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1122.第1122章 芝罘湾新貌

1122.第1122章 芝罘湾新貌

        在海汉执委会的时间表,对东北亚地区所规划的进程倒是与沈志祥的想法差不多,等北部队在山东站稳脚跟之后,会筹备跨海进军现今由后金占据的辽东半岛。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不过届时收复辽东之后的地盘归属问题,恐怕不会完全依照东江镇的意愿来进行分配了,毕竟海汉花费了大量资源进军北方,可不是为了给别人做嫁衣。

        即便海汉目前的实力还不足以大举攻入并占领东北内陆地区,但扼守黄海渤海交汇处的辽东半岛南端,却是海汉规划必须要拿下的战略要地。只要控制了这里,海汉的影响力可以辐射华北、东北的绝大部分沿海地区,形成从辽东至海南一线的沿大明海岸控制带,在政治、军事、经济方面的战略意义都非常巨大。

        当然这种宏伟的规划,在这个时代还很少有人能站在战略的高度去看清海汉的真实意图,如同潘严和沈志祥都不太明白,这位于南方几千里外的海汉国为什么要自己出人出钱,跑到遥远的辽东海域来为大明出力打仗。在他们看来,这种行动似乎完全无利可图,反而还要承担极大的风险,但他们接触到的海汉人都极为精明,并不像是会犯下这种低级错误的人。

        两人在航程途也私下分析了一番,但也不能确定海汉真正的目的为何。但有一点是两人都确信无疑的,那是海汉做这些事的原因绝对不是站在藩属国的立场为大明分忧解难。

        从皮岛返回登州的航程非常顺利,一路天气晴好,舰队只用了大约三十小时抵达了芝罘湾。能够平安地完成任务回到基地,船的水兵们都十分兴奋,尽管这次出海任务只持续了一周左右,但因为航行海域都较陌生,而且大部分航程是在所谓的敌占区之内,水兵们一路都是出于备战状态,持续数天下来精神和身体都较疲乏,等着回到芝罘湾之后得到一个短暂的休整期了。

        不过船还有人他们更为激动,已经离开登州一年的多的潘严看到芝罘岛的轮廓出现在海平面时差点情绪失控,他在此之前可没想过自己还能活着回到山东,当下差点泪洒船头了,抓住沈志祥手臂道:“沈兄,前面是芝罘岛!是芝罘岛啊!”

        沈志祥的老家在辽东而不是山东,当然没有重归故里的潘严那么激动,不过看到芝罘岛出现在视野,这已经证明了海汉之前声称已在山东这边建立据点的说法是属实的。这登州是大明的地界,沈志祥也不用再怀疑海汉人会在海绕来绕去玩别的花样。

        沈志祥以前因为执行任务曾多次来过登州,对于芝罘湾这地方也并不陌生,这里在明朝之前一直都是胶东半岛的重要港口,到明朝实施海禁之后才被慢慢荒废掉,官府对于这里的监管力度也相对偏弱,海汉人选择这里作为据点倒是颇有眼光。

        本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在海汉执委会的时间表,对东北亚地区所规划的进程倒是与沈志祥的想法差不多,等北部队在山东站稳脚跟之后,会筹备跨海进军现今由后金占据的辽东半岛。不过届时收复辽东之后的地盘归属问题,恐怕不会完全依照东江镇的意愿来进行分配了,毕竟海汉花费了大量资源进军北方,可不是为了给别人做嫁衣。

        即便海汉目前的实力还不足以大举攻入并占领东北内陆地区,但扼守黄海渤海交汇处的辽东半岛南端,却是海汉规划必须要拿下的战略要地。只要控制了这里,海汉的影响力可以辐射华北、东北的绝大部分沿海地区,形成从辽东至海南一线的沿大明海岸控制带,在政治、军事、经济方面的战略意义都非常巨大。

        当然这种宏伟的规划,在这个时代还很少有人能站在战略的高度去看清海汉的真实意图,如同潘严和沈志祥都不太明白,这位于南方几千里外的海汉国为什么要自己出人出钱,跑到遥远的辽东海域来为大明出力打仗。在他们看来,这种行动似乎完全无利可图,反而还要承担极大的风险,但他们接触到的海汉人都极为精明,并不像是会犯下这种低级错误的人。

        两人在航程途也私下分析了一番,但也不能确定海汉真正的目的为何。但有一点是两人都确信无疑的,那是海汉做这些事的原因绝对不是站在藩属国的立场为大明分忧解难。

        从皮岛返回登州的航程非常顺利,一路天气晴好,舰队只用了大约三十小时抵达了芝罘湾。能够平安地完成任务回到基地,船的水兵们都十分兴奋,尽管这次出海任务只持续了一周左右,但因为航行海域都较陌生,而且大部分航程是在所谓的敌占区之内,水兵们一路都是出于备战状态,持续数天下来精神和身体都较疲乏,等着回到芝罘湾之后得到一个短暂的休整期了。

        不过船还有人他们更为激动,已经离开登州一年的多的潘严看到芝罘岛的轮廓出现在海平面时差点情绪失控,他在此之前可没想过自己还能活着回到山东,当下差点泪洒船头了,抓住沈志祥手臂道:“沈兄,前面是芝罘岛!是芝罘岛啊!”

        沈志祥的老家在辽东而不是山东,当然没有重归故里的潘严那么激动,不过看到芝罘岛出现在视野,这已经证明了海汉之前声称已在山东这边建立据点的说法是属实的。这登州是大明的地界,沈志祥也不用再怀疑海汉人会在海绕来绕去玩别的花样。

        沈志祥以前因为执行任务曾多次来过登州,对于芝罘湾这地方也并不陌生,这里在明朝之前一直都是胶东半岛的重要港口,到明朝实施海禁之后才被慢慢荒废掉,官府对于这里的监管力度也相对偏弱,海汉人选择这里作为据点倒是颇有眼光。在海汉执委会的时间表,对东北亚地区所规划的进程倒是与沈志祥的想法差不多,等北部队在山东站稳脚跟之后,会筹备跨海进军现今由后金占据的辽东半岛。不过届时收复辽东之后的地盘归属问题,恐怕不会完全依照东江镇的意愿来进行分配了,毕竟海汉花费了大量资源进军北方,可不是为了给别人做嫁衣。

        即便海汉目前的实力还不足以大举攻入并占领东北内陆地区,但扼守黄海渤海交汇处的辽东半岛南端,却是海汉规划必须要拿下的战略要地。只要控制了这里,海汉的影响力可以辐射华北、东北的绝大部分沿海地区,形成从辽东至海南一线的沿大明海岸控制带,在政治、军事、经济方面的战略意义都非常巨大。

        当然这种宏伟的规划,在这个时代还很少有人能站在战略的高度去看清海汉的真实意图,如同潘严和沈志祥都不太明白,这位于南方几千里外的海汉国为什么要自己出人出钱,跑到遥远的辽东海域来为大明出力打仗。在他们看来,这种行动似乎完全无利可图,反而还要承担极大的风险,但他们接触到的海汉人都极为精明,并不像是会犯下这种低级错误的人。

        两人在航程途也私下分析了一番,但也不能确定海汉真正的目的为何。但有一点是两人都确信无疑的,那是海汉做这些事的原因绝对不是站在藩属国的立场为大明分忧解难。

        从皮岛返回登州的航程非常顺利,一路天气晴好,舰队只用了大约三十小时抵达了芝罘湾。能够平安地完成任务回到基地,船的水兵们都十分兴奋,尽管这次出海任务只持续了一周左右,但因为航行海域都较陌生,而且大部分航程是在所谓的敌占区之内,水兵们一路都是出于备战状态,持续数天下来精神和身体都较疲乏,等着回到芝罘湾之后得到一个短暂的休整期了。

        不过船还有人他们更为激动,已经离开登州一年的多的潘严看到芝罘岛的轮廓出现在海平面时差点情绪失控,他在此之前可没想过自己还能活着回到山东,当下差点泪洒船头了,抓住沈志祥手臂道:“沈兄,前面是芝罘岛!是芝罘岛啊!”

        沈志祥的老家在辽东而不是山东,当然没有重归故里的潘严那么激动,不过看到芝罘岛出现在视野,这已经证明了海汉之前声称已在山东这边建立据点的说法是属实的。这登州是大明的地界,沈志祥也不用再怀疑海汉人会在海绕来绕去玩别的花样。

        沈志祥以前因为执行任务曾多次来过登州,对于芝罘湾这地方也并不陌生,这里在明朝之前一直都是胶东半岛的重要港口,到明朝实施海禁之后才被慢慢荒废掉,官府对于这里的监管力度也相对偏弱,海汉人选择这里作为据点倒是颇有眼光。在海汉执委会的时间表,对东北亚地区所规划的进程倒是与沈志祥的想法差不多,等北部队在山东站稳脚跟之后,会筹备跨海进军现今由后金占据的辽东半岛。不过届时收复辽东之后的地盘归属问题,恐怕不会完全依照东江镇的意愿来进行分配了,毕竟海汉花费了大量资源进军北方,可不是为了给别人做嫁衣。

        即便海汉目前的实力还不足以大举攻入并占领东北内陆地区,但扼守黄海渤海交汇处的辽东半岛南端,却是海汉规划必须要拿下的战略要地。只要控制了这里,海汉的影响力可以辐射华北、东北的绝大部分沿海地区,形成从辽东至海南一线的沿大明海岸控制带,在政治、军事、经济方面的战略意义都非常巨大。

        当然这种宏伟的规划,在这个时代还很少有人能站在战略的高度去看清海汉的真实意图,如同潘严和沈志祥都不太明白,这位于南方几千里外的海汉国为什么要自己出人出钱,跑到遥远的辽东海域来为大明出力打仗。在他们看来,这种行动似乎完全无利可图,反而还要承担极大的风险,但他们接触到的海汉人都极为精明,并不像是会犯下这种低级错误的人。

        两人在航程途也私下分析了一番,但也不能确定海汉真正的目的为何。但有一点是两人都确信无疑的,那是海汉做这些事的原因绝对不是站在藩属国的立场为大明分忧解难。

        从皮岛返回登州的航程非常顺利,一路天气晴好,舰队只用了大约三十小时抵达了芝罘湾。能够平安地完成任务回到基地,船的水兵们都十分兴奋,尽管这次出海任务只持续了一周左右,但因为航行海域都较陌生,而且大部分航程是在所谓的敌占区之内,水兵们一路都是出于备战状态,持续数天下来精神和身体都较疲乏,等着回到芝罘湾之后得到一个短暂的休整期了。

        不过船还有人他们更为激动,已经离开登州一年的多的潘严看到芝罘岛的轮廓出现在海平面时差点情绪失控,他在此之前可没想过自己还能活着回到山东,当下差点泪洒船头了,抓住沈志祥手臂道:“沈兄,前面是芝罘岛!是芝罘岛啊!”

        沈志祥的老家在辽东而不是山东,当然没有重归故里的潘严那么激动,不过看到芝罘岛出现在视野,这已经证明了海汉之前声称已在山东这边建立据点的说法是属实的。这登州是大明的地界,沈志祥也不用再怀疑海汉人会在海绕来绕去玩别的花样。

        沈志祥以前因为执行任务曾多次来过登州,对于芝罘湾这地方也并不陌生,这里在明朝之前一直都是胶东半岛的重要港口,到明朝实施海禁之后才被慢慢荒废掉,官府对于这里的监管力度也相对偏弱,海汉人选择这里作为据点倒是颇有眼光。

        本来自    /html/book/23/23182/...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320251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