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076章 胶州湾

第1076章 胶州湾

  这些卫所距离登莱之乱的中心区域登州城都有上百公里,所以在这场内乱中受到的影响相对小一些,都还保持着基本的建制。其中灵山卫辖区的胶州湾是整个胶东半岛最大的不冻港,明军在这地方还保留了小规模的水师建制。海汉这边虽然没有将其当作太大的威胁,但也不希望在北上舰队抵达目的地之前就被明军侦查到相关情报,所以在胶东半岛南海岸线的这段航程中,主力舰队将与海岸保持三十海里左右的距离,以避免被驻防明军现。

  不过为了更切实地掌握胶州湾的状况,王汤姆还是派出了一艘伪装成普通商船的侦查帆船,前往海湾内进行侦查,指挥官便是刚在杭州行动立下大功的安全部外勤任务主管龚十七。为了能够更好地掩饰身份,这艘侦查船上还特地装运了一些浙江出产的商品,以便应付可能出现的来自当地守军的盘查。

  胶州湾面积近五百平方公里,有南胶河、大沽河等十一条河流从胶州湾入海,湾内港阔水深,终年不冻。1372年明魏国公徐达派遣指挥佥事朱兴来到胶州湾,在这里修建了灵山卫,部署驻军以防范倭寇入侵。

  灵山卫下辖三个千户所,在行政上由莱州府管辖,军事上隶属于山东都指挥使司下的即墨营。灵山卫城位于胶州湾湾口南岸,在永乐二年(14o4年)和弘治元年(1488年)又分别由指挥佥事郭崇和分巡副使赵鹤主持了两次大规模的扩建。如今的灵山卫城城周五里,城墙外包青砖,高二丈五尺,厚一丈二尺,东西南北分别有朝阳、阅武、镇海、承恩四个城门,门上建有增强防御力的门楼。城外建有护城河,深达两丈五尺,宽为两丈。

  《灵山卫城建置志》中记载:“四门洞达,街为十字,均齐方正,形若棋盘,巷口有石若棋子,中有界河自北水门入,由南水门出,汇于城南,渐次归海。”城中间建有卫署、经历司、仓库、演武场等设施,驻军规模一千余人。

  在经历了三次营建之后,灵山卫城已经俨然是胶州湾沿岸地区的军政要地,驻军机构上马管军,下马管民,卫指挥使为正三品,在地方上已经算是级别很高的官员,而灵山卫行政区域也比后世地级市还要大出不少。

  不过灵山卫在登莱之乱期间也接到山东都司的命令,抽调了大部分兵力前往登州参战,期间的伤亡着实不少,所以目前也是处在战后恢复期,驻军规模肯定是赶不上战前了。好在当时乱军的活动区域主要集中在胶东半岛北海岸,倒是没有直接波及到灵山卫这边,所以灵山卫城及其周边设施都完好无损地保存了下来。

  但不可避免的是,战乱期间从北边逃难过来的民众大量聚集在了灵山卫城附近,而这些失去土地和生产工具的难民基本就只能依靠官府有限的赈济苟活。粮食倒还不是最大的难题,到了冬天没有温暖的居所才是官府都无法解决的矛盾,无家可归的难民们为了能够度过冬季的严寒,就只能继续往南,进入气温相对更暖和一点的江苏地界。其中一部分难民就是在淮安府遇到了替海汉招揽移民的海商,在“温暖的南方”和“管吃管住”的条件诱惑之下,为了活命踏上了移民船,这其中就包括了登州出身,目前在特战营中服役的孙真在内。

  类似这种需要抵近侦查的任务,龚十七自然不忘在船上尽可能多地安排熟悉本地状况的山东人,孙真两年前从家乡逃难出来的时候,也曾在灵山卫附近逗留过一段时间,所以对这里的情况还算了解。

  “当初一起逃到胶州的一拨人,起码有一半都死在了这地方。很多人不愿再往南逃,结果冬天一到,两场雪一下,冻死的人就上了三位数。说实话要不是冻得没法,我也不想再往南边走了,毕竟走得越远,再回来的机会就越小啊!”孙真谈及当年的窘迫状况,仍然不免心有余悸。

  “你要不往南走,可能就白白死在这地方了,多冤枉!如今不后悔加入海汉吧?”龚十七笑着问道。

  孙真连忙应道:“那当然不后悔!若是当初留在山东,即便能活下来,也顶多就是回去登州继续种地务农,哪有如今活得精彩!话说回来,要是当初山东有一支海汉军这种强军镇守地方,那孔贼也不至能猖獗一时,祸害地方!”

  龚十七点点头表示同意,他并不是政工干部,在这方面也讲不出什么大道理,只知对海汉效忠,尽力完成上司交代的任务而已。

  孙真抬手指向前方道:“前边便是灵山卫城所在地了,以前这里部署有一支水师船队,便驻扎在前方的唐岛湾中,只是不知如今是否还在这里。这唐岛湾面积较小,我们这船如果进去,着实有些打眼,既然这趟是以胶州湾为目标,我建议还是不要靠得太近了,免得节外生枝,从海上绕过去进入胶州湾得了。”

  龚十七没有对孙真的建议提出异议,他所接到的命令,此次抵近侦查的重点是胶州湾内的地理状况,而非明军在这一地区的部署情报。而且为了不脱离大部队,行动时间上有一定的要求,也不能在这地方耽搁太久,直奔主题大概就是最高效的解决方案了。

  这艘侦察船在距离海岸不到两海里的洋面上缓缓经过了灵山卫,期间并没有遇到他们所担心的海上盘查,龚十七在望远镜里看了半天,也没有见着一艘大明水师的战船。

  帆船很顺利地驶入了胶州湾之后,才零零星星在近岸处看到了有少量渔船出没。孙真触景生情道:“当初逃难来胶州湾,就算官府没什么赈济粮可,但终归是个靠海吃海的地方,倒也不至饿死。记得有两个月官府粮仓已空,大伙儿就只能靠着海产和野菜度日。我那时候每日便到海边滩涂去拣退潮之后的各种贝类、海菜,有时本地渔民收获丰盛,也会分些鱼虾给我们。”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这些卫所距离登莱之乱的中心区域登州城都有上百公里,所以在这场内乱中受到的影响相对小一些,都还保持着基本的建制。其中灵山卫辖区的胶州湾是整个胶东半岛最大的不冻港,明军在这地方还保留了小规模的水师建制。海汉这边虽然没有将其当作太大的威胁,但也不希望在北上舰队抵达目的地之前就被明军侦查到相关情报,所以在胶东半岛南海岸线的这段航程中,主力舰队将与海岸保持三十海里左右的距离,以避免被驻防明军现。

  不过为了更切实地掌握胶州湾的状况,王汤姆还是派出了一艘伪装成普通商船的侦查帆船,前往海湾内进行侦查,指挥官便是刚在杭州行动立下大功的安全部外勤任务主管龚十七。为了能够更好地掩饰身份,这艘侦查船上还特地装运了一些浙江出产的商品,以便应付可能出现的来自当地守军的盘查。

  胶州湾面积近五百平方公里,有南胶河、大沽河等十一条河流从胶州湾入海,湾内港阔水深,终年不冻。1372年明魏国公徐达派遣指挥佥事朱兴来到胶州湾,在这里修建了灵山卫,部署驻军以防范倭寇入侵。

  灵山卫下辖三个千户所,在行政上由莱州府管辖,军事上隶属于山东都指挥使司下的即墨营。灵山卫城位于胶州湾湾口南岸,在永乐二年(14o4年)和弘治元年(1488年)又分别由指挥佥事郭崇和分巡副使赵鹤主持了两次大规模的扩建。如今的灵山卫城城周五里,城墙外包青砖,高二丈五尺,厚一丈二尺,东西南北分别有朝阳、阅武、镇海、承恩四个城门,门上建有增强防御力的门楼。城外建有护城河,深达两丈五尺,宽为两丈。

  《灵山卫城建置志》中记载:“四门洞达,街为十字,均齐方正,形若棋盘,巷口有石若棋子,中有界河自北水门入,由南水门出,汇于城南,渐次归海。”城中间建有卫署、经历司、仓库、演武场等设施,驻军规模一千余人。

  在经历了三次营建之后,灵山卫城已经俨然是胶州湾沿岸地区的军政要地,驻军机构上马管军,下马管民,卫指挥使为正三品,在地方上已经算是级别很高的官员,而灵山卫行政区域也比后世地级市还要大出不少。

  不过灵山卫在登莱之乱期间也接到山东都司的命令,抽调了大部分兵力前往登州参战,期间的伤亡着实不少,所以目前也是处在战后恢复期,驻军规模肯定是赶不上战前了。好在当时乱军的活动区域主要集中在胶东半岛北海岸,倒是没有直接波及到灵山卫这边,所以灵山卫城及其周边设施都完好无损地保存了下来。

  但不可避免的是,战乱期间从北边逃难过来的民众大量聚集在了灵山卫城附近,而这些失去土地和生产工具的难民基本就只能依靠官府有限的赈济苟活。粮食倒还不是最大的难题,到了冬天没有温暖的居所才是官府都无法解决的矛盾,无家可归的难民们为了能够度过冬季的严寒,就只能继续往南,进入气温相对更暖和一点的江苏地界。其中一部分难民就是在淮安府遇到了替海汉招揽移民的海商,在“温暖的南方”和“管吃管住”的条件诱惑之下,为了活命踏上了移民船,这其中就包括了登州出身,目前在特战营中服役的孙真在内。

  类似这种需要抵近侦查的任务,龚十七自然不忘在船上尽可能多地安排熟悉本地状况的山东人,孙真两年前从家乡逃难出来的时候,也曾在灵山卫附近逗留过一段时间,所以对这里的情况还算了解。

  “当初一起逃到胶州的一拨人,起码有一半都死在了这地方。很多人不愿再往南逃,结果冬天一到,两场雪一下,冻死的人就上了三位数。说实话要不是冻得没法,我也不想再往南边走了,毕竟走得越远,再回来的机会就越小啊!”孙真谈及当年的窘迫状况,仍然不免心有余悸。

  “你要不往南走,可能就白白死在这地方了,多冤枉!如今不后悔加入海汉吧?”龚十七笑着问道。

  孙真连忙应道:“那当然不后悔!若是当初留在山东,即便能活下来,也顶多就是回去登州继续种地务农,哪有如今活得精彩!话说回来,要是当初山东有一支海汉军这种强军镇守地方,那孔贼也不至能猖獗一时,祸害地方!”

  龚十七点点头表示同意,他并不是政工干部,在这方面也讲不出什么大道理,只知对海汉效忠,尽力完成上司交代的任务而已。

  孙真抬手指向前方道:“前边便是灵山卫城所在地了,以前这里部署有一支水师船队,便驻扎在前方的唐岛湾中,只是不知如今是否还在这里。这唐岛湾面积较小,我们这船如果进去,着实有些打眼,既然这趟是以胶州湾为目标,我建议还是不要靠得太近了,免得节外生枝,从海上绕过去进入胶州湾得了。”

  龚十七没有对孙真的建议提出异议,他所接到的命令,此次抵近侦查的重点是胶州湾内的地理状况,而非明军在这一地区的部署情报。而且为了不脱离大部队,行动时间上有一定的要求,也不能在这地方耽搁太久,直奔主题大概就是最高效的解决方案了。

  这艘侦察船在距离海岸不到两海里的洋面上缓缓经过了灵山卫,期间并没有遇到他们所担心的海上盘查,龚十七在望远镜里看了半天,也没有见着一艘大明水师的战船。

  (本章完)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156755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