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22 电话

22 电话

  塞姆很快,在扎克拨出第二个电话的时候就回来了,“你可以放心了。”塞姆直接坐到了扎克的对面,意思是‘现在你没理由支开我了,你要做什么,我都会跟着,或,现在的情景,看着你打电话’,“史蒂夫接受了我的交易,还因为我是格兰德人。”在这里停顿了一下,不是被称为格兰德人的得意,相反,是不爽,他更倾向于被称为扎克的人,更具体,更符合他的身份,“给我打了个友情折扣。”

  扎克的心情很好,一扫这些天的不爽,原因么——安东尼终于给他开门了,从现在开始,扎克就是正式成为安东尼竞选市长的一员了。当然的,台面下的一员。扎克不用像之前那样一边顾忌着安东尼人类的感受,一边不被感激的做事了。

  也正因为这好心情,塞斯也显得没那么讨厌了,扎克不介意在等听筒那边接电话的时间里和塞姆聊聊天,“我在好奇,你怎么快速移动的?”

  “你指哪个出入格兰德巫术?”塞斯好像没准备好被扎克这么轻松的关心,有点不适应,在座椅上调整了下姿势,“我偷的,从约翰那里。”

  谁让扎克心情好呢,“哦。”扎克耸耸肩,“我猜,是那个约翰研究的,帕帕午夜移动到共和的巫术。”

  塞斯却挑了下眉,恍然似的,“呃……所以,那就是为什么他巫术笔记上有大段无法分解的巫术仪式准备!他自己也不知道这巫术是怎么工作,只是改造了一下……”撇撇嘴,居然说出了下面这种话,“我看我还是高看他了,也就这种程度而已,哼。”

  扎克笑着摇摇头,不想评论什么,听筒那边转入留言。扎克挂断,再次重复了拨了这个号码,不急,“所以,你在史蒂夫那边,选到觉得不错的身份了么。”

  “恩。”塞姆不太在意的样子,“找到了一个很合适在格兰德的身份,但我不准备放弃我的名字,我喜欢我名字。”看了眼扎克,仿佛在探查扎克的反应。

  扎克么,没任何反应,还应和了一句,“塞缪尔是个好名字,保留了好。”能有什么反应,本杰明已经说了,他扎克种下的因,他扎克自己去收那果。这名字虽然是本杰明给的,但基本上也可以说是扎克给的。

  塞姆好像放了点心,“所以他需要点时间改名。”想了一下,还是说了,“之后,我就是塞缪尔·溪木,一个从中部来的殡葬业者。”

  扎克挑了下眉,“殡葬业?”

  塞姆已经开始适应这个身份了,是好事,“恩,显然,我,塞缪尔·溪木,曾经在殡葬业工作,火葬流行起来后,收益大幅缩减,被市政府裁剪,失去了工作(私有化和火葬是两件事,试行私有化的只有马萨州,火葬是整个联邦都流行起来),寻找继续维持传统殡葬业的地方,然后……”他看了眼扎克,“我听说了东部的巴顿市,在私有化试行下,还有保留了传统殡葬并盈利不错的格兰德,所以来了。”

  扎克一侧头,“这是个……”真心的,“非常好的背景故事。”

  塞姆撇了下嘴,看了眼还在扎克办公桌上的今天的报纸,皱皱眉,“显然我听说格兰德的时候,没有听说格兰德的主人是个‘小人’。”这不是在讽刺扎克本人,这是试图向扎克说明,如果他的背景故事是真实发生的事情,那中部‘溪木’可以听说格兰德的好,也就能听说格兰德主人的糟糕。扎克应该更认真对待这种对他声誉造成严重影响的报道。

  扎克笑着摆摆手,懒得多说什么,也是听筒中传出了人声,电话被接通了。

  “史密斯。”

  “是我,扎克。”扎克朝塞姆示意一下,意思是听可以,不要打扰。

  “啊,扎克!”对方很惊喜的样子,“刚才也是你吗?”刚才没接通转入留言的电话。

  “是哦。”扎克脸上是笑容,靠着听筒,轻松的,“现在时机不太好吗?”

  “不不不。”史密斯的声音小了点,显然是对听筒外的某人说话,语气也可以证实,并不好“我想我们之间的话已经谈完了,请。”然后转回电话,恢复对扎克才有的笑意,“我正在和李斯特谈些事情,现在正谈完。”

  扎克带着笑容的挑挑眉,“李斯特啊,呵呵,不是我有什么阶级成见,但,呵呵,西区人都这么早就开始工作了么。”扎克打的是史密斯庄园,史密斯的私人电话,因为现在还不是工作时间,九点还不到。

  “哼哼。”史密斯笑的有点奇特,“工作之外,某人需要在我工作时间外来找我谈的事情。”那就是非台面上的谈话了,史密斯大概只是出于情绪说了这么一句,马上,恢复了正常语气,“你很少主动打电话给我,有事情么?”带着笑意,“不会是关于今天的报纸……”用笑替代了后面的话。

  看来大家都看报纸了。

  “呃。”扎克用了个无奈的语气,“别提报纸了。”马上进入正题,“史密斯,我能问你个小问题么?”

  “当然。”很干脆。必须的,扎克两次救了史密斯家族,不是么,一次录音带,一次‘瓦尔迷娜’重现。

  “艾瑟拉有没有试图拉拢过你,和安东尼竞争。”扎克十分直接的问了。

  听筒那边居然安静了,扎克没有什么多余的反应,对史密斯已经有足够的了解,那就是史密斯完全不是会犹豫的人,所以,不用多想,安静的等待。

  “抱歉。”片刻后听筒那边才有了声音,无奈的,伴随着杯子碰撞的声音,应该是倒酒活着咖啡之类的东西,“我最近老是看到些莫名的东西,呃,我刚看到一支蝴蝶从我身边飞过去,呃。”

  “这个季节没有蝴蝶。”扎克在这边笑着搭话。他没有说的是,野生的蝴蝶么,确实没有,但家养的,史密斯庄园倒是养了个,伊芙,莫名的这个瑞默尔非常中意于蝴蝶,不分时节的。

  “我知道。”吞咽的声音,加无奈,“我猜我只是最近压力有点大,因为莉迪亚、呃,她的丈夫……呃。我需要看看我的心理医生了。”这无奈很真,扎克想伸手入听筒,拍拍可怜的史密斯。

  “抱歉打断,你刚才问?”史密斯重新振作了精神,居然是刚才根本没注意扎克的问题。

  “艾瑟拉有没有拉拢过你,和安东尼竞争?”

  “有过。”精神重整后,这回答的干脆无比,“但当然,我没给她机会提议任何东西就拒绝了。”稍作停顿后,带着分析的语气,“而且,我觉得,她支持出于礼仪来找我而已,她应该知道和昆因合作,在退伍军人那边推行xx合法的我,不可能转移对安东尼的支持,去支持她,哼,她能给我什么。”

  看,史密斯是犹豫的人么,不,条理清晰明确,不可能对事情有犹豫。

  “那,法尔肯和费舍,或,比夏普,有没有?”

  “比夏普?”短暂的思考,大概是扎克说出的三个姓氏,这个吸引力更大,“你是说,现在的比夏普,呃,还是恩,一切惨剧还没有发生之前的比夏普。”

  现在的比夏普是废的,但值得提一点的是,史密斯是扎克打的第二个电话,第一个是比夏普,告知媚妖萊莉,也是告知凶灵谢尔一些事情。

  “之前。”扎克明确了一下。

  “他们确实找过我,不是谢尔,是老比夏普夫妇。”史密斯大概感觉到了扎克在整理某些事情,“扎克,你是在调查什么么?”

  “是的。”扎克直接承认了,“某件糟糕的事情。”

  听筒那边沉默一下,史密斯没有问是什么,当然的,如果他让扎克去调查什么的时候,也不会希望随便一个人问扎克,扎克就老实回答了,所以干脆不问,继续回答扎克的问题,“但当时的比夏普并没有说要干什么,只说了,可能会用到我,恩,私密产业在联邦的运货渠道。你应该知道我和费舍有固定的合作渠道,一半我的货物,是通过马萨港出去,进入联邦中、西部的。”

  扎克点了点头,“为什么不是费舍找你谈这些而是老一代比夏普?”

  听筒那边长出了一口气,“你知道比夏普家族的,你应该知道真正掌权现在,呃,抱歉,当时比夏普家族的同代人,是谢尔。谢尔虽然只是比夏普的配偶,但……”听筒那边叹了口气,“我不想说一起长大的比夏普什么坏话,但,所有人都清楚,比夏普家族因为比夏普无法平衡自己的父母和妻子,导致自己家族内部的分歧很大。而我们,我们这些西区当下掌权的二代,但要处理工作、事务时,我们不会找比夏普,会找谢尔。”

  扎克居然在这边点头,这样挺好的,以后就该找媚妖萊莉了,当然这话不能说,“所以是老比夏普试图绕过谢尔,以长辈身份给你和费舍施压。”

  “是。”史密斯肯定了,“而且你参加了那次赫尔曼的午宴,你也看到了,谢尔在安东尼那边,而老比夏普在继续试图联合他们那一辈人,试图对我们二代施压。”

  “但他们失败了。”

  依然是肯定,“是,巴顿夫人不关心,唯一还在掌权家族的昆因夫人,呵呵,被你救了。”不是么,回忆当时的情况,扎克把昆因夫人拉走聊天了。

  扎克也笑了一下,“那费舍和法尔肯呢?”

  “呃……你不知道?”史密斯的语气有点疑惑,“我以为你知道。”

  “知道什么?”

  “我想想,恩——”短暂的回忆和组织言辞,“好像是,【帕克小学】的马萨港参观活动,萝拉、凯普勒她们带着小学生去马萨港参观港口的时候。”

  扎克做出了回忆样子,他想起来了,本杰明和伊芙遇上的时候,随便救了几个可能死于意外的码头工人,打乱了费舍乘机炒赛迪尔安保公司,给法尔肯的艾克斯安保开路。之后才有了费舍让儿子冦迪的司机去二次行动,导致的海妖事件。

  同时,扎克也想起了那次的参观活动回来后,本杰明提过在马萨港,萝拉她们遇到了正在谈事情的三个大人,史密斯、费舍和法尔肯。法尔肯的姐弟还被提前带回家了。

  扎克挑着眉,进一步,“他们想让你做什么?”

  “一样的事情,使用我的货运渠道。”史密斯那边的语气不太好起来,“但当时,我正在忙碌收容所那边的事情,感觉到那并不是我该参与的事情,所以拒绝了,并要求他们不要告诉任何我不需要的东西,法尔肯不太高兴。”

  “你很聪明,史密斯,不会想参与的。”扎克十分诚心的对着听筒说。

  “那……”史密斯拉长了尾音,“费舍和法尔肯,他们现在有麻烦吗?”史密斯真心不错,依然绕过了扎克在调查的东西,直接询问自己的同辈们。

  扎克稍微思考了一下,“法尔肯,不。费舍,是。”

  史密斯又提了刚才被扎克‘要求’,不要提的报纸,“今天的报纸上,有报道两艘他的货轮被停运了,和这事情有关么?”没有等扎克回答,“我应该去问他,或许我可以帮忙……”

  “别,史密斯。”扎克在这边对着空气摇头,“你手上已经有足够多的事情了,不需要多一件。”

  听筒那边的史密斯沉默了一会儿后,“只告诉我,你,格兰德现在是站在哪个立场的?”

  “呵呵呵。”扎克笑了,“你已经告诉这么多事情后,现在才想起确认,格兰德的立场么?”这不是马上翻脸的前奏,而是,“放心,这份信任我不会辜负的。”

  听筒那边笑了笑,还是稍微严肃了点头,“别让费舍发生什么,我们需要另一个‘比夏普’出现。”

  “不会。”扎克也严肃了一点,“我保证。”并突兀的接上,“我能指望,你不会听李斯特说的任何话么。”

  听筒那边愣了一下,随即,“不需要任何指望,我不喜欢那个人。”

  “很好。我大概不该继续打扰你了。再见。”

  “呃……好的,再见。”

  按下挂断,扎克开始拨第三个电话,是法尔肯的号码。然后预告一下,法尔肯之后,会是艾瑟拉。

  “你在干什么?”旁观的塞姆皱着眉,“跟我说说。”这是巫师在要求自己服务的对象对自己解释。

  “准备。”扎克看了眼塞姆,继续拨号。

  “呃,准备什么?你只是问了一堆问题,说了些莫名奇妙的话而已。”塞姆抿着嘴。

  扎克一耸肩,“某‘人’希望巴顿内部出现问题,让一些家族消失,强大自己的势力。所以,我要做的事是把一切反过来。”

  “靠打几个电话。”塞姆抿着嘴。

  “是,靠打几个电话,把该出现在他们脑中的想法,放进去。”扎克一点头。

  “什么想法?”塞姆依然跟不上。大概没人跟上了。

  “某‘人’让他们西区人陷入了麻烦,是时候让西区人认识到某‘人’,然后让某‘人’付出代价。”扎克一侧头,法尔肯接电话速度到快。

  “法尔肯。”

  “是我,扎克。”扎克再次给了塞斯一个不要打扰的眼神。

  “哦!扎克。”对方带着调笑,扎克从来没有主动找过法尔肯,毕竟,法尔肯曾给扎克的那个委托,最为‘温和’,“有事么?”

  如果没有什么值得打岔的内容,扎克的开头就会是这样,“我能问你个小问题么,法尔肯。”

  “呃,可以。什么问题?”

  “艾瑟拉有没有拉拢过你,和安东尼竞争?”

  “……”

  现在先不要下结论——扎克嘴里,的那个需要让西区人认识的某‘人’是艾瑟拉,因为,在电话的最后,扎克会用“我能指望,你不会听李斯特说的任何话么”做结尾。(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8/18497/219376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