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29 死灵

29 死灵


  扎克被詹姆士‘绑架’了,理由是,“我的车在韦斯那里,你送我去警局。”

  车程中,詹姆士自己开了收音机。也是妙,我们看过太多人要扎克呆在旁边是为了和扎克说话的,詹姆士这种举动显然是不想说话,单纯的需要扎克的陪伴?

  车程不长,到了警局,詹姆士也不下车,逼着扎克在停车场绕了一圈,“我没看到我的车,如果韦斯今天没来警局的话,你还要送我回去!”

  ??

  什么意思?让扎克在这里等他?

  扎克倒是想问明白,还没开口,詹姆士已经下车,送给扎克一个迅速消失的背影。呃。

  算了,等着吧。反正詹姆士也不是真的去上班的,以詹姆士对达西局长一向的不尊重,应该是直接冲去局长办公室发泄,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回来。

  扎克完全无聊的等待,大概只有5分钟。

  “兰斯警探说你在停车场等着。”

  扎克一侧头,“莱文警探?”死灵飘在车门外,扎克的惊讶是真实的,“你还在这里?”这里是指现世。

  记得这位死灵从自己的尸体上飘出来后,对扎克说要去纠缠谋害了他性命的达西局长吧。这纠缠,竟然还持续着。

  “恩。我妻子还未安顿下来,我当然还在。”死灵莱文飘入了车内,青色的半透明脸上露出了个‘你懂的’的微笑,“我得盯着达西完成他的保证。”

  扎克并不懂,“抱歉,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死灵莱文愣了一下,“哦,我逼迫达西局长把我妻子加入了证人保护计划,他给我妻子安排了新的生活。”

  “抱歉。”扎克依然在道歉,“现在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了。”

  “你懂的。”死灵莱文却摇了摇头,“你不是也在疑惑为什么我妻子委托了你调查我的死因,却不看委托结果的突然搬家么。”

  扎克挑了下眉,“这是因为你?”

  “恩,是我。”死灵点了点头,“看到她为了我的死亡,居然冒险的去接触你这种人,让我担心。我威胁了达西,让他完善了本就是为他而起的事件的后患,彻底让我的家人远离巴顿,重新开始生活。”

  扎克有点儿不乐意了,“解释一下什么叫我这种人。”

  “呵呵,我的意思是灰色职业者。”曾经的警探,现在的死灵对着扎克笑笑,“我妻子应该委托你的时候有说吧,你们这种道德摇摆的灰色职业者,对我这种执法者家庭来说,不是什么,恩,该接触的人群。”

  这解释扎克可以接受,也明白了之前疑惑的事情,“证人保护计划?”

  “就和你们吸血鬼的身份轮换一样,用个新的身份,彻底和以前的生活切割,重新生活。这种警界的常事,达西还是能轻易做到的。”死灵回答了,并补充,“我妻子知道这流程,谁叫她嫁给了一个警察呢~呵呵,所以她放弃之前生活的一切。”

  扎克摇了摇头,“至于如此么。”

  “至于。”死灵说的无比肯定,半透明的身体没有实质的和车内的座椅重合,他上下的来回飘动,调整姿势,“以我现在这个死灵身份,我了解了很多之前不懂的东西。就比如我的死亡。”死灵朝扎克笑笑,“反正你好像也没事做,听我絮叨絮叨。”

  事实。扎克做了请的手势——

  “当我刚被拖入地狱的时候,我已经接受了自己死亡的事实,但当时我所理解的事实是,我在讨好局长达西的一件小差事中失败了,送掉了自己的性命。”

  扎克没评价,保持倾听。

  “然后我见到了真正的恶魔。”他看着扎克笑了一下,“你绝对没见过。不是在现世中那种只能用黑色的雾气示人,或附身在别人身上的恶魔。真正使用着他们真实姿态的恶魔。”

  扎克点了下头,不是同意什么,只是告诉对方,‘我知道现世的恶魔无法显现真身’。

  “我当时就想,好吧,圣典中的故事是真的,我要被恶魔吃掉,或成为永远被恶魔折磨的玩物。但,这些都没有发生,几个恶魔围住了我,开始问我,我是怎么死的。”

  呃……这应该就是詹姆士威胁玛丽教堂的恶魔,审问莱文灵魂的时间点。

  “我说是被枪击,然后失血过多死的。我可以看出那些恶魔眼中的不满意,我当时又在想了,现在他们要吃掉我了,或把我当做玩物折磨。”

  扎克已经能感受对方表达的趋向了——

  “但这些又没有发生,他们耐心的告诉我,詹姆士在调查我是怎么死的,我被枪击,我失血过多,詹姆士看到了,他们不需要这些詹姆士已经知道的信息,让我从头说。”

  如果大家把这当做一个人,变成地狱死灵后的心路历程,那大家就错了。这是一个生活在这个世界的生命(人类),用最糟糕的方式——在死亡后被动的了解他过完了一生的世界的真实样子。

  “你知道我当时我有多少疑问吗?”死灵莱文的脸上,保持着微笑,“一堆我坚信会吃掉我的恶魔,在为了詹姆士·兰斯——我一直认为只是个好运的官二代的家伙查案。”笑容更甚了点儿,“我回答了他们想要得到的信息,我也看到他们传递了我给出的消息,我更看到了他们接收来自现世的命令,说詹姆士很满意这些信息。”

  扎克保持着沉默。因为扎克已经可以想象,这位死灵经历的世界观崩毁。

  “最后,我想,我继续存在的理由应该随着詹姆士对信息的满意而消失了,我想,我绝对要被吃掉了。”死灵继续笑着,“但这又没有发生,我亲眼看着那帮恶魔商量着要把我怎么办,他们最先划掉的选项就是抹除我的存在,因为,我引用一位恶魔的话‘你们谁能保证现世的那帮家伙会不会又要找这个人?我们能糊弄过詹姆士·兰斯,但我们能糊弄过格兰德的吸血鬼吗?’”

  死灵莱文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他们就把我丢回来了。我在玛丽教堂里,被恶魔充斥的玛丽教堂里。我困惑了一会儿,我恐惧了一会儿,我高兴了一会儿,然后我冷静下来了。我意识到从现在开始,没人会给我怎么生活的指导了,我也不可能去自以为能发生什么,所以我回到了警局,看到了我的遗体,留在那里,我需要时间,思考我要怎么活下去。然后你就知道了,我被送到了格兰德,我见了你这个格兰德里的吸血鬼,我问你达西会不会出席我的葬礼,你说会,我见到了达西,我纠缠上了他。”

  停顿了很长时间,扎克以为对方已经说完了,正要开口,死灵莱文先一步,“我依然在考虑未来我要怎么走,但不管我考虑的结果是什么,我知道如果我要‘拥抱’现在的自己,我需要解决我在这个世界上遗留的问题。”

  扎克再开口,“你妻子。重点不是你妻子要开始一个新生活,而是你想要一个和你曾经的人类生活彻底切割的新开始。”

  死灵莱文点头了,“现在你懂我了。”

  扎克认可了,“很好的态度,我精神上支持你。”这不是句说着好玩儿的话,而是扎克能提供,也只有精神上的支持——我们是知道了,扎克并不希望莱文夫人重新开始新生活的消失。扎克还指望贝尔警探使用莱文夫人这个筹码,在西部抵御达西可能的针对。当然,这里的死灵莱文不需要了解的这么深。

  “现在我知道为什么这段时间我接触到的巴顿异族,为什么总在谈论你了。你是个……值得被谈论的人,扎克瑞·格兰……呵呵,抱歉,托瑞多先生。”

  “谢谢。”不用去问巴顿异族谈论扎克的内容,把这当做赞扬就行了。

  “所以这次詹姆士·兰斯又是在干嘛?”死灵莱文主动提问,依然带着笑意,“他威胁达西,如果达西不好好听他说话,就下来叫你,让你亲自去教传承者做人。”

  扎克撇了撇嘴,“你应该知道,你们北区警局丢给南区警局的印安人自杀案。”

  “丝贝拉,对么,她是个巫师吧。达西接到案件申请的时候在办公室发了好大的火,昨天寇森在南区警局开完发布会后有发了好大的火,今天给巴顿日报送去通知的时候心情也糟的很。”呵,这死灵倒是了解的清楚,“我问了好半天才从他嘴里知道些东西,印安人啊,巫师啊,魔宴啊,吸血鬼啊。”死灵莱文居然有了同情的语气,“达西其实也蛮可怜的,只是我以前的角色不允许我以下属以外的眼光看他,现在,呵呵,传承者还真是搞笑的物种,我现在有时都觉得可笑,我是因为这种生物之间的纠葛挂掉的~”

  扎克从这次的接触中,至少明白了一点,这个死灵的心态调整算很不错的了。如之前所说,生活的态度很好。

  扎克突然奇想,“我能问你个问题么,以你以前警探的思维方式回答我。”

  “你说。”

  “如果社会中出现了针对某一群体的恶意行为,你们执法者的态度是怎么样的。”

  “你是说这次派斯英印安文化被威胁吗?”死灵莱文进入角色的很快,“这个真的不怪达西。我给你举个例子吧,前前段时间,西区斯通家族少爷布雷克·斯通卷入的夜店被袭击案……”

  类似的事件果然就是用来类比的——

  “……那是作为执法者可以持有态度的,因为有明确的施害人,和明确的受害人。法律的态度就是执法者的态度。”

  扎克点了点头,这和扎克的想法一样,但让人无奈的,“但西区人出于一些理由,暂时压住了事件,让案件过了可以制造社会态度的时机。”

  死灵莱文似乎很赞同扎克的话,“是的,那时我还活着,我就有一点不明白,达西局长为什么没有用那个机会去抱西区人的大腿,这对他这个空降局长的未来来说,很有帮助。但当然了,我现在知道他已经在抱了,是西区人错过了时机。”

  扎克没准备混淆主题,“那现在的印安文化呢?”

  “那些被派斯英的嘉年华委员会收到的威胁信件,不是可以被法律度量的伤害。”死灵莱文说的有些专业了,“言语文字,在法律面前,并不是暴力的形式。哎,这样说有些不道德,但是事实,如果一个人威胁你的生命,但只要他没有付诸行动,法律并不能说出威胁的人怎么样。这就是你的答案了,执法者在这种事情上没有态度。”

  扎克沉吟了一会儿,接受了。这里不是可以用义气说服什么人的时候,现实就是这样,法律就是这样,但,“除了言语文字上的威胁外,嘉年华的准备不是也确实遭受了破坏吗?这些也不能算是可以度量的伤害吗?”

  “你在路边破坏一个垃圾桶也是。”死灵莱文非常干脆的回答了,“但你没有看到任何城市的警力,浪费资源,去追捕一个破坏垃圾桶的罪犯,不是么。”

  “印安文化的展品,昆因夫人的遗物,不是垃圾桶。”扎克撇了撇嘴,如此回应。

  “所以你的意思就是如果一样东西,被放上某个特殊的标签,执法者度量它的时候就应该用不同的标准了?”死灵莱文很认真的问扎克,“法律面前一切平等,你以为只人类说出来的口号吗?”

  扎克居然被一个死灵,在人类法律的话题上说到无法回应了。扎克抿着嘴,一时不知道如何回应。

  死灵莱文摇了摇头,“派斯英那边的印安人,错就错在……也不能说错,只能说他们太在意他们自己身上标签了,事实上‘印安’的标签,不会给他们带来任何社会上的优待,何况在联邦的某些地区(西部),这还是非常负面的标签。”

  这个扎克懂,“都是人的文化,没谁低过谁,但也必然没谁高过谁。”

  “是的。”死灵莱文居然叹了口气,“每天这个城市都有标牌、路灯、公共座椅……被恶意或无意的破坏,这些都是人的文化,人的文明制造出来的东西。你不能指望你套个‘少数’,或‘人种’,或‘传统’,就指望所有人都让着你。这是不可能的。”

  扎克也有点儿想叹气了,“现在的事实就是套上标签的东西,不仅不会被优待,反而还会被某些人当做针对的耙子。”

  “你这话说的好。”死灵莱文摇着头,“如果派斯英就是老老实实的弄嘉年华,不强行弄什么印安文化的噱头,谁会搞他们。派斯英的印安人就是有自己的私心,要宣扬他们的文化,那他们该面对有人看不过去。现代社会,没有谁的嘴被封住、手被绑住,大家都是自由人。”

  谈话结束了。这个话题在没有可以说的空间了。

  死灵莱文陪着扎克做了一会儿,“和你聊了这么多,我,我想念我的执法者人生了。”突如其来的怀念,对他已然回不去的人类生命。

  扎克看了眼莱文,“你是个自由‘人’。”

  “恩,我是。”死灵莱文笑了一下,飘出车,消失了。

  我们应该给扎克一个新的称号,人生导师,怎么样?


  (http://www.shukeju.com/a/18/18497/42561567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