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072章 被人惦记

第1072章 被人惦记

  处理这起斗殴案的警察还没决定是不是要去找大夫来诊治这几个挨揍的倒霉鬼,酒楼里就又来了一拨人。这队人都是身着灰色军服的士兵,但与孙真、王进民着装不同的是,他们身上的武装带是醒目的白色而非普通军人的牛皮原色。在海汉的诸多兵种当中,白色武装带象征的是军中专门执行维护军纪的特权部门宪兵队,其执法对象便是海汉军人。

  宪兵队的头目将办案警察叫到旁边耳语几句,然后过来对孙王二人道:“此事由宪兵队接手处理,两位先跟我回去吧!”

  孙真跟王进民对视一眼,非但没有因此松一口气,反而是都露出了无奈的苦笑。如果这案子由警察处理,那顶多就是普通治安案件,而警察拿现役军人也没什么办法,多半只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后放他们走人了事,顶多也就是赔几个钱了。但现在宪兵队的人介入了,那被带回去之后可能就不是训斥几句了事,多半要被军法处置了,在外斗殴这种事情就算两人占理,但起码禁闭是逃不了了。

  孙王二人刚才借着酒劲打了这场架,看到宪兵出现酒也醒了,当下也不敢再造次,起身跟着宪兵离开酒楼。孙真走到门口想起一事,跟宪兵说了一声,又折返回店堂,将身上的流通券都掏了出来,数数也有三十多块,便一并拍在柜台上:“这些钱财赔偿店里损失,若是不够,在下改日再来补上!”

  两人跟随宪兵返回营区,在宪兵部录了一份关于事情经过的供词,还没等签字画押,两人的长官便到了。骑兵营来了个连长,而特战营则是高桥南亲自过来了——王进民只是普通一兵,而孙真却已经是有身份的军官了,这种军官违纪的状况在军纪严明的特战营十分罕见,高桥南少不得要亲自过问一下。

  高桥南问明事情来龙去脉之后,也不免对二人责骂几句:“你们俩喝酒喝傻了?这么喜欢替人出头,把军纪国法置于何处?都是入伍两年的老兵了,还是特战营跟骑兵营出身,身为军中精英还如此不知轻重,成何体统!”

  两个山东大汉个头都比高桥南高出一头有余,但此时却是被骂得抬不起头来,虽说他们是出于好心打抱不平,但现在回想起来,也的确是酒劲上头才会如此冲动,搁在平时这种事情应当不至于展到动手的程度。被宪兵队的人抓了个现行,也是的确有损于他们所在部队的声望,而这要比他们个人的得失重要多了。

  高桥南一通训斥之后,见这两人都低头不敢还嘴,也是稍稍解了一点气,这才恨铁不成钢地指点道:“你们要在外面收拾坏人,那也找准机会下手,这酒楼本是人流密集之地,你二人闹完事怎能脱身?还有,出去吃饭喝酒,就别穿着这身军服,旁人一看便知你们身份了。”

  旁边站着的宪兵脸色微变,干咳了两声。高桥南侧头看了宪兵一眼,继续教育二人道:“有错要承认,挨打要立正,既然犯了事,按军纪处罚,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你们可有话说?”

  孙真这才应道:“卑职二人既然做错事情,自当受罚。只是那帮外国商人在定海港肆意妄为,扰乱治安,也应当有所处罚才是。”

  高桥南道:“这不是你们该管的事,自有其他部门出面处理,你们二人好好反省,今后不要再犯这种错误!”

  高桥南在舟山岛上也算排得上号的高级军官了,既然他亲自出面,宪兵队这边倒也不好将两人罚得太狠,考虑到这件事中并未伤及到无辜人员,事后两人认识错误的态度也还算端正,最终只罚了他们三天禁闭,半月军饷。

  但这件事却并未就此终结,负责处理此案的派出所却是在另一方当事者身上现了些许问题。这帮来自东瀛的商人在舟山岛已经逗留了三个月到半年不等,但警方却并没有在舟山的商品交易所里查到他们的交易记录,如果排除掉相关记录缺失的小概率状况,那么这些人留在舟山的原因就有问题了,因为跨海来此的商人可不会白白将时间浪费在这里,只要采购海汉的商品运回国内转卖,基本都是能稳赚不赔的生意。

  舟山岛目前是军管区,所以一有风吹草动,情况就会反映到安全部,这种情况自然也在此列,派出所现疑点之后便立刻进行上报,然后安全部介入调查,很快便查明了其中原由。这群东瀛人跑到舟山来的目的并不单纯,他们可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生意人,而是来自日本九州西海岸外的五岛列岛,为当地武装组织效力的探子。

  “五岛列岛?那不就是倭寇大本营?”在例行周会上,王汤姆听了来自郝万清的情况汇报之后,情不自禁便接了一句。

  “没错,简单的说,他们就是倭寇。”郝万清点点头肯定了王汤姆的说法:“如果他们的交代属实,那我们可以肯定一件事,就是海那边的倭寇已经盯上我们这地方了。”

  五岛列岛是日本九州西海岸外由一百余个岛屿组成的群岛,其中又以福江、久贺、奈留、若松、中通五个岛屿面积最大,因而得名五岛列岛。这地方早在十六世纪中叶就成为了海盗乐园,当时因为明朝收紧海禁,浙江巡抚朱纨在1548年率大军扫荡了六横岛并摧毁了当时东海最繁荣的贸易港口双屿港,控制东海海上贸易的海盗武装头子王直为了避开明廷的打击,便率部跨海东进占领了五岛列岛海域,并自封为“徽王”,日本的历史典籍中将他称作“五峰船王”。

  王直当时也试图以自己在东海上的影响力来换取明廷的招安机会,洗白上岸接受朝廷册封,但他之前从事走私贸易,又有勾结倭寇祸害大明海疆的行径,将当时的海禁令犯了个遍,所以最终还是被明廷拒绝了。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处理这起斗殴案的警察还没决定是不是要去找大夫来诊治这几个挨揍的倒霉鬼,酒楼里就又来了一拨人。这队人都是身着灰色军服的士兵,但与孙真、王进民着装不同的是,他们身上的武装带是醒目的白色而非普通军人的牛皮原色。在海汉的诸多兵种当中,白色武装带象征的是军中专门执行维护军纪的特权部门宪兵队,其执法对象便是海汉军人。

  宪兵队的头目将办案警察叫到旁边耳语几句,然后过来对孙王二人道:“此事由宪兵队接手处理,两位先跟我回去吧!”

  孙真跟王进民对视一眼,非但没有因此松一口气,反而是都露出了无奈的苦笑。如果这案子由警察处理,那顶多就是普通治安案件,而警察拿现役军人也没什么办法,多半只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后放他们走人了事,顶多也就是赔几个钱了。但现在宪兵队的人介入了,那被带回去之后可能就不是训斥几句了事,多半要被军法处置了,在外斗殴这种事情就算两人占理,但起码禁闭是逃不了了。

  孙王二人刚才借着酒劲打了这场架,看到宪兵出现酒也醒了,当下也不敢再造次,起身跟着宪兵离开酒楼。孙真走到门口想起一事,跟宪兵说了一声,又折返回店堂,将身上的流通券都掏了出来,数数也有三十多块,便一并拍在柜台上:“这些钱财赔偿店里损失,若是不够,在下改日再来补上!”

  两人跟随宪兵返回营区,在宪兵部录了一份关于事情经过的供词,还没等签字画押,两人的长官便到了。骑兵营来了个连长,而特战营则是高桥南亲自过来了——王进民只是普通一兵,而孙真却已经是有身份的军官了,这种军官违纪的状况在军纪严明的特战营十分罕见,高桥南少不得要亲自过问一下。

  高桥南问明事情来龙去脉之后,也不免对二人责骂几句:“你们俩喝酒喝傻了?这么喜欢替人出头,把军纪国法置于何处?都是入伍两年的老兵了,还是特战营跟骑兵营出身,身为军中精英还如此不知轻重,成何体统!”

  两个山东大汉个头都比高桥南高出一头有余,但此时却是被骂得抬不起头来,虽说他们是出于好心打抱不平,但现在回想起来,也的确是酒劲上头才会如此冲动,搁在平时这种事情应当不至于展到动手的程度。被宪兵队的人抓了个现行,也是的确有损于他们所在部队的声望,而这要比他们个人的得失重要多了。

  高桥南一通训斥之后,见这两人都低头不敢还嘴,也是稍稍解了一点气,这才恨铁不成钢地指点道:“你们要在外面收拾坏人,那也找准机会下手,这酒楼本是人流密集之地,你二人闹完事怎能脱身?还有,出去吃饭喝酒,就别穿着这身军服,旁人一看便知你们身份了。”

  旁边站着的宪兵脸色微变,干咳了两声。高桥南侧头看了宪兵一眼,继续教育二人道:“有错要承认,挨打要立正,既然犯了事,按军纪处罚,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你们可有话说?”

  孙真这才应道:“卑职二人既然做错事情,自当受罚。只是那帮外国商人在定海港肆意妄为,扰乱治安,也应当有所处罚才是。”

  高桥南道:“这不是你们该管的事,自有其他部门出面处理,你们二人好好反省,今后不要再犯这种错误!”

  高桥南在舟山岛上也算排得上号的高级军官了,既然他亲自出面,宪兵队这边倒也不好将两人罚得太狠,考虑到这件事中并未伤及到无辜人员,事后两人认识错误的态度也还算端正,最终只罚了他们三天禁闭,半月军饷。

  但这件事却并未就此终结,负责处理此案的派出所却是在另一方当事者身上现了些许问题。这帮来自东瀛的商人在舟山岛已经逗留了三个月到半年不等,但警方却并没有在舟山的商品交易所里查到他们的交易记录,如果排除掉相关记录缺失的小概率状况,那么这些人留在舟山的原因就有问题了,因为跨海来此的商人可不会白白将时间浪费在这里,只要采购海汉的商品运回国内转卖,基本都是能稳赚不赔的生意。

  舟山岛目前是军管区,所以一有风吹草动,情况就会反映到安全部,这种情况自然也在此列,派出所现疑点之后便立刻进行上报,然后安全部介入调查,很快便查明了其中原由。这群东瀛人跑到舟山来的目的并不单纯,他们可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生意人,而是来自日本九州西海岸外的五岛列岛,为当地武装组织效力的探子。

  “五岛列岛?那不就是倭寇大本营?”在例行周会上,王汤姆听了来自郝万清的情况汇报之后,情不自禁便接了一句。

  “没错,简单的说,他们就是倭寇。”郝万清点点头肯定了王汤姆的说法:“如果他们的交代属实,那我们可以肯定一件事,就是海那边的倭寇已经盯上我们这地方了。”

  五岛列岛是日本九州西海岸外由一百余个岛屿组成的群岛,其中又以福江、久贺、奈留、若松、中通五个岛屿面积最大,因而得名五岛列岛。这地方早在十六世纪中叶就成为了海盗乐园,当时因为明朝收紧海禁,浙江巡抚朱纨在1548年率大军扫荡了六横岛并摧毁了当时东海最繁荣的贸易港口双屿港,控制东海海上贸易的海盗武装头子王直为了避开明廷的打击,便率部跨海东进占领了五岛列岛海域,并自封为“徽王”,日本的历史典籍中将他称作“五峰船王”。

  王直当时也试图以自己在东海上的影响力来换取明廷的招安机会,洗白上岸接受朝廷册封,但他之前从事走私贸易,又有勾结倭寇祸害大明海疆的行径,将当时的海禁令犯了个遍,所以最终还是被明廷拒绝了。

  (本章完)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116469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