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100章 各取所需

第1100章 各取所需

  张普成得了黄曲的提醒,也很快意识到福山县当下局面的微妙之处,刚才那些想法都太不实际,现在更应该考虑如何跟海汉人保持和平稳定的关系。今后这段时期,自己头上的乌纱帽能不能稳住,一定程度上还得看海汉人是否能老老实实地待着不搞事。以其对付万家军所展现的实力来看,本地官府是肯定没法在武力方面对其实施制约了,福山县衙所能做的就是尽力跟海汉人做好沟通讲好条件。张普成虽然对之前与万家军达成的协议感到后悔,但面对新出现的外部威胁,他所能做的也只有照搬以前的处理方式来保证治下地区的太平。

  不过这个节骨眼上,张普成和黄曲可不敢亲自出城去见海汉人,还是派了上次去过海汉营地的信使,去向海汉人表明福山县衙对今天生在县城外这场武斗的“关切态度”,顺便打听一下海汉人的口风。

  而此时的海汉军也正忙着收拢战俘,打扫战场。这一场战斗虽然耗时不长,但抓获的战俘却是前日交战的数倍之多,本地驻军加上滞留在此还没运走的难民,都还没有这一战俘获的土匪人数多。芝罘岛指挥部在战前也没料到这一战的俘虏会有如此数量,这下就连运来这边的镣铐都不够用了,一部分战俘只能暂时用铁丝网圈禁看押。

  “这么多战俘,一趟恐怕运不完啊!”哈鲁恭跳下马将缰绳交给属下,兴奋地对陈一鑫说道。

  这是哈鲁恭在穿越之后第一次亲自上战场领军作战,虽然时间短暂但战果的确颇为丰厚,而且过程之顺利也乎他的预计。他所指挥的两个骑兵连在战场上来回穿梭,将敌方军阵切割粉碎,并把试图逃离战场的绝大部分匪军都挡了下来,骑兵的机动力在这一战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堪称是一次教科书式的作战。

  陈一鑫也是满脸喜色地应道:“这下倒是可以给芝罘岛补充一波劳动力了……对了老哈,匪军头子万蒙已经抓到了!”

  “活捉了?”哈鲁恭并不知道万蒙就是他在战场上亲自下令抓捕的那人,听到这消息也颇为兴奋。

  “活的,不过从马上摔下来,把腿摔断了一条。”陈一鑫道:“就等你回来一起提审他了!”

  好不容易抓到万家军的匪,自然不会轻易将其处决了事。海汉目前最为急需收集的信息,是关于福山县境内的主要人口聚居点,以及万家军隐藏在山区中的残余势力。这万家军在福山县已经当了好几年的土霸王,对于县内状况的了解可能还胜过本地官府,从其口中应该能掏出不少有用的信息。

  不过他们还没来得及提审万蒙,从福山县城来的使者就已经到了海汉营地外求见。正好哈鲁恭也有意要借这次的战果敲打一下本地官府,便将那使者带到营地内,让他见到了被单独关押的万蒙。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张普成得了黄曲的提醒,也很快意识到福山县当下局面的微妙之处,刚才那些想法都太不实际,现在更应该考虑如何跟海汉人保持和平稳定的关系。今后这段时期,自己头上的乌纱帽能不能稳住,一定程度上还得看海汉人是否能老老实实地待着不搞事。以其对付万家军所展现的实力来看,本地官府是肯定没法在武力方面对其实施制约了,福山县衙所能做的就是尽力跟海汉人做好沟通讲好条件。张普成虽然对之前与万家军达成的协议感到后悔,但面对新出现的外部威胁,他所能做的也只有照搬以前的处理方式来保证治下地区的太平。

  不过这个节骨眼上,张普成和黄曲可不敢亲自出城去见海汉人,还是派了上次去过海汉营地的信使,去向海汉人表明福山县衙对今天生在县城外这场武斗的“关切态度”,顺便打听一下海汉人的口风。

  而此时的海汉军也正忙着收拢战俘,打扫战场。这一场战斗虽然耗时不长,但抓获的战俘却是前日交战的数倍之多,本地驻军加上滞留在此还没运走的难民,都还没有这一战俘获的土匪人数多。芝罘岛指挥部在战前也没料到这一战的俘虏会有如此数量,这下就连运来这边的镣铐都不够用了,一部分战俘只能暂时用铁丝网圈禁看押。

  “这么多战俘,一趟恐怕运不完啊!”哈鲁恭跳下马将缰绳交给属下,兴奋地对陈一鑫说道。

  这是哈鲁恭在穿越之后第一次亲自上战场领军作战,虽然时间短暂但战果的确颇为丰厚,而且过程之顺利也乎他的预计。他所指挥的两个骑兵连在战场上来回穿梭,将敌方军阵切割粉碎,并把试图逃离战场的绝大部分匪军都挡了下来,骑兵的机动力在这一战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堪称是一次教科书式的作战。

  陈一鑫也是满脸喜色地应道:“这下倒是可以给芝罘岛补充一波劳动力了……对了老哈,匪军头子万蒙已经抓到了!”

  “活捉了?”哈鲁恭并不知道万蒙就是他在战场上亲自下令抓捕的那人,听到这消息也颇为兴奋。

  “活的,不过从马上摔下来,把腿摔断了一条。”陈一鑫道:“就等你回来一起提审他了!”

  好不容易抓到万家军的匪,自然不会轻易将其处决了事。海汉目前最为急需收集的信息,是关于福山县境内的主要人口聚居点,以及万家军隐藏在山区中的残余势力。这万家军在福山县已经当了好几年的土霸王,对于县内状况的了解可能还胜过本地官府,从其口中应该能掏出不少有用的信息。

  不过他们还没来得及提审万蒙,从福山县城来的使者就已经到了海汉营地外求见。正好哈鲁恭也有意要借这次的战果敲打一下本地官府,便将那使者带到营地内,让他见到了被单独关押的万蒙。张普成得了黄曲的提醒,也很快意识到福山县当下局面的微妙之处,刚才那些想法都太不实际,现在更应该考虑如何跟海汉人保持和平稳定的关系。今后这段时期,自己头上的乌纱帽能不能稳住,一定程度上还得看海汉人是否能老老实实地待着不搞事。以其对付万家军所展现的实力来看,本地官府是肯定没法在武力方面对其实施制约了,福山县衙所能做的就是尽力跟海汉人做好沟通讲好条件。张普成虽然对之前与万家军达成的协议感到后悔,但面对新出现的外部威胁,他所能做的也只有照搬以前的处理方式来保证治下地区的太平。

  不过这个节骨眼上,张普成和黄曲可不敢亲自出城去见海汉人,还是派了上次去过海汉营地的信使,去向海汉人表明福山县衙对今天生在县城外这场武斗的“关切态度”,顺便打听一下海汉人的口风。

  而此时的海汉军也正忙着收拢战俘,打扫战场。这一场战斗虽然耗时不长,但抓获的战俘却是前日交战的数倍之多,本地驻军加上滞留在此还没运走的难民,都还没有这一战俘获的土匪人数多。芝罘岛指挥部在战前也没料到这一战的俘虏会有如此数量,这下就连运来这边的镣铐都不够用了,一部分战俘只能暂时用铁丝网圈禁看押。

  “这么多战俘,一趟恐怕运不完啊!”哈鲁恭跳下马将缰绳交给属下,兴奋地对陈一鑫说道。

  这是哈鲁恭在穿越之后第一次亲自上战场领军作战,虽然时间短暂但战果的确颇为丰厚,而且过程之顺利也乎他的预计。他所指挥的两个骑兵连在战场上来回穿梭,将敌方军阵切割粉碎,并把试图逃离战场的绝大部分匪军都挡了下来,骑兵的机动力在这一战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堪称是一次教科书式的作战。

  陈一鑫也是满脸喜色地应道:“这下倒是可以给芝罘岛补充一波劳动力了……对了老哈,匪军头子万蒙已经抓到了!”

  “活捉了?”哈鲁恭并不知道万蒙就是他在战场上亲自下令抓捕的那人,听到这消息也颇为兴奋。

  “活的,不过从马上摔下来,把腿摔断了一条。”陈一鑫道:“就等你回来一起提审他了!”

  好不容易抓到万家军的匪,自然不会轻易将其处决了事。海汉目前最为急需收集的信息,是关于福山县境内的主要人口聚居点,以及万家军隐藏在山区中的残余势力。这万家军在福山县已经当了好几年的土霸王,对于县内状况的了解可能还胜过本地官府,从其口中应该能掏出不少有用的信息。

  不过他们还没来得及提审万蒙,从福山县城来的使者就已经到了海汉营地外求见。正好哈鲁恭也有意要借这次的战果敲打一下本地官府,便将那使者带到营地内,让他见到了被单独关押的万蒙。张普成得了黄曲的提醒,也很快意识到福山县当下局面的微妙之处,刚才那些想法都太不实际,现在更应该考虑如何跟海汉人保持和平稳定的关系。今后这段时期,自己头上的乌纱帽能不能稳住,一定程度上还得看海汉人是否能老老实实地待着不搞事。以其对付万家军所展现的实力来看,本地官府是肯定没法在武力方面对其实施制约了,福山县衙所能做的就是尽力跟海汉人做好沟通讲好条件。张普成虽然对之前与万家军达成的协议感到后悔,但面对新出现的外部威胁,他所能做的也只有照搬以前的处理方式来保证治下地区的太平。

  不过这个节骨眼上,张普成和黄曲可不敢亲自出城去见海汉人,还是派了上次去过海汉营地的信使,去向海汉人表明福山县衙对今天生在县城外这场武斗的“关切态度”,顺便打听一下海汉人的口风。

  而此时的海汉军也正忙着收拢战俘,打扫战场。这一场战斗虽然耗时不长,但抓获的战俘却是前日交战的数倍之多,本地驻军加上滞留在此还没运走的难民,都还没有这一战俘获的土匪人数多。芝罘岛指挥部在战前也没料到这一战的俘虏会有如此数量,这下就连运来这边的镣铐都不够用了,一部分战俘只能暂时用铁丝网圈禁看押。

  “这么多战俘,一趟恐怕运不完啊!”哈鲁恭跳下马将缰绳交给属下,兴奋地对陈一鑫说道。

  这是哈鲁恭在穿越之后第一次亲自上战场领军作战,虽然时间短暂但战果的确颇为丰厚,而且过程之顺利也乎他的预计。他所指挥的两个骑兵连在战场上来回穿梭,将敌方军阵切割粉碎,并把试图逃离战场的绝大部分匪军都挡了下来,骑兵的机动力在这一战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堪称是一次教科书式的作战。

  陈一鑫也是满脸喜色地应道:“这下倒是可以给芝罘岛补充一波劳动力了……对了老哈,匪军头子万蒙已经抓到了!”

  “活捉了?”哈鲁恭并不知道万蒙就是他在战场上亲自下令抓捕的那人,听到这消息也颇为兴奋。

  “活的,不过从马上摔下来,把腿摔断了一条。”陈一鑫道:“就等你回来一起提审他了!”

  好不容易抓到万家军的匪,自然不会轻易将其处决了事。海汉目前最为急需收集的信息,是关于福山县境内的主要人口聚居点,以及万家军隐藏在山区中的残余势力。这万家军在福山县已经当了好几年的土霸王,对于县内状况的了解可能还胜过本地官府,从其口中应该能掏出不少有用的信息。

  不过他们还没来得及提审万蒙,从福山县城来的使者就已经到了海汉营地外求见。正好哈鲁恭也有意要借这次的战果敲打一下本地官府,便将那使者带到营地内,让他见到了被单独关押的万蒙。

  (本章完)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266674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