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128章 两种态度

第1128章 两种态度

        苗栗当地的油田自开采以来已经平稳运转了几个月,由于海汉现阶段的石油加工手段还很粗陋,炼油厂产能有限,所以原油开采量并不算大。除了储备一定数量的原油之外,工业部更多的是将这处油田当做了培训石油工人和试制各种开采钻探工具的场所,为将来开采真正的大油田作技术和人才方面的准备。

        田叶友在指挥完成了最初的钻探开采阶段之后,其实已经没有多少事情需要他一直在现场盯着了。如果不是需要培训产业工人,他早就可以离开苗栗了。当然了,山东这边形势未定,田叶友来得太早也没用,只能白白浪费时间,所以必须得等到北上舰队控制住当地局面之后再动身。

        不过即便田叶友来到山东,要开这处铜矿也不是短时间就能实施到位,这种大项目不但对负责人的专业技术有一定的要求,而且因为其属于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对投入矿场的劳动力数量也有较大的需求,以海汉先遣队目前控制的这些人手,大概还不足以在建设芝罘岛基地的同时,分出劳动力去几十里之外开矿。

        也正因为如此,王汤姆在辽东听说皮岛还有几万汉人难民无处可去,当即便打定了主意要设法把这些人弄出来,其中一部分人手就可以投放到福山铜矿实施开采。当然了,按照海汉的传统,矿山这种地方也是安置苦役营服刑人员的好场所,日后进军辽东抓获了后金战俘也可以丢到这边,类似下坑道这种高风险的脏活累活就可以让战俘去干了。

        福山铜矿开在即,芝罘岛指挥部也不想再与本地驻扎的明军过多纠缠,想将安保力量先向铜矿项目进行倾斜。根据前段时间俘虏的土匪供述,万家军的主力虽然已经在福山县城一战中覆灭了大半,但尚有军师蒲学光等人逃亡在外,有很大的机会对万家军残余势力进行重新整合。而且福山铜矿所在的位置,似乎距离万家军的一处据点匹山夼非常近,在铜矿勘探开之前,肯定要再次对其附近区域进行清剿,确保不会被土匪袭扰才行。

        奇山千户所的明军虽然也是一个潜在的威胁,但海汉军方认为其动主动攻势的可能性极低,而且即便是有动作,也不太可能突破芝罘岛南部沙洲上已经成型的防线。指挥部在那里部署了两个连的步兵和十余门火炮,加上数道由铁丝网、壕沟和各种障碍物及砖石防御工事组成的纵深防线,就算是用骑兵冲击也很难在短时间内从外部突破。加之海汉在其附近部署的反监视游动哨,可以说奇山千户所带来的威胁目前还在海汉可控的程度,倒也不急于立刻采取一些非常规手段去解决。

        沈志祥带回来的消息多少也有令人宽慰的成分,奇山所千户冯飞并没有与登州来的武将完全站到同一立场上,不管是拿人手短还是他本身就胆小畏战,这对海汉而言终究算是一个好消息。至于那个固执的上官野,由于目前还摸不准他的来路和后台,海汉这边也很难判断出他如此坚持要与海汉对着干的真实原因,大概还得等到安全部的人从登州回来才能拿到进一步的消息。

        沈志祥虽然对王汤姆夸下的海口半信半疑,但海汉展现出来的财力的确强大,让他很难去怀疑对方的赚钱能力和手段。不过对于海汉所承诺过的援助,他还是心心念念地不忘提醒对方:“两位大人,那不知何时才能启运救助皮岛的粮食?”

        “不用等太久,只需两三天时间,我们安排好货船以后,就可以启运了。”钱天敦向他说明道:“批援助皮岛的物资,主要包括十万斤粮食和一些常用药材。这些货船把物资运抵皮岛之后,希望贵军能安排一批移民乘船返回。”

        “这是当然,既有协议在先,东江镇必会履行。”沈志祥非常笃定地应道。

        对于将岛上难民以移民的方式交给海汉迁出这件事,东江镇高层的意见非常一致,都认为这是可以实实在在帮助东江镇减负的一个措施。这些难民在岛上只能扮演累赘,加岛上的物资消耗度,但将其作为移民交给海汉人却可以为东江镇换来粮食和其他援助。以难民换援助,这种合作方式对东江镇只有好处,沈志祥也根本想不出有什么理由要拒绝海汉人的善意。

        沈志祥已经想好回到皮岛之后,一定要劝说沈世魁加大与海汉的合作力度,毕竟这么有实力又肯主动出力帮忙的合作伙伴在当下可找不到第二家了。只要海汉人肯扶助东江镇,东山再起反攻辽东似乎也并非遥不可及的目标。

        至于山东这边的官府,沈志祥已经不对其抱有太大的期望,不在中间使绊子就已经是最理想的状况了。山东这边显然有些人是安了心要跟东江镇对着干,沈志祥心里也是憋着一股气,日后一定要用东江镇的重新崛起来打这些人的脸。

        又过了一日,派往登州城打探消息的一队人马终于平安归来,带队的龚十七回到岛上之后,立刻便向郝万清汇报了这一趟的收获。郝万清听了报告之后觉得有些消息必须让军方知晓,立刻又通知了钱天敦和王汤姆过来开碰头会。

        “事态可能比我们预计的要复杂,所以找你们过来合计一下。”郝万清简明扼要地直接进入正题:“龚十七,把你这次去登州打探到的情况再说一下。”

        龚十七此次去登州打探消息,一队五人是以游商小贩身份为掩护,在登州城内待了四天。虽然对登州城的状况并不熟悉,也没有可以加以利用的人脉关系,但期间利用各种手段,倒也打听到了不少有价值的信息。特别是指挥部最为关切的登州官府对海汉到来所持的态度,总算得到了一些具体消息。

        龚十七道:“卑职多方打探,现登州官府对我海汉船队的到来,持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确切地说,这种差异是存在于文武官员之间。”

        根据他的调查,登州府自知府陈钟盛以下,文官普遍都认为海汉船队的到来是一件好事,原因有三。一是协助官府扫掉了毒害地方多年的匪帮万家军,拯救了日益恶化的地方治安;二是为辖区内的难民提供了救助,避免了福山县生民变的危险;三是重新开通了与浙江之间的海上通商航道,为重振地方经济带来了希望。

        这些都是登州官府一直想做但又无力实施的事,海汉的出现实实在在地替官府解决了不少麻烦,而且这都是有据可查的事实,又有福山县衙与奇山千户所作保,真实性没有什么好怀疑的。虽说海汉作为另一国擅自派人登6大明领土并建立据点,这些行为似乎在外交程序上有些问题,但瑕不掩瑜,官府也必须承认海汉所作出的贡献。最重要的是,海汉没有表现出与官府对抗的敌意,截止目前所作的也都是让人喜闻乐见的好事,这实在很难用“入侵”去定性他们的到来。

        然而军方的意见就有些不同了,从龚十七在登州所打听到的消息来看,登州驻军对海汉的出现是充满了戒备心,而且持有这种态度的并非个别高级军官,外地进驻登州的军官在公开场合的论调几乎都是一致的,那就是认为海汉的出现对登州安全造成了极大威胁。能够以武力打击地方土匪武装的海汉军队,自然也能将其矛头指向大明的城池和领地,远道而来的海汉军与占山为王的本地匪帮武装,在本质上没有根本的区别。

        至于救助福山县民众这件事,军方认为这仅仅只是初期收买人心的手段,等海汉在福山县扎稳脚跟,这样的举措大概就不会长期持续下去了。毕竟救助难民这种事在官府看来,完全是属于吃力不讨好的行为,海汉人又不是神经病,干嘛要长期做这样的赔本买卖。

        而开通海上通商航道这种说法,在军方看来更是海汉欲盖弥彰之举。不知从何处得来的消息,据说海汉在南方便是以走私生意家,他们所称的海上贸易,其实就是大明明令禁止的海上走私了。海汉把走私生意做进山东,可并不是为了帮助地方官府重振经济,完全是为他们自己谋取私利罢了。他们所带来的军队便是这种意图最好的证明,有哪路海商是带着军队出来做生意的?这分明就是准备好了谈不拢就打,用暴力来解决问题。

        军方认为海汉的到来对地方治安局面非但起不到拯救作用,反而会让形势变得更为严峻。从目前所知的信息来看,海汉与万家军的交手几乎是一边倒地结束了战斗,实力远远过对手,而登州驻军连控制万家军都很吃力,又如何能应付海汉这个实力更强的搅局者?最稳妥的办法,莫过于趁着海汉人初来乍到立足未稳,立刻组织一波讨伐,将他们逐出山东海岸。

        然而打仗是要花钱的,军方虽然想动手,但如果得不到地方上的财政和物资支持,也很难实施大规模的作战行动。所以近日登州府的文武官员正为了此事争论得不可开交,而且消息已经从官府内部通过各种渠道流传出来,以至于城内民众也都对此议论纷纷。龚十七只需将听到的各种消息进行鉴别筛选归类,就能大致推断出登州官场上目前存在的意见分歧了。

        “大致情况就是这样,两位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等到龚十七说完之后,郝万清便向王钱二人征询看法。

        “明军当中对我们有敌意的人物,有没有什么更具体的情报?或许我们可以由此找到更深层的原因。”王汤姆先提出问题。他并不认为登州驻军对海汉的敌意是没来由的,特别是在海汉已经向福山县官府和驻军表现出了足够的善意之后,登州明军仍然认为海汉的到来不怀好意,王汤姆认为这可能是有人从中作祟的结果。

        龚十七应道:“原登州卫的编制在前两年的战事中折损严重,目前登州驻军中有大部分都是明廷从山东各地调来的部队,所以这些人物的根底,短时间内也很难盘查清楚。”

        钱天敦提出的问题更实际一些:“登州城附近目前有多少明军驻扎?”

        龚十七道:“根据卑职的统计,驻军规模应当在五到六千人,其中水师还处于重建之中,编制不过七八百人。卑职以为,因为其所属部队太过繁杂,想要整合到一起执行作战任务,大概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卑职在当地听说光是参将一级的军官,在登州城中就有七八人之多。真打起仗来这些人谁听谁指挥,倒也是个麻烦事。”

        钱天敦点点头道:“说到这个,沈志祥也提过,登州城派到奇山千户所驻扎的上官野,也是一名参将,看样子当地的高级军官的确是编严重。”

        王汤姆笑道:“麾下就几百人的参将,低配啊!不足为虑!”

        钱天敦和郝万清都是会意地笑了起来,龚十七不懂什么叫“低配”,但他也能看出几位长对于目前的形势并不紧张,想来应该也是有了主意了。

        玩笑归玩笑,登州城驻扎着几千对海汉怀有敌意的明军,就算不开战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威胁。要嘛想办法化解对方的敌意,要嘛就得通过更激进的手段彻底解决这个威胁,军方终究要拿出一个应对方案才行。

        钱天敦道:“目前搜集到的情报还很有限,也判断不到对方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才跟我们作对。我们现在也只能先采取预防手段,多派些人马出去,加强对登州城方向的水6监控。”

        (本章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331744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