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135章 剿匪务尽

第1135章 剿匪务尽

        这种战术选择的失误主要还是因为经验不足,万家军虽说是登州境内势力最大的土匪武装,但其交战对象往往是同级别甚至是更为业余的民间武装,与真正的职业军队交手次数不多。特别是海汉军这种战术比较“另类”的武装组织,甘强以前更是从无接触,对于海汉军以火铳火炮为主武器的作战方式极为不适应,在之前的交战中吃过大亏以后,下意识地认为拉开交战距离才能减少己方损失。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甘强认为在当下这个作战环境中已经吃定了海汉这支马队,不需急着动总攻,在外面围着也能活活困死庙里这帮人了。在这种情况下,甘强自然不愿让已经不多的手下去冒死冲锋,只是这么一来,给了海汉这边足够的反应时间,他就连回本的机会都失去了。

        潜伏在山林中的特战营在动攻击之前就已经看清了战场形势,并且也清楚对手的实力状况,有提前安排的作战计划,而甘强这边却根本没有想到已经有一支数百人的武装就在距离战场不远的山林中潜伏,更要命的是这次的对手是海汉军中以擅长山地丛林作战著称的特战营,就算是严阵以待也未必打得过,更何况是毫无防备了。

        当有人现从身后来袭的敌人时,特战营的士兵们已经摸到了距离土匪们不到二十米的地方,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生了什么事,就迎来了一轮火枪齐射,顿时便有十余人应声倒下。

        庙里的孙真也听到外面传来的枪声,当下心情便是一松,一回头看到甘升还跪在地上朝大殿里的塑像残骸念念有词,当下一把将他提了起来:“别怂了,援军到了!”

        甘升到了这地方之后便知道双方必有一番厮杀,虽说两边应该都不会对他下手,但乱军之中,刀枪无眼,打起来之后谁也顾不上谁,他手无缚鸡之力,根本无法自卫,也只能跪在地上祈求神灵保佑了。

        孙真职责所在,也必须要保障甘升的人身安全,这不但是履行他对甘升的承诺,同时也因为需要他在战后辨识战俘的身份。而且像甘升这样弃暗投明的人员,日后也可以作为海汉在本地宣传政策的实例——如果死了可就半点用场都派不上了。

        既然援兵已经到了,庙里这些人的安全基本就不是问题了,刚才土匪只来得及从外面进行了一波零星攻势,还没接近就被隐蔽在大殿中的海汉士兵击退,殿内倒也还没出现人员伤亡。只有一匹马被大殿外的山林中射出的乱箭射中身体,好在骑兵们提前就将马拴住,倒是没有让惊马奔逃引更大的混乱。

        这远比孙真进山之前预计的情况要好得多,考虑到对手已经设下了埋伏,他们这队人必须要承担起吸引火力的任务,而援军在开战后多长时间能够抵达战场并无定数,极有可能就得面临十倍以上敌人的围攻。孙真等人本来已经做好了苦战的准备,倒是没想到援军来得比预计的快得多,这边才刚刚互相试探完,援军就已经在敌人背后动手了。

        当初在福山县城外参战的那些土匪,如今大部分都在芝罘岛上做苦役,当下埋伏在山中的这些土匪中的绝大多数都没有跟海汉军交过手,对于海汉军的作战方式和实力也缺乏了解,接战之初甚至都没弄明白对手的作战方式,便已经接连吃了几波火枪齐射,随着枪声响起,土匪们便如同被收割的稻子一样整整齐齐地倒下去。

        期间也有人反应过来,试图用盾牌来化解对手的攻击,然而他们手上的木盾藤盾根本就挡不住近距离射出的子弹,连延缓对手攻势的作用都起不到。这些土匪也没什么作战纪律可言,一看到同伙被对手飞快地杀伤,很多人立刻转头就跑,即便是用摧枯拉朽之势来形容海汉的攻势也毫不夸张。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这种战术选择的失误主要还是因为经验不足,万家军虽说是登州境内势力最大的土匪武装,但其交战对象往往是同级别甚至是更为业余的民间武装,与真正的职业军队交手次数不多。特别是海汉军这种战术比较“另类”的武装组织,甘强以前更是从无接触,对于海汉军以火铳火炮为主武器的作战方式极为不适应,在之前的交战中吃过大亏以后,下意识地认为拉开交战距离才能减少己方损失。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甘强认为在当下这个作战环境中已经吃定了海汉这支马队,不需急着动总攻,在外面围着也能活活困死庙里这帮人了。在这种情况下,甘强自然不愿让已经不多的手下去冒死冲锋,只是这么一来,给了海汉这边足够的反应时间,他就连回本的机会都失去了。

        潜伏在山林中的特战营在动攻击之前就已经看清了战场形势,并且也清楚对手的实力状况,有提前安排的作战计划,而甘强这边却根本没有想到已经有一支数百人的武装就在距离战场不远的山林中潜伏,更要命的是这次的对手是海汉军中以擅长山地丛林作战著称的特战营,就算是严阵以待也未必打得过,更何况是毫无防备了。

        当有人现从身后来袭的敌人时,特战营的士兵们已经摸到了距离土匪们不到二十米的地方,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生了什么事,就迎来了一轮火枪齐射,顿时便有十余人应声倒下。

        庙里的孙真也听到外面传来的枪声,当下心情便是一松,一回头看到甘升还跪在地上朝大殿里的塑像残骸念念有词,当下一把将他提了起来:“别怂了,援军到了!”

        甘升到了这地方之后便知道双方必有一番厮杀,虽说两边应该都不会对他下手,但乱军之中,刀枪无眼,打起来之后谁也顾不上谁,他手无缚鸡之力,根本无法自卫,也只能跪在地上祈求神灵保佑了。

        孙真职责所在,也必须要保障甘升的人身安全,这不但是履行他对甘升的承诺,同时也因为需要他在战后辨识战俘的身份。而且像甘升这样弃暗投明的人员,日后也可以作为海汉在本地宣传政策的实例——如果死了可就半点用场都派不上了。

        既然援兵已经到了,庙里这些人的安全基本就不是问题了,刚才土匪只来得及从外面进行了一波零星攻势,还没接近就被隐蔽在大殿中的海汉士兵击退,殿内倒也还没出现人员伤亡。只有一匹马被大殿外的山林中射出的乱箭射中身体,好在骑兵们提前就将马拴住,倒是没有让惊马奔逃引更大的混乱。

        这远比孙真进山之前预计的情况要好得多,考虑到对手已经设下了埋伏,他们这队人必须要承担起吸引火力的任务,而援军在开战后多长时间能够抵达战场并无定数,极有可能就得面临十倍以上敌人的围攻。孙真等人本来已经做好了苦战的准备,倒是没想到援军来得比预计的快得多,这边才刚刚互相试探完,援军就已经在敌人背后动手了。

        当初在福山县城外参战的那些土匪,如今大部分都在芝罘岛上做苦役,当下埋伏在山中的这些土匪中的绝大多数都没有跟海汉军交过手,对于海汉军的作战方式和实力也缺乏了解,接战之初甚至都没弄明白对手的作战方式,便已经接连吃了几波火枪齐射,随着枪声响起,土匪们便如同被收割的稻子一样整整齐齐地倒下去。

        期间也有人反应过来,试图用盾牌来化解对手的攻击,然而他们手上的木盾藤盾根本就挡不住近距离射出的子弹,连延缓对手攻势的作用都起不到。这些土匪也没什么作战纪律可言,一看到同伙被对手飞快地杀伤,很多人立刻转头就跑,即便是用摧枯拉朽之势来形容海汉的攻势也毫不夸张。

        这种战术选择的失误主要还是因为经验不足,万家军虽说是登州境内势力最大的土匪武装,但其交战对象往往是同级别甚至是更为业余的民间武装,与真正的职业军队交手次数不多。特别是海汉军这种战术比较“另类”的武装组织,甘强以前更是从无接触,对于海汉军以火铳火炮为主武器的作战方式极为不适应,在之前的交战中吃过大亏以后,下意识地认为拉开交战距离才能减少己方损失。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甘强认为在当下这个作战环境中已经吃定了海汉这支马队,不需急着动总攻,在外面围着也能活活困死庙里这帮人了。在这种情况下,甘强自然不愿让已经不多的手下去冒死冲锋,只是这么一来,给了海汉这边足够的反应时间,他就连回本的机会都失去了。

        潜伏在山林中的特战营在动攻击之前就已经看清了战场形势,并且也清楚对手的实力状况,有提前安排的作战计划,而甘强这边却根本没有想到已经有一支数百人的武装就在距离战场不远的山林中潜伏,更要命的是这次的对手是海汉军中以擅长山地丛林作战著称的特战营,就算是严阵以待也未必打得过,更何况是毫无防备了。

        当有人现从身后来袭的敌人时,特战营的士兵们已经摸到了距离土匪们不到二十米的地方,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生了什么事,就迎来了一轮火枪齐射,顿时便有十余人应声倒下。

        庙里的孙真也听到外面传来的枪声,当下心情便是一松,一回头看到甘升还跪在地上朝大殿里的塑像残骸念念有词,当下一把将他提了起来:“别怂了,援军到了!”

        甘升到了这地方之后便知道双方必有一番厮杀,虽说两边应该都不会对他下手,但乱军之中,刀枪无眼,打起来之后谁也顾不上谁,他手无缚鸡之力,根本无法自卫,也只能跪在地上祈求神灵保佑了。

        孙真职责所在,也必须要保障甘升的人身安全,这不但是履行他对甘升的承诺,同时也因为需要他在战后辨识战俘的身份。而且像甘升这样弃暗投明的人员,日后也可以作为海汉在本地宣传政策的实例——如果死了可就半点用场都派不上了。

        既然援兵已经到了,庙里这些人的安全基本就不是问题了,刚才土匪只来得及从外面进行了一波零星攻势,还没接近就被隐蔽在大殿中的海汉士兵击退,殿内倒也还没出现人员伤亡。只有一匹马被大殿外的山林中射出的乱箭射中身体,好在骑兵们提前就将马拴住,倒是没有让惊马奔逃引更大的混乱。

        这远比孙真进山之前预计的情况要好得多,考虑到对手已经设下了埋伏,他们这队人必须要承担起吸引火力的任务,而援军在开战后多长时间能够抵达战场并无定数,极有可能就得面临十倍以上敌人的围攻。孙真等人本来已经做好了苦战的准备,倒是没想到援军来得比预计的快得多,这边才刚刚互相试探完,援军就已经在敌人背后动手了。

        当初在福山县城外参战的那些土匪,如今大部分都在芝罘岛上做苦役,当下埋伏在山中的这些土匪中的绝大多数都没有跟海汉军交过手,对于海汉军的作战方式和实力也缺乏了解,接战之初甚至都没弄明白对手的作战方式,便已经接连吃了几波火枪齐射,随着枪声响起,土匪们便如同被收割的稻子一样整整齐齐地倒下去。

        期间也有人反应过来,试图用盾牌来化解对手的攻击,然而他们手上的木盾藤盾根本就挡不住近距离射出的子弹,连延缓对手攻势的作用都起不到。这些土匪也没什么作战纪律可言,一看到同伙被对手飞快地杀伤,很多人立刻转头就跑,即便是用摧枯拉朽之势来形容海汉的攻势也毫不夸张。

        (本章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342082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