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106章 真凭实据

第1106章 真凭实据

  海汉人虽然蓄有私军,但在张普成看来,对方一没劫掠百姓,二没攻打县城,主动出兵替福山县收拾了万家军这个毒瘤,之后跟自己的接触也算有礼有节,并没有蓄意威胁的举动,还主动将擒获匪万蒙这个功劳让给自己,怎么看都不像是绿林枭雄的行事风格。而上官野跟自己本来就有宿怨,这番话听在张普成耳中,挑拨离间、搬弄是非的味道就很重了。

  上官野笑道:“张大人,你常年在福山县这种小地方待着,消息闭塞也是难免,这海汉人的来头,估计你也没听说过,才会上了他们的当!也罢,本官今天便做个好人,给你说说这其中内情!”

  上官野说到这里,眼神瞥了一下旁边的张普成亲随,没有再继续往下说。张普成知道他的意思,便挥挥手让自己的随从先回避一下。

  上官野这才接着说道:“家兄也是在军中效力,当下在浙江绍兴府临山卫当差,对这海汉人过往出身也略有所知,以前书信往来中,对此多有提及。张大人,这伙人可不是你看到的那么简单,你可知浙江以南沿海区域,海上贸易航道几乎都已被这海汉人把控?据说他们在福广两省已经权势熏天,就连地方官府也不敢轻易得罪海汉……嗯,就像如今福山县的状况一样!”

  张普成听得半信半疑,不由得反驳道:“海汉人开埠建港,目的不过是为了做海运生意,只要他们没有违法乱纪,犯上作乱,那就算生意做得大些又如何?权势熏天……本官可没感受到他们对地方官府有何不敬,倒是比某些放纵部下为所欲为的人有规矩多了!”

  张普成话中带刺,上官野自然听得出来,不过他本来就另有目的,当下对于这种嘲讽也是充耳不闻,继续说道:“海汉人在南方已经占了不少地方,所用的手法无非都是他们在芝罘湾这套动作,以赈济地方百姓,协助官府平乱为名,占下来就不走了。然后就以雇佣的名义,将地方上的百姓迁居去别的地方重新安置。他们还会打着种种旗号,让武装人员进驻当地,逐步取代地方官府的地位。张大人,你想想看,海汉人如今是不是正在照着这个套路实施?”

  张普成其实一边听一边心中已经在暗暗吃惊,上官野所说的这些手段,海汉人的确正一项一项地用在福山县,而且进度极快,短短数日中,上官野所提到的这些手段几乎都已经施展出来了。之前他并未去细想海汉人做这些事情的真实意图,但现在慢慢一琢磨,好像真的目的不是那么单纯。

  不过他还是不肯轻信上官野的说法,摇头驳道:“这些事情,他们的确是在做,但这些目的,却是你臆想出来,并无真凭实据,叫本官如何采信?”

  上官野道:“真凭实据都在南方,张大人有空去江浙福广看看吗?”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海汉人虽然蓄有私军,但在张普成看来,对方一没劫掠百姓,二没攻打县城,主动出兵替福山县收拾了万家军这个毒瘤,之后跟自己的接触也算有礼有节,并没有蓄意威胁的举动,还主动将擒获匪万蒙这个功劳让给自己,怎么看都不像是绿林枭雄的行事风格。而上官野跟自己本来就有宿怨,这番话听在张普成耳中,挑拨离间、搬弄是非的味道就很重了。

  上官野笑道:“张大人,你常年在福山县这种小地方待着,消息闭塞也是难免,这海汉人的来头,估计你也没听说过,才会上了他们的当!也罢,本官今天便做个好人,给你说说这其中内情!”

  上官野说到这里,眼神瞥了一下旁边的张普成亲随,没有再继续往下说。张普成知道他的意思,便挥挥手让自己的随从先回避一下。

  上官野这才接着说道:“家兄也是在军中效力,当下在浙江绍兴府临山卫当差,对这海汉人过往出身也略有所知,以前书信往来中,对此多有提及。张大人,这伙人可不是你看到的那么简单,你可知浙江以南沿海区域,海上贸易航道几乎都已被这海汉人把控?据说他们在福广两省已经权势熏天,就连地方官府也不敢轻易得罪海汉……嗯,就像如今福山县的状况一样!”

  张普成听得半信半疑,不由得反驳道:“海汉人开埠建港,目的不过是为了做海运生意,只要他们没有违法乱纪,犯上作乱,那就算生意做得大些又如何?权势熏天……本官可没感受到他们对地方官府有何不敬,倒是比某些放纵部下为所欲为的人有规矩多了!”

  张普成话中带刺,上官野自然听得出来,不过他本来就另有目的,当下对于这种嘲讽也是充耳不闻,继续说道:“海汉人在南方已经占了不少地方,所用的手法无非都是他们在芝罘湾这套动作,以赈济地方百姓,协助官府平乱为名,占下来就不走了。然后就以雇佣的名义,将地方上的百姓迁居去别的地方重新安置。他们还会打着种种旗号,让武装人员进驻当地,逐步取代地方官府的地位。张大人,你想想看,海汉人如今是不是正在照着这个套路实施?”

  张普成其实一边听一边心中已经在暗暗吃惊,上官野所说的这些手段,海汉人的确正一项一项地用在福山县,而且进度极快,短短数日中,上官野所提到的这些手段几乎都已经施展出来了。之前他并未去细想海汉人做这些事情的真实意图,但现在慢慢一琢磨,好像真的目的不是那么单纯。

  不过他还是不肯轻信上官野的说法,摇头驳道:“这些事情,他们的确是在做,但这些目的,却是你臆想出来,并无真凭实据,叫本官如何采信?”

  上官野道:“真凭实据都在南方,张大人有空去江浙福广看看吗?”海汉人虽然蓄有私军,但在张普成看来,对方一没劫掠百姓,二没攻打县城,主动出兵替福山县收拾了万家军这个毒瘤,之后跟自己的接触也算有礼有节,并没有蓄意威胁的举动,还主动将擒获匪万蒙这个功劳让给自己,怎么看都不像是绿林枭雄的行事风格。而上官野跟自己本来就有宿怨,这番话听在张普成耳中,挑拨离间、搬弄是非的味道就很重了。

  上官野笑道:“张大人,你常年在福山县这种小地方待着,消息闭塞也是难免,这海汉人的来头,估计你也没听说过,才会上了他们的当!也罢,本官今天便做个好人,给你说说这其中内情!”

  上官野说到这里,眼神瞥了一下旁边的张普成亲随,没有再继续往下说。张普成知道他的意思,便挥挥手让自己的随从先回避一下。

  上官野这才接着说道:“家兄也是在军中效力,当下在浙江绍兴府临山卫当差,对这海汉人过往出身也略有所知,以前书信往来中,对此多有提及。张大人,这伙人可不是你看到的那么简单,你可知浙江以南沿海区域,海上贸易航道几乎都已被这海汉人把控?据说他们在福广两省已经权势熏天,就连地方官府也不敢轻易得罪海汉……嗯,就像如今福山县的状况一样!”

  张普成听得半信半疑,不由得反驳道:“海汉人开埠建港,目的不过是为了做海运生意,只要他们没有违法乱纪,犯上作乱,那就算生意做得大些又如何?权势熏天……本官可没感受到他们对地方官府有何不敬,倒是比某些放纵部下为所欲为的人有规矩多了!”

  张普成话中带刺,上官野自然听得出来,不过他本来就另有目的,当下对于这种嘲讽也是充耳不闻,继续说道:“海汉人在南方已经占了不少地方,所用的手法无非都是他们在芝罘湾这套动作,以赈济地方百姓,协助官府平乱为名,占下来就不走了。然后就以雇佣的名义,将地方上的百姓迁居去别的地方重新安置。他们还会打着种种旗号,让武装人员进驻当地,逐步取代地方官府的地位。张大人,你想想看,海汉人如今是不是正在照着这个套路实施?”

  张普成其实一边听一边心中已经在暗暗吃惊,上官野所说的这些手段,海汉人的确正一项一项地用在福山县,而且进度极快,短短数日中,上官野所提到的这些手段几乎都已经施展出来了。之前他并未去细想海汉人做这些事情的真实意图,但现在慢慢一琢磨,好像真的目的不是那么单纯。

  不过他还是不肯轻信上官野的说法,摇头驳道:“这些事情,他们的确是在做,但这些目的,却是你臆想出来,并无真凭实据,叫本官如何采信?”

  上官野道:“真凭实据都在南方,张大人有空去江浙福广看看吗?”海汉人虽然蓄有私军,但在张普成看来,对方一没劫掠百姓,二没攻打县城,主动出兵替福山县收拾了万家军这个毒瘤,之后跟自己的接触也算有礼有节,并没有蓄意威胁的举动,还主动将擒获匪万蒙这个功劳让给自己,怎么看都不像是绿林枭雄的行事风格。而上官野跟自己本来就有宿怨,这番话听在张普成耳中,挑拨离间、搬弄是非的味道就很重了。

  上官野笑道:“张大人,你常年在福山县这种小地方待着,消息闭塞也是难免,这海汉人的来头,估计你也没听说过,才会上了他们的当!也罢,本官今天便做个好人,给你说说这其中内情!”

  上官野说到这里,眼神瞥了一下旁边的张普成亲随,没有再继续往下说。张普成知道他的意思,便挥挥手让自己的随从先回避一下。

  上官野这才接着说道:“家兄也是在军中效力,当下在浙江绍兴府临山卫当差,对这海汉人过往出身也略有所知,以前书信往来中,对此多有提及。张大人,这伙人可不是你看到的那么简单,你可知浙江以南沿海区域,海上贸易航道几乎都已被这海汉人把控?据说他们在福广两省已经权势熏天,就连地方官府也不敢轻易得罪海汉……嗯,就像如今福山县的状况一样!”

  张普成听得半信半疑,不由得反驳道:“海汉人开埠建港,目的不过是为了做海运生意,只要他们没有违法乱纪,犯上作乱,那就算生意做得大些又如何?权势熏天……本官可没感受到他们对地方官府有何不敬,倒是比某些放纵部下为所欲为的人有规矩多了!”

  张普成话中带刺,上官野自然听得出来,不过他本来就另有目的,当下对于这种嘲讽也是充耳不闻,继续说道:“海汉人在南方已经占了不少地方,所用的手法无非都是他们在芝罘湾这套动作,以赈济地方百姓,协助官府平乱为名,占下来就不走了。然后就以雇佣的名义,将地方上的百姓迁居去别的地方重新安置。他们还会打着种种旗号,让武装人员进驻当地,逐步取代地方官府的地位。张大人,你想想看,海汉人如今是不是正在照着这个套路实施?”

  张普成其实一边听一边心中已经在暗暗吃惊,上官野所说的这些手段,海汉人的确正一项一项地用在福山县,而且进度极快,短短数日中,上官野所提到的这些手段几乎都已经施展出来了。之前他并未去细想海汉人做这些事情的真实意图,但现在慢慢一琢磨,好像真的目的不是那么单纯。

  不过他还是不肯轻信上官野的说法,摇头驳道:“这些事情,他们的确是在做,但这些目的,却是你臆想出来,并无真凭实据,叫本官如何采信?”

  上官野道:“真凭实据都在南方,张大人有空去江浙福广看看吗?”

  (本章完)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282273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