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067章 束手就擒

第1067章 束手就擒

  于平风今天一早出门去都司衙门的时候就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两只眼睛都跳得厉害。俗话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但这两眼齐跳的状况,他也是第一次遇到,也不知这究竟是吉兆还是凶兆。到了衙门之后,这状况非但没有得到好转,反而跳得越厉害了。虽然于平风并不是十分迷信的人,但遇到这样的状况也有些犯嘀咕,心道自己难道是撞了邪不成。

  临近中午,于平风处理完一桩公务之后,正待要去吃午饭,手下忽然来报,称锦衣卫来人求见。于平风这几天也一直在等廖训那边的进展报告,当下便让手下将来客带来。

  来人并未穿着锦衣卫的公服,只是自称廖训的亲随,并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腰牌和廖训的手令。到了公堂之后,便向于平风呈上了一封书信。于平风见信封上的字的确是廖训笔迹,当下也不疑有他,便拆开了阅读。没读几行,于平风便不由得激动起来。

  廖训在信中提到,他已经顺着成丰行这条线索,查到了海汉在杭州的负责人,并且通过成丰行所提供的配合,已经于昨夜秘密抓捕了此人,目前正羁押于城外成丰行中。在廖训的劝说之下,此人已经弃暗投明,愿意投效朝廷对付海汉人,不过此人对廖训的身份还缺乏信任,所以廖训希望于平风能够出面安抚,以他浙江都司指挥佥事的四品官官职,应该足以能让对方放下最后的心防了。

  但廖训在信中特别指出,根据此人供述,海汉在浙江都司、提刑按察使司等重要部门都安插了耳目,所以于平风出行的时候切勿向同僚透露去向,也不要使用官家排场,以免行迹暴露导致前功尽弃。送信的人已经在衙门外准备好了专门的车马,于平风只要换上便服听从送信人安排,就会将他护送到城外会面。

  信笺落款处是廖训的签名,于平风与其有过公文往来,这笔迹倒也熟悉,一看签名便知并非伪作。只是廖训做出这样的安排未免有点不合常理,还需再问问清楚才行,当下慢慢将信笺叠起来,对送信人道:“廖大人倒是好本事,不声不响便拿了人。不知昨天的行动,廖大人出动了多少人手?期间可有伤亡?”

  那送信人抱拳应道:“启禀于大人,昨日廖大人只带了十几名兄弟,在那商栈中设下埋伏,由商栈掌柜以移民为由,引了对手独自前来,没费什么工夫便拿下了。那人也是个怂包,刀一架上脖子,立刻便软了,廖大人在事前准备了好几套刑讯手段,却半点都没用上。”

  于平风听他说得像模像样,也就没有怀疑这中间有什么文章,继续问道:“廖大人既然已经拿下对方,为何不将其押解回城,却要邀本官出城去处理此事?”

  送信人应道:“此人身负许多机密,而且据其交代,杭州官府中各个衙门都有其同伙进驻,就连锦衣卫也不保险,廖大人担心押他入城之后被其同伙现,恐有灭口之风险,所以才留在了城外,临时征用了商栈作为侦办此案之据点。廖大人说,在将其躲藏在杭州城内同伙一网打尽之前,还是暂不让其露面为妙。”

  于平风听得不禁连连皱眉,这海汉竟然在杭州官府中安插收买了不少人,也难怪过去这一年中对付海汉的手段十之七八都落在空处,只怕浙江都司的政令还没出杭州,海汉人就已经得到消息了。这些潜伏在各个衙门中的海汉耳目若不设法除掉,今后也很难将整治海汉的政令向其他州府推广。如此说来,廖训这样做的确是有充分的理由。

  那送信人继续说道:“廖大人的意思,只需于大人过去露个面亮明身份,让那人知道有官府大人物关注此事即可,不会耽搁了于大人下午处理公务。”

  如果只是去露个面,安抚一下廖训抓回来的海汉俘虏,倒也花不了太多工夫。正好于平风手头已经没有别的事情,趁着午休时间过去看个究竟也无妨。于平风拿定注意,便让送信人在堂前等着,自己去换了一身便服出来,只带了一名随从,这才随送信人出了衙门。果然街角处便停了一辆黑篷马车,于平风和随从上车之后,很快马车便启动向南行去。

  凭着锦衣卫的手令,这辆马车在城门处顺利通关出城,甚至连象征性的检查都没有进行。马车驶抵成丰行外,便有人打开大门放了马车进去,然后又迅地关上了大门。如果不是一直盯着成丰行,还真是很难注意到有这么一辆马车已经在顷刻间进到了里面。

  马车在成丰行的院子里停下,于平风与随从下车之后,送信人便带着他们往里走。于平风见这商栈中皆是着便服的青壮男子,虽未佩带武器,但看起来个个都极为精干,想来应该都是廖训的手下。只是自己到了之后,这廖训居然还不出迎,小小百户在四品官面前拿架子,这未免是有点膨胀了,平时以“廖大人”相称,那也只是官场交际的客气话,还真以为锦衣卫有点特权就了不起了?于平风虽然脸上不动声色,但心里已经在琢磨等会见面之后要设法敲打敲打廖训,免得他都忘了自己有几斤几两重。

  来到最后一进院子,于平风便看到了正对天井的厅堂中坐着一人,正是把自己招来这里的廖训。这厅堂中摆着一张大八仙桌,廖训就端坐在桌子后面,看到于平风来了却并没有起身相迎的意思。于平风鼻子里哼了一声,让随从等在外面,自己径直走入厅中。

  “廖大人好大的架子!”于平风拱了拱手,语气十分不快。他实在想不通,这廖训以前都还挺会做人,怎么数日不见,居然跟自己拿腔拿调地玩起花样来了。

  廖训苦笑着应道:“于大人,请恕廖某行动不便,有失远迎!”

  于平风惊道:“廖大人莫非是昨日抓贼人之时伤了腿脚?”

  “那倒不是……”廖训抬手一指旁边的座位,示意于平风坐下来说。

  于平风到廖训旁边坐下,屁股刚沾到椅子,眼光一下瞥见廖训被八仙桌桌布挡着的双手双脚都戴着铁制镣铐,吓得他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

  “于大人不必慌张,既然已经来了,那就留下来作客吧。”

  随着一声调侃,于平风看到一名蒙面男子出现在了门口,而他从城内带来的那名随从,不知何时已经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你是何人?胆敢羁押朝廷命官,是要造反不成?”于平风伸手一扯廖训身上的镣铐,现根本不可能帮他解开,当下便果断放弃了无谓的尝试,将注意力集中到蒙面男子身上。

  “在下龚十七,于大人大驾光临,未能远迎,还望见谅。”龚十七毫不掩饰地报出了自己的身份:“本人就是于大人所深恶痛绝的海汉人之一。”

  于平风心猛地一沉,对廖训道:“那看来你送到本官这里的信上全是假消息了?”

  廖训苦笑道:“在下家人性命都在海汉贼子手中,于大人,对不住了!”

  于平风几乎是立刻就反应过来,这廖训不知怎地落在了海汉人手里,扛不住对方的胁迫已经投敌了,按照对方的安排,故意写了一封书信交到自己这里,利用自己求功心切的心理,将自己引出城来。最要命的是于平风还信了廖训的话,出前没有告诉同僚和家人关于自己的去向,如今都司衙门也没人知道自己的具体动向,就算有人现自己失踪,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找到这地方来。于平风很想奋起反抗,但可惜的是他身上没有佩带任何武器,想杀出这个商栈似乎也会有些困难。

  便在他犹豫间,门口就已经涌入数名蒙面汉子,手中都攥着一根鸡蛋粗细,两尺多长的木棍。不过这些汉子并没有涌上前来对他动手,而是在五尺开外的地方便停了下来。但这个时候于平风要是还试图以武力进行反抗,只怕还没等他站起身来,周遭的木棍就会劈头盖脸地砸下来了。于平风见对手优势难以撼动,当下也就没有再尝试无谓的抵抗,只是盯着龚十七,要看这海汉头目有什么作为。

  龚十七走到桌边,也拉开一把椅子坐了下来:“于大人,这一年里对我海汉穷追不舍,用尽了各种手段想将我们驱逐出浙江,也是辛苦了!”

  于平风道:“似你这等目无王法之徒,官府自然是要给予惩戒才行。羁押朝廷命官,你可知道这是多大的罪过?”

  龚十七点点头道:“关于羁押朝廷命官这一点,廖大人之前也已经说过了。不过于大人既然有疑问,那我就再解释一次。你们在明廷当多大的官,都管不了海汉,大明律也治不到海汉人的罪,我设局抓你们,那是因为你们一直利用手中的权力来跟海汉作对。你们觉得可以凭这大明的官位压海汉一头,但今天我要告诉你们,这种想法实在错得很离谱!”

  于平风道:“要杀便杀,你将我们扣在这里又是意欲何为?”

  龚十七道:“于大人不用这么着急,还有你能派上用场的地方。来人,上纸笔!”

  当下便有人呈上纸笔砚台等文房用品,龚十七道:“于大人不用觉得疑惑,我费这么大的周折请你过来,可不是为了求你的墨宝。现在我需要你写一封信,写给你的同伴,内容按你之前看到廖大人那封信照搬就行。”

  “你是要把郭大人也引来此处?”虽然龚十七并未提及郭正的名字,但于平风却已经想到了他的真正目的。

  “你们三个人不是一向同进退吗?能在这里聚齐多好,而且顺便也能看到你们一直想见的海汉人,也算是得偿所愿吧。”龚十七不无调侃地说道。

  于平风怒道:“本官岂会受尔等胁迫做这龌蹉事!”

  龚十七道:“你不写也行,但今晚你家宅子就会起一场无名火,届时可能一个人也逃不出来。”

  “卑鄙!”于平风怒骂道:“蛮夷番邦,果然是小人行径!”

  龚十七也不着恼,依然语气平静地说道:“在下只是替海汉干脏活的下人,不管你如何辱骂也没用,在下来杭州就是要完成任务,至于用什么手段来达成目的……没有人会关心失败者的命运,你们现在应该做的,是让自己不要输得太彻底。至少,要尽力保住你们家人的性命安全。”

  于平风看了看身旁的廖训,突然有点明白了对方的感受,想必今早廖训受迫给自己写信的时候,应该也是十分为难。海汉人居然想出这样的毒计引己方三人一一自投罗网,真是让人防不胜防。

  龚十七又补充道:“信里记得说你们两人现在在一起,写完后廖大人也签写一个落款,这样应该更具有说服力。”

  于平风一想的确是这道理,有他与廖训一起作保,接到信的郭正自然不疑有他,恐怕很快就会赶来会合。这样一来,杭州城一日之间,大概便会有三名高官莫名其妙地失踪了。但他现在的处境,也根本没有办法改变局势的走向,无力对龚十七的安排作出反抗。

  大约一个多时辰之后,先前带于平风来到这里的送信人揣着另一封刚刚出炉的信件,坐着马车又再次进城了。他的目的地是城内的提刑按察使司,将这封信送交到佥事郭正手上。如果郭正动作够快,城门关闭之前他就能乘坐行动小组提供的马车出城赶到成丰行,与他的两位难兄难弟会合了。

  龚十七命人将于平风和廖训分别押到不同的房间里看管起来,现在就等着郭正上钩,这次的任务就算齐活了。回想这次来杭州执行的任务,能够峰回路转展到当下这个局面,也的确是他与高桥南在事前根本没想到的状况。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042533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