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088章 福山县城

第1088章 福山县城

        孙真这话自然是歪理,只是韩勤以前从未被人这样质疑过,居然是被怼得愣了一下,过了片刻才回应道:“此地乃是福山县城,尔等要在这里召集民众,自然是要去县衙报备,先获得知县大人许可才行。”

        孙真道:“知县大人能管事吗?这县城外遍地的贫民窟,就是知县大人管事的成果?”

        “大胆!”韩勤斥道:“若不是知县大人全力救助,福山县早就饿殍遍野了!你去前面打听打听,这些百姓哪个不是对知县大人感恩戴德,尊敬有加!”

        孙真冷笑道:“登莱之乱已经结束一两年,这些百姓还没能重建家园,这难道也是知县治理之功?”

        韩勤待要反驳,孙真却又继续说道:“知县大人要是真的关心百姓生死,就应该主动出城,跟我们面对面商议如何救助这些百姓才是。”

        韩勤面沉如水,摇摇头道:“你这些说法……不合规矩,若是不遵本地律法,在下可不能让你们为所欲为。除非知县大人话,否则尔等不可进入县城附近活动!”

        孙真还待话,刘贤将他拉到一边,低声问道:“何不照他所说,进城去见一见知县?”

        孙真应道:“此人只怕没安什么好心,跟我们说话的时候,手一直按在刀把上没放下来过。他主动邀你入城,恐有不轨之心。”

        刘贤道:“若不跟官府打好交道,接下来如何着手?我看还是得走一趟。”

        孙真摇头道:“莫要忘了我们出之前长的训话,安全第一!你要是单枪匹马进了城,万一有事,我们在城外也难以施救。就算要见知县,也只能让对方出城来见,当下不宜进城。”

        外勤队在离开芝罘湾之前,哈鲁恭和钱天敦都专门出面作了训话,要求他们在执行任务期间先要保证自身的安全。特战营和骑兵营这些士兵都是军中精英,其个人价值可要远远出了那些难民,指挥部并不希望士兵们冒着比较大的风险去争取移民资源,任何一名士兵的折损对海汉来说都是不可逆的损失,造成的职位空缺也不能简单地以移民数量来进行填补。

        孙真正是因为上司对安全问题的重视,才出言打断了刘贤与韩勤的谈话,故意找茬让韩勤无法将谈话继续进行下去。只是刘贤外出执行任务的机会较少,对于潜在的威胁和孙真的提醒有些后知后觉,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就领悟到孙真的意图。

        刘贤道:“道理是这个道理,但任务还是必须要尽力完成才行,那以你之见,要如何打这些衙役?”

        “这个简单,恶人由我来做便是。”孙真拍拍胸口道:“话先说在前面,你信不信我?”

        刘贤点点头道:“孙排长的事迹,在下初到舟山便听过了,有勇有谋,当为军中楷模,连哈长也是赞誉有加,在下自然信服。”

        刘贤所说的事迹,便是孙真在苗栗执行任务时以三人之力拼死掩护战友撤退的战斗经历,海汉在苗栗的行动目的虽然是保密的,但孙真等人的杰出表现却是早已经在军中传开,被作为战斗英雄进行宣传。刘贤虽然军中职务高于孙真,但若论声望和在外执行作战任务的经验,倒是的确在孙真之下,所以对于孙真给出的意见,他也不敢忽视。

        既然刘贤表明态度,孙真也就不再多说客气话了,当下又走回到韩勤面前道:“韩捕头,你的意思我们已经明白了,就是希望我们能先跟知县大人会个面向他当面请愿,那好,我们这就一起随你入城,面见知县。”

        孙真说罢便提高嗓门下令道:“全体听令,上马!”

        当下外勤队这几十号人立刻便齐刷刷翻身上马候命,韩勤一见这架势也有些慌张,他原本是想将带头的刘贤骗入城中,拿下之后问明这群人的真正身份和来意再作打算。但如果对方想要集体入城,就凭县城里几十号杂兵,怕是根本拦不住这支马队。而且他看到不少马匹上都驮着长条布袋,似乎是装着刀弓之类的武器,要是这马队瞬间化身成一队骑兵,那小小的福山县城可就要热闹了。

        韩勤见势不妙连忙说道:“这位小哥,有话慢慢说,你们这马队不可随意入城!”

        孙真笑道:“你不是让我们去见知县大人吗?还不前面带路!”

        韩勤这时候哪还敢带他们入城,心中暗自后悔刚才说话莽撞了些,当下只能搪塞道:“这县城里还安置了不少逃难百姓,街道狭窄,不便马匹入城。不如这样,在下先回城禀报知县大人,由他定夺。”

        孙真见韩勤左右不肯让马队入城,当下更是笃定对方心中有鬼,不过碍于韩勤的公人身份,也不好在这光天化日之下把他扣下来,当下还是放他走人,由得他回城去禀报上级了。

        “那我们是在这儿等消息还是怎么样?”看到韩勤一行人离去,已经颇不耐烦的王进民又再次凑过来请示道。

        孙真道:“你还打算真等啊!我们时间宝贵,哪有功夫等这福山县衙做出回应,听我的,趁着现在没人碍事,赶紧分头去放宣传资料。”

        孙真牵了这个头,当下马队便兵分四路,分别前往县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张贴放宣传告示。虽然民众对于这些骑手的到来依然十分恐慌,纷纷缩在窝棚里闭门不出,但这种反应基本还在海汉的预料之内,毕竟这里是经历过战乱的地区,对于成群结队身份不明的外来者肯定是有着较强的戒备心。不过这样一来,士兵们在城外贫民窟张贴告示倒也没有什么阻碍了。

        马队在城外大肆活动的状况很快就被城头上的守军注意到,然后迅传到了城内县衙,不过韩勤返回城内的时候就已经通知四面的城门全部关闭,所以暂时还没有更大的危险。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孙真这话自然是歪理,只是韩勤以前从未被人这样质疑过,居然是被怼得愣了一下,过了片刻才回应道:“此地乃是福山县城,尔等要在这里召集民众,自然是要去县衙报备,先获得知县大人许可才行。”

        孙真道:“知县大人能管事吗?这县城外遍地的贫民窟,就是知县大人管事的成果?”

        “大胆!”韩勤斥道:“若不是知县大人全力救助,福山县早就饿殍遍野了!你去前面打听打听,这些百姓哪个不是对知县大人感恩戴德,尊敬有加!”

        孙真冷笑道:“登莱之乱已经结束一两年,这些百姓还没能重建家园,这难道也是知县治理之功?”

        韩勤待要反驳,孙真却又继续说道:“知县大人要是真的关心百姓生死,就应该主动出城,跟我们面对面商议如何救助这些百姓才是。”

        韩勤面沉如水,摇摇头道:“你这些说法……不合规矩,若是不遵本地律法,在下可不能让你们为所欲为。除非知县大人话,否则尔等不可进入县城附近活动!”

        孙真还待话,刘贤将他拉到一边,低声问道:“何不照他所说,进城去见一见知县?”

        孙真应道:“此人只怕没安什么好心,跟我们说话的时候,手一直按在刀把上没放下来过。他主动邀你入城,恐有不轨之心。”

        刘贤道:“若不跟官府打好交道,接下来如何着手?我看还是得走一趟。”

        孙真摇头道:“莫要忘了我们出之前长的训话,安全第一!你要是单枪匹马进了城,万一有事,我们在城外也难以施救。就算要见知县,也只能让对方出城来见,当下不宜进城。”

        外勤队在离开芝罘湾之前,哈鲁恭和钱天敦都专门出面作了训话,要求他们在执行任务期间先要保证自身的安全。特战营和骑兵营这些士兵都是军中精英,其个人价值可要远远出了那些难民,指挥部并不希望士兵们冒着比较大的风险去争取移民资源,任何一名士兵的折损对海汉来说都是不可逆的损失,造成的职位空缺也不能简单地以移民数量来进行填补。

        孙真正是因为上司对安全问题的重视,才出言打断了刘贤与韩勤的谈话,故意找茬让韩勤无法将谈话继续进行下去。只是刘贤外出执行任务的机会较少,对于潜在的威胁和孙真的提醒有些后知后觉,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就领悟到孙真的意图。

        刘贤道:“道理是这个道理,但任务还是必须要尽力完成才行,那以你之见,要如何打这些衙役?”

        “这个简单,恶人由我来做便是。”孙真拍拍胸口道:“话先说在前面,你信不信我?”

        刘贤点点头道:“孙排长的事迹,在下初到舟山便听过了,有勇有谋,当为军中楷模,连哈长也是赞誉有加,在下自然信服。”

        刘贤所说的事迹,便是孙真在苗栗执行任务时以三人之力拼死掩护战友撤退的战斗经历,海汉在苗栗的行动目的虽然是保密的,但孙真等人的杰出表现却是早已经在军中传开,被作为战斗英雄进行宣传。刘贤虽然军中职务高于孙真,但若论声望和在外执行作战任务的经验,倒是的确在孙真之下,所以对于孙真给出的意见,他也不敢忽视。

        既然刘贤表明态度,孙真也就不再多说客气话了,当下又走回到韩勤面前道:“韩捕头,你的意思我们已经明白了,就是希望我们能先跟知县大人会个面向他当面请愿,那好,我们这就一起随你入城,面见知县。”

        孙真说罢便提高嗓门下令道:“全体听令,上马!”

        当下外勤队这几十号人立刻便齐刷刷翻身上马候命,韩勤一见这架势也有些慌张,他原本是想将带头的刘贤骗入城中,拿下之后问明这群人的真正身份和来意再作打算。但如果对方想要集体入城,就凭县城里几十号杂兵,怕是根本拦不住这支马队。而且他看到不少马匹上都驮着长条布袋,似乎是装着刀弓之类的武器,要是这马队瞬间化身成一队骑兵,那小小的福山县城可就要热闹了。

        韩勤见势不妙连忙说道:“这位小哥,有话慢慢说,你们这马队不可随意入城!”

        孙真笑道:“你不是让我们去见知县大人吗?还不前面带路!”

        韩勤这时候哪还敢带他们入城,心中暗自后悔刚才说话莽撞了些,当下只能搪塞道:“这县城里还安置了不少逃难百姓,街道狭窄,不便马匹入城。不如这样,在下先回城禀报知县大人,由他定夺。”

        孙真见韩勤左右不肯让马队入城,当下更是笃定对方心中有鬼,不过碍于韩勤的公人身份,也不好在这光天化日之下把他扣下来,当下还是放他走人,由得他回城去禀报上级了。

        “那我们是在这儿等消息还是怎么样?”看到韩勤一行人离去,已经颇不耐烦的王进民又再次凑过来请示道。

        孙真道:“你还打算真等啊!我们时间宝贵,哪有功夫等这福山县衙做出回应,听我的,趁着现在没人碍事,赶紧分头去放宣传资料。”

        孙真牵了这个头,当下马队便兵分四路,分别前往县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张贴放宣传告示。虽然民众对于这些骑手的到来依然十分恐慌,纷纷缩在窝棚里闭门不出,但这种反应基本还在海汉的预料之内,毕竟这里是经历过战乱的地区,对于成群结队身份不明的外来者肯定是有着较强的戒备心。不过这样一来,士兵们在城外贫民窟张贴告示倒也没有什么阻碍了。

        马队在城外大肆活动的状况很快就被城头上的守军注意到,然后迅传到了城内县衙,不过韩勤返回城内的时候就已经通知四面的城门全部关闭,所以暂时还没有更大的危险。

        (本章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213913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