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107章 前因后果

第1107章 前因后果

  上官野气鼓鼓地下了楼,但却并未离开神仙居,而是穿过大堂去了后院,这边院子里还有三间厢房,是专门给达官贵人准备的包间,相对楼里的用餐环境更为私密隐蔽。楼上的张普成很少有机会来这地方,也并不知道神仙居里还有这样的所在,更没想到上官野并不是单枪匹马在谋划这件事。

  上官野走到其中一间厢房门前,径直便推门进去了。屋里正在交谈的两人见他进来,立刻便停下了谈话,其中一人开口向他询问道:“事情办得如何?那张普成可愿合作?”

  上官野拉开椅子一屁股坐下来,倒了一杯茶一口灌进嘴里,抬手抹了一把嘴角,这才恨恨地说道:“说得老子口水都干了,这姓张的还是执迷不悟,不肯松口!”

  那人继续追问道:“难道他态度就如此坚定,听了你的劝说,连半分松动都没有?”

  上官野想了想道:“倒也不是没有松动,他听说这海汉已在南方自行圈地立国,也是有些害怕,只是这家伙认定了我要害他,无论如何都不肯与我合作,却是拿他没法!”

  另一人这时候也开口道:“你看看,当初你带兵去福山县征粮,好处没弄到多少,这得罪人的后果,如今却显现出来了!”

  上官野道:“这个锅是丢给我一个人了?这事也不是我一个人拿的主意,别忘了当初征粮归来,两位也都分到好处了!”

  “陈谷子烂芝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还是先想想当下这事要如何进行才是!”先前话的人眼见上官野有些火,当下赶紧劝解,将话题转回到正事上:“你我兄弟三人要谋富贵,机会就在眼前,莫要再斤斤计较那些陈年旧事了!”

  上官野的两名同伙也并非普通身份,一个是同样来自兖州府的武将,名叫郭兴宁,与上官野相识多年,算得上是军中故交。另一人则是来自济南府,任职于山东都指挥使司,名叫廖杰,登莱之乱时以指挥佥事的官职调登州督战,而他所负责的对象便正是上官野与郭兴宁所辖部队。这三人搭档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攻打叛军期间也都上过战场,也算得上是过命的交情了。

  不过这次将主意打到初到山东的海汉人头上,其实一开始并不是上官野的主意。他虽然的确有个兄长在浙江临山卫服役,但他那兄长只是个没有实权的挂职试千户,接触到的层面高度有限,所能提供的情报信息价值也就高不到哪里去。真正关于海汉人情报的消息来源,其实是来自廖杰这边。

  廖杰并不是山东人,而是出身浙江,他也有一个兄长正好在浙江当差,但所在的机构性质比较特殊,是专门负责侦缉、抓捕、情报搜集等任务的特权衙门锦衣卫。虽然官职仅仅只是百户,但手中权力却很大,上可查官下可抓民,几乎没有干不了的事。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上官野气鼓鼓地下了楼,但却并未离开神仙居,而是穿过大堂去了后院,这边院子里还有三间厢房,是专门给达官贵人准备的包间,相对楼里的用餐环境更为私密隐蔽。楼上的张普成很少有机会来这地方,也并不知道神仙居里还有这样的所在,更没想到上官野并不是单枪匹马在谋划这件事。

  上官野走到其中一间厢房门前,径直便推门进去了。屋里正在交谈的两人见他进来,立刻便停下了谈话,其中一人开口向他询问道:“事情办得如何?那张普成可愿合作?”

  上官野拉开椅子一屁股坐下来,倒了一杯茶一口灌进嘴里,抬手抹了一把嘴角,这才恨恨地说道:“说得老子口水都干了,这姓张的还是执迷不悟,不肯松口!”

  那人继续追问道:“难道他态度就如此坚定,听了你的劝说,连半分松动都没有?”

  上官野想了想道:“倒也不是没有松动,他听说这海汉已在南方自行圈地立国,也是有些害怕,只是这家伙认定了我要害他,无论如何都不肯与我合作,却是拿他没法!”

  另一人这时候也开口道:“你看看,当初你带兵去福山县征粮,好处没弄到多少,这得罪人的后果,如今却显现出来了!”

  上官野道:“这个锅是丢给我一个人了?这事也不是我一个人拿的主意,别忘了当初征粮归来,两位也都分到好处了!”

  “陈谷子烂芝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还是先想想当下这事要如何进行才是!”先前话的人眼见上官野有些火,当下赶紧劝解,将话题转回到正事上:“你我兄弟三人要谋富贵,机会就在眼前,莫要再斤斤计较那些陈年旧事了!”

  上官野的两名同伙也并非普通身份,一个是同样来自兖州府的武将,名叫郭兴宁,与上官野相识多年,算得上是军中故交。另一人则是来自济南府,任职于山东都指挥使司,名叫廖杰,登莱之乱时以指挥佥事的官职调登州督战,而他所负责的对象便正是上官野与郭兴宁所辖部队。这三人搭档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攻打叛军期间也都上过战场,也算得上是过命的交情了。

  不过这次将主意打到初到山东的海汉人头上,其实一开始并不是上官野的主意。他虽然的确有个兄长在浙江临山卫服役,但他那兄长只是个没有实权的挂职试千户,接触到的层面高度有限,所能提供的情报信息价值也就高不到哪里去。真正关于海汉人情报的消息来源,其实是来自廖杰这边。

  廖杰并不是山东人,而是出身浙江,他也有一个兄长正好在浙江当差,但所在的机构性质比较特殊,是专门负责侦缉、抓捕、情报搜集等任务的特权衙门锦衣卫。虽然官职仅仅只是百户,但手中权力却很大,上可查官下可抓民,几乎没有干不了的事。

  上官野气鼓鼓地下了楼,但却并未离开神仙居,而是穿过大堂去了后院,这边院子里还有三间厢房,是专门给达官贵人准备的包间,相对楼里的用餐环境更为私密隐蔽。楼上的张普成很少有机会来这地方,也并不知道神仙居里还有这样的所在,更没想到上官野并不是单枪匹马在谋划这件事。

  上官野走到其中一间厢房门前,径直便推门进去了。屋里正在交谈的两人见他进来,立刻便停下了谈话,其中一人开口向他询问道:“事情办得如何?那张普成可愿合作?”

  上官野拉开椅子一屁股坐下来,倒了一杯茶一口灌进嘴里,抬手抹了一把嘴角,这才恨恨地说道:“说得老子口水都干了,这姓张的还是执迷不悟,不肯松口!”

  那人继续追问道:“难道他态度就如此坚定,听了你的劝说,连半分松动都没有?”

  上官野想了想道:“倒也不是没有松动,他听说这海汉已在南方自行圈地立国,也是有些害怕,只是这家伙认定了我要害他,无论如何都不肯与我合作,却是拿他没法!”

  另一人这时候也开口道:“你看看,当初你带兵去福山县征粮,好处没弄到多少,这得罪人的后果,如今却显现出来了!”

  上官野道:“这个锅是丢给我一个人了?这事也不是我一个人拿的主意,别忘了当初征粮归来,两位也都分到好处了!”

  “陈谷子烂芝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还是先想想当下这事要如何进行才是!”先前话的人眼见上官野有些火,当下赶紧劝解,将话题转回到正事上:“你我兄弟三人要谋富贵,机会就在眼前,莫要再斤斤计较那些陈年旧事了!”

  上官野的两名同伙也并非普通身份,一个是同样来自兖州府的武将,名叫郭兴宁,与上官野相识多年,算得上是军中故交。另一人则是来自济南府,任职于山东都指挥使司,名叫廖杰,登莱之乱时以指挥佥事的官职调登州督战,而他所负责的对象便正是上官野与郭兴宁所辖部队。这三人搭档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攻打叛军期间也都上过战场,也算得上是过命的交情了。

  不过这次将主意打到初到山东的海汉人头上,其实一开始并不是上官野的主意。他虽然的确有个兄长在浙江临山卫服役,但他那兄长只是个没有实权的挂职试千户,接触到的层面高度有限,所能提供的情报信息价值也就高不到哪里去。真正关于海汉人情报的消息来源,其实是来自廖杰这边。

  廖杰并不是山东人,而是出身浙江,他也有一个兄长正好在浙江当差,但所在的机构性质比较特殊,是专门负责侦缉、抓捕、情报搜集等任务的特权衙门锦衣卫。虽然官职仅仅只是百户,但手中权力却很大,上可查官下可抓民,几乎没有干不了的事。

  上官野气鼓鼓地下了楼,但却并未离开神仙居,而是穿过大堂去了后院,这边院子里还有三间厢房,是专门给达官贵人准备的包间,相对楼里的用餐环境更为私密隐蔽。楼上的张普成很少有机会来这地方,也并不知道神仙居里还有这样的所在,更没想到上官野并不是单枪匹马在谋划这件事。

  上官野走到其中一间厢房门前,径直便推门进去了。屋里正在交谈的两人见他进来,立刻便停下了谈话,其中一人开口向他询问道:“事情办得如何?那张普成可愿合作?”

  上官野拉开椅子一屁股坐下来,倒了一杯茶一口灌进嘴里,抬手抹了一把嘴角,这才恨恨地说道:“说得老子口水都干了,这姓张的还是执迷不悟,不肯松口!”

  那人继续追问道:“难道他态度就如此坚定,听了你的劝说,连半分松动都没有?”

  上官野想了想道:“倒也不是没有松动,他听说这海汉已在南方自行圈地立国,也是有些害怕,只是这家伙认定了我要害他,无论如何都不肯与我合作,却是拿他没法!”

  另一人这时候也开口道:“你看看,当初你带兵去福山县征粮,好处没弄到多少,这得罪人的后果,如今却显现出来了!”

  上官野道:“这个锅是丢给我一个人了?这事也不是我一个人拿的主意,别忘了当初征粮归来,两位也都分到好处了!”

  “陈谷子烂芝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还是先想想当下这事要如何进行才是!”先前话的人眼见上官野有些火,当下赶紧劝解,将话题转回到正事上:“你我兄弟三人要谋富贵,机会就在眼前,莫要再斤斤计较那些陈年旧事了!”

  上官野的两名同伙也并非普通身份,一个是同样来自兖州府的武将,名叫郭兴宁,与上官野相识多年,算得上是军中故交。另一人则是来自济南府,任职于山东都指挥使司,名叫廖杰,登莱之乱时以指挥佥事的官职调登州督战,而他所负责的对象便正是上官野与郭兴宁所辖部队。这三人搭档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攻打叛军期间也都上过战场,也算得上是过命的交情了。

  不过这次将主意打到初到山东的海汉人头上,其实一开始并不是上官野的主意。他虽然的确有个兄长在浙江临山卫服役,但他那兄长只是个没有实权的挂职试千户,接触到的层面高度有限,所能提供的情报信息价值也就高不到哪里去。真正关于海汉人情报的消息来源,其实是来自廖杰这边。

  廖杰并不是山东人,而是出身浙江,他也有一个兄长正好在浙江当差,但所在的机构性质比较特殊,是专门负责侦缉、抓捕、情报搜集等任务的特权衙门锦衣卫。虽然官职仅仅只是百户,但手中权力却很大,上可查官下可抓民,几乎没有干不了的事。

  (本章完)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282273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