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082章 怀疑对象

第1082章 怀疑对象

  冯飞吃完午饭,回到书房中处理公务,忽然看到桌上摆着昨天夜间由宁海卫送来的协查通报,想起今天一早派人去烟台山送信,似乎还没来向自己复命,当下便叫了人进来问道:“早上让贾六和章虎子去烟台山,这两人回来了吗?”

  手下应道:“这两人还尚未回转,也不知是什么情况。”

  冯飞闻言有些不快:“去烟台山送个信,也要偷懒摸鱼,这规矩还真是乱了!”

  山东很多地区的卫所驻军都在前两年的登莱之乱中或多或少地失去了部分建制,军队指挥体系的残缺也让部分卫所的军纪逐渐趋于涣散,日常训练执勤松弛,士兵乃至部分级军官找机会溜号偷懒的情况屡见不鲜。冯飞认为自己派出去传令的两个亲兵迄今未归,大概也是趁着这个机会出城晃荡去了,否则奇山所城到烟台山来回才十多里地,怎么可能半天时间还没回来复命。冯飞决定等这两个家伙回来之后,要好好对其责骂一番才行,否则军中最基本的规矩都没了,今后还如何指挥得动这千户所所辖的人马。

  但事情好像与冯飞的预计有些偏差,他处理完公务感觉腰上隐隐作疼,便到榻上躺下,还迷迷糊糊睡着了一阵。等醒来再问那两人的消息,居然还未回来,冯飞便觉得有些不对了,他这些亲兵并非不懂规矩的新人,即便是偷懒溜号出去找找乐子,照理也不会在外耽搁如此之久。冯飞当下便传人进来,下令派一队士兵去烟台山看看那边是否出了什么状况。

  冯飞这次的命令下得很明确,要求带队的军官去到烟台山之后落实早上派过去那两人的下落,确认情况后尽快回来复命。

  这带队的军官名叫罗彪,目前的职位是百户,也是跟随冯飞多年的老部下了。他接着这样一个任务也觉得一些奇怪,奇山所城以北到烟台山之间并无人烟,原本居住在这一地区的百姓早就死的死逃的逃,只剩下一些荒废的田地和废弃的民宅,要说冯飞的亲兵在这种地方逗留几个时辰,显然不合情理。至于偷偷溜回城中就更不可能了,奇山所城就两条呈十字的街道,只要回来了就肯定会有人见到他们。

  依照罗彪的看法,这两个亲兵多半是去到烟台山之后,跟那个贪杯但又酒量奇差的郑老七一拍即合,在那边喝多了腿软回不来。本来这也只是小事,但在外耽搁太久被冯飞注意到了,性质就严重了,这次被带回来之后多半是要吃军棍了。

  罗彪带着人一路风风火火赶到烟台山,然后就现了两件令他震惊不已的事情,一是烟台山墩台和哨所的驻军全部失踪,而早上来这边送信的两人也不见踪影。但罗彪四下查看之后,并无任何打斗痕迹,营房中的个人物品和武器都好好地放着,主人却就此消失不见。

  而第二件让罗彪震惊的事情,便是芝罘湾里停泊的庞大船队了。不止是他,在场每一个看到芝罘湾景象的人都惊呆了,罗彪瞬间便想到了冯飞派人来烟台山送信的原因,便是因为临近的卫所现海上有一支身份不明的大型船队,才会向奇山所来协查通报。罗彪甚至连问都不用问,基本就可以肯定这便是登州府众多卫所都在找的那支船队了,因为这种规模的船队,在整个胶东半岛海域大概也找不出第二支了。

  如此之多的帆船密密麻麻地停靠在芝罘岛海岸上,罗彪估计这支船队至少搭载了上千人——当然实际数字还是其好几倍之多。在拿不准对方来头的情况下,罗彪也不敢带着眼下这点人马径直杀去芝罘岛,当即决定留下几人隐蔽在烟台山的林中继续监视,剩下的人则先撤回奇山所城,将情况汇报上去再说。

  “你真的没看错?”冯飞听到罗彪带回来的消息也是吓了一跳,特地追问进行确认。

  “大人,那支船队此时便在芝罘湾里,绝无虚言!大人若是此刻立刻出城去烟台山,应当还能看到他们。”罗彪这回程几乎是一路小跑,面见冯飞的时候都还在喘大气。这个时间距离太阳落坡还有一会儿,动作快点能赶上在天黑前再去烟台山确认一次。

  冯飞见他说得斩钉截铁,当下也有些犯嘀咕:“郑老七那帮人全都消失了……不知道是不是和这船队有关系……罗彪,你在那墩台附近可曾现有什么可疑之处?”

  罗彪应道:“卑职查看了墩台和营房,并未现血迹或打斗痕迹,物资和武器也都没有缺失……”

  冯飞打断他道:“早上去那两人的武器可在?”

  罗彪道:“这个……卑职倒是没有找到任何与贾六、章虎子二人相关之线索。不过卑职查看了营房灶膛,尚有些许余温,今早应该是做过一顿早饭。”

  冯飞不禁皱了皱眉,如果没有找到这两人遗留的物品,那就根本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去到烟台山之后才失踪的,也难以确认他们的失踪跟烟台山哨所守军失踪究竟是不是一回事。而现在所知的线索,顶多只能证明当地驻军是今早之后才失踪的。

  十几条好手好脚的汉子,自然不可能毫无理由就凭空消失,但如果要说有外敌入侵,又怎么可能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冯飞自然想不到,这一前一后两拨人都是束手就擒,并没有进行过任何的抵抗,海汉军带俘虏撤走的时候又精心打扫过事现场,自然不会给明军留下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不过对于明军来说,目前最大的嫌疑者仍然是芝罘湾里的神秘舰队。虽然按照罗彪的说法,这支舰队停靠的地点距离烟台山还隔着整整一个芝罘湾,但其出现的时机实在太过巧合,很难让人不把失踪的明军与其联系到一起。

  冯飞慢慢站起身来,走到屋内悬挂的登州府地图前,开始对照地图整理相关的时间脉络。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冯飞吃完午饭,回到书房中处理公务,忽然看到桌上摆着昨天夜间由宁海卫送来的协查通报,想起今天一早派人去烟台山送信,似乎还没来向自己复命,当下便叫了人进来问道:“早上让贾六和章虎子去烟台山,这两人回来了吗?”

  手下应道:“这两人还尚未回转,也不知是什么情况。”

  冯飞闻言有些不快:“去烟台山送个信,也要偷懒摸鱼,这规矩还真是乱了!”

  山东很多地区的卫所驻军都在前两年的登莱之乱中或多或少地失去了部分建制,军队指挥体系的残缺也让部分卫所的军纪逐渐趋于涣散,日常训练执勤松弛,士兵乃至部分级军官找机会溜号偷懒的情况屡见不鲜。冯飞认为自己派出去传令的两个亲兵迄今未归,大概也是趁着这个机会出城晃荡去了,否则奇山所城到烟台山来回才十多里地,怎么可能半天时间还没回来复命。冯飞决定等这两个家伙回来之后,要好好对其责骂一番才行,否则军中最基本的规矩都没了,今后还如何指挥得动这千户所所辖的人马。

  但事情好像与冯飞的预计有些偏差,他处理完公务感觉腰上隐隐作疼,便到榻上躺下,还迷迷糊糊睡着了一阵。等醒来再问那两人的消息,居然还未回来,冯飞便觉得有些不对了,他这些亲兵并非不懂规矩的新人,即便是偷懒溜号出去找找乐子,照理也不会在外耽搁如此之久。冯飞当下便传人进来,下令派一队士兵去烟台山看看那边是否出了什么状况。

  冯飞这次的命令下得很明确,要求带队的军官去到烟台山之后落实早上派过去那两人的下落,确认情况后尽快回来复命。

  这带队的军官名叫罗彪,目前的职位是百户,也是跟随冯飞多年的老部下了。他接着这样一个任务也觉得一些奇怪,奇山所城以北到烟台山之间并无人烟,原本居住在这一地区的百姓早就死的死逃的逃,只剩下一些荒废的田地和废弃的民宅,要说冯飞的亲兵在这种地方逗留几个时辰,显然不合情理。至于偷偷溜回城中就更不可能了,奇山所城就两条呈十字的街道,只要回来了就肯定会有人见到他们。

  依照罗彪的看法,这两个亲兵多半是去到烟台山之后,跟那个贪杯但又酒量奇差的郑老七一拍即合,在那边喝多了腿软回不来。本来这也只是小事,但在外耽搁太久被冯飞注意到了,性质就严重了,这次被带回来之后多半是要吃军棍了。

  罗彪带着人一路风风火火赶到烟台山,然后就现了两件令他震惊不已的事情,一是烟台山墩台和哨所的驻军全部失踪,而早上来这边送信的两人也不见踪影。但罗彪四下查看之后,并无任何打斗痕迹,营房中的个人物品和武器都好好地放着,主人却就此消失不见。

  而第二件让罗彪震惊的事情,便是芝罘湾里停泊的庞大船队了。不止是他,在场每一个看到芝罘湾景象的人都惊呆了,罗彪瞬间便想到了冯飞派人来烟台山送信的原因,便是因为临近的卫所现海上有一支身份不明的大型船队,才会向奇山所来协查通报。罗彪甚至连问都不用问,基本就可以肯定这便是登州府众多卫所都在找的那支船队了,因为这种规模的船队,在整个胶东半岛海域大概也找不出第二支了。

  如此之多的帆船密密麻麻地停靠在芝罘岛海岸上,罗彪估计这支船队至少搭载了上千人——当然实际数字还是其好几倍之多。在拿不准对方来头的情况下,罗彪也不敢带着眼下这点人马径直杀去芝罘岛,当即决定留下几人隐蔽在烟台山的林中继续监视,剩下的人则先撤回奇山所城,将情况汇报上去再说。

  “你真的没看错?”冯飞听到罗彪带回来的消息也是吓了一跳,特地追问进行确认。

  “大人,那支船队此时便在芝罘湾里,绝无虚言!大人若是此刻立刻出城去烟台山,应当还能看到他们。”罗彪这回程几乎是一路小跑,面见冯飞的时候都还在喘大气。这个时间距离太阳落坡还有一会儿,动作快点能赶上在天黑前再去烟台山确认一次。

  冯飞见他说得斩钉截铁,当下也有些犯嘀咕:“郑老七那帮人全都消失了……不知道是不是和这船队有关系……罗彪,你在那墩台附近可曾现有什么可疑之处?”

  罗彪应道:“卑职查看了墩台和营房,并未现血迹或打斗痕迹,物资和武器也都没有缺失……”

  冯飞打断他道:“早上去那两人的武器可在?”

  罗彪道:“这个……卑职倒是没有找到任何与贾六、章虎子二人相关之线索。不过卑职查看了营房灶膛,尚有些许余温,今早应该是做过一顿早饭。”

  冯飞不禁皱了皱眉,如果没有找到这两人遗留的物品,那就根本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去到烟台山之后才失踪的,也难以确认他们的失踪跟烟台山哨所守军失踪究竟是不是一回事。而现在所知的线索,顶多只能证明当地驻军是今早之后才失踪的。

  十几条好手好脚的汉子,自然不可能毫无理由就凭空消失,但如果要说有外敌入侵,又怎么可能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冯飞自然想不到,这一前一后两拨人都是束手就擒,并没有进行过任何的抵抗,海汉军带俘虏撤走的时候又精心打扫过事现场,自然不会给明军留下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不过对于明军来说,目前最大的嫌疑者仍然是芝罘湾里的神秘舰队。虽然按照罗彪的说法,这支舰队停靠的地点距离烟台山还隔着整整一个芝罘湾,但其出现的时机实在太过巧合,很难让人不把失踪的明军与其联系到一起。

  冯飞慢慢站起身来,走到屋内悬挂的登州府地图前,开始对照地图整理相关的时间脉络。

  (本章完)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188840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