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我家鱼塘成了仙界排污口 > 第四十八章 马蹄脱落

第四十八章 马蹄脱落

  等到鸡场外面的蔬菜、谷物催熟之后,聪明的旺财会从外面把鸡舍里面的门打开。

  本来就不是什么复杂的结构,旺财只要稍微在外面一推就开了,不过在里面的话则很难打开。

  普通的土狗都能够做到,何况是经过神兽污水进化的德国牧羊犬了,身体、智商等各方面都得到了显著提高,成年期的旺财学习可比幼年期的时候增加了不少。

  而且就算旺财不开鸡舍的门,朱仁明运一次饲料也就几个小时,到时候看情况再开就行了,所以也不急于一时。

  这么多鸡关在鸡舍里面一天整问题都不大,毕竟朱仁明的鸡都是经过阉割的,阉鸡的话闹事的几率会少一点。

  减少打斗受伤的风险,这也是为什么朱仁明会选择阉割鸡群、土猪的原因,自从人们认识到阉割的好处之后,猪、鸡规模化养殖的趋势才会越大。

  这是经过实践得出来的,不然又有谁会特意去阉割?而且还形成了一个专门的阉割职业?

  朱仁明和白糖离开了人民农场前往饲料堆放地,这几天天气好了不少,虽然不下雨。

  但是太阳过于炙热了,所以说做重体力活的话,完全是受罪!

  今天白糖处在一个精神状态极佳的情况下,只是在无负重下爬山抵达了山脚的河流旁边,白糖已经很累了,当时朱仁明并没有察觉到。

  他的注意力放到树枝和枯叶遮掩的饲料袋上,发现没有被破坏的痕迹,悬着的心也就放下来了。

  观察了四周,洪水还没完全消退,前面几天的强降雨可是把这一年的雨下得都差不多了。

  再加上这座小镇发展起来的时候,根本就没考虑到什么排洪方面的基础设施,地形也利于积水。

  因此起码还要一段时间洪水才会消退,而这是在没有继续下雨的基础上,如果再下暴雨的话,小镇的洪涝起码还要持续个把月。

  搬迁的居民不知道何时才能搬回来,不过这也让朱仁明的搬运工作轻松了起来,至少不必担心人来人往的,到时候解释起来都不清楚。

  这次的话,朱仁明选择还是先搬运四袋,扛到了白糖背上用绳子绑紧了。

  确定稳定之后,朱仁明牵着白糖走到前面进行牵引,没注意到白糖的表情,或者说朱仁明忘记了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情。

  汽车的话,我们即将长途行驶,一般按照说明书上说的要检查下轮胎的情况,防止在半路的时候爆胎或者一些小问题演变成了大毛病。

  到时候进了修车场没个万把块拿不下来,本来就是几十块的小事情,拖延的话就会变大了。

  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的话,汽车里面的内部元件会进行一个转化,而这个转变显然是坏的。

  白糖以前作为跛脚马的时候,原主人对它都不太重视,再加上白糖又做不了重活。

  而且还年轻,因此相关的配置并不全面,朱仁明也是第一次养马,很多方面的经验还是不足的。

  第一趟安全送到了人民农场,朱仁明心系鸡场空地上播撒的种子发育的怎么样了。

  几个小时左右,还没什么反应,按照道理说应该长芽了啊。

  这使得朱仁明有些发慌,如果说这些种子无法成长的话,他的仙水浇灌下去了,又没收获,不是亏大了吗?

  “算了,个把小时还看不出什么,再等等看看,好在旺财聪明,没有提前把门栓给打开,不然这些种子都被斗鸡给吃掉了。”朱仁明摸了摸旺财,嘱咐它别开木门了,这件事情还是要交给他自己。

  毕竟种子的发育情况,还不明显,现在放鸡出来,之前的努力肯定白费了。

  最主要的是朱仁明分离出来的仙水数量也不是很多了,他还要靠仙水、神兽药丸重新搅拌融合成为神兽污水拿来还原饲料的营养成分。

  这么用了朱仁明还有些心疼啊,毕竟仙界排污口那边没什么动静,神兽污水早就分解干净了。

  朱仁明在人民农场没待多久,饲料搬卸到有彩钢雨棚的室外仓库就离开了农场,他和白糖连一口水都没来得及喝。

  又是爬山、下山,朱仁明的鞋子都磨平了,何况是白糖了,连续三次,也就是说人民农场拥有了12袋的饲料。

  看了看天色,朱仁明觉得还能够在入夜之前再去搞四袋出来,抱着这样的侥幸心理,朱仁明牵着任劳任怨的白糖又上山了。

  “砰——”朱仁明和白糖走到半山腰的时候,白糖倒了下去,朱仁明顺势也被拉倒了。

  一人一马滚了下去,摔得人仰马翻,值得庆幸的是,白糖没有驮负重物,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它自身的体重和几百斤的饲料一起摔倒的话,产生力量可想而知。

  造成的伤害也是极大的,而如今的话,会把伤害降到最低,但是依然不太乐观。

  倒地的朱仁明,迷迷糊糊,强撑着起来了,甩了甩头,把脸上和头上的灰尘弄掉。

  清醒了过后,也没空去理会身上的其他伤势了,最重要的是看白糖到底怎么样了。

  “白糖,白糖,你还好吧?”朱仁明趴在地上,检查白糖的伤势,如今它已经昏倒在地了,眼睛都挣不开。

  好像很累的样子,呼吸的频率也很大,朱仁明检查了脉搏、心脏、呼吸等方面,确定了白糖还有生命特征,这就足够了。

  “对不起,白糖,是我的错,不该让你继续来背饲料。”朱仁明觉得是自己的鲁莽害了白糖,如果刚才不急着再来背一次饲料的话,好好休息一个晚上,那么白糖就不会发生这种情况。

  “原来是马蹄脱落了,怪不得在无负重的情况下都摔到山下了。”朱仁明这才注意到白糖的四蹄是没有金属质地的马蹄铁保护的,也就是说没有“穿鞋”。

  “赤脚”走路的话白糖怎么会不摔跤啊,那层角质层质地的马蹄早就磨成什么样了。

  加上这些日子的高强度的体力活动,没有马蹄铁保护的白糖,只是马蹄脱落、断裂、磨平已经是万幸了,没有伤及筋骨,一切都有回转的余地。

  (http://www.shukeju.com/a/18/18578/224025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