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天苍黄 > 第三百八十三章 君议定策(上)

第三百八十三章 君议定策(上)


  大晋朝廷数十年里,朝廷的体制变了数次,大晋的官制严格的说分内朝和外朝,内朝分中书监和尚书台,外朝则为丞相府,中书监和尚书台的角色很微妙,有时中书监的权力大,有时尚书台的权力大,当今的权力结构是中书监几乎就是个起草诏书的机构,尚书台才是权力最大的决策机构,而代表外朝的丞相府,则负责处理这政务,权力受到极大削弱。

  尚书台位高权重,秋云乃泰定帝的托孤重臣,潘链就算不满,一时半会拿他也没办法。

  秋云不赞成的原因是因为他觉着此事透着蹊跷,他与齐王世子并不熟,数年之前回朝述职,曾经见过齐王世子,不过那时世子还只有十一二岁,但世子无论在齐地还是在帝都,风评都很好,可为何生这样的事?秋云觉着这是齐王避祸之举。

  既然如此,秋云觉着可以帮他一把,削爵就太重了,减少藩地,可以削弱他的实力,也就可以减轻皇帝的怀疑。

  秋云对朝局有自己的判断,皇上登基后,频频作出重大决策,明面上看,是因为朝廷府库空虚,可实际上是皇帝要对朝廷上下进行变革,这种变革在皇帝还是太子时便尝试去作过,但遭到门阀士族的强烈反对,因而被泰定帝强行打断。

  对皇帝的举措,秋云感到左右为难,清理度支曹,他是赞成的,但清查土地和盐政革新,他觉着有点操之过急,特别是清查土地,触动了整个士族阶层,他本能的感觉到,陈国的事还没结束。

  “皇上请诸位大人到御书房。”

  门口传来小黄门的声音,三人跟着小黄门出来,三人都没开口,在这个场合没有向小黄门打探消息的,三人沉默的跟着,领路的小黄门很识趣,走得并不快,潘链和左辰都还跟得上。

  尚书台是皇帝的决策机构,从尚书台到御书房并不远,没多一会便到了,小黄门站在门口,三人走进御书房内才看到太尉潘冀已经到了。

  见过礼后,潘冀便偷瞧下潘冀,潘冀眉头微皱,似乎有什么事很为难,再看皇帝的神情,同样眉头紧皱,还隐隐带着怒色。

  “皇上,这是....”潘链试探着问道。

  皇帝稍稍迟疑,便轻轻叹口气,看着房间里的四人缓缓说道:“你们都是父皇留给朕的辅政大臣,自登基以来,国事艰难,全赖诸卿鼎力相助,才勉强维持,可朕没想到,太尉今天向朕求去,朕不知道在那有失德之处。”

  潘链闻言不由大惊,连忙上前:“皇上言重,皇上登基以来,宵衣旰食,勤政爱民,万民皆知,岂有失德之处,皇上,臣不知太尉为何请辞,但臣可以保证,太尉对皇上忠心不二。”

  皇上神情依旧冷峻,秋云没有说话,心里叹息,他看了潘冀一眼,潘冀也不分辩低头站在那。

  左辰皱眉,潘冀请辞也出乎他的意料,他看着潘冀沉声问道:“太尉大人,你这是为何?”

  潘冀抬头,看看左辰又看看秋云,轻轻叹口气:“臣本驽马,先帝用臣,本就权宜之计,皇上登基之后,信臣用臣,臣深感皇上的恩德,可驽马是拉不了大车的,太尉,位高职重,臣,德才皆不配,实在难担此重任。”

  皇帝轻轻叹口气,正要开口说话,潘冀撩袍跪下叩,抬头看着皇帝说:“皇上,当年臣向先帝言道,我潘家已经富贵之极,女为太后,兄为太师,掌尚书台,臣又掌太尉,此不合体制,皇上,先帝当初用臣,是为稳妥,今天下安宁,臣再掌太尉府,实为不当。”

  说道这里,潘冀重重叹口气,眼中含泪:“皇上,此乃臣肺腑之言,还请皇上准臣所请。”

  秋云闻言大为佩服,就凭这眼光,潘冀就比潘链强多了。

  左辰也没刚才的激动,微微叹口气,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潘链心里大为愤怒,他一直指望潘冀的支持,潘冀是辅政大臣,参赞尚书台,他早已将其视为自己最大的支持,可没想到居然在这个时候打退堂鼓。

  可该说什么呢?潘冀居然把什么都说了,潘链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皇帝神情稍缓,但眉头却皱起来,略微沉思便说:“你起来吧,潘爱卿,你不要忧谗畏讥,先帝信任你,朕也信任你,太尉府,你还是给朕好好掌控着。”

  “皇上!”潘冀抬起头来,泪流满面。

  “起来吧。”皇帝说着过去将潘冀扶起来,安慰了一下,然后转身拿起一本奏疏问道:“御史弹劾齐王,潘爱卿,尚书台的意见不合,咱们就议议,看该如何处置?”

  皇帝的话太快,无论潘链还是秋云左辰都没作好准备,皇帝看看三人,又拿起两张纸片:“太师和左老师的意见是削爵,秋爱卿的意见是削地,太尉,爱卿的意见是什么?”

  潘冀擦干泪水,接过两张纸片,看后想了想说:“臣赞同秋将军的意见,此不过风雅之事,若非齐王在居丧期间,也没什么不妥。”

  皇上点点头,扭头看着潘链问道:“太师和老师的意思却是削爵,太师,说说你的理由。”

  “我大晋以孝治天下,齐王在居丧期间,作出此等有伤风化之事,不重处如何向天下臣民交代,臣以为必须削爵重处!”潘链肃然说道。

  皇帝看看左辰,左辰也大声叫道:“皇上,当今天下,门阀世家,士林学子,荒淫奢靡之风盛行,重处齐王,意在纠正此风气,起到拨乱反正之效。”

  皇帝心里明白,左辰对当今士林崇尚的那种空谈荒唐之风,极其不满,每每提及,都要严词批判,现在有这么个机会,当然不会放过。

  “秋爱卿还是那个意见?”

  秋云点点头:“皇上,齐王此举并没有违例,在女人身上作画,以前也曾听说过,他并没有违反守丧之律,而削藩,这个处罚已经很重了,齐国的藩地已经缩减到郡国的范围,此举可以向天下表明皇上的仁厚。”

  皇帝没有说话,呆呆的看着窗外,说实话,他很想彻底解决齐王问题,可秋云和潘冀都反对,特别是秋云最后一句话,向天下人宣示自己的宽仁,这话很有吸引力。

  皇帝很清楚,陈国清查土地和度支曹查账,已经震动门阀世家,这些门阀世家人心浮动,暗地里,不知在策划什么,他心里不由冷笑一下,既然如此,那咱们就较量较量。

  半响,皇帝拿定主意,转身看着秋云微微摇头:“秋卿说的是,齐王此举是很不妥,不过荒唐之举,朕看也不必重处,下旨严词斥责,另,罚俸半年。”

  “皇上!”潘链不解的叫道,左辰也不满的叫道:“皇上,如此轻纵,贻害无穷,还请皇上三思!”

  “皇上仁德!”秋云沉稳的躬身施礼,左辰再度不满的叫道:“秋将军!”

  “左大人,”秋云平静的答道:“皇上如此处置是妥当的,齐王并没有真正近女色,只是在女人身上画画,这与近女色是两回事。”

  “臣也如此认为,”潘冀也赞同道:“皇上,如此处置甚好,...”

  皇帝打断他,挥手笑道:“好了,此事就这样吧,潘太尉,秋大人建议派两万人出塞,你怎么看?”

  “两万人?”潘冀不解的看着秋云,于是秋云将自己的设想解释了一遍,最后说:“这个方案的缺陷是,方达统兵可以,可要调解草原上各部落矛盾,就不行了,朝廷需要另外派一个大员去。”

  潘冀想了下,缓缓的说:“皇上,臣以为,秋将军此策可行,不过,军队不用派两万,臣的建议是一万,另外,一万在边境集结,同时下令,并州方面也在边境也要集结,另外,雍州和并州都要大举向边境集结兵力。”

  “等等,等等,”潘链打断他的话:“我们那来这么多兵力?朝廷也没有这么多钱粮。”

  “所以,我们要施诈,”潘冀说道:“朝廷没有钱粮支持出塞作战,而且,不管一万还是两万,兵力都不足,那倒不如施之以诈,我们不断向边境增兵,但这并不是真的增兵,而是假增兵,白天增兵,晚上撤兵,营盘越建越大,粮草越集越多,如此造成一种声势,雍州要出兵十万,并州出兵十万,造成一种声势,逼胡族就范。”

  皇帝越听神色越凝重,这个策略十分冒险,比秋云之策更加冒险,万一被胡族识破,那一万兵力和朝廷重臣都会处于危险之中。

  “另外,臣举荐秦王或太原王为使,秦王长居雍州,太原王统帅并州边军,对大漠有威慑力。”

  潘冀又补充一点,秋云同样神色凝重,但他想的与皇帝不同,他觉着此策可行,只要小心操作,有七成的把握骗过胡族,但就是让秦王和太原王为使,这....

  没等他想好,皇帝已经看着他:“秋爱卿,你觉着太尉此策如何?”

  秋云已经来不及细想,思索着答道:“臣,以为,可行,不过,这人选还需斟酌。”

  “秋爱卿可另有人选?”皇帝问道,秋云摇摇头:“臣,没有更好的人选,不过,皇上,秦王身份尊贵,长期镇守雍州,他若去了大漠,雍州怎么办?还有,太尉此策,也需要有人来实施,皇上要委托何人?”

  皇帝本来很高兴,这时,也沉默了,本来他属意秦王,可秋云这样一问,顿时感踌躇,想了想,还是拿不定主意,目光一转,看见穆公公,便问道。

  “穆公公,你是怎么想的?秦王出使,可以吗?”


  (http://www.shukeju.com/a/16/16890/145141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