城里的大人没有亲眼见过海汉军的表现,但他可是很清楚这帮人的厉害,一句话是惹不起。张普成把这公送到芝罘岛,意思也很清楚——这不是我张普成作妖,是登州府的意思,各位算有什么怨气,也不要把气撒到我头来。

        无论如何,福山铜矿肯定是不会让出去的,海汉选了芝罘岛这个地方当据点,原因之一是为了近开采这处铜矿,而且此前无人知晓这处矿脉,现在海汉把地方找到了准备开始采挖,地方官府想在这个时候出来捡现成摘桃子,那海汉岂肯此放手把这矿让出去。连一向较稳重的郝万清,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也不禁有些怒气头。

        “大家先别冲动,这张纸只是表明官府的态度,对我们又没有任何的实际约束力,该做的事继续做是了。如果登州官府真想采用暴力手段来解决这件事,我们也没有必要先采取行动。”钱天敦此时倒是保持了足够的冷静,没有跟其他人一样怒火攻心:“登州城那几千兵如果敢拉出来跟我们打,那我也不介意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但在此之前,我觉得还是应该冷静处理,先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事,会让登州官府的态度突然转变。”

        王汤姆听了这话也从刚才的愤怒情绪迅速冷静下来:“钱司令说得对,不能因为这事乱了我们本来的计划,这个陈知府突然转变态度,说不定是有人从作梗,故意搞事情试探我们的反应。”

        “以不变应万变,不管他们玩什么花样,只要不出兵,我们不用搭理他们。”钱天敦沉声道:“福山县,现在是我们说了算!”

        本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在此之前登州府对于海汉的来到并没有表现过反对或敌视的态度,知府陈钟盛甚至对海汉帮助福山县清除了万家军匪帮这个毒瘤的行动表示过赞赏,也默许了海汉在芝罘岛修建港口和居所的行为。在还没有面对面接触过的情况下,地方官能有这样的态度已经算是很友善了。芝罘岛指挥部也认为陈钟盛是可以争取的对象,还打算接下来要给他送些更实际点的好处门,但没想到对方突然来了这么一手,态度一下子变得强硬起来。

        福山县知县张普成自然不敢违背司的指令,但又不想得罪了海汉这边,毕竟登州城里的大人没有亲眼见过海汉军的表现,但他可是很清楚这帮人的厉害,一句话是惹不起。张普成把这公送到芝罘岛,意思也很清楚——这不是我张普成作妖,是登州府的意思,各位算有什么怨气,也不要把气撒到我头来。

        无论如何,福山铜矿肯定是不会让出去的,海汉选了芝罘岛这个地方当据点,原因之一是为了近开采这处铜矿,而且此前无人知晓这处矿脉,现在海汉把地方找到了准备开始采挖,地方官府想在这个时候出来捡现成摘桃子,那海汉岂肯此放手把这矿让出去。连一向较稳重的郝万清,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也不禁有些怒气头。

        “大家先别冲动,这张纸只是表明官府的态度,对我们又没有任何的实际约束力,该做的事继续做是了。如果登州官府真想采用暴力手段来解决这件事,我们也没有必要先采取行动。”钱天敦此时倒是保持了足够的冷静,没有跟其他人一样怒火攻心:“登州城那几千兵如果敢拉出来跟我们打,那我也不介意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但在此之前,我觉得还是应该冷静处理,先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事,会让登州官府的态度突然转变。”

        王汤姆听了这话也从刚才的愤怒情绪迅速冷静下来:“钱司令说得对,不能因为这事乱了我们本来的计划,这个陈知府突然转变态度,说不定是有人从作梗,故意搞事情试探我们的反应。”

        “以不变应万变,不管他们玩什么花样,只要不出兵,我们不用搭理他们。”钱天敦沉声道:“福山县,现在是我们说了算!”在此之前登州府对于海汉的来到并没有表现过反对或敌视的态度,知府陈钟盛甚至对海汉帮助福山县清除了万家军匪帮这个毒瘤的行动表示过赞赏,也默许了海汉在芝罘岛修建港口和居所的行为。在还没有面对面接触过的情况下,地方官能有这样的态度已经算是很友善了。芝罘岛指挥部也认为陈钟盛是可以争取的对象,还打算接下来要给他送些更实际点的好处门,但没想到对方突然来了这么一手,态度一下子变得强硬起来。

        福山县知县张普成自然不敢违背司的指令,但又不想得罪了海汉这边,毕竟登州城里的大人没有亲眼见过海汉军的表现,但他可是很清楚这帮人的厉害,一句话是惹不起。张普成把这公送到芝罘岛,意思也很清楚——这不是我张普成作妖,是登州府的意思,各位算有什么怨气,也不要把气撒到我头来。

        无论如何,福山铜矿肯定是不会让出去的,海汉选了芝罘岛这个地方当据点,原因之一是为了近开采这处铜矿,而且此前无人知晓这处矿脉,现在海汉把地方找到了准备开始采挖,地方官府想在这个时候出来捡现成摘桃子,那海汉岂肯此放手把这矿让出去。连一向较稳重的郝万清,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也不禁有些怒气头。

        “大家先别冲动,这张纸只是表明官府的态度,对我们又没有任何的实际约束力,该做的事继续做是了。如果登州官府真想采用暴力手段来解决这件事,我们也没有必要先采取行动。”钱天敦此时倒是保持了足够的冷静,没有跟其他人一样怒火攻心:“登州城那几千兵如果敢拉出来跟我们打,那我也不介意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但在此之前,我觉得还是应该冷静处理,先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事,会让登州官府的态度突然转变。”

        王汤姆听了这话也从刚才的愤怒情绪迅速冷静下来:“钱司令说得对,不能因为这事乱了我们本来的计划,这个陈知府突然转变态度,说不定是有人从作梗,故意搞事情试探我们的反应。”

        “以不变应万变,不管他们玩什么花样,只要不出兵,我们不用搭理他们。”钱天敦沉声道:“福山县,现在是我们说了算!”在此之前登州府对于海汉的来到并没有表现过反对或敌视的态度,知府陈钟盛甚至对海汉帮助福山县清除了万家军匪帮这个毒瘤的行动表示过赞赏,也默许了海汉在芝罘岛修建港口和居所的行为。在还没有面对面接触过的情况下,地方官能有这样的态度已经算是很友善了。芝罘岛指挥部也认为陈钟盛是可以争取的对象,还打算接下来要给他送些更实际点的好处门,但没想到对方突然来了这么一手,态度一下子变得强硬起来。

        福山县知县张普成自然不敢违背司的指令,但又不想得罪了海汉这边,毕竟登州城里的大人没有亲眼见过海汉军的表现,但他可是很清楚这帮人的厉害,一句话是惹不起。张普成把这公送到芝罘岛,意思也很清楚——这不是我张普成作妖,是登州府的意思,各位算有什么怨气,也不要把气撒到我头来。

        无论如何,福山铜矿肯定是不会让出去的,海汉选了芝罘岛这个地方当据点,原因之一是为了近开采这处铜矿,而且此前无人知晓这处矿脉,现在海汉把地方找到了准备开始采挖,地方官府想在这个时候出来捡现成摘桃子,那海汉岂肯此放手把这矿让出去。连一向较稳重的郝万清,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也不禁有些怒气头。

        “大家先别冲动,这张纸只是表明官府的态度,对我们又没有任何的实际约束力,该做的事继续做是了。如果登州官府真想采用暴力手段来解决这件事,我们也没有必要先采取行动。”钱天敦此时倒是保持了足够的冷静,没有跟其他人一样怒火攻心:“登州城那几千兵如果敢拉出来跟我们打,那我也不介意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但在此之前,我觉得还是应该冷静处理,先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事,会让登州官府的态度突然转变。”

        王汤姆听了这话也从刚才的愤怒情绪迅速冷静下来:“钱司令说得对,不能因为这事乱了我们本来的计划,这个陈知府突然转变态度,说不定是有人从作梗,故意搞事情试探我们的反应。”

        “以不变应万变,不管他们玩什么花样,只要不出兵,我们不用搭理他们。”钱天敦沉声道:“福山县,现在是我们说了算!”在此之前登州府对于海汉的来到并没有表现过反对或敌视的态度,知府陈钟盛甚至对海汉帮助福山县清除了万家军匪帮这个毒瘤的行动表示过赞赏,也默许了海汉在芝罘岛修建港口和居所的行为。在还没有面对面接触过的情况下,地方官能有这样的态度已经算是很友善了。芝罘岛指挥部也认为陈钟盛是可以争取的对象,还打算接下来要给他送些更实际点的好处门,但没想到对方突然来了这么一手,态度一下子变得强硬起来。

        福山县知县张普成自然不敢违背司的指令,但又不想得罪了海汉这边,毕竟登州城里的大人没有亲眼见过海汉军的表现,但他可是很清楚这帮人的厉害,一句话是惹不起。张普成把这公送到芝罘岛,意思也很清楚——这不是我张普成作妖,是登州府的意思,各位算有什么怨气,也不要把气撒到我头来。

        无论如何,福山铜矿肯定是不会让出去的,海汉选了芝罘岛这个地方当据点,原因之一是为了近开采这处铜矿,而且此前无人知晓这处矿脉,现在海汉把地方找到了准备开始采挖,地方官府想在这个时候出来捡现成摘桃子,那海汉岂肯此放手把这矿让出去。连一向较稳重的郝万清,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也不禁有些怒气头。

        “大家先别冲动,这张纸只是表明官府的态度,对我们又没有任何的实际约束力,该做的事继续做是了。如果登州官府真想采用暴力手段来解决这件事,我们也没有必要先采取行动。”钱天敦此时倒是保持了足够的冷静,没有跟其他人一样怒火攻心:“登州城那几千兵如果敢拉出来跟我们打,那我也不介意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但在此之前,我觉得还是应该冷静处理,先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事,会让登州官府的态度突然转变。”

        王汤姆听了这话也从刚才的愤怒情绪迅速冷静下来:“钱司令说得对,不能因为这事乱了我们本来的计划,这个陈知府突然转变态度,说不定是有人从作梗,故意搞事情试探我们的反应。”

        “以不变应万变,不管他们玩什么花样,只要不出兵,我们不用搭理他们。”钱天敦沉声道:“福山县,现在是我们说了算!”

        本来自    /html/book/23/23182/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382633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