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093章 艰难的选择

第1093章 艰难的选择

        “军师,这……这该如何是好?”万蒙此时脑子都是懵的,完全不知该怎么应对当下这种乎预料的局面。输得这么快这么彻底,这个结果给他带来的打击简直算得上是近年之最,如果不是有蒲学光和一帮手下在旁,他连逃跑的心都有了。

        蒲学光的状况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去,他从未想过万家军在这个素昧平生的对手面前会如此不堪一击。他们观战的视野没有城楼上那么好,所以双方交战的过程看得并不真切,只看到火铳一通乱射,己方的步骑两个兵种就几乎同时崩溃了。先前向万蒙提出的种种谋划,结果在对手强横的武力面前都变成了笑话,什么步马结合,什么前后夹攻,连水花都没溅起半点就崩盘了。

        不过蒲学光虽然不知道己方是怎么输的,但他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可不能表现出来慌乱的情绪,否则万蒙肯定会认为他是因为谋划失败而感到心虚。当下蒲学光便强装镇定道:“大当家莫要慌张,以在下之见,那海汉人只怕是用了什么邪术!”

        “邪……邪术?军师可有应对之策?”万蒙一听更是惊疑不定,他刚才只远远看到战场上火光烟尘四起,对于那究竟是火铳射击还是别的什么状况,却没有一个确切的判断。他本身也没什么文化,对于自己认知中无法得到合理解释的状况,更愿意相信那是来自某种自然的力量。

        蒲学光道:“在下还没弄清他们这邪术的来头,一时也想不出破解之法。不过这种邪门歪道必有漏洞,待我们花些时间慢慢盘查,终归能找到其弱点。只是在此之前,不宜与其硬拼,以免再有无谓的折损。”

        “是是是,军师说得有理,俺也觉得不宜硬拼,还是先观察观察形势为好。”万蒙虽然刚才没有上阵搏杀,但着实被这场状况不明结局一边倒的战斗给震住了,而且他带到福山县城的人马刚才就已经折损了大半,要是还领着剩下的人出去拼杀,那可不是血性,而是犯蠢了。就算要有所动作,那也得等到下批增援赶到再说。

        蒲学光在叛军阵营中待过一段时间,也见过火铳作战的威力,他其实基本能够笃定对手用的是火铳,但刚才交战时战场上火光闪现不断,这马背上的连续射击究竟是如何做到的,以他的见识却是想不明白,只能暂时将其归结为“邪术”了。也难怪对方几十骑人马就敢跑到福山县城外大肆活动,有这样的战斗手段,那的确是可以有恃无恐,任何地方都去得了。

        再过两三个时辰,第二批调来福山县城的援军就会赶到,蒲学光预计至少有四五百人。这批人原本是要给己方的行动增加更多的胜算,但经过上午这场短暂的交锋之后,他对于接下来的行动也没什么把握了。对方上午又来了几艘船,不问可知多半会有援军赶到,想要在正面战场上击败对方的希望更加渺茫了。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军师,这……这该如何是好?”万蒙此时脑子都是懵的,完全不知该怎么应对当下这种乎预料的局面。输得这么快这么彻底,这个结果给他带来的打击简直算得上是近年之最,如果不是有蒲学光和一帮手下在旁,他连逃跑的心都有了。

        蒲学光的状况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去,他从未想过万家军在这个素昧平生的对手面前会如此不堪一击。他们观战的视野没有城楼上那么好,所以双方交战的过程看得并不真切,只看到火铳一通乱射,己方的步骑两个兵种就几乎同时崩溃了。先前向万蒙提出的种种谋划,结果在对手强横的武力面前都变成了笑话,什么步马结合,什么前后夹攻,连水花都没溅起半点就崩盘了。

        不过蒲学光虽然不知道己方是怎么输的,但他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可不能表现出来慌乱的情绪,否则万蒙肯定会认为他是因为谋划失败而感到心虚。当下蒲学光便强装镇定道:“大当家莫要慌张,以在下之见,那海汉人只怕是用了什么邪术!”

        “邪……邪术?军师可有应对之策?”万蒙一听更是惊疑不定,他刚才只远远看到战场上火光烟尘四起,对于那究竟是火铳射击还是别的什么状况,却没有一个确切的判断。他本身也没什么文化,对于自己认知中无法得到合理解释的状况,更愿意相信那是来自某种自然的力量。

        蒲学光道:“在下还没弄清他们这邪术的来头,一时也想不出破解之法。不过这种邪门歪道必有漏洞,待我们花些时间慢慢盘查,终归能找到其弱点。只是在此之前,不宜与其硬拼,以免再有无谓的折损。”

        “是是是,军师说得有理,俺也觉得不宜硬拼,还是先观察观察形势为好。”万蒙虽然刚才没有上阵搏杀,但着实被这场状况不明结局一边倒的战斗给震住了,而且他带到福山县城的人马刚才就已经折损了大半,要是还领着剩下的人出去拼杀,那可不是血性,而是犯蠢了。就算要有所动作,那也得等到下批增援赶到再说。

        蒲学光在叛军阵营中待过一段时间,也见过火铳作战的威力,他其实基本能够笃定对手用的是火铳,但刚才交战时战场上火光闪现不断,这马背上的连续射击究竟是如何做到的,以他的见识却是想不明白,只能暂时将其归结为“邪术”了。也难怪对方几十骑人马就敢跑到福山县城外大肆活动,有这样的战斗手段,那的确是可以有恃无恐,任何地方都去得了。

        再过两三个时辰,第二批调来福山县城的援军就会赶到,蒲学光预计至少有四五百人。这批人原本是要给己方的行动增加更多的胜算,但经过上午这场短暂的交锋之后,他对于接下来的行动也没什么把握了。对方上午又来了几艘船,不问可知多半会有援军赶到,想要在正面战场上击败对方的希望更加渺茫了。“军师,这……这该如何是好?”万蒙此时脑子都是懵的,完全不知该怎么应对当下这种乎预料的局面。输得这么快这么彻底,这个结果给他带来的打击简直算得上是近年之最,如果不是有蒲学光和一帮手下在旁,他连逃跑的心都有了。

        蒲学光的状况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去,他从未想过万家军在这个素昧平生的对手面前会如此不堪一击。他们观战的视野没有城楼上那么好,所以双方交战的过程看得并不真切,只看到火铳一通乱射,己方的步骑两个兵种就几乎同时崩溃了。先前向万蒙提出的种种谋划,结果在对手强横的武力面前都变成了笑话,什么步马结合,什么前后夹攻,连水花都没溅起半点就崩盘了。

        不过蒲学光虽然不知道己方是怎么输的,但他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可不能表现出来慌乱的情绪,否则万蒙肯定会认为他是因为谋划失败而感到心虚。当下蒲学光便强装镇定道:“大当家莫要慌张,以在下之见,那海汉人只怕是用了什么邪术!”

        “邪……邪术?军师可有应对之策?”万蒙一听更是惊疑不定,他刚才只远远看到战场上火光烟尘四起,对于那究竟是火铳射击还是别的什么状况,却没有一个确切的判断。他本身也没什么文化,对于自己认知中无法得到合理解释的状况,更愿意相信那是来自某种自然的力量。

        蒲学光道:“在下还没弄清他们这邪术的来头,一时也想不出破解之法。不过这种邪门歪道必有漏洞,待我们花些时间慢慢盘查,终归能找到其弱点。只是在此之前,不宜与其硬拼,以免再有无谓的折损。”

        “是是是,军师说得有理,俺也觉得不宜硬拼,还是先观察观察形势为好。”万蒙虽然刚才没有上阵搏杀,但着实被这场状况不明结局一边倒的战斗给震住了,而且他带到福山县城的人马刚才就已经折损了大半,要是还领着剩下的人出去拼杀,那可不是血性,而是犯蠢了。就算要有所动作,那也得等到下批增援赶到再说。

        蒲学光在叛军阵营中待过一段时间,也见过火铳作战的威力,他其实基本能够笃定对手用的是火铳,但刚才交战时战场上火光闪现不断,这马背上的连续射击究竟是如何做到的,以他的见识却是想不明白,只能暂时将其归结为“邪术”了。也难怪对方几十骑人马就敢跑到福山县城外大肆活动,有这样的战斗手段,那的确是可以有恃无恐,任何地方都去得了。

        再过两三个时辰,第二批调来福山县城的援军就会赶到,蒲学光预计至少有四五百人。这批人原本是要给己方的行动增加更多的胜算,但经过上午这场短暂的交锋之后,他对于接下来的行动也没什么把握了。对方上午又来了几艘船,不问可知多半会有援军赶到,想要在正面战场上击败对方的希望更加渺茫了。“军师,这……这该如何是好?”万蒙此时脑子都是懵的,完全不知该怎么应对当下这种乎预料的局面。输得这么快这么彻底,这个结果给他带来的打击简直算得上是近年之最,如果不是有蒲学光和一帮手下在旁,他连逃跑的心都有了。

        蒲学光的状况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去,他从未想过万家军在这个素昧平生的对手面前会如此不堪一击。他们观战的视野没有城楼上那么好,所以双方交战的过程看得并不真切,只看到火铳一通乱射,己方的步骑两个兵种就几乎同时崩溃了。先前向万蒙提出的种种谋划,结果在对手强横的武力面前都变成了笑话,什么步马结合,什么前后夹攻,连水花都没溅起半点就崩盘了。

        不过蒲学光虽然不知道己方是怎么输的,但他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可不能表现出来慌乱的情绪,否则万蒙肯定会认为他是因为谋划失败而感到心虚。当下蒲学光便强装镇定道:“大当家莫要慌张,以在下之见,那海汉人只怕是用了什么邪术!”

        “邪……邪术?军师可有应对之策?”万蒙一听更是惊疑不定,他刚才只远远看到战场上火光烟尘四起,对于那究竟是火铳射击还是别的什么状况,却没有一个确切的判断。他本身也没什么文化,对于自己认知中无法得到合理解释的状况,更愿意相信那是来自某种自然的力量。

        蒲学光道:“在下还没弄清他们这邪术的来头,一时也想不出破解之法。不过这种邪门歪道必有漏洞,待我们花些时间慢慢盘查,终归能找到其弱点。只是在此之前,不宜与其硬拼,以免再有无谓的折损。”

        “是是是,军师说得有理,俺也觉得不宜硬拼,还是先观察观察形势为好。”万蒙虽然刚才没有上阵搏杀,但着实被这场状况不明结局一边倒的战斗给震住了,而且他带到福山县城的人马刚才就已经折损了大半,要是还领着剩下的人出去拼杀,那可不是血性,而是犯蠢了。就算要有所动作,那也得等到下批增援赶到再说。

        蒲学光在叛军阵营中待过一段时间,也见过火铳作战的威力,他其实基本能够笃定对手用的是火铳,但刚才交战时战场上火光闪现不断,这马背上的连续射击究竟是如何做到的,以他的见识却是想不明白,只能暂时将其归结为“邪术”了。也难怪对方几十骑人马就敢跑到福山县城外大肆活动,有这样的战斗手段,那的确是可以有恃无恐,任何地方都去得了。

        再过两三个时辰,第二批调来福山县城的援军就会赶到,蒲学光预计至少有四五百人。

        (本章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238026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