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094章 不同的态度

第1094章 不同的态度

        三人统计了一下刚才这一战的战果,共抓获匪军俘虏一百四十余人,击伤击毙四十余人,缴获各类武器若干。当然了,这些武器在海汉军眼中绝大部分都是废铜烂铁,只能拿去回炉打造农具用,并不具备多少经济价值。不过抓获和击毙的人员中并没有万家军的领兵头目在其中,想来应该是趁乱跳掉了,而剩下这些人所能提供的情报信息价值不大,对于判断敌人的下一步动向没什么帮助。

        “福山县城外面的贫民区里还有数量不详的地方人员,所以警戒还是不能放松,天知道这帮家伙会不会再搞出别的事情。”天草四郎总结道:“另外已经招揽的移民要尽快送走,免得节外生枝。必须要让本地民众知道,我们有足够的能力保护他们。”

        刘贤应道:“万家军盘踞在这附近,肯定会影响我们招募移民的进度,我看还是要设法将他们逐出这一地区才行。”

        “听这些俘虏的供述,万家军就是福山县的地头蛇,他们应该不会轻易放弃地盘。”孙真抬手指向福山县城方向道:“照那些战俘说,万家军的大当家和军师都来了,我觉得应该尽快采取行动,打蛇打七寸,直取要害解决他们!”

        “风险太高,动静太大,眼下不太合适采取这种围剿行动。”天草四郎对于孙真的提议并不赞同:“县城外的贫民区,估计还有两三千人居住,这中间哪些是普通百姓,哪些是匪军,我们很难通过外表去进行分辨。再说我们兵力有限,如果分散进入贫民区去清剿匪军,遭遇暗算的风险会很高。最重要的是,我们现在的任务是保障这个移民转运点的安全,不是主动出击去对付土匪武装。”

        “可是不清除这帮人,他们肯定会妨碍我们接下来招揽移民的行动。”刘贤对于天草四郎的侧重点也同样有异议。

        天草四郎沉默片刻才道:“先向指挥部汇报吧,由长来决定该怎么做。”

        既然无论如何选择都会有争议存在,那唯一能够让所有人都无条件执行命令的办法就是由指挥部来做出决定了。而对于这个建议,刘贤和孙真自然也不会再有其他的反对意见了。

        好在经过这一战之后,从本地招揽到的难民都亲眼见识了海汉军的厉害,情绪上也趋于稳定,对于移民这个选择也有了更多的信心。毕竟在这乱世之中百姓命贱如草,能够抱住一条货真价实的大粗腿,才是今后过上安定生活的有效保障。而海汉人先前的宣传正一样一样地得到验证,他们有人、有钱、有粮、有船,看起来真有将移民送到南方安置的能力,这总比在福山县城外的贫民区里苟延残喘好多了。

        中午时分,几艘装满移民的帆船开始调转船头,驶往夹河下游。为了确保这个转运点的水上安全,天草四郎让那艘探索级战船留了下来,没有随另外三艘船一同离开。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三人统计了一下刚才这一战的战果,共抓获匪军俘虏一百四十余人,击伤击毙四十余人,缴获各类武器若干。当然了,这些武器在海汉军眼中绝大部分都是废铜烂铁,只能拿去回炉打造农具用,并不具备多少经济价值。不过抓获和击毙的人员中并没有万家军的领兵头目在其中,想来应该是趁乱跳掉了,而剩下这些人所能提供的情报信息价值不大,对于判断敌人的下一步动向没什么帮助。

        “福山县城外面的贫民区里还有数量不详的地方人员,所以警戒还是不能放松,天知道这帮家伙会不会再搞出别的事情。”天草四郎总结道:“另外已经招揽的移民要尽快送走,免得节外生枝。必须要让本地民众知道,我们有足够的能力保护他们。”

        刘贤应道:“万家军盘踞在这附近,肯定会影响我们招募移民的进度,我看还是要设法将他们逐出这一地区才行。”

        “听这些俘虏的供述,万家军就是福山县的地头蛇,他们应该不会轻易放弃地盘。”孙真抬手指向福山县城方向道:“照那些战俘说,万家军的大当家和军师都来了,我觉得应该尽快采取行动,打蛇打七寸,直取要害解决他们!”

        “风险太高,动静太大,眼下不太合适采取这种围剿行动。”天草四郎对于孙真的提议并不赞同:“县城外的贫民区,估计还有两三千人居住,这中间哪些是普通百姓,哪些是匪军,我们很难通过外表去进行分辨。再说我们兵力有限,如果分散进入贫民区去清剿匪军,遭遇暗算的风险会很高。最重要的是,我们现在的任务是保障这个移民转运点的安全,不是主动出击去对付土匪武装。”

        “可是不清除这帮人,他们肯定会妨碍我们接下来招揽移民的行动。”刘贤对于天草四郎的侧重点也同样有异议。

        天草四郎沉默片刻才道:“先向指挥部汇报吧,由长来决定该怎么做。”

        既然无论如何选择都会有争议存在,那唯一能够让所有人都无条件执行命令的办法就是由指挥部来做出决定了。而对于这个建议,刘贤和孙真自然也不会再有其他的反对意见了。

        好在经过这一战之后,从本地招揽到的难民都亲眼见识了海汉军的厉害,情绪上也趋于稳定,对于移民这个选择也有了更多的信心。毕竟在这乱世之中百姓命贱如草,能够抱住一条货真价实的大粗腿,才是今后过上安定生活的有效保障。而海汉人先前的宣传正一样一样地得到验证,他们有人、有钱、有粮、有船,看起来真有将移民送到南方安置的能力,这总比在福山县城外的贫民区里苟延残喘好多了。

        中午时分,几艘装满移民的帆船开始调转船头,驶往夹河下游。为了确保这个转运点的水上安全,天草四郎让那艘探索级战船留了下来,没有随另外三艘船一同离开。三人统计了一下刚才这一战的战果,共抓获匪军俘虏一百四十余人,击伤击毙四十余人,缴获各类武器若干。当然了,这些武器在海汉军眼中绝大部分都是废铜烂铁,只能拿去回炉打造农具用,并不具备多少经济价值。不过抓获和击毙的人员中并没有万家军的领兵头目在其中,想来应该是趁乱跳掉了,而剩下这些人所能提供的情报信息价值不大,对于判断敌人的下一步动向没什么帮助。

        “福山县城外面的贫民区里还有数量不详的地方人员,所以警戒还是不能放松,天知道这帮家伙会不会再搞出别的事情。”天草四郎总结道:“另外已经招揽的移民要尽快送走,免得节外生枝。必须要让本地民众知道,我们有足够的能力保护他们。”

        刘贤应道:“万家军盘踞在这附近,肯定会影响我们招募移民的进度,我看还是要设法将他们逐出这一地区才行。”

        “听这些俘虏的供述,万家军就是福山县的地头蛇,他们应该不会轻易放弃地盘。”孙真抬手指向福山县城方向道:“照那些战俘说,万家军的大当家和军师都来了,我觉得应该尽快采取行动,打蛇打七寸,直取要害解决他们!”

        “风险太高,动静太大,眼下不太合适采取这种围剿行动。”天草四郎对于孙真的提议并不赞同:“县城外的贫民区,估计还有两三千人居住,这中间哪些是普通百姓,哪些是匪军,我们很难通过外表去进行分辨。再说我们兵力有限,如果分散进入贫民区去清剿匪军,遭遇暗算的风险会很高。最重要的是,我们现在的任务是保障这个移民转运点的安全,不是主动出击去对付土匪武装。”

        “可是不清除这帮人,他们肯定会妨碍我们接下来招揽移民的行动。”刘贤对于天草四郎的侧重点也同样有异议。

        天草四郎沉默片刻才道:“先向指挥部汇报吧,由长来决定该怎么做。”

        既然无论如何选择都会有争议存在,那唯一能够让所有人都无条件执行命令的办法就是由指挥部来做出决定了。而对于这个建议,刘贤和孙真自然也不会再有其他的反对意见了。

        好在经过这一战之后,从本地招揽到的难民都亲眼见识了海汉军的厉害,情绪上也趋于稳定,对于移民这个选择也有了更多的信心。毕竟在这乱世之中百姓命贱如草,能够抱住一条货真价实的大粗腿,才是今后过上安定生活的有效保障。而海汉人先前的宣传正一样一样地得到验证,他们有人、有钱、有粮、有船,看起来真有将移民送到南方安置的能力,这总比在福山县城外的贫民区里苟延残喘好多了。

        中午时分,几艘装满移民的帆船开始调转船头,驶往夹河下游。为了确保这个转运点的水上安全,天草四郎让那艘探索级战船留了下来,没有随另外三艘船一同离开。三人统计了一下刚才这一战的战果,共抓获匪军俘虏一百四十余人,击伤击毙四十余人,缴获各类武器若干。当然了,这些武器在海汉军眼中绝大部分都是废铜烂铁,只能拿去回炉打造农具用,并不具备多少经济价值。不过抓获和击毙的人员中并没有万家军的领兵头目在其中,想来应该是趁乱跳掉了,而剩下这些人所能提供的情报信息价值不大,对于判断敌人的下一步动向没什么帮助。

        “福山县城外面的贫民区里还有数量不详的地方人员,所以警戒还是不能放松,天知道这帮家伙会不会再搞出别的事情。”天草四郎总结道:“另外已经招揽的移民要尽快送走,免得节外生枝。必须要让本地民众知道,我们有足够的能力保护他们。”

        刘贤应道:“万家军盘踞在这附近,肯定会影响我们招募移民的进度,我看还是要设法将他们逐出这一地区才行。”

        “听这些俘虏的供述,万家军就是福山县的地头蛇,他们应该不会轻易放弃地盘。”孙真抬手指向福山县城方向道:“照那些战俘说,万家军的大当家和军师都来了,我觉得应该尽快采取行动,打蛇打七寸,直取要害解决他们!”

        “风险太高,动静太大,眼下不太合适采取这种围剿行动。”天草四郎对于孙真的提议并不赞同:“县城外的贫民区,估计还有两三千人居住,这中间哪些是普通百姓,哪些是匪军,我们很难通过外表去进行分辨。再说我们兵力有限,如果分散进入贫民区去清剿匪军,遭遇暗算的风险会很高。最重要的是,我们现在的任务是保障这个移民转运点的安全,不是主动出击去对付土匪武装。”

        “可是不清除这帮人,他们肯定会妨碍我们接下来招揽移民的行动。”刘贤对于天草四郎的侧重点也同样有异议。

        天草四郎沉默片刻才道:“先向指挥部汇报吧,由长来决定该怎么做。”

        既然无论如何选择都会有争议存在,那唯一能够让所有人都无条件执行命令的办法就是由指挥部来做出决定了。而对于这个建议,刘贤和孙真自然也不会再有其他的反对意见了。

        好在经过这一战之后,从本地招揽到的难民都亲眼见识了海汉军的厉害,情绪上也趋于稳定,对于移民这个选择也有了更多的信心。毕竟在这乱世之中百姓命贱如草,能够抱住一条货真价实的大粗腿,才是今后过上安定生活的有效保障。而海汉人先前的宣传正一样一样地得到验证,他们有人、有钱、有粮、有船,看起来真有将移民送到南方安置的能力,这总比在福山县城外的贫民区里苟延残喘好多了。

        中午时分,几艘装满移民的帆船开始调转船头,驶往夹河下游。为了确保这个转运点的水上安全,天草四郎让那艘探索级战船留了下来,没有随另外三艘船一同离开。

        (本章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244393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