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115章 巡航辽东

第1115章 巡航辽东

        眼见潘严语塞不知如何作答,王汤姆也没再拿话怼他。其实他倒不是没想到潘严所说的这种可能性,只是故意要继续挫一挫潘严的锐气而已。昨天俘虏的这批前明军士兵经过初步提审之后,大部分人对于返回山东这个选择并没有太大的执念,因为回去之后很可能会因叛国罪而受到惩罚,这也是他们到了辽东之后愿为后金作战的原因之一。

        王汤姆的想法其实也很简单,这些人既然能为后金作战,那当然也可以在经过调教训练之后,成为海汉手中的武器。特别是这些熟悉渤海、黄海海况的水师士兵,对从南方来的海汉海军而言,的确具有相当大的利用价值,如果真有机会招募到这些人,王汤姆还是很乐于去尝试一下。

        舰队在海湾内航行了大约一个小时之后,来到了港湾北部的和尚岛附近。旗舰桅杆上的瞭望兵来消息,在前方海岸现了数目不详的帆船停靠在岸边,从船体式样来看,应该便是前登州水师所属的那一批被叛军裹挟到辽东的战船了。

        “看样子你的这些同僚警惕性很低啊!”王汤姆在望远镜中确认了这些战船的身份,同时还能看到有不少人影正匆忙地冲上船,应该是现了不之客的到来之后才做出的仓促反应。

        潘严脸上一红,连忙辩解道:“王将军,这是因为平时金贼管束极严,没有他们的允许,我们也没法登船出海,更别说日常巡逻了。若是在登州,重要水道必有巡逻船,肯定早就已经察觉到外人闯入了。”

        王汤姆道:“这些蛮子根本不懂怎么在海上作战,登州水师交在他们手上,简直是明珠暗投!算了,既然都是汉人儿郎,这次就暂且放过,不与他们正面交手。”

        潘严一听王汤姆愿意主动回避,当下赶紧叩谢。这种情况下王汤姆没有下令主动出击,就说明这事还有斡旋空间,他以前的战友也不致为了后金白白送死了。

        海汉舰队在距离地方战船停靠的码头还有大约两千米的地方调转方向,缓缓驶向港湾东岸。这些战船还没来及从码头驶出,双方之间的距离就已经拉开到后者难以追赶的程度。

        潘严又主动向王汤姆报告道:“被金贼所占的金州卫城,便在刚才那处码头往北大约十里处。若将军日后要攻打此地,小人愿为大人牵马坠蹬。”

        王汤姆点点头道:“你好好表现,日后自然有机会给你。只要是人才,我这里是不会嫌多的。”

        海汉舰队开始调头往南驶出港湾的时候,对手的战船才慢慢吞吞地出了海,不过双方的距离已经拉开,以明军战船的航,也很难再追上来了。王汤姆只留了一艘船体轻便,航最快的单桅侦察艇在后方,目的是弄清楚在此驻守的战船数目和大致阵容。而大部队则是在金州湾外会合了停留在此的后勤船,然后继续沿海岸线向东北方向驶去。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眼见潘严语塞不知如何作答,王汤姆也没再拿话怼他。其实他倒不是没想到潘严所说的这种可能性,只是故意要继续挫一挫潘严的锐气而已。昨天俘虏的这批前明军士兵经过初步提审之后,大部分人对于返回山东这个选择并没有太大的执念,因为回去之后很可能会因叛国罪而受到惩罚,这也是他们到了辽东之后愿为后金作战的原因之一。

        王汤姆的想法其实也很简单,这些人既然能为后金作战,那当然也可以在经过调教训练之后,成为海汉手中的武器。特别是这些熟悉渤海、黄海海况的水师士兵,对从南方来的海汉海军而言,的确具有相当大的利用价值,如果真有机会招募到这些人,王汤姆还是很乐于去尝试一下。

        舰队在海湾内航行了大约一个小时之后,来到了港湾北部的和尚岛附近。旗舰桅杆上的瞭望兵来消息,在前方海岸现了数目不详的帆船停靠在岸边,从船体式样来看,应该便是前登州水师所属的那一批被叛军裹挟到辽东的战船了。

        “看样子你的这些同僚警惕性很低啊!”王汤姆在望远镜中确认了这些战船的身份,同时还能看到有不少人影正匆忙地冲上船,应该是现了不之客的到来之后才做出的仓促反应。

        潘严脸上一红,连忙辩解道:“王将军,这是因为平时金贼管束极严,没有他们的允许,我们也没法登船出海,更别说日常巡逻了。若是在登州,重要水道必有巡逻船,肯定早就已经察觉到外人闯入了。”

        王汤姆道:“这些蛮子根本不懂怎么在海上作战,登州水师交在他们手上,简直是明珠暗投!算了,既然都是汉人儿郎,这次就暂且放过,不与他们正面交手。”

        潘严一听王汤姆愿意主动回避,当下赶紧叩谢。这种情况下王汤姆没有下令主动出击,就说明这事还有斡旋空间,他以前的战友也不致为了后金白白送死了。

        海汉舰队在距离地方战船停靠的码头还有大约两千米的地方调转方向,缓缓驶向港湾东岸。这些战船还没来及从码头驶出,双方之间的距离就已经拉开到后者难以追赶的程度。

        潘严又主动向王汤姆报告道:“被金贼所占的金州卫城,便在刚才那处码头往北大约十里处。若将军日后要攻打此地,小人愿为大人牵马坠蹬。”

        王汤姆点点头道:“你好好表现,日后自然有机会给你。只要是人才,我这里是不会嫌多的。”

        海汉舰队开始调头往南驶出港湾的时候,对手的战船才慢慢吞吞地出了海,不过双方的距离已经拉开,以明军战船的航,也很难再追上来了。王汤姆只留了一艘船体轻便,航最快的单桅侦察艇在后方,目的是弄清楚在此驻守的战船数目和大致阵容。而大部队则是在金州湾外会合了停留在此的后勤船,然后继续沿海岸线向东北方向驶去。眼见潘严语塞不知如何作答,王汤姆也没再拿话怼他。其实他倒不是没想到潘严所说的这种可能性,只是故意要继续挫一挫潘严的锐气而已。昨天俘虏的这批前明军士兵经过初步提审之后,大部分人对于返回山东这个选择并没有太大的执念,因为回去之后很可能会因叛国罪而受到惩罚,这也是他们到了辽东之后愿为后金作战的原因之一。

        王汤姆的想法其实也很简单,这些人既然能为后金作战,那当然也可以在经过调教训练之后,成为海汉手中的武器。特别是这些熟悉渤海、黄海海况的水师士兵,对从南方来的海汉海军而言,的确具有相当大的利用价值,如果真有机会招募到这些人,王汤姆还是很乐于去尝试一下。

        舰队在海湾内航行了大约一个小时之后,来到了港湾北部的和尚岛附近。旗舰桅杆上的瞭望兵来消息,在前方海岸现了数目不详的帆船停靠在岸边,从船体式样来看,应该便是前登州水师所属的那一批被叛军裹挟到辽东的战船了。

        “看样子你的这些同僚警惕性很低啊!”王汤姆在望远镜中确认了这些战船的身份,同时还能看到有不少人影正匆忙地冲上船,应该是现了不之客的到来之后才做出的仓促反应。

        潘严脸上一红,连忙辩解道:“王将军,这是因为平时金贼管束极严,没有他们的允许,我们也没法登船出海,更别说日常巡逻了。若是在登州,重要水道必有巡逻船,肯定早就已经察觉到外人闯入了。”

        王汤姆道:“这些蛮子根本不懂怎么在海上作战,登州水师交在他们手上,简直是明珠暗投!算了,既然都是汉人儿郎,这次就暂且放过,不与他们正面交手。”

        潘严一听王汤姆愿意主动回避,当下赶紧叩谢。这种情况下王汤姆没有下令主动出击,就说明这事还有斡旋空间,他以前的战友也不致为了后金白白送死了。

        海汉舰队在距离地方战船停靠的码头还有大约两千米的地方调转方向,缓缓驶向港湾东岸。这些战船还没来及从码头驶出,双方之间的距离就已经拉开到后者难以追赶的程度。

        潘严又主动向王汤姆报告道:“被金贼所占的金州卫城,便在刚才那处码头往北大约十里处。若将军日后要攻打此地,小人愿为大人牵马坠蹬。”

        王汤姆点点头道:“你好好表现,日后自然有机会给你。只要是人才,我这里是不会嫌多的。”

        海汉舰队开始调头往南驶出港湾的时候,对手的战船才慢慢吞吞地出了海,不过双方的距离已经拉开,以明军战船的航,也很难再追上来了。王汤姆只留了一艘船体轻便,航最快的单桅侦察艇在后方,目的是弄清楚在此驻守的战船数目和大致阵容。而大部队则是在金州湾外会合了停留在此的后勤船,然后继续沿海岸线向东北方向驶去。眼见潘严语塞不知如何作答,王汤姆也没再拿话怼他。其实他倒不是没想到潘严所说的这种可能性,只是故意要继续挫一挫潘严的锐气而已。昨天俘虏的这批前明军士兵经过初步提审之后,大部分人对于返回山东这个选择并没有太大的执念,因为回去之后很可能会因叛国罪而受到惩罚,这也是他们到了辽东之后愿为后金作战的原因之一。

        王汤姆的想法其实也很简单,这些人既然能为后金作战,那当然也可以在经过调教训练之后,成为海汉手中的武器。特别是这些熟悉渤海、黄海海况的水师士兵,对从南方来的海汉海军而言,的确具有相当大的利用价值,如果真有机会招募到这些人,王汤姆还是很乐于去尝试一下。

        舰队在海湾内航行了大约一个小时之后,来到了港湾北部的和尚岛附近。旗舰桅杆上的瞭望兵来消息,在前方海岸现了数目不详的帆船停靠在岸边,从船体式样来看,应该便是前登州水师所属的那一批被叛军裹挟到辽东的战船了。

        “看样子你的这些同僚警惕性很低啊!”王汤姆在望远镜中确认了这些战船的身份,同时还能看到有不少人影正匆忙地冲上船,应该是现了不之客的到来之后才做出的仓促反应。

        潘严脸上一红,连忙辩解道:“王将军,这是因为平时金贼管束极严,没有他们的允许,我们也没法登船出海,更别说日常巡逻了。若是在登州,重要水道必有巡逻船,肯定早就已经察觉到外人闯入了。”

        王汤姆道:“这些蛮子根本不懂怎么在海上作战,登州水师交在他们手上,简直是明珠暗投!算了,既然都是汉人儿郎,这次就暂且放过,不与他们正面交手。”

        潘严一听王汤姆愿意主动回避,当下赶紧叩谢。这种情况下王汤姆没有下令主动出击,就说明这事还有斡旋空间,他以前的战友也不致为了后金白白送死了。

        海汉舰队在距离地方战船停靠的码头还有大约两千米的地方调转方向,缓缓驶向港湾东岸。这些战船还没来及从码头驶出,双方之间的距离就已经拉开到后者难以追赶的程度。

        潘严又主动向王汤姆报告道:“被金贼所占的金州卫城,便在刚才那处码头往北大约十里处。若将军日后要攻打此地,小人愿为大人牵马坠蹬。”

        王汤姆点点头道:“你好好表现,日后自然有机会给你。只要是人才,我这里是不会嫌多的。”

        海汉舰队开始调头往南驶出港湾的时候,对手的战船才慢慢吞吞地出了海,不过双方的距离已经拉开,以明军战船的航,也很难再追上来了。王汤姆只留了一艘船体轻便,航最快的单桅侦察艇在后方,目的是弄清楚在此驻守的战船数目和大致阵容。而大部队则是在金州湾外会合了停留在此的后勤船,然后继续沿海岸线向东北方向驶去。

        (本章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300616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