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天苍黄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士族的力量

第一百七十六章 士族的力量


        扬州轰动了!

        江南士林震动了!

        白衣书生顾玮要与扬州士林就朝廷推行的税制革新来一场辩难。

        孤身一人,单挑整个扬州乃至江南的读书人。

        朝廷在扬州推行税制革新,早就传遍了扬州城内城外,士子们在茶寮青楼议论纷纷,连街上的贩夫走卒都知道,对这事,士林中反对居多,赞成极少。

        “与民争利!国将不国!”

        “竭泽而渔!朝中奸臣当道!”

        这还是好的,更激烈的将目标直指皇帝。

        “皇上此举为了出兵塞外,塞外那些胡人与我们有什么关系,这是穷兵黩武!”

        “士族乃国之基石,皇上这是自断根基!”

        ............

        一时之间,扬州乃至江南士林群情汹汹,无数士子从各地赶往扬州,准备与顾玮辩难,甚至有急切的士子等不及十天之后,迫不及待的赶到钦差行营,准备与顾玮辩难,但被守在行营门口的士兵劝退。

        对士林来说,顾玮的公告是挑战书,对那些门阀世家来说,这份公告无遗是宣战书,最简单的判断便是,十天之后,税制革新将全面推开。

        “这是欺我江南无人啊!”6峤看着聚集在书院门口士子们,十分轻蔑的说道。

        “白衣书生顾玮也是我江南读书人,贤侄言过其实了。”坐在桌边的一个穿着灰色长袍的老人轻松的说道,老人面容清癯,头已经纯白,简单的束在一起,老人很随意的喝着茶。

        “哼,盐税革新,我们总共损失了上百万两银子,明公,这次若再次成功,我江南士族蒙羞受损还是其次,我大晋立国之基亦将崩溃。”

        6峤的语气中含有愤怒,他没有说出口的是,盐税革新是江南扬州,税制革新还是江南,天下这么大,朝廷凭什么拿江南开刀!这不就是欺负江南无人吗!

        老头姓虞,叫虞文,字云明,是现在虞家的家主,这虞文今年已经六十二了,虞文嫡子有三个,长子虞献,次子虞清,三子虞苏;与别家争夺家主不一样,虞家的三个儿子却不愿意争这家主之位,三子虞苏跑到帝都求学,一去便是七年;二子虞清说出去求仙问道,五年前便跑出去了,现在也不知道上那去了,老大虞献,喜欢诗词,对当家入仕没有什么兴趣,跑到建康的白鹭书院教书去了。

        虞文对三个儿子没丝毫办法,每天在家里骂,家中之事只能自己处理。

        “这次盛怀还顶得住吗?”

        坐在虞文对面的中年人神情忧虑的说道,中年看上去四十多岁,穿着件绣花锦缎长袍,中年人名叫张荥,是扬州三大门阀之一的张家家主。

        “顶不住也得顶,”6峤冷冷的说道:“载波兄,这点无须担心。”

        虽然同为江南一等门阀士族,但张家与6虞两家不同,这些年,张家缺少优秀人物支撑,这些年虽然有几个子弟在州郡任职,但担任刺史以上职务的几乎没有,故而张家有衰落之态,全凭老祖宗的荣光支撑着,等老祖宗那点福荫吃完了,也就衰落下去了。

        “可硬顶能顶住吗?”张荥似乎没听出6峤语气中的不屑,神情中依旧有浓浓的担忧。

        “载波,这不用担心,盛怀知道此事的厉害。”虞文淡淡的说道,语气又是一变:“不过仅凭他一人也挡不住,所以,后天的会上,我们要给他支持。”

        张荥摇摇头:“仅靠我们也挡不住,唉,皇上为了出兵塞外,什么都不顾了,太祖定下的治国之策也不管了,这甘棠一去,皇上改组尚书台的意图已经越来越明显了,希平兄,朝中恐怕还要多着力。”

        王泽悠悠的喝着茶,不以为意的说道:“放心吧,载波兄,朝中已经开始了,潘链和太后那,都有人去说了。”

        “潘链?”张荥微微摇头:“此人除了收银子,恐怕没什么大用,要不然,盐税革新为何没挡住。”

        “你太悲观了,”6峤转身说道:“潘链虽然没用,但太后呢,皇上对太后还是很孝顺的。”

        虞文起身走到窗前,看着书院外的情境,好一会才说:“朝中自有朝中诸公,我们只需作好我们自己的事,远山贤侄,巨木先生和稚真先生会到吗?”

        “我已经去信,昨天收到回信,巨木先生和稚真先生都答应。”6峤很肯定的答道,顾玮要挑战江南士林,他们这些江南的一等士族自然不会袖手旁观,更何况,江南书院的背后就是他们在支持。

        6峤在第一时间便给去信,请巨木先生和稚真先生南下,参加这场辩难。

        “魏典魏先生也已经启程南下,估计五天后到。”虞文补充道,随即又有些遗憾的叹口气。

        6峤心里清楚虞文的遗憾在那,这些人都是北方的,没有一个江南文人。

        魏典名满天下,原为御史令丞,为陈国土地清查,率众叩阙,被罢官入狱,但不久便在众大臣求情下释放,随后返回颍川,在颍川书院教书。

        顾玮的公告出后,虞文便去信颍川,请魏典南下,魏典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回信说即可起身南下。

        不过,扬州是江南同样文萃繁盛,各书院山长也是精研道典多年之人,再加上赶来的巨木稚真和魏典,这个阵容足够强大了,足以应对顾玮。

        “下面的知县....”张荥正说道,门外有人在敲门。

        “老爷!”

        “进来。”6峤没有不悦,这个时候敢来敲门,肯定是有事生了,否则那小子是活得不耐烦。

        穿着土色劲装青年快步进来,到了6峤身边,将一份卷起来的纸送上,6峤伸手接过来,看了一眼便皱起眉头。

        “怎么啦?”张荥见状问道。

        6峤将那张纸铺在桌上,然后问劲装青年:“这是哪来的?”

        “是郭松送出来的。”

        6峤微微点头,没有再问,劲装青年转身退出去,虞文王泽三人凑到一起,正看着那张纸。

        这是一张钦差通告,准确的说是一张招贤榜,钦差行营出的招贤榜,招贤榜上明确告诉扬州所有士子,现在朝廷要在扬州推行税制革新,新税制利国利民,为了推行新税制,钦差行营招聘支持新税制的贤士,这些贤士招聘后,将接受二十天的新税制见解,在理解新税制后,将派到扬州郡各县,宣讲并推行新税制。

        几个人看完后,张荥微微摇头,虞文眉头微皱,神情有些迷惑不解,王泽若有所思,显然心有所动。

        “厉害啊!”王泽打破沉默叹道,神情十分凝重。

        自从上次梅园与柳寒会面,他便上吴县去了,本想找机会与柳寒战一场,可却没等到柳寒到来,后来他想明白了,柳寒多半躲到那稳定境界去了,境界不稳定,他不会出现。

        这让他非常失望,但他断定柳寒一定会到吴县,所以,他在吴县作了些布置,准备守株待兔,可老祖宗一封信让他赶到扬州。

        老祖宗在信里告诉他,到扬州关注税制革新,必要时,为6家虞家提供帮助。

        王泽在扬州,王家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在扬州。

        “贤侄,这是何意?”虞文问道。

        王泽走到窗前,看着那些士子书生,他在几个书院当过教习,太熟悉这些年青士子了,热血,轻信。

        “书生意气,壮志豪情,可惜,状志会消退,豪情会淡漠,血也会冷,但这些人中有多少人是支持顾玮的,有多少是反对的,顾玮这一手很厉害,一方面将士子中支持他的人召集起来,这样作有两个作用。

        6奇虞葱韩章他们已经惊动到他,他担心扬州五县中还有变故,这些士子也是他准备为应变作的准备。”

        “这顾玮可谓胆大包天,”6峤轻轻的哼了声:“县令岂是他能征辟的。”

        “他现在代管扬州郡,有权力征辟县令。”王泽语气很轻的提醒道。

        6峤张荥顿时愣住了,虞文笑了笑,轻轻摇头:“6奇他们只是给个警告,下面五县的县令,呵呵,我们压根没想让他们辞职。”

        虞文的语气很沉稳,却有掌控一切的信心,似乎在说,五个县令是不是辞职,由他决定。

        但王泽知道,虞文的确有这个力量,下面五个县令全是这三家的子弟或门生,他们是不是辞职,的确只是他们一句话的事。

        “这才对,俗话说,山高皇帝远,这县官才是现管,不管顾玮在扬州怎么折腾,最后还是要那些县官来执行,掌握了这一级,咱们要顾玮生就生,要他死就死。”

        王泽的语气很轻松,这是大晋士族最大的力量,士族门阀掌控了朝廷的基层职务,朝廷政令要想顺利推行,必须依赖他们。

        重新回到扬州后,王泽慢慢明白大哥的意思,到扬州的目的是观察扬州的税制革新,明白和理解这税制革新,同时也明白,士族为何是大晋的柱石。

        柱石断,天将倾!

        天倾斜,百姓苦!

        (本章完)


  (http://www.shukeju.com/a/16/16890/2017578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