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26 坠落

26 坠落


  “那你们身上发生了什么。‘它’现在是她,你是。”弗兰克还真是有情调的老头儿,居然模仿黑猫做了个舔爪的动作,“你。而米迦勒是,随便了。”

  “这要讲起来的话,很长。我尽量简单——我发现本该属于我的世界变少了,我上来找原因,却发现了吸血鬼的变化。在还没有发觉吸血鬼的变化到底意味着是什么的时候,以为,呵呵,我在这个世界的唯一阻碍消失了。鲁莽的去了隐秘联盟,期待能开始一段真正的友谊,主宰世界……”

  要解释一下么:吸血鬼不再克制灵魂异族了啊,隐秘联盟也对圣主信仰没有什么期望,不培养猎魔人。

  “什么时候?”弗兰克插了一句,“托瑞多还在,还是已经被剿灭了?”

  “后者。五十几年之前。”

  “真是个愚蠢的决定。”弗兰克干脆的下了结语,“鲁特告诉过我,如果不是凡卓不愿意屈居任何人之下,他们就是魔宴成员了。”意思是如果已经变成凡卓联盟的隐秘联盟要主宰世界,和这只现在用猫身说人言的家伙不会有一毛关系。

  黑猫好像对自己的贬低没有任何异议,还,“真正愚蠢还在后面。被隐秘联盟拒绝,我找到了巫师的神,帕帕午夜”

  “为什么?”

  “因为在我当时看来,被完全成熟的吸血鬼碰过的灵魂,注定不会属于地狱或天堂,而如果隐秘联盟不准备分享这个世界,我就去找另外一个可能主宰世界的家伙,建立友谊。”

  弗兰克挑了眉,“而你还不爽‘它’选择需要堕落的‘儿子’,是你。”

  “我还有什么选择吗?”黑猫舒适的趴在自己的垫子上,看着弗兰克,“你已经对你的‘新朋友’——托瑞多新氏祖扎克瑞·托瑞多坦诚了殖民战争的真正目的,下一次,你大概就要告诉他,‘它’承诺给吸血鬼的奖励是什么了。”

  “确实。”弗兰克点头了,“尽管我的后裔们做的非常棒,已经站在了世界的顶端,但我必须要承认,和我没有关系。如果我要‘接过’~”笑着,“世界,我需要了解这个世界的朋友。所以,我会告诉扎克,圣主对十三氏族承诺的奖励——这个世界。”是一开始弗兰克说的,“这个世界会成为吸血鬼的世界。吸血鬼,将成为物质的主人,就像你和米迦勒,是地狱和天堂的统治者。”弗兰克扬着嘴角,“圣主信仰,一统万物。”

  “看,这就是问题所在了,物质的主人,在把本应该送到灵魂的主人,我这里的东西,丢到黑洞里,并不准备和我好好交涉。”黑猫又用了它可能种族自带的轻蔑眼神,“不像你,血液洁癖让你现在沉迷于动物血。你能想象,凡卓整个氏族彻夜狂欢的浪费属于我的灵魂么。”

  “哼~”弗兰克笑哼的一声,是完全可以想象的意思。

  “如果布鲁赫不是那么愚忠的围在凡卓身边,我或许还有其它选择。”黑猫晃了下尾巴,“我也有尝试过去找阿萨迈特,但那个理性的女人对主宰世界毫无兴趣。可以理解,我们都知道她加入十三氏族的原因,只是为了区分她的后裔,哼,方便她抹杀她不喜欢的孩子。”

  弗兰克耸了下肩,“那个女人,没有心~”似乎是在陈述事实,也似乎是在调侃。

  “至于莫卡维。”黑猫安静,然后,跳过了。啧啧啧。“我只有一个选择剩下,曾经已经证明自己并不比‘它’弱的帕帕午夜。”尾巴在身边蜷起,“毕竟,我以为我们至少还有一个共通点——我们都会好奇,那些消失的灵魂,去了哪里。”

  “是帕帕午夜发现彻底失去灵魂的吸血鬼在送灵魂去炼狱的?”

  “他抓住几个凡卓。”黑猫并没有回答,反而说的轻松写意,“研究他们、用他们做实验。”瞄眼弗兰克,“然后,他修改了一下凡卓的血,完成了武器化。”

  “武器化?你的意思的像他武器化了没有一点儿用处的冈格罗,制造了阿尔法那样?”

  “更像他找到了世界的漏洞制造了巫术。”黑猫调整了一下尾巴的位置,“他制造了‘柯尔特’。”

  然后黑猫安静,导致弗兰克也跟着安静了一会儿,“哦,抱歉。”他摆了摆手,“我对‘柯尔特’的认知只有鲁特告诉我,它是很强大的近代武器,是扎克的所有物。”呃,弗兰克,这位勒森布拉氏祖并不了解‘柯尔特’的危险性。莫名的笑了,“我猜我沉睡的四个世纪,让我选择朋友的能力进步了~”

  “很遗憾的告诉你,‘柯尔特’是件一被制造出来,就被制造者嫌弃的武器。”

  “发生了什么吗?”

  “他朝我开了一枪以试枪,毕竟,如果他要找一个强大的灵魂异族,去确认凡卓的血到底把灵魂送到了哪里。”黑猫的瞳孔涣散,大概是因为“除了我,还有谁。”它自愿的。

  黑猫重新将视线聚焦,看着弗兰克,“然后我被推回了地狱,像个电梯在自由落体,我不停在地狱中坠落,坠落,直到地狱的尽头——这个世界,圣主信仰参与的过去的尽头。地狱的诞生。”

  弗兰克看着黑猫,调整了下身体,因为可以预见,接下来的话……

  “我回到了天堂,回到了‘它’身边,我的双翼依然洁白,我的光环依然闪耀光辉。”

  弗兰克的嘴角似乎带着微笑,“我猜,这重聚,没有持续。”

  “是没有,‘它’看到了我,似乎很惊讶,我不确定。”仿佛是自嘲,“太长时间没看到‘它’了,不确定我还能认识他的神情。但,我依然记得‘它’的声音。他说,‘到时候了。’”停顿一下,“用了欢欣的语气。”呃,欢欣……

  弗兰克耸了下肩膀,“如果我没有理解错误的话,你回到的地方,应该不是真的天堂吧,是时间被剥离、倒退,地狱和天堂还没有分裂的那一刻。”

  “你没错,但时间对还没有分裂的天堂地狱,我曾经生活的世界,和这个世界的过去和未来,不同。地狱和天堂与这个世界的对应,是在连接在这个世界后,才存在的。然后,时间,依然在我身上被剥离,我开始堕落,地狱与天堂,开始分裂。时间,在前进,也在后退。因为时间在两个世界意义不一样,我所再次经历的堕落,也变的……特殊起来。”

  “怎么特殊?”

  “我依然要遵从这个世界的过去、现在、未来。所以那次奇妙的回归天堂,重新经历世界分裂,地狱下坠成为过去,天堂上升连接上这个世界的未来。时间从我身体上剥离的体现,是——”黑猫故意顿了一下,“我没有堕落回地狱继续自由落体,我从代表着未来的天堂,掉到了现在。”

  弗兰克闭了下眼,只是方便自己理解的自语:“现在、过去、未来、现在。对应帕帕午夜的试枪、地狱、天堂、回到你坠落的起点。好了。”睁眼,“我懂了。”

  “不,你没有懂。”黑猫已经不是第一次说这种话了,挺没礼貌的,“我依然在坠落,此时此刻。”

  弗兰克重新打量了一眼黑猫,重复,“你依然在坠落。”重复了一遍。

  “帕帕午夜并没有发现他制造的武器能做什么,他看到的,只是我连续的存在于这个世界。他以为他制造了一件没用用处的垃圾,至少他当时是这么认为的。”

  “他不知道你不停的存在于过去、现在、未来?”

  “我当时并没有给他机会去发现这些。”黑猫咧了嘴,笑?大概吧,“我已经知道了——如果被击中的不是我,而是这个世界的生物,时间剥离,过去的尽头,是什么?是这个世界时间的起点:炼狱。我已经得到了我问题的答案,更好,每个瞬间,我都能和‘它’见上一面。”

  弗兰克严肃了起来,“你一开始说你在伤害她。”

  “上一次‘它’来到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你不记得了?”

  “‘它’化身圣子,拯救了世界。”弗兰克侧头,“或者说,他让人类相信他拯救了世界。”

  “而这一次,她只是个可怜的独居的养猫女人,你能猜猜为什么?”

  “不如我问你,为什么吧。”

  “我喜欢你。我来告诉为什么,因为每个瞬间,我都在经过‘它’的时候从‘它’身上拿走点儿东西~反正‘它’抓不住我~”坠落,不停的坠落,不是么,“那个还没有连接上这个世界的‘它’,在不断掠夺力量,五十多年了,从未间断~被困在这个世界的现在的她,如今是个只能写点东西的老女人~”黑猫看着弗兰克,“很快,她唯一的力量,也会消失~她会被困在这个世界的现在,然后,死。”

  弗兰克:“那些被你拿走的力量?”

  “散落在时间里,呵呵。”自嘲的,“我倒是想留住,但我有些忙。”忙,忙于不停在现在、过去、未来中坠落。

  弗兰克没有回应。

  “你就不好奇,为什么巴顿的圣徒和巫术信仰的代言人成为了朋友,巴顿天使即使知道她就在这里却无心来理会的原因吗?呵呵,需要一个吸血鬼来送我们信仰的神回家?”

  “她被放弃了。”弗兰克再开口了。

  “每个人,都在忙于找到自己未来的路和拯救自己的世界,没人在乎这个死亡中的神了。我建议你也一样,这最后一点乐趣,是我的。”霸道?“我要独享。”

  弗兰克起立了,“如果你这么说的话。好吧,也算是省去了我对自己未来被当做容器的担忧。”准备告辞,最后一个问题,“你还需要多长时间?依然,这个世界的某些人,很在意她残存的力量。对我而言,我也不希望她对西部的社会做出什么莫名的塑造。”

  “用不了多长时间了。你有意识到现在的情况,是‘它’负气于米迦勒试图唤醒‘它’的神性。”黑猫重新闭上了眼,“呵呵。”黑猫用了完整的称呼,以将现实说的更明确的些——

  “我的饲主韦斯特,生气于麦迪森诬陷她是书写现实的神。”感觉到现实的嘲讽了么,“想要劫持麦迪森的故事,发表她对麦迪森制造的异族、人类共存世界看法。”(韦斯特认为麦迪森才是神,麦迪森写了这些东西,所以这些东西成真了。而麦迪森写了很多毁掉别人生活的故事,比如谋杀和毁掉爱情,所以韦斯特认为是麦迪森在丢锅的诬陷她。)“只是她个人情绪的抒发,她不想塑造任何现实。”

  弗兰克已经走到门口了,“为什么选择西部,做为她表达对麦迪森‘制造’世界不满的地方。为什么不就选在身边,写死扎克什么的。”很快,“写死其他人什么的,不要扎克。”呃……别评价。

  “她生于巴顿,几乎与这座城市一同诞生,我说她对这个城市有感情了,她无法公正批判巴顿。所以当麦迪森的故事中,出现一个具体的、不是这里的城市,维嘉时,那是她唯一的选择。这样的回答,你接受么。”

  “看起来我也没有其它选择了。”弗兰克,一点头,是告别,走了。

  ……

  一点点不知道有没有人在乎的小事。

  我再次在弗兰克敲响门前开了门。

  “我准备转告你我在你朋友家里的经历,但我猜,你已经经历了一遍对么。”

  我能说什么呢,我不想再经历一遍,所以才来提前开门的。

  “不是我告诉你是什么,或,我和呵呵‘饼干’对话中说的你是什么,你自己有想起来你是什么了么?”

  “没有。”

  “好吧,那你接受你是什么吗?”

  “有什么区别?不接受的话我是个写故事的家伙,接受的话我也只是个只能在未来记录现在的鸡肋!”我要承认,我有些沮丧,以及一些愤怒。

  “恩,有这个态度就不错了。”弗兰克居然拍了拍我的肩膀,“你要写下这些吗?”

  “我不该写这些?”我真心不知道。

  “恩……你随意吧。”走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http://www.shukeju.com/a/18/18497/1797107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