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134章 激战磁山

第1134章 激战磁山

        孙真等人的马队在山沟中缓缓前行时,距离他们大约两三百米的山坡上,高桥南正用望远镜观察前方地形。他所率领的两个连在昨天入夜前就已经抵达磁山,并且派出了几支侦察小分队连夜进入山中潜伏。今天孙真这队人从古现镇出的时候,高桥南便先行率领部队进入了磁山,而他的手下在更早一些的时候已经在山里拔掉了几拨万家军安排的暗哨——从山外到陈家沟沿途的几处要害地点都在昨天半夜便被海汉侦察兵先行占领,这些土匪等到早上才过去无异于自投罗网。

        不得不说甘强行事已经算是很小心了,考虑到了提前派人监视进山的通道,以防海汉这边不按套路出牌。但可惜海汉的套路太深,甘强会用的手段,高桥南都已经提前想到并且采取了有效的反制措施,根本是防不胜防。在临战经验这方面,甘强这种土匪头子远远比不了跟多个国家正规军和各种民间武装交过手的高桥南,尽管他占有地利之优,但在硬实力上依然还是处于明显下风。只是甘强陷得太深,就算明知不敌,也不可能再走回头路了。

        “营长,那几个俘虏都很嘴硬,拒不配合,要不要用些手段?”

        高桥南听到部下的请示,当即转身道:“敌情当前,哪有时间慢慢跟他们磨蹭……算了,我去看看什么情况!”

        甘强派出来充当前哨的这些人算是他手下的干将了,心理素质倒是比甘升要好得多,明知自己被俘之后或许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吃了一顿拳脚之后依然不肯松口吐露万家军在山中的部署情况。照理说这种状况就该果断对俘虏上大刑了,不过高桥南亲自带队指挥,下边的人自然是要向他通报一声,免得弄出人命了不好交差。

        高桥南来到林间,被俘的七人都分别被五花大绑在树干上,其中好几人头脸身上都有清晰可见的血迹,想来是被抓获的时候吃了苦头。高桥南慢慢从这些人面前走过,眼神从他们脸上一一扫过,其中有人对他怒目而视,也有人刻意回避与他对视,倒是没有任何一人开口向他求饶。

        “既然各位都这么强硬,那我也不折腾各位了。敬大家是条汉子,便由我亲手送各位上路!”高桥南冷冷地说道:“拿我的刀来!”

        高桥南现在率部出战基本都是指挥为主,已经很少亲自上阵厮杀,他的随身武器早就从武士刀换成了归化籍高级军官标配的转轮火铳,所以这佩刀也是由随从替他背着,更多的时候是作为个人身份的象征而非战斗武器了。

        高桥南甚至没有给这些俘虏留出太多的思考时间,便指了其中两人吩咐道:“把这两个先放下来!”

        适才高桥南扫视众人,这两人便毫不畏惧地与他对视,看起来像是悍不畏死之徒,高桥南就选了他们来杀一儆百,以儆效尤。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孙真等人的马队在山沟中缓缓前行时,距离他们大约两三百米的山坡上,高桥南正用望远镜观察前方地形。他所率领的两个连在昨天入夜前就已经抵达磁山,并且派出了几支侦察小分队连夜进入山中潜伏。今天孙真这队人从古现镇出的时候,高桥南便先行率领部队进入了磁山,而他的手下在更早一些的时候已经在山里拔掉了几拨万家军安排的暗哨——从山外到陈家沟沿途的几处要害地点都在昨天半夜便被海汉侦察兵先行占领,这些土匪等到早上才过去无异于自投罗网。

        不得不说甘强行事已经算是很小心了,考虑到了提前派人监视进山的通道,以防海汉这边不按套路出牌。但可惜海汉的套路太深,甘强会用的手段,高桥南都已经提前想到并且采取了有效的反制措施,根本是防不胜防。在临战经验这方面,甘强这种土匪头子远远比不了跟多个国家正规军和各种民间武装交过手的高桥南,尽管他占有地利之优,但在硬实力上依然还是处于明显下风。只是甘强陷得太深,就算明知不敌,也不可能再走回头路了。

        “营长,那几个俘虏都很嘴硬,拒不配合,要不要用些手段?”

        高桥南听到部下的请示,当即转身道:“敌情当前,哪有时间慢慢跟他们磨蹭……算了,我去看看什么情况!”

        甘强派出来充当前哨的这些人算是他手下的干将了,心理素质倒是比甘升要好得多,明知自己被俘之后或许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吃了一顿拳脚之后依然不肯松口吐露万家军在山中的部署情况。照理说这种状况就该果断对俘虏上大刑了,不过高桥南亲自带队指挥,下边的人自然是要向他通报一声,免得弄出人命了不好交差。

        高桥南来到林间,被俘的七人都分别被五花大绑在树干上,其中好几人头脸身上都有清晰可见的血迹,想来是被抓获的时候吃了苦头。高桥南慢慢从这些人面前走过,眼神从他们脸上一一扫过,其中有人对他怒目而视,也有人刻意回避与他对视,倒是没有任何一人开口向他求饶。

        “既然各位都这么强硬,那我也不折腾各位了。敬大家是条汉子,便由我亲手送各位上路!”高桥南冷冷地说道:“拿我的刀来!”

        高桥南现在率部出战基本都是指挥为主,已经很少亲自上阵厮杀,他的随身武器早就从武士刀换成了归化籍高级军官标配的转轮火铳,所以这佩刀也是由随从替他背着,更多的时候是作为个人身份的象征而非战斗武器了。

        高桥南甚至没有给这些俘虏留出太多的思考时间,便指了其中两人吩咐道:“把这两个先放下来!”

        适才高桥南扫视众人,这两人便毫不畏惧地与他对视,看起来像是悍不畏死之徒,高桥南就选了他们来杀一儆百,以儆效尤。孙真等人的马队在山沟中缓缓前行时,距离他们大约两三百米的山坡上,高桥南正用望远镜观察前方地形。他所率领的两个连在昨天入夜前就已经抵达磁山,并且派出了几支侦察小分队连夜进入山中潜伏。今天孙真这队人从古现镇出的时候,高桥南便先行率领部队进入了磁山,而他的手下在更早一些的时候已经在山里拔掉了几拨万家军安排的暗哨——从山外到陈家沟沿途的几处要害地点都在昨天半夜便被海汉侦察兵先行占领,这些土匪等到早上才过去无异于自投罗网。

        不得不说甘强行事已经算是很小心了,考虑到了提前派人监视进山的通道,以防海汉这边不按套路出牌。但可惜海汉的套路太深,甘强会用的手段,高桥南都已经提前想到并且采取了有效的反制措施,根本是防不胜防。在临战经验这方面,甘强这种土匪头子远远比不了跟多个国家正规军和各种民间武装交过手的高桥南,尽管他占有地利之优,但在硬实力上依然还是处于明显下风。只是甘强陷得太深,就算明知不敌,也不可能再走回头路了。

        “营长,那几个俘虏都很嘴硬,拒不配合,要不要用些手段?”

        高桥南听到部下的请示,当即转身道:“敌情当前,哪有时间慢慢跟他们磨蹭……算了,我去看看什么情况!”

        甘强派出来充当前哨的这些人算是他手下的干将了,心理素质倒是比甘升要好得多,明知自己被俘之后或许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吃了一顿拳脚之后依然不肯松口吐露万家军在山中的部署情况。照理说这种状况就该果断对俘虏上大刑了,不过高桥南亲自带队指挥,下边的人自然是要向他通报一声,免得弄出人命了不好交差。

        高桥南来到林间,被俘的七人都分别被五花大绑在树干上,其中好几人头脸身上都有清晰可见的血迹,想来是被抓获的时候吃了苦头。高桥南慢慢从这些人面前走过,眼神从他们脸上一一扫过,其中有人对他怒目而视,也有人刻意回避与他对视,倒是没有任何一人开口向他求饶。

        “既然各位都这么强硬,那我也不折腾各位了。敬大家是条汉子,便由我亲手送各位上路!”高桥南冷冷地说道:“拿我的刀来!”

        高桥南现在率部出战基本都是指挥为主,已经很少亲自上阵厮杀,他的随身武器早就从武士刀换成了归化籍高级军官标配的转轮火铳,所以这佩刀也是由随从替他背着,更多的时候是作为个人身份的象征而非战斗武器了。

        高桥南甚至没有给这些俘虏留出太多的思考时间,便指了其中两人吩咐道:“把这两个先放下来!”

        适才高桥南扫视众人,这两人便毫不畏惧地与他对视,看起来像是悍不畏死之徒,高桥南就选了他们来杀一儆百,以儆效尤。孙真等人的马队在山沟中缓缓前行时,距离他们大约两三百米的山坡上,高桥南正用望远镜观察前方地形。他所率领的两个连在昨天入夜前就已经抵达磁山,并且派出了几支侦察小分队连夜进入山中潜伏。今天孙真这队人从古现镇出的时候,高桥南便先行率领部队进入了磁山,而他的手下在更早一些的时候已经在山里拔掉了几拨万家军安排的暗哨——从山外到陈家沟沿途的几处要害地点都在昨天半夜便被海汉侦察兵先行占领,这些土匪等到早上才过去无异于自投罗网。

        不得不说甘强行事已经算是很小心了,考虑到了提前派人监视进山的通道,以防海汉这边不按套路出牌。但可惜海汉的套路太深,甘强会用的手段,高桥南都已经提前想到并且采取了有效的反制措施,根本是防不胜防。在临战经验这方面,甘强这种土匪头子远远比不了跟多个国家正规军和各种民间武装交过手的高桥南,尽管他占有地利之优,但在硬实力上依然还是处于明显下风。只是甘强陷得太深,就算明知不敌,也不可能再走回头路了。

        “营长,那几个俘虏都很嘴硬,拒不配合,要不要用些手段?”

        高桥南听到部下的请示,当即转身道:“敌情当前,哪有时间慢慢跟他们磨蹭……算了,我去看看什么情况!”

        甘强派出来充当前哨的这些人算是他手下的干将了,心理素质倒是比甘升要好得多,明知自己被俘之后或许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吃了一顿拳脚之后依然不肯松口吐露万家军在山中的部署情况。照理说这种状况就该果断对俘虏上大刑了,不过高桥南亲自带队指挥,下边的人自然是要向他通报一声,免得弄出人命了不好交差。

        高桥南来到林间,被俘的七人都分别被五花大绑在树干上,其中好几人头脸身上都有清晰可见的血迹,想来是被抓获的时候吃了苦头。高桥南慢慢从这些人面前走过,眼神从他们脸上一一扫过,其中有人对他怒目而视,也有人刻意回避与他对视,倒是没有任何一人开口向他求饶。

        “既然各位都这么强硬,那我也不折腾各位了。敬大家是条汉子,便由我亲手送各位上路!”高桥南冷冷地说道:“拿我的刀来!”

        高桥南现在率部出战基本都是指挥为主,已经很少亲自上阵厮杀,他的随身武器早就从武士刀换成了归化籍高级军官标配的转轮火铳,所以这佩刀也是由随从替他背着,更多的时候是作为个人身份的象征而非战斗武器了。

        高桥南甚至没有给这些俘虏留出太多的思考时间,便指了其中两人吩咐道:“把这两个先放下来!”

        适才高桥南扫视众人,这两人便毫不畏惧地与他对视,看起来像是悍不畏死之徒,高桥南就选了他们来杀一儆百,以儆效尤。

        (本章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342082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