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1123.第1123章 立场决定观点

1123.第1123章 立场决定观点

        即便海汉如今在南方沿海地区权势熏天,也做不到让福广两地的官府完全投靠到门下,而海汉在华北、东北地区毫无根基,王汤姆也很清楚这一点,没有指望能将整个东江镇都收归己用,他更在意的是东江镇这块招牌。  大明需要这支海外偏师来拖住蠢蠢欲动的后金,而海汉也可以利用东江镇的权限,以合法的方式在辽东海域展开行动,甚至以东江镇的名义对将来占领的地区进行实际控制。

        算沈世魁忠于明廷,以东江镇目前的窘迫现状,他也很难拒绝海汉开出来的合作条件,而且下面还有不少沈志祥这样心思活络的年轻人,随着明廷能给予东江镇的支持力度越来越低,这些年轻军官对朝廷的依赖和忠诚度也会逐渐减少。而当他们通过接触不断了解认识海汉的真正实力之后,心态也必然会出现变化,再加海汉极为擅长的洗脑手段,要拉拢东江镇的年轻军官大概只是时间问题了。

        钱天敦道:“你带那个沈志祥回来,是这个目的吧?”

        王汤姆笑着摇摇头道:“这可不是我要带他回来,是沈世魁指定他作为代表来登州,看得出目前他是深得沈世魁的信任。据谢立在岛的见闻和我们所掌握的资料来推断,沈志祥很有可能是目前东江镇的三把手,把他拉过来肯定会有派得用场的时候。”

        “那你在旅顺抓到的战俘打算怎么处理?”孙长弥问道:“这帮人应该没法再回到大明了吧?”

        “他们都很清楚回大明是立刻下狱,等待军法处置,其绝大部分人都会被砍头。”王汤姆道:“算我们放了他们,这群人其实也已经无路可走,他们在辽东为后金效力打过东江镇,回到辽东只会被后金继续当做炮灰来压榨,而东江镇也肯定容不下他们。天下之大,也只有我们这里才能收留这些人了。这些人都是登州水师的人,只要稍加改造训练能安排进海军服役了,对我们而言还是很有用的。”

        海汉过去处理战俘的方式,原则都是先投入苦役营,对其一段时期的劳动改造。当然对于某些具备特殊技能或身份的俘虏,海汉也会适当地给予更多机会,让其选择投入自家阵营效力。目前在海汉军效力的人员,有不少都曾经有过战俘的身份,其也不乏高桥南、武森这样的现役军高官。所以对于军方来说,改造和使用战俘,甚至将其直接纳入军编制,也并非没有先例。

        从海汉来到山东之后所接触的信息来看,不管是登州府还是东江镇,对于曾经的登州水师都有较高的评价,认为这支部队是山东都司所辖的一支海强军,而这支部队大部分人是被叛军所裹挟才去了辽东,如今处境微妙无法重返大明,王汤姆自然是起了要将这群人收入麾下所用的心思。

        本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即便海汉如今在南方沿海地区权势熏天,也做不到让福广两地的官府完全投靠到门下,而海汉在华北、东北地区毫无根基,王汤姆也很清楚这一点,没有指望能将整个东江镇都收归己用,他更在意的是东江镇这块招牌。大明需要这支海外偏师来拖住蠢蠢欲动的后金,而海汉也可以利用东江镇的权限,以合法的方式在辽东海域展开行动,甚至以东江镇的名义对将来占领的地区进行实际控制。

        算沈世魁忠于明廷,以东江镇目前的窘迫现状,他也很难拒绝海汉开出来的合作条件,而且下面还有不少沈志祥这样心思活络的年轻人,随着明廷能给予东江镇的支持力度越来越低,这些年轻军官对朝廷的依赖和忠诚度也会逐渐减少。而当他们通过接触不断了解认识海汉的真正实力之后,心态也必然会出现变化,再加海汉极为擅长的洗脑手段,要拉拢东江镇的年轻军官大概只是时间问题了。

        钱天敦道:“你带那个沈志祥回来,是这个目的吧?”

        王汤姆笑着摇摇头道:“这可不是我要带他回来,是沈世魁指定他作为代表来登州,看得出目前他是深得沈世魁的信任。据谢立在岛的见闻和我们所掌握的资料来推断,沈志祥很有可能是目前东江镇的三把手,把他拉过来肯定会有派得用场的时候。”

        “那你在旅顺抓到的战俘打算怎么处理?”孙长弥问道:“这帮人应该没法再回到大明了吧?”

        “他们都很清楚回大明是立刻下狱,等待军法处置,其绝大部分人都会被砍头。”王汤姆道:“算我们放了他们,这群人其实也已经无路可走,他们在辽东为后金效力打过东江镇,回到辽东只会被后金继续当做炮灰来压榨,而东江镇也肯定容不下他们。天下之大,也只有我们这里才能收留这些人了。这些人都是登州水师的人,只要稍加改造训练能安排进海军服役了,对我们而言还是很有用的。”

        海汉过去处理战俘的方式,原则都是先投入苦役营,对其一段时期的劳动改造。当然对于某些具备特殊技能或身份的俘虏,海汉也会适当地给予更多机会,让其选择投入自家阵营效力。目前在海汉军效力的人员,有不少都曾经有过战俘的身份,其也不乏高桥南、武森这样的现役军高官。所以对于军方来说,改造和使用战俘,甚至将其直接纳入军编制,也并非没有先例。

        从海汉来到山东之后所接触的信息来看,不管是登州府还是东江镇,对于曾经的登州水师都有较高的评价,认为这支部队是山东都司所辖的一支海强军,而这支部队大部分人是被叛军所裹挟才去了辽东,如今处境微妙无法重返大明,王汤姆自然是起了要将这群人收入麾下所用的心思。即便海汉如今在南方沿海地区权势熏天,也做不到让福广两地的官府完全投靠到门下,而海汉在华北、东北地区毫无根基,王汤姆也很清楚这一点,没有指望能将整个东江镇都收归己用,他更在意的是东江镇这块招牌。大明需要这支海外偏师来拖住蠢蠢欲动的后金,而海汉也可以利用东江镇的权限,以合法的方式在辽东海域展开行动,甚至以东江镇的名义对将来占领的地区进行实际控制。

        算沈世魁忠于明廷,以东江镇目前的窘迫现状,他也很难拒绝海汉开出来的合作条件,而且下面还有不少沈志祥这样心思活络的年轻人,随着明廷能给予东江镇的支持力度越来越低,这些年轻军官对朝廷的依赖和忠诚度也会逐渐减少。而当他们通过接触不断了解认识海汉的真正实力之后,心态也必然会出现变化,再加海汉极为擅长的洗脑手段,要拉拢东江镇的年轻军官大概只是时间问题了。

        钱天敦道:“你带那个沈志祥回来,是这个目的吧?”

        王汤姆笑着摇摇头道:“这可不是我要带他回来,是沈世魁指定他作为代表来登州,看得出目前他是深得沈世魁的信任。据谢立在岛的见闻和我们所掌握的资料来推断,沈志祥很有可能是目前东江镇的三把手,把他拉过来肯定会有派得用场的时候。”

        “那你在旅顺抓到的战俘打算怎么处理?”孙长弥问道:“这帮人应该没法再回到大明了吧?”

        “他们都很清楚回大明是立刻下狱,等待军法处置,其绝大部分人都会被砍头。”王汤姆道:“算我们放了他们,这群人其实也已经无路可走,他们在辽东为后金效力打过东江镇,回到辽东只会被后金继续当做炮灰来压榨,而东江镇也肯定容不下他们。天下之大,也只有我们这里才能收留这些人了。这些人都是登州水师的人,只要稍加改造训练能安排进海军服役了,对我们而言还是很有用的。”

        海汉过去处理战俘的方式,原则都是先投入苦役营,对其一段时期的劳动改造。当然对于某些具备特殊技能或身份的俘虏,海汉也会适当地给予更多机会,让其选择投入自家阵营效力。目前在海汉军效力的人员,有不少都曾经有过战俘的身份,其也不乏高桥南、武森这样的现役军高官。所以对于军方来说,改造和使用战俘,甚至将其直接纳入军编制,也并非没有先例。

        从海汉来到山东之后所接触的信息来看,不管是登州府还是东江镇,对于曾经的登州水师都有较高的评价,认为这支部队是山东都司所辖的一支海强军,而这支部队大部分人是被叛军所裹挟才去了辽东,如今处境微妙无法重返大明,王汤姆自然是起了要将这群人收入麾下所用的心思。即便海汉如今在南方沿海地区权势熏天,也做不到让福广两地的官府完全投靠到门下,而海汉在华北、东北地区毫无根基,王汤姆也很清楚这一点,没有指望能将整个东江镇都收归己用,他更在意的是东江镇这块招牌。大明需要这支海外偏师来拖住蠢蠢欲动的后金,而海汉也可以利用东江镇的权限,以合法的方式在辽东海域展开行动,甚至以东江镇的名义对将来占领的地区进行实际控制。

        算沈世魁忠于明廷,以东江镇目前的窘迫现状,他也很难拒绝海汉开出来的合作条件,而且下面还有不少沈志祥这样心思活络的年轻人,随着明廷能给予东江镇的支持力度越来越低,这些年轻军官对朝廷的依赖和忠诚度也会逐渐减少。而当他们通过接触不断了解认识海汉的真正实力之后,心态也必然会出现变化,再加海汉极为擅长的洗脑手段,要拉拢东江镇的年轻军官大概只是时间问题了。

        钱天敦道:“你带那个沈志祥回来,是这个目的吧?”

        王汤姆笑着摇摇头道:“这可不是我要带他回来,是沈世魁指定他作为代表来登州,看得出目前他是深得沈世魁的信任。据谢立在岛的见闻和我们所掌握的资料来推断,沈志祥很有可能是目前东江镇的三把手,把他拉过来肯定会有派得用场的时候。”

        “那你在旅顺抓到的战俘打算怎么处理?”孙长弥问道:“这帮人应该没法再回到大明了吧?”

        “他们都很清楚回大明是立刻下狱,等待军法处置,其绝大部分人都会被砍头。”王汤姆道:“算我们放了他们,这群人其实也已经无路可走,他们在辽东为后金效力打过东江镇,回到辽东只会被后金继续当做炮灰来压榨,而东江镇也肯定容不下他们。天下之大,也只有我们这里才能收留这些人了。这些人都是登州水师的人,只要稍加改造训练能安排进海军服役了,对我们而言还是很有用的。”

        海汉过去处理战俘的方式,原则都是先投入苦役营,对其一段时期的劳动改造。当然对于某些具备特殊技能或身份的俘虏,海汉也会适当地给予更多机会,让其选择投入自家阵营效力。目前在海汉军效力的人员,有不少都曾经有过战俘的身份,其也不乏高桥南、武森这样的现役军高官。所以对于军方来说,改造和使用战俘,甚至将其直接纳入军编制,也并非没有先例。

        从海汉来到山东之后所接触的信息来看,不管是登州府还是东江镇,对于曾经的登州水师都有较高的评价,认为这支部队是山东都司所辖的一支海强军,而这支部队大部分人是被叛军所裹挟才去了辽东,如今处境微妙无法重返大明,王汤姆自然是起了要将这群人收入麾下所用的心思。

        本来自    /html/book/23/23182/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320251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