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126章 利益相关

第1126章 利益相关

        冯飞一边说一边察言观色,却见沈志祥脸上一直浮现淡淡的笑意,似乎对于自己所说的情况并不是很相信,当下便反问道:“莫非沈大人也与海汉人打过交道?”

        沈志祥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不紧不慢地说道:“海汉在南方自成一国,带着军队进驻奇山所的防区,这种逾矩之行,冯大人也能帮着洗成有德商贾,怕是收了海汉人不少好处吧?”

        冯飞心中一颤,连忙解释道:“海汉人来此之后并无扰乱地方之举,哪来的军队……”说到此处冯飞突然心中灵光一闪,打住话头反问道:“沈大人这次南下登州,不知道座船停在何处?”

        附近离奇山所城最近的海岸就是芝罘湾南岸,如果沈志祥是从海路过来福山县这边,那么他的座船极有可能就是停靠在烟台山附近海岸,而那里已经是海汉人的活动区域了。海汉人每日都派出不少船只在芝罘湾内外巡逻,如果有大明战船驶入这片水域,他们肯定不会视而不见。而且这沈志祥如果没有与海汉人接触过,那又怎么会对其在本地的情况这么清楚?

        沈志祥不慌不忙地应道:“当下便停在芝罘湾内。”

        “那沈大人……是已经见过海汉人了?”冯飞追问道。

        沈志祥没有否认冯飞的猜测,点点头道:“见过了。”

        冯飞提到心口的大石顿时就放了下来,沈志祥既然是已经与海汉人有过接触,那多半也收到了海汉人给予的好处。他的编制本来就不在登州府,自然也不用顾忌收受海汉好处之后有什么麻烦,应该也不会拒绝对方给出的甜头。

        不过沈志祥对海汉的真实态度如何,冯飞还不敢就此断定,当下便继续试探道:“沈大人对海汉人印象如何?”

        沈志祥道:“海汉的实力,只要眼睛没瞎,大概都能看明白吧?不过好在他们似乎并没有打算挑起战事入侵大明,只是想建立贸易航线而已。想必冯大人和他们接触的时候,也是得到了类似的说法吧?”

        冯飞这下又放心了几分,点点头道:“若不是断定他们没有恶意,本官在给登州的公文中也不会替他们说好话了。”

        沈志祥道:“那登州府的大人们对其看法如何?”

        冯飞面露为难之色,没有立刻回答沈志祥的问题。沈志祥见状已经猜到几分,当下接着问道:“登州府可有派人介入此事?”

        冯飞仍是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沈大人毕竟是东江镇的人,过问登州府的事,怕是不太合适……”

        沈志祥事前就已经从海汉人那里得知登州府派人进驻奇山所城,听冯飞这口气,便知其中肯定有隐情了,当下便道:“本来的确是与东江镇不相干,不过海汉人要向东江镇提供援助,若是登州这边不安宁,他们也没法安心向东江镇输送物资。本官不是要多管闲事,而是这与东江镇利益息息相关,不得不过问此事。”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冯飞一边说一边察言观色,却见沈志祥脸上一直浮现淡淡的笑意,似乎对于自己所说的情况并不是很相信,当下便反问道:“莫非沈大人也与海汉人打过交道?”

        沈志祥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不紧不慢地说道:“海汉在南方自成一国,带着军队进驻奇山所的防区,这种逾矩之行,冯大人也能帮着洗成有德商贾,怕是收了海汉人不少好处吧?”

        冯飞心中一颤,连忙解释道:“海汉人来此之后并无扰乱地方之举,哪来的军队……”说到此处冯飞突然心中灵光一闪,打住话头反问道:“沈大人这次南下登州,不知道座船停在何处?”

        附近离奇山所城最近的海岸就是芝罘湾南岸,如果沈志祥是从海路过来福山县这边,那么他的座船极有可能就是停靠在烟台山附近海岸,而那里已经是海汉人的活动区域了。海汉人每日都派出不少船只在芝罘湾内外巡逻,如果有大明战船驶入这片水域,他们肯定不会视而不见。而且这沈志祥如果没有与海汉人接触过,那又怎么会对其在本地的情况这么清楚?

        沈志祥不慌不忙地应道:“当下便停在芝罘湾内。”

        “那沈大人……是已经见过海汉人了?”冯飞追问道。

        沈志祥没有否认冯飞的猜测,点点头道:“见过了。”

        冯飞提到心口的大石顿时就放了下来,沈志祥既然是已经与海汉人有过接触,那多半也收到了海汉人给予的好处。他的编制本来就不在登州府,自然也不用顾忌收受海汉好处之后有什么麻烦,应该也不会拒绝对方给出的甜头。

        不过沈志祥对海汉的真实态度如何,冯飞还不敢就此断定,当下便继续试探道:“沈大人对海汉人印象如何?”

        沈志祥道:“海汉的实力,只要眼睛没瞎,大概都能看明白吧?不过好在他们似乎并没有打算挑起战事入侵大明,只是想建立贸易航线而已。想必冯大人和他们接触的时候,也是得到了类似的说法吧?”

        冯飞这下又放心了几分,点点头道:“若不是断定他们没有恶意,本官在给登州的公文中也不会替他们说好话了。”

        沈志祥道:“那登州府的大人们对其看法如何?”

        冯飞面露为难之色,没有立刻回答沈志祥的问题。沈志祥见状已经猜到几分,当下接着问道:“登州府可有派人介入此事?”

        冯飞仍是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沈大人毕竟是东江镇的人,过问登州府的事,怕是不太合适……”

        沈志祥事前就已经从海汉人那里得知登州府派人进驻奇山所城,听冯飞这口气,便知其中肯定有隐情了,当下便道:“本来的确是与东江镇不相干,不过海汉人要向东江镇提供援助,若是登州这边不安宁,他们也没法安心向东江镇输送物资。本官不是要多管闲事,而是这与东江镇利益息息相关,不得不过问此事。”

        冯飞一边说一边察言观色,却见沈志祥脸上一直浮现淡淡的笑意,似乎对于自己所说的情况并不是很相信,当下便反问道:“莫非沈大人也与海汉人打过交道?”

        沈志祥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不紧不慢地说道:“海汉在南方自成一国,带着军队进驻奇山所的防区,这种逾矩之行,冯大人也能帮着洗成有德商贾,怕是收了海汉人不少好处吧?”

        冯飞心中一颤,连忙解释道:“海汉人来此之后并无扰乱地方之举,哪来的军队……”说到此处冯飞突然心中灵光一闪,打住话头反问道:“沈大人这次南下登州,不知道座船停在何处?”

        附近离奇山所城最近的海岸就是芝罘湾南岸,如果沈志祥是从海路过来福山县这边,那么他的座船极有可能就是停靠在烟台山附近海岸,而那里已经是海汉人的活动区域了。海汉人每日都派出不少船只在芝罘湾内外巡逻,如果有大明战船驶入这片水域,他们肯定不会视而不见。而且这沈志祥如果没有与海汉人接触过,那又怎么会对其在本地的情况这么清楚?

        沈志祥不慌不忙地应道:“当下便停在芝罘湾内。”

        “那沈大人……是已经见过海汉人了?”冯飞追问道。

        沈志祥没有否认冯飞的猜测,点点头道:“见过了。”

        冯飞提到心口的大石顿时就放了下来,沈志祥既然是已经与海汉人有过接触,那多半也收到了海汉人给予的好处。他的编制本来就不在登州府,自然也不用顾忌收受海汉好处之后有什么麻烦,应该也不会拒绝对方给出的甜头。

        不过沈志祥对海汉的真实态度如何,冯飞还不敢就此断定,当下便继续试探道:“沈大人对海汉人印象如何?”

        沈志祥道:“海汉的实力,只要眼睛没瞎,大概都能看明白吧?不过好在他们似乎并没有打算挑起战事入侵大明,只是想建立贸易航线而已。想必冯大人和他们接触的时候,也是得到了类似的说法吧?”

        冯飞这下又放心了几分,点点头道:“若不是断定他们没有恶意,本官在给登州的公文中也不会替他们说好话了。”

        沈志祥道:“那登州府的大人们对其看法如何?”

        冯飞面露为难之色,没有立刻回答沈志祥的问题。沈志祥见状已经猜到几分,当下接着问道:“登州府可有派人介入此事?”

        冯飞仍是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沈大人毕竟是东江镇的人,过问登州府的事,怕是不太合适……”

        沈志祥事前就已经从海汉人那里得知登州府派人进驻奇山所城,听冯飞这口气,便知其中肯定有隐情了,当下便道:“本来的确是与东江镇不相干,不过海汉人要向东江镇提供援助,若是登州这边不安宁,他们也没法安心向东江镇输送物资。本官不是要多管闲事,而是这与东江镇利益息息相关,不得不过问此事。”

        冯飞一边说一边察言观色,却见沈志祥脸上一直浮现淡淡的笑意,似乎对于自己所说的情况并不是很相信,当下便反问道:“莫非沈大人也与海汉人打过交道?”

        沈志祥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不紧不慢地说道:“海汉在南方自成一国,带着军队进驻奇山所的防区,这种逾矩之行,冯大人也能帮着洗成有德商贾,怕是收了海汉人不少好处吧?”

        冯飞心中一颤,连忙解释道:“海汉人来此之后并无扰乱地方之举,哪来的军队……”说到此处冯飞突然心中灵光一闪,打住话头反问道:“沈大人这次南下登州,不知道座船停在何处?”

        附近离奇山所城最近的海岸就是芝罘湾南岸,如果沈志祥是从海路过来福山县这边,那么他的座船极有可能就是停靠在烟台山附近海岸,而那里已经是海汉人的活动区域了。海汉人每日都派出不少船只在芝罘湾内外巡逻,如果有大明战船驶入这片水域,他们肯定不会视而不见。而且这沈志祥如果没有与海汉人接触过,那又怎么会对其在本地的情况这么清楚?

        沈志祥不慌不忙地应道:“当下便停在芝罘湾内。”

        “那沈大人……是已经见过海汉人了?”冯飞追问道。

        沈志祥没有否认冯飞的猜测,点点头道:“见过了。”

        冯飞提到心口的大石顿时就放了下来,沈志祥既然是已经与海汉人有过接触,那多半也收到了海汉人给予的好处。他的编制本来就不在登州府,自然也不用顾忌收受海汉好处之后有什么麻烦,应该也不会拒绝对方给出的甜头。

        不过沈志祥对海汉的真实态度如何,冯飞还不敢就此断定,当下便继续试探道:“沈大人对海汉人印象如何?”

        沈志祥道:“海汉的实力,只要眼睛没瞎,大概都能看明白吧?不过好在他们似乎并没有打算挑起战事入侵大明,只是想建立贸易航线而已。想必冯大人和他们接触的时候,也是得到了类似的说法吧?”

        冯飞这下又放心了几分,点点头道:“若不是断定他们没有恶意,本官在给登州的公文中也不会替他们说好话了。”

        沈志祥道:“那登州府的大人们对其看法如何?”

        冯飞面露为难之色,没有立刻回答沈志祥的问题。沈志祥见状已经猜到几分,当下接着问道:“登州府可有派人介入此事?”

        冯飞仍是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沈大人毕竟是东江镇的人,过问登州府的事,怕是不太合适……”

        沈志祥事前就已经从海汉人那里得知登州府派人进驻奇山所城,听冯飞这口气,便知其中肯定有隐情了,当下便道:“本来的确是与东江镇不相干,不过海汉人要向东江镇提供援助,若是登州这边不安宁,他们也没法安心向东江镇输送物资。本官不是要多管闲事,而是这与东江镇利益息息相关,不得不过问此事。”

        (本章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323811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