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089章 移民措施

第1089章 移民措施

        战后的登莱地区并不是表面看起来这么平静,福山县城外之所以有这么多难民宁愿挤在窝棚里度日也不回归家园,乡下的村庄对外来人充满了戒心,这些现象的原因可不是因为海汉人的到来。在福山县以南以西的山区,还有好几伙山贼土匪在频繁活动,而他们的劫掠对象自然就是缺乏抵抗能力的普通百姓。

        在这种弱肉强食的斗争当中,弱势的一方为了求生,要嘛抱团取暖,要嘛只能依附于强者。官府,或是匪徒,民众只能从中选择一方,作为自己在乱世中的保护伞。而福山县城外这些聚居在窝棚中的民众,有相当一部分都是为了得到官府的庇佑,才会放弃回到家园的打算。但官府所能提供给他们的保护,也就仅限于县城周边这一亩三分地而已,离县城稍远的地方就只能结社自保,自求多福。

        至于出兵剿匪这种事,县衙认为这是卫所军的责任,县城的驻军连守城都吃力,无法抽出兵力去打击藏身山区的匪徒。而卫所军则以编制不满、军费不足、匪帮山寨不在防区等理由进行推脱,也同样不肯出力。说白了这种费力不讨好的脏活累活,谁都不愿意冒风险去做,做了未必有功,但如果出现比较大的战损消耗,可就是谁出头谁背锅了。

        对于这种现状,知县张普成是很清楚的,只是以他的能力也没办法改变什么。但不管出于公心还是私心,他还是想尽力维护治下民众的安全,对城外这群来历和意图都不明的家伙,他的看法其实与捕头韩勤一样,认为海汉人是打着赈济难民的幌子另有图谋。

        黄曲道:“这群人如果真是从海上来,那应该跟附近的山贼流寇不是一个路数,就算我们不出手,应该也会有别人看不过眼。”

        “你是说会有人跳出来黑吃黑?”张普成若有所悟地回应道。

        “山贼不敢来福山县城下手,也就是忌惮官府而已,如果这些海汉人鼓动民众离开县城,那对这附近的山贼来说,就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了。”黄曲指向城北道:“这里到海边还有十几二十里地,途中也就两三个村庄有人居住,若是有山贼在途中下手打劫,那可没人能救得了他们。等这些人拼个两败俱伤,再择机出兵收拾残局,就好办多了。”

        张普成叹道:“只是这样一来,便苦了本地百姓了!”

        黄曲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先保住这福山县城,才救得了更多百姓。张大人,就算不忍,眼下还是只能继续观望,待形势变化之后再做出应对。”

        张普成也知道黄曲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不想冒险带兵出城去驱赶这帮人。他虽然对黄曲的想法不甚赞同,但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了。

        不过他们的见识还是太有限,根本就想象不到海汉人的手段,更料想不到海汉在移民这件事情上的决心有多大。眼看暮色将至,马队便收拢了队形,离开了福山县城。不过马队也并未走得太远,到了夹河边便驻足扎营,看样子并未打算马上离开这里。而就在当晚,便已经有了一些零星民众放弃了县城外的窝棚,转移到夹河边海汉营地附近,看样子竟似就此要跟着去了。

        翌日早上天色刚蒙蒙亮,孙真在睡梦中便被王进民叫醒了。

        “你来看看,好像有人在监视我们。”王进民将睡眼稀松的孙真直接拖出了被窝。

        孙真起身到了帐篷外面,借着刚刚亮起的天色,用望远镜查看王进民所指的方向。在营地以西大约一里地开外,有两人骑着马在驻足观望,如果不是有望远镜的帮助,仅凭肉眼的确很难现这个情况。

        “那两人来了多久了?”孙真放下望远镜问道。

        “哨兵在天明的时候才现,也不知道是昨晚什么时候来的。”王进民应道:“你看这是什么路数?是明军还是别的人?”

        孙真道:“不好说,望远镜里也看不太真切,以防万一,我还是去跟刘连长说一声。”

        待刘贤接到消息出来查看的时候,那两骑却已经从先前驻足的地方消失了。王进民认为对方是后撤到了更远的地方,以免在天明之后被己方现行踪。

        “管不了那么多了,今天海军会派船过来,我们要尽快安排移民离开这里,先把这头的事情抓紧办好再说。”刘贤当下也没有心思去追查监视者的身份,眼下马队的第一要务就是策动本地民众主动前往芝罘湾,其他的事情都可以先放一放。

        在看过福山县的具体状况之后,刘贤等人都认为海汉至少能在这里收获上千移民,但如何要将这些人弄到芝罘岛去,还是需要再下一点工夫。原本的计划是海军派船在夹河入海口处接应,但马队昨天沿着夹河逆流而上,一路行来现这条河流的通航能力应当还不错,到福山县城附近还有两三百米的河道宽度,水深也足以让海汉的客货运帆船通航。因此昨晚马队便派了人回到海边,向海军通报了行动进展,并申请派出帆船直接去到夹河上游的福山县城附近,以便让民众从当地就近登船,避免自行前往夹河入海口途中可能会出现的变数。

        这种安排虽然要比原计划多费一点手脚,但好处也是显而易见,避免了民众在前往海岸途中出现意外,而且这些人上船之后就直接运抵芝罘岛,届时可就没有什么事到临头反悔的机会了。如果有人想在这期间妨碍海汉的移民安排,那说不得海汉马队就要动用一些非常规手段了。

        天明之后,城外的难民又有一些人零星前往海汉马队的营地,按照他们所得到的信息,只要跟马队待在一起,便很快就将会得到来自海汉善人的救助。这可不是一人施一碗粥的那种一次性救济,而是据说能够分配土地,提供长期生计的好出路。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战后的登莱地区并不是表面看起来这么平静,福山县城外之所以有这么多难民宁愿挤在窝棚里度日也不回归家园,乡下的村庄对外来人充满了戒心,这些现象的原因可不是因为海汉人的到来。在福山县以南以西的山区,还有好几伙山贼土匪在频繁活动,而他们的劫掠对象自然就是缺乏抵抗能力的普通百姓。

        在这种弱肉强食的斗争当中,弱势的一方为了求生,要嘛抱团取暖,要嘛只能依附于强者。官府,或是匪徒,民众只能从中选择一方,作为自己在乱世中的保护伞。而福山县城外这些聚居在窝棚中的民众,有相当一部分都是为了得到官府的庇佑,才会放弃回到家园的打算。但官府所能提供给他们的保护,也就仅限于县城周边这一亩三分地而已,离县城稍远的地方就只能结社自保,自求多福。

        至于出兵剿匪这种事,县衙认为这是卫所军的责任,县城的驻军连守城都吃力,无法抽出兵力去打击藏身山区的匪徒。而卫所军则以编制不满、军费不足、匪帮山寨不在防区等理由进行推脱,也同样不肯出力。说白了这种费力不讨好的脏活累活,谁都不愿意冒风险去做,做了未必有功,但如果出现比较大的战损消耗,可就是谁出头谁背锅了。

        对于这种现状,知县张普成是很清楚的,只是以他的能力也没办法改变什么。但不管出于公心还是私心,他还是想尽力维护治下民众的安全,对城外这群来历和意图都不明的家伙,他的看法其实与捕头韩勤一样,认为海汉人是打着赈济难民的幌子另有图谋。

        黄曲道:“这群人如果真是从海上来,那应该跟附近的山贼流寇不是一个路数,就算我们不出手,应该也会有别人看不过眼。”

        “你是说会有人跳出来黑吃黑?”张普成若有所悟地回应道。

        “山贼不敢来福山县城下手,也就是忌惮官府而已,如果这些海汉人鼓动民众离开县城,那对这附近的山贼来说,就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了。”黄曲指向城北道:“这里到海边还有十几二十里地,途中也就两三个村庄有人居住,若是有山贼在途中下手打劫,那可没人能救得了他们。等这些人拼个两败俱伤,再择机出兵收拾残局,就好办多了。”

        张普成叹道:“只是这样一来,便苦了本地百姓了!”

        黄曲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先保住这福山县城,才救得了更多百姓。张大人,就算不忍,眼下还是只能继续观望,待形势变化之后再做出应对。”

        张普成也知道黄曲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不想冒险带兵出城去驱赶这帮人。他虽然对黄曲的想法不甚赞同,但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了。

        不过他们的见识还是太有限,根本就想象不到海汉人的手段,更料想不到海汉在移民这件事情上的决心有多大。眼看暮色将至,马队便收拢了队形,离开了福山县城。不过马队也并未走得太远,到了夹河边便驻足扎营,看样子并未打算马上离开这里。而就在当晚,便已经有了一些零星民众放弃了县城外的窝棚,转移到夹河边海汉营地附近,看样子竟似就此要跟着去了。

        翌日早上天色刚蒙蒙亮,孙真在睡梦中便被王进民叫醒了。

        “你来看看,好像有人在监视我们。”王进民将睡眼稀松的孙真直接拖出了被窝。

        孙真起身到了帐篷外面,借着刚刚亮起的天色,用望远镜查看王进民所指的方向。在营地以西大约一里地开外,有两人骑着马在驻足观望,如果不是有望远镜的帮助,仅凭肉眼的确很难现这个情况。

        “那两人来了多久了?”孙真放下望远镜问道。

        “哨兵在天明的时候才现,也不知道是昨晚什么时候来的。”王进民应道:“你看这是什么路数?是明军还是别的人?”

        孙真道:“不好说,望远镜里也看不太真切,以防万一,我还是去跟刘连长说一声。”

        待刘贤接到消息出来查看的时候,那两骑却已经从先前驻足的地方消失了。王进民认为对方是后撤到了更远的地方,以免在天明之后被己方现行踪。

        “管不了那么多了,今天海军会派船过来,我们要尽快安排移民离开这里,先把这头的事情抓紧办好再说。”刘贤当下也没有心思去追查监视者的身份,眼下马队的第一要务就是策动本地民众主动前往芝罘湾,其他的事情都可以先放一放。

        在看过福山县的具体状况之后,刘贤等人都认为海汉至少能在这里收获上千移民,但如何要将这些人弄到芝罘岛去,还是需要再下一点工夫。原本的计划是海军派船在夹河入海口处接应,但马队昨天沿着夹河逆流而上,一路行来现这条河流的通航能力应当还不错,到福山县城附近还有两三百米的河道宽度,水深也足以让海汉的客货运帆船通航。因此昨晚马队便派了人回到海边,向海军通报了行动进展,并申请派出帆船直接去到夹河上游的福山县城附近,以便让民众从当地就近登船,避免自行前往夹河入海口途中可能会出现的变数。

        这种安排虽然要比原计划多费一点手脚,但好处也是显而易见,避免了民众在前往海岸途中出现意外,而且这些人上船之后就直接运抵芝罘岛,届时可就没有什么事到临头反悔的机会了。如果有人想在这期间妨碍海汉的移民安排,那说不得海汉马队就要动用一些非常规手段了。

        天明之后,城外的难民又有一些人零星前往海汉马队的营地,按照他们所得到的信息,只要跟马队待在一起,便很快就将会得到来自海汉善人的救助。这可不是一人施一碗粥的那种一次性救济,而是据说能够分配土地,提供长期生计的好出路。

        (本章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218119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