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道门生 > 第125章 噬骨蚕

第125章 噬骨蚕

  在人族修域西北部,某个靠近血族大地的地方。

  这里正是大名鼎鼎的南宫家家族所在之地。

  此时正有七路庞大的人马凌空而立。

  仔细一看,正是人族七大势力的人。

  从左至右一眼望过去,七股庞大的气息,给人一种沉甸甸的压力。

  其中最为显眼的,当属正中的婆罗门了。

  只见婆罗门领头之人,依然是那叫做阴黎的佝偻老妪。

  此刻,所有婆罗门的人都站在一只巨大的飞舟之上,那飞舟长有近千丈,宽也有两百丈的样子。

  其上阁楼凌立,装扮古色古香。巨大的黑色帆布上,画有一个古怪的符文,正是婆罗门的标志。

  在飞舟的甲板上,黑压压的一片人头,细数之下,怕是不下一万人。

  最值得注意的是,在佝偻老妪身后,还站立着一个高达七八丈的庞大身影。

  这身影就像是一只巨猿。巨猿人立而起,手臂极长,几乎垂到了地面。下颚两根往上的獠牙,足有三尺。

  其身躯微微转动,浑身黑毛就犹如钢针碰撞,发出簌簌的声响。在其额头正中,还有一根长有半丈的漆黑独角。

  最让人惊讶的是,巨猿双眼一直紧闭,却不时环顾四周,犹如对周遭一切了然于心的样子。

  此时仅仅是站在那儿,就给人一种喘不过气来的压迫之感。

  此兽正是婆罗门的护山神兽,啼魂。

  在周围,公孙家,莫家,姜家,剑谷,化仙宗的人,同样站在各式各样的飞行法器之上。

  有飞剑,红毯,玉瓶,宝莲,还有纸鹤。

  只是在人数略微比婆罗门少一些,但是也有近万的人的样子。

  而在这些势力最边沿的位置,悬浮着一个巨大的葫芦,葫芦上站立着一个面色肃穆的老道士,在其身后还有不少身着道袍的修士。这些,正是来自太乙道宫的人。

  不过比起其他势力,太乙道宫只有五千人左右,少了近一半。

  此时,在众人前方,还有几个身影凌空而立,其中以一个相貌英挺的短须男子为首,正是南宫正。

  “这婆罗门看来是下了血本,居然将啼魂兽都带了出来。”

  南宫正看着婆罗门的方向,眼神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意味。

  “据闻此兽具有一丝异兽血脉,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在其身旁,一个年过半百的老者沉声说道。

  “我也有所耳闻,此兽神通诡异莫测,婆罗门从不轻易示人,没想到今日居然将其带了出来。”

  另一个们南宫家的大汉继续道。

  “也不管真假了,原定十日的时间,没想到这些人如此心急,区区几日功夫就准备妥当,如今万事俱备,倒可以直接进攻血族了。”

  南宫正对着身后两人如此说道。

  于是转头看向前方七大势力为首的人,微微一笑,道:

  “诸位道友如此积极,想来应该准备妥当了。”

  “不错,进攻血族事关重大,自然不能拖拖沓沓的。”

  佝偻老妪道。

  “诸位来的早,那么此次进军血族在时间上,也要提前才是。”

  南宫正道。

  “我等正是此意。”

  其中肉山男子点了点头。

  “当然要提前,免得夜长梦多。”

  姜家魁梧大汉也赞同道。

  “好,那我也不废话了,通往血族的七条隐秘通道两个月以前就已经划分好了,按照原定安排,开始吧……”

  当最后一个字落下,南宫正眼中精光四射,气势陡然爆发。

  只见他双手不断掐诀,动作极快,不多时就对着身后一片地势平坦的平原,连连指点而去。

  与此同时,七道闪烁着光芒的匹练激射而出,指向了平原上七个不同的方向。

  见此,婆罗门为首老妪嘴角划过一丝阴冷,看向身后来势汹汹的一万多人,道:

  “我们走!”

  语罢,其脚下飞舟微微震颤,下一瞬就消失在最中间那条匹练上。

  其余五大势力按照计划,分别选择了各自的方向后,便驱使飞行法器,消失在另外五条匹练道路上。

  “走吧!”

  太乙道宫神色肃穆的老道,此时手掌一抬,其脚下巨大葫芦便向着最左侧那道匹练疾驰而去。

  ……

  此时,在血族地域某个地方。

  随着阴殇口中木哨音律的变化,黑风竟然四散而开,化作了一张数丈宽的大网,向着东方墨当头罩下。

  东方墨神色骇然,被这一幕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没想到这虫云还有这种变化。

  来不及思考阴殇的话,身形一花,就向着远处而去。

  他深知这虫子的威力,怎敢与其硬碰。

  不过在他看来,这虫子威力虽大,甚至能够将筑基期修士的血肉都给吞噬,并且无视筑基期修士的法力攻击。

  可却有一个最大的缺点,那就是速度太慢,若是自己一心想逃的话,还是有一定把握的。

  只见他身形化作了一道若有若无的青光,下一瞬就消失在数十丈之外。

  看到东方墨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几乎堪比筑基期修士了,阴殇眼中闪过一丝讶然。

  但下一刻却轻捂着嘴唇,“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随即见他身形一动,来到黑色虫云前,同时咬破舌尖,张嘴就吐出了一口精血。

  霎时,虫云乱舞,将鲜血尽数吸收,变得极为狂暴。

  见此,阴殇将嘴角的一缕鲜血擦净,又将木哨放在唇边,豁然一吹。

  “啾……”

  音律陡然再变,极为高亢。

  随着哨声落下,原本狂暴的虫云一阵扭动,竟然化作了一把飞刃的形状,黑光一闪,瞬间消失,出现时已经在东方墨的背后。

  东方墨虽然一直在往前逃遁,可心神紧绷,时刻都注意到身后的动静。

  此时,看到往日速度极慢的黑色虫云,如今瞬移一般出现在其身后,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于是法力鼓荡,周身浮现一层青蒙蒙的罡气。

  “嗡!”

  化作了飞刃的虫云瞬间斩在罡气上,并且四散而开,将其包裹的成一颗密不透风的黑茧。

  “擦擦擦……”

  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啃噬声传来。

  不到一息的功夫,“噗!”的一声轻响,罡气瞬间被噬空,虫云一下子向着其中的东方墨扑了过去。

  见此,阴殇嘴角一扬,他有绝对的把握,即使是一般的筑基期修士,在这噬骨蚕的啃食下,浑身血肉绝对会在几息的功夫,被吞噬的一干二净,更不用说眼前那还不到筑基的小子了。

  但下一瞬,他就微微皱起了眉头。

  只见虫云一扑,将其中东方墨包裹成一个人形的黑影,但人影下一刻就化作了片片灵光。

  “咦!”

  阴殇微微讶然,立马就反应过来,那应该是一道灵身。

  恰在此时,其似是有所感应,豁然转身,看向身后某个位置,嘴巴一噘,继续道:

  “好精妙的遁术,连奴家都没有看清楚呢。”

  就见他口中一吸,哨音又变。

  扑空的虫云顺势一转,从其身躯两侧绕过,向着他方才所看的地方扑了过去。

  虫云瞬息而至,刚要临近。这时,一只小巧的龟甲激射而来,化作人高,其上符文闪耀,更有一阵光芒亮起,将虫云阻挡在外。

  东方墨正处在龟甲之后,神色极其难看。

  “擦擦擦……”

  啃噬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过这龟甲乃是高阶法器,一时半会儿虫云倒也破不开。

  可随着虫云的不断啃噬,龟甲上符文开始出现细微的颤抖,显然在承受莫大的压力。

  同时东方墨就感觉到,若要一直维持龟甲灵光不灭的话,其体内法力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流走。

  “该死!”

  他如何都没有想到,这虫子比他想象的还要诡异的多。

  “没用的,这噬骨蚕是门中一位专门饲养灵虫的长老培育而出的,已经产生了变异,不仅自身固若顽石,而且极为嗜血,凡是有血有肉的东西,这些小乖乖都喜欢的紧呢。”

  “而且,就算是一般的法器它们都能够将其噬坏,你这高阶法器虽然不错,可你法力微薄,又能坚持多久呢。”

  “奴家那小师弟呀,乃是那位长老最小的一位嫡子,所以才将这种好东西拿给他保命,可没想到那个没用的东西,就是一坨扶不上墙的烂泥,有这种宝物在手还是死了,哎!”

  “如今你死在奴家手里,其实应该感到庆幸。因为要是被蛊长老知道你杀了他最喜欢的一个嫡子,落在他老人家手中,恐怕想死都难呢。”

  话到此处,阴殇似是想到了什么,身躯极不自在的颤了颤。

  东方墨没有理会阴殇的话,感觉到龟甲上的灵光越来越暗淡,其神色也越发沉重。

  若是照此下去的话,体内法力必然有耗尽之时,那时候就是他被这噬骨蚕吞噬的时候。

  见此,便看向了一旁不为所动的皂袍童子,喝道:

  “小子,你还不出手!”

  闻言,阴殇一惊,这才想起了身旁还有一人,于是一脸警惕的看向了皂袍童子。

  可皂袍童子双手抱臂,把头一抬。

  即使是隔着面具,东方墨也能想到他那幸灾乐祸的样子。

  见此,阴殇摸了摸下巴,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随即便释然了。

  不管如何,只要找到了这噬骨蚕,就算那小子有法宝在手,今日拼了命他也要留下二人。

  敢坏他道基,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看到皂袍童子像个木桩立立在那儿,东方墨真是有种骂娘的冲动。

  再看向阴殇时,细长的眼睛一眯,闪过一丝冰冷的杀意。

  原本想要直接动用罗盘的打算,被他暂时压下。

  因为,这噬骨蚕的诡异,超出了他的认知,对于此虫他极为渴望。

  “既然如此,那小道也不藏拙了!”

  语罢,只见他伸手一抓,拿出了一根造型古怪,形似树根之物。

  此物正是那截不死根。

  “喝!”

  随着一声低喝,其法力鼓动之下,眼前龟甲猛然一震,虫云瞬间被震退了三尺。

  借此机会,东方墨神色一凌,手中不死根犹如法杖一般,突然对着阴殇指点而去。

  (http://www.shukeju.com/a/17/17550/327899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