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20 预想难捱的晚餐

20 预想难捱的晚餐


  当第四波巴顿异族离开的时候,扎克清单已经被写满。恐怕是季节的原因,黄昏也变的没多少黄与昏,就是灰蒙蒙的暗,扎克准备在天色彻底黑下去——也就是爱丽丝的日常归家时间,把手里的清单传给纽顿的黑女巫,这意味着,“里欧,你是最后一个。”

  被嫌弃了,“查理的血还没有放干净。”

  “我说了我不需要你帮助。”扎克摆着手,由于巴顿异族都已经走完,不在需要为‘分享秘密’的异族提供隐私空间,扎克直接在后廊上问的,看着南侧的正在进行最后收尾的奥斯丁工人们,“直接告诉我,我现在没有心情让即将的晚餐更难捱。”

  这话说的很有预见性——扎克已经预见到今天的晚餐,自己一定会上主座了。原因么,挺多的。

  首先是已经走过来的奥斯丁,这个已经和格兰德‘生活’了一个多月的包工头子终于要交工了,格兰德的生活区已经正式建成。庆功宴算不上,但晚餐,势必要留在格兰德。

  然后,是格兰德自己的员工,随着生活区建成而正式入住的贝恩一家。如果只有贝恩的三口人还好,但这次不同,是格兰德墓区的全部9名员工。原因有两个,第一个自然是已经在一起工作了快半年的员工们给贝恩迁居的祝贺,第二个,我们来听一段老汉克的原话:“这些家伙不需要知道那帮‘奇形怪状’的人(老汉克对巴顿异族的称呼,故意的恶意)是来干什么的!只需要知道格兰德生活区刚建成,就有几波人一个个来面见格兰德的老板!你!”

  能听出来么,老汉克把巴顿异族向扎克的‘秘密分享’弄成了格兰德工作机会火爆的面试……

  再然后,是点格兰德殡葬工作方面的不愉快——艾伦殡葬之家不知道哪里来的自觉,单方面向客户承诺了墓地和棺木的价格,露易丝和塞姆在与客户沟通的时候发生了点矛盾。之前说了,这次殡葬之家的合作并不顺畅。

  在扎克这个老板窝在地下室看查理放血,同时‘演’面试新员工的时间里,格兰德上面,艾伦殡葬的代表人和露易丝加紧赶工,制定了一套暂时的殡葬业内部价格标准。

  引用露易丝的原话,“我们亏了!亏大了!我真没想到艾伦这么不讲道理!我怀疑他们今天故意把葬礼时间定的这么紧,就是逼我们不能好好交涉!现在他们还有脸留下来晚餐!当我提议的时候是客气!客气!看他们的那些得意的表情!我,我真想,真想……”

  最后,某个可以让扎克整篇‘吸血鬼不该乱拉仇恨’的演讲见鬼去的证明,记者凯特来了。

  但她的目的不是扎克。

  是奥斯丁——“这是你第二次和格兰德合作,我了解到第一次合作中,由于一起意外事故格兰德成功规避了所有工程费用,你损失巨大,这一次和格兰德合作,不知道有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呢?”

  是贝恩——“你是第一个在殡葬业私有化后入住殡葬之家的员工,你是否知道你的房子并不属于你么,在市政府停止给予殡葬业公共机关的特权后,你明白你的家和格兰德是单纯的租借关系吗?”

  是艾伦的员工——“第一起殡葬之家的合作,有遇到什么困难么?呵呵,除了我已经知道艾伦先生和格兰德先生的限制令外,我注意到负责格兰德这边交涉的露易丝小姐脸色并不好。”

  是塔姆和里欧,好吧,唯一让扎克能心情好点的‘采访’,这两个相互看不顺眼但又硬呆在格兰德异族在面对凯特时有一样的反应——

  “你们是来格兰德找工作的吗?我注意到其他面试者都离开了,你们留下来了,我能请你们透露一下在格兰德面试,被那位格兰德先生问了些什么问题吗?比如,你们自己的生活是有多糟糕,才会想给这种人工作。”

  “离我远点,小姐,我不想伤害你。”

  ……

  但最终导致凯特留在这里晚餐的原因,准备好迎接‘高-潮-’——“没有公交了?南区的公交怎么早停运?呃,我能借个电话么,我给我男友打个电话,让他来接我。”

  扎克唯一对凯特笑脸说的话——“呵呵,当然,请用。”

  呵,不管来的是不是詹姆士,扎克都止不住脸上的那份笑意,唯一让这晚餐有点期待感的东西……

  终于把这一堆原因说完了,回到现在。

  扎克坐在长椅上,看着塔姆已经加入到帮墨往后院布置桌椅的工作中。格兰德的餐厅可容纳不下这么多人,所以需要以前雇佣农户时感谢大家来帮忙使用室外长桌,还不止一张,格兰德的员工一张,奥斯丁的工人一张,格兰德‘家人’一张。

  听着有点无奈的话,“我说了要帮忙,就是要帮!”里欧丢下这句后,就也往厨房走了,再出来的时候,一脸怪异的抱着一支火盆,走到后院中心,犹豫了一下,直接发放到了瑞恩身上。

  扎克挑着眉,一把捞过经过的马修,“墨做了什么?那东西干什么的?篝火‘派对’那东西是不是小了点?”这是自嘲,扎克真觉得现在在自家后院的人是来开派对的。

  马修眨了眨眼,“‘火锅’,墨是这么说的,她说她没心情给这么多人做晚餐,用这东西大家随意。”

  扎克看了眼马修手里端满的生肉盘子,懒得理会了。思考了一下,还是往办公室去了,就差里欧一个人的信息也无所谓了,扎克有八成的肯定,里欧和塔姆一样,没被帕帕午夜拿走任何东西。

  加个里欧的备注,打了个电话,把写满的清单塞到传真机里,看着清单被吞没,再吐出来的时候撕碎点燃,扎克重新下楼,在难受的晚餐开始前,再去看一眼查理好了。

  “我一直想杀掉一只吸血鬼的。”

  有人在地下室。

  “你回来了。”扎克看了一眼那半透明的身体,奥尼尔·怒涛比昨天看起来没什么不同,依然一副随时会消失在天地间的危险状态,“你知道昨天柯登在格兰德等你到半夜么。”

  “我知道。”奥尼尔往石台上苍白的查理又靠近了一点,仿佛不在意那些流淌的鲜红,“幸亏他在这里,不想和他照面的我又在巴顿晃了一圈。”他透明的脸上有了微笑,仿佛在提示扎克注意——

  奥尼尔把手伸向了查理流淌而下的血液。本应该在瞬间就被血液‘融化’的手指坚持了两秒。

  扎克一挑眉,“这是什么?”请不要告诉扎克,现在连快挂掉的缚地灵都找到方法不再惧怕吸血鬼血液的克制了。

  “是个小把戏。”奥尼尔收回了终究还是融化的手指,在身侧甩甩,哼了一声,“魔法,瑞默尔的。”然后绕着扎克转了一圈,“你朋友,伊芙教我的。”所以‘把戏’仅仅是巫师的自尊,不想承认魔法是和巫术同样神奇的技术而已,但他的话倒是公正,“呵,毕竟,论灵魂与吸血鬼的血共存,半人半吸血鬼的瑞默尔,是专家。”

  扎克比较在意是——“你去找伊芙了?”

  “恩,没准备去的,我是无聊的晃到西区去,准备看看你在巴顿家族那边的成果。”这家伙倒是挺有正事的啊,知道去看看扎克帮他预防未来怒涛家族报复巴顿的进度,“然后半路被个奇怪的共和人截住了,你朋友帮了我一下。”

  扎克在意的点发生了偏移,“奇怪的共和人。恩,是不是高,瘦,一脸笑容,在尤里家,叫‘弥勒’?”

  “高、瘦对。笑容?不,很严肃。然后‘弥勒’是什么?他让我几乎挂掉的咒文么?”

  “他想杀你?”扎克挑着眉。

  “奇怪的……”奥尼尔在空中停住了,仿佛在思考,“我并没有感觉到‘被杀’……”看了眼扎克,“我无法描述那种感觉,呵呵。”然后笑了,“我也只是个缚地灵新手,我不知道‘被杀’的感觉是什么,呵呵,我都感受不到疼痛。所以,我怎么知道。我只是在他对我念那些听不懂的东西时感觉自己的缚带在萎缩,但没有任何确切的危机感。奇怪,说不清楚。”

  扎克摆摆手,对那个弥勒的态度还是继续放着吧,“你应该去找墨问问。”

  “我会的。”继续靠向了苍白的查理,“你是要杀掉他,还是什么?我真看不出来。”

  “你的家族没有教过你吸血鬼的姓氏赐予么。”扎克的解释仅仅是为了让查理安心,如果苍白能够有度量方式的话,在奥尼尔说‘杀’的话题时,这查理的脸又白了几分。但不管查理现在心里在想什么,他都无法表达,他嘴里还被塞着布。

  扎克有更关心的话题,“你说伊芙教了你‘小把戏’?”

  “恩,在她说丝贝拉正在找我、我告诉她我会呆在格兰德后。”奥尼尔又笑了,“丝贝拉和瑞默尔的关系是什么?我有种感觉,伊芙似乎觉得我呆在格兰德是件好事的样子。”

  扎克张了张嘴,有点小尴尬,这要怎么解释呢,“我或许又或许没有的,恩,在瑞默尔来巴顿时候,让瑞默尔对丝贝拉这帮巫师保持了警惕。”结界自燃事件,扎克让伊芙清楚的认识到巴顿的巫师很危险,什么都干的出来,“但总的来说,巴顿的势力都很团结。”

  “呵呵,你说的团结,是指瑞默尔也不想丝贝拉又招一个巫师家族来巴顿吧,所以伊芙不想我挂了,但也不想我在丝贝拉手上。哈,在格兰德呆着,正好,然后,我需要点在吸血鬼身边保护自己的能力。团结,是团结在你身边。”

  扎克笑了,“你很聪明。但依然。”扎克说明观点式的打量着奥尼尔,“你不能一直以这个状态呆在格兰德。你有想好自己的选择么,我不认为你想要的自由是游魂那种自由。”

  奥尼尔的头点了一下,“我有在考虑幻人。”知道这在说什么吧,在说奥尼尔在受够了缚地灵的状态后终于往新的生命形态进阶时会选的道路。但马上,他就笑着摇了摇头,“但看到你的幻人……”丹尼,“呵呵,生怕躲的不够远的样子,我觉得还是算了。”

  哎,凯特来了,所以丹尼就要躲走了。还是那个有点搞笑的无奈事实,丹尼担心一不小心实现了凯特的欲望,把扎克弄到异次元去了。

  “那你没什么选择的余地了。”限制更多的影人和已经踏入虚幻境界梦魔被放弃了,扎克看着奥尼尔,“你已经离开了缚地灵缚地的位置,附身已经不可能了。”瑞恩不就是在缚地灵状态下走运的附上了赫尔曼的儿子么。扎克试探着,“你想成为你哥哥那样么?”成为天堂的死灵?

  “不。”奥尼尔依然笑着,“我用自己身体的死亡摆脱巫师家族的利益纷争,不是想被卷入另一个信仰中的争斗的。圣主信仰的死灵,我都不考虑。”

  有了塔姆的二号做铺垫,扎克这次没有忽略掉另一个,“墨,你也在考虑共和的‘鬼’么。”

  “为什么不~”看来是正中靶心,奥尼尔笑着,“她很特别,不是么~”

  “你自己的选择。”扎克耸耸肩,“但我还是提醒你一下,你或许已经错过了机会。”当墨向二号讲解共和的‘鬼’时,确实说了不经过缚地灵状态吧。奥尼尔这不是跳过缚地灵,是中断,有区别。

  “总会有办法的。”奥尼尔绕着石台转了一圈,又回到最初那句话了,“真的,我一直都想试一下杀死吸血鬼是什么感觉的,太可惜,在来巴顿前,我一个都找不到……”

  不用因为这句话而担心查理的生命安全。记得那只在扎克胸口把衣服灼烧了一个小洞的巫术么,奥尼尔此时的不停表态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仅仅是他缅怀自己已经逝去的人生。(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8/18497/219382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