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1086.第1086章 外勤队

1086.第1086章 外勤队

        冯飞决定不插手海汉招揽难民的计划,不过他也不能对海汉人在芝罘湾落脚这件事无动于衷,由威海卫最早发出来的协查通报现在还放在他的案头,这事肯定得向登州府的其他卫所反馈消息才行。  当下冯飞便撰写公文,说明“无名舰队”的来历和意图,但并没有表明自己的态度。

        冯飞的决定并未得到手下的一致赞同,比如百户罗彪就认为海汉武装落脚芝罘湾,对于近在咫尺的奇山千户所实在是一个不小的威胁,海汉人打着招揽难民的旗号到处活动,但谁知道他们的真正目的会不会是组织策动另一场武装叛乱?要知道上一次在山东闹得最厉害的并不是什么山贼流寇,而是武装齐备训练有素的明军,越是这种职业化程度很高的军队组织,在制造叛乱时所造成的破坏就越大。而海汉有钱有人有武器,危险程度相当高,奇山千户所应该设法对其保持全面监控才行。

        罗彪的意见当然并没有得到冯飞的采纳,冯飞所考虑的不仅仅是海汉人塞到自己手里的好处,更重要的是海汉人强大到自己难以想象出来的“背景”,如果海汉的行动是得到某些大人物的支持,甚至是来自其直接授意,那自己跳出来扮演绊脚石的角色就是自讨苦吃了。海汉人在这里办不成事,还能拍拍屁股走人,自己可没这么容易脱身。

        所以冯飞最终做出的决定,就是对海汉人在登州府招揽难民的计划不支持、不反对,尽可能地装聋作哑,只要海汉人不在这边竖旗造反,那就扮演泥菩萨的角色好了。

        几乎与此同时,芝罘岛上的海汉指挥部里,郝万清也向其他几人说明了先前与奇山所千户冯飞的会谈经过。能够如此顺利地完成与地方官员的磋商,倒是有些出乎了众人的预料。

        “这个千户很好打发啊!”钱天敦叹道:“给他展示一下肌肉,塞点银子就搞定了,要是大明的官员都这么淳朴,那我们今后取天下就容易了。”

        王汤姆比较谨慎,还向郝万清确认道:“这个冯千户,看起来不是那种容易变卦的人吧?”

        郝万清道:“我认为他对我们非常忌惮,不是出于敌对的情绪,而是有一种畏惧感。虽然还有待观察,但我个人认为他变卦翻脸的可能性不大。”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尽快开始实施宣传手段吧!”哈鲁恭拍拍胸脯道:“我的人马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动!”

        海汉在胶东半岛招揽移民的计划,前期主要通过派人外出去各地村镇张贴告示,散发传单来进行宣传,由民众自行前往芝罘湾投奔海汉兴建的难民营。这种方式虽然效率有限,但考虑到海汉对于本地状况并不熟悉,要自行在地方上组织移民的难度和风险都不小,所以指挥部的这种选择可以算是相对最为稳妥的办法了。

        登州府下辖一州七县,即宁海州、文登县、黄县、福山县、栖霞县、招远县、莱阳县,治所登州府城位于蓬莱。而其中距离海汉营地最近的,是位于芝罘湾西南三十里的福山县。

        福山县县城与芝罘湾之间还搁着一条夹河,这条半里多宽的河流虽然不可能阻挡拥有大量船只的海汉人,但身无长物的难民想要渡过这条河流去往芝罘湾,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对于福山县的移民招揽计划还要分为夹河东岸、西岸两个部分来进行,位于夹河西岸的移民,大概还需要海汉提供渡船才能通过这道天堑前往芝罘岛。

        福山县的地理条件也有利好移民计划的一方面,这一地区的地形都是以平原为主,利于机动力高的骑兵活动,移民徒步迁徙的难度也相较于内陆山区小得多。

        海汉在制定这个阶段的行动计划时,就已经将任务预定给了哈鲁恭的骑兵营。考虑到对本地的熟悉程度,专门还给骑兵营配备了一些山东出身的士兵协助行动。

        考虑到安全方面的原因,指挥部按照骑兵连编制作为小分队的划分基准,所以每一支行动队大概组成为五十名骑兵和十名临时加入编制的人员,其中包括有步兵、安全部和民政部的人,此外还有大约一百匹战马作为他们的坐骑和物资运输工具。虽然哈鲁恭的骑兵营下属有四个骑兵连,但并未全部出动,仍然保留了一个骑兵连的编制作为机动部队在芝罘岛留守。而另外三个骑兵连分别部署到夹河两岸,东岸一队,西岸两队,进行为期五日的流动宣传。

        孙真便是被临时分配到骑兵营充当向导的人员之一,虽然他出身登州,但家乡并不是在福山县,只是海汉军中登州出身的士兵本来就有限,在分配任务时也就不会再将出身地细分到某县了。

        按照指挥部的安排,孙真所在的分队先在芝罘岛西海岸上船,由海上跨越夹河入海口,将他们直接投放到夹河西岸地区。这段航程倒是不长,马队上下船所需的时间甚至跟途中消耗的时间相差无几,只用时一个多小时便到了。

        在建国庆典期间决定了北上的计划和人选之后,孙真回到浙江就已经开始和其他山东出身的士兵一起接受骑术训练,只是为时尚短,熟练度还远远不及真正的骑兵。而且他们这种临时编制人员不会在训练期间就分配到固定的战马,所以跟马匹的熟悉程度相当有限,这在一定程度上也限制了他们在马背上发挥出来的能力。

        “帮我抓着缰绳……这家伙兜着圈子不想让我上去!”孙真今天分到的这匹马显然很不愿意配合,他绕了半天都没能上到马背上去,只能求助于在旁边看自己笑话的王进民了。

        王进民一边笑一边替他抓住了缰绳:“你这架势哪是骑马,简直就是老汉骑驴啊!”

        本首发创世中文,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冯飞决定不插手海汉招揽难民的计划,不过他也不能对海汉人在芝罘湾落脚这件事无动于衷,由威海卫最早发出来的协查通报现在还放在他的案头,这事肯定得向登州府的其他卫所反馈消息才行。当下冯飞便撰写公文,说明“无名舰队”的来历和意图,但并没有表明自己的态度。

        冯飞的决定并未得到手下的一致赞同,比如百户罗彪就认为海汉武装落脚芝罘湾,对于近在咫尺的奇山千户所实在是一个不小的威胁,海汉人打着招揽难民的旗号到处活动,但谁知道他们的真正目的会不会是组织策动另一场武装叛乱?要知道上一次在山东闹得最厉害的并不是什么山贼流寇,而是武装齐备训练有素的明军,越是这种职业化程度很高的军队组织,在制造叛乱时所造成的破坏就越大。而海汉有钱有人有武器,危险程度相当高,奇山千户所应该设法对其保持全面监控才行。

        罗彪的意见当然并没有得到冯飞的采纳,冯飞所考虑的不仅仅是海汉人塞到自己手里的好处,更重要的是海汉人强大到自己难以想象出来的“背景”,如果海汉的行动是得到某些大人物的支持,甚至是来自其直接授意,那自己跳出来扮演绊脚石的角色就是自讨苦吃了。海汉人在这里办不成事,还能拍拍屁股走人,自己可没这么容易脱身。

        所以冯飞最终做出的决定,就是对海汉人在登州府招揽难民的计划不支持、不反对,尽可能地装聋作哑,只要海汉人不在这边竖旗造反,那就扮演泥菩萨的角色好了。

        几乎与此同时,芝罘岛上的海汉指挥部里,郝万清也向其他几人说明了先前与奇山所千户冯飞的会谈经过。能够如此顺利地完成与地方官员的磋商,倒是有些出乎了众人的预料。

        “这个千户很好打发啊!”钱天敦叹道:“给他展示一下肌肉,塞点银子就搞定了,要是大明的官员都这么淳朴,那我们今后取天下就容易了。”

        王汤姆比较谨慎,还向郝万清确认道:“这个冯千户,看起来不是那种容易变卦的人吧?”

        郝万清道:“我认为他对我们非常忌惮,不是出于敌对的情绪,而是有一种畏惧感。虽然还有待观察,但我个人认为他变卦翻脸的可能性不大。”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尽快开始实施宣传手段吧!”哈鲁恭拍拍胸脯道:“我的人马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动!”

        海汉在胶东半岛招揽移民的计划,前期主要通过派人外出去各地村镇张贴告示,散发传单来进行宣传,由民众自行前往芝罘湾投奔海汉兴建的难民营。这种方式虽然效率有限,但考虑到海汉对于本地状况并不熟悉,要自行在地方上组织移民的难度和风险都不小,所以指挥部的这种选择可以算是相对最为稳妥的办法了。

        登州府下辖一州七县,即宁海州、文登县、黄县、福山县、栖霞县、招远县、莱阳县,治所登州府城位于蓬莱。而其中距离海汉营地最近的,是位于芝罘湾西南三十里的福山县。

        福山县县城与芝罘湾之间还搁着一条夹河,这条半里多宽的河流虽然不可能阻挡拥有大量船只的海汉人,但身无长物的难民想要渡过这条河流去往芝罘湾,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对于福山县的移民招揽计划还要分为夹河东岸、西岸两个部分来进行,位于夹河西岸的移民,大概还需要海汉提供渡船才能通过这道天堑前往芝罘岛。

        福山县的地理条件也有利好移民计划的一方面,这一地区的地形都是以平原为主,利于机动力高的骑兵活动,移民徒步迁徙的难度也相较于内陆山区小得多。

        海汉在制定这个阶段的行动计划时,就已经将任务预定给了哈鲁恭的骑兵营。考虑到对本地的熟悉程度,专门还给骑兵营配备了一些山东出身的士兵协助行动。

        考虑到安全方面的原因,指挥部按照骑兵连编制作为小分队的划分基准,所以每一支行动队大概组成为五十名骑兵和十名临时加入编制的人员,其中包括有步兵、安全部和民政部的人,此外还有大约一百匹战马作为他们的坐骑和物资运输工具。虽然哈鲁恭的骑兵营下属有四个骑兵连,但并未全部出动,仍然保留了一个骑兵连的编制作为机动部队在芝罘岛留守。而另外三个骑兵连分别部署到夹河两岸,东岸一队,西岸两队,进行为期五日的流动宣传。

        孙真便是被临时分配到骑兵营充当向导的人员之一,虽然他出身登州,但家乡并不是在福山县,只是海汉军中登州出身的士兵本来就有限,在分配任务时也就不会再将出身地细分到某县了。

        按照指挥部的安排,孙真所在的分队先在芝罘岛西海岸上船,由海上跨越夹河入海口,将他们直接投放到夹河西岸地区。这段航程倒是不长,马队上下船所需的时间甚至跟途中消耗的时间相差无几,只用时一个多小时便到了。

        在建国庆典期间决定了北上的计划和人选之后,孙真回到浙江就已经开始和其他山东出身的士兵一起接受骑术训练,只是为时尚短,熟练度还远远不及真正的骑兵。而且他们这种临时编制人员不会在训练期间就分配到固定的战马,所以跟马匹的熟悉程度相当有限,这在一定程度上也限制了他们在马背上发挥出来的能力。

        “帮我抓着缰绳……这家伙兜着圈子不想让我上去!”孙真今天分到的这匹马显然很不愿意配合,他绕了半天都没能上到马背上去,只能求助于在旁边看自己笑话的王进民了。

        王进民一边笑一边替他抓住了缰绳:“你这架势哪是骑马,简直就是老汉骑驴啊!”

        本来自  &#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205808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