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天苍黄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欲进先退

第一百七十五章 欲进先退


  这个意外的现,让柳寒恐惧之余,又隐隐有些兴奋,虽然,他还不能肯定那小院的人就是总教头,但他很想试试,从清虚宗出来后,除了常猛,他还没出过手,还没与真正的高手交过手。

  接下来几天,柳府的人都现柳寒有些不正常,他变得更加勤奋了,整天待在静室,从静室出来,便出去了,老黄觉着不对,派人将柳铁叫回来,让他跟着柳寒,柳铁大惊,自从跟上柳寒,还从未见他如此恍惚过。

  柳铁跟着柳寒,现柳寒到了那街道,在街道口要了碗馄饨,慢慢的吃着,目光却盯着斜对面的一间院子,这间院子看上很普通,与这条街道上的所有大门一样,有些陈旧,有些沧桑,但柳铁很快便感到这院子的不一样,这院子给人郁郁葱葱,生机勃勃的感觉,即便在这个隆冬中,依旧有这样的感觉。

  可在常人眼力,这个院子没什么区别,院子里的槐树同样只剩下干枯的枝条,屋顶上同样是干枯的茅草,院墙同样灰扑扑的沾满灰尘,墙面裂开了,有道道裂缝。

  一切与这条街上,所有的院子一样。

  但在柳铁的感觉中,这院子就是不一样,整个院子透着隐隐的生机,不是从那干枯的枝条上,也不是从灰扑扑的墙面上,而是从院子里,这个院子里不知那个地方散出来的,有种勃勃的生机,只是掩盖得很好,要不是柳寒现了,恐怕他柳铁从这条街上经过,也不会察觉。

  柳铁倒吸口凉气,在柳寒身边坐下,也叫了碗馄饨。柳寒早知道他在身后,因而没有丝毫意外。

  “这院子有古怪。”

  柳寒沉默的点点头,虎哥将他带进小巷时,他便察觉了,要不然也不会以神识探查去探查这个小院了。

  柳铁涌出种热切的渴望,柳寒给了他几瓶丹药,他的境界已经达到武师巅峰,那道门槛已经摇摇欲坠,可总觉着差点什么,有层薄薄的纸挡在中间。

  他还是需要一个机缘。

  柳寒的感觉更不一样,他清楚的感到这个小院漏出来的那丝丝生机,其实就是灵气,而且是与火灵气不同的,这股灵气带着清纯的木属性,这让柳寒大为不解。

  木木的小摊主将馄饨端来,碗里漂着几粒葱花,香气扑鼻,柳铁将筷子在碗里搅了两下,喝了小口汤,看看小摊主的背影,悄悄传音要不要进去看看,柳寒微微摇头。

  开玩笑,里面住着那样一个神秘高手。

  小摊主看着柳寒柳铁,感到有些纳闷,特别是前面来的那个人,这段时间,每隔一段时间便过来一趟,也不多要,就吃碗馄饨或面条,坐一会便离开了。

  “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怎么什么事都不关心了。”老黄晃悠悠的将刚回来的柳寒拦住,目光却飘向后面的柳铁,柳铁冲他微微点头。

  柳寒甩甩头,老黄立刻明白,他是有事了,以前,他便这样,有事时便甩头,似乎这样便能将那些烦心事甩出脑海。

  不过,老黄没有立刻追问,这也是经验,他知道,如果柳寒要告诉他,不问也会告诉他,反之,就算问,也没有结果。

  果然,柳寒叹口气后,一言不,老黄只好默默陪着他,柳铁则自动消失,在柳府大院,没人能袭击柳寒。

  不过,老黄的出现还是产生了部分作用,柳寒没去后院,而是向潇湘别院走去。

  到了院子里,大脑袋正端坐在案几后读书,他与虎哥完全不同,虎哥身上的痞气隔着三丈远便能闻到,而大脑袋却已经象是换了个人,举手投足间隐隐有了小黄的风范。

  大脑袋见柳寒和老黄一起进来,立刻起身给俩人行礼,然后便提了壶水放在院子的炉子上。

  柳寒坐下后叹口气,老黄将一叠汇总推到他面前,柳寒也没看,忽然重重叹口气,自言自语的说:“我真想进去看看。”

  老黄眉头微蹙:“进去看看?看什么?”

  柳寒再度叹口气气,才将那个街道的现详细告诉了他,老黄面露惊讶:“你确信,那个院子里的是你说的那个总教官?”

  柳寒摇摇头:“绝对是个高手。”

  “比你还强?”

  柳寒点点头,老黄想了想,很坚决的说:“不要进去,既然那人的修为比你高,你就不要进去,我们不是定了守时待机吗,你进去只有两个结果,一个是惊动他,进而暴露你,另一个结果是没有惊动他,可要是再出一个常猛,对方势必追查,对我们更不利。”

  柳寒神情很是失落,沉默的点点头,老黄的判断,他不是没想到,正是想到了,他才没进去,可眼看着一个重大线索就在眼前,却无法抓住,这让他非常不甘。

  老黄看着他,轻轻摇头:“你啊,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要查,并非一定要进去,他总会出来吧。”

  柳寒眼睛一亮,不由苦笑下,自己是钻入死胡同了,老黄露出丝笑意,微微点头,柳寒想了想:“让蒙大去,身份,身份,.”

  老黄忽然插话道:“这地挺怪啊。”

  柳寒先是微怔了下,随即明白。那条街,距离内城,或者说是紧靠内城,内城没有护城河,但靠近内城城墙的一段距离,朝廷禁止修建房舍,所以,这条叫苦杏街的,非常靠近内城。

  原来这厉岩出了内城后,绕着内城走了半个城,然后巧妙的利用那迷宫般的巷子,走了个u形,重新回到靠近内城的苦杏街,以至于柳寒都没察觉。

  “他为什么住在这?”老黄问道,柳寒微怔,随即皱眉:“有什么不对吗?”

  老黄说:“当然不对,他不该住在这。”

  柳寒明白了,帝都的展是从内城开始的,先有了宫城,然后有了内城,内城住不下后,便向外扩展,就像前世的北京似的,先是二环,然后三、四、五,到他过来时,都已经六环了。

  外城繁华地区多距内城较远,苦杏街靠近内城,却是属于贫民窟,这样一个高手,为什么要住在这里?

  “这就只有进去看看才知道了。”柳寒苦笑下,随即醒悟:“他是为了修炼,这里有灵气。”老黄不明白灵气是什么,但大约能猜到,柳寒又纳闷道:“满世界都没灵气,这帝都居然还有灵气?!真够邪门的。”

  “天地间,咱们不知道的事多了。”老黄一句话便将这事轻轻放过:“干嘛让蒙大去?”

  蒙大,没有修为,从西域跟着柳寒回来,在城外庄子里干活,为人忠厚老实。

  “他很老实,嗯,对了,从虎哥那调个人给他,让他们扮成兄弟,身份,小商贩,到那条街去租个房子。”柳寒说道。

  老黄转念一想,觉着柳寒的选择还是不错,很谨慎,蒙大没有修为,此举正好是他最好的掩护。

  “让虎哥将人选定下来,让柳动教教他们,”柳寒边说老黄边记:“还有,胡平章济,他们在衙门里如何?”

  柳寒的麾下分成两类,一类是有修为的,一类是没有修为的;有修为的又分成两大组,一组是三十六铁卫,这三十六铁卫的修为全部在武士中品以上,他们全部冠以柳姓;另一组则是护卫队,护卫队成员的修为全部在武士下品以下,他们主要负责保护各商队和作坊店铺,另外还抽调小部分人手帮助训练私兵,担任私兵的下级军官,他们依旧保留原来姓氏。

  这个时代,被主人赐以姓,成了主人的家臣,是很大荣耀,只有为主人立下大功的下属才能有此荣耀。

  胡平章济便是护卫队中的人,俩人的修为都是武士一品,前段时间,京兆府衙门捕快缺人,柳寒趁机让他们去应征,以他们的修为,自然毫无问题。

  “现在还是普通捕快,过段时间,打算使点钱,弄个捕头。”老黄随口答道,京兆府衙役分为三种,一种是站班衙役,这种衙役主要负责衙门内,比如郡守县官,升堂审案,他们负责维持秩序;第二种则是力差,这种衙役主要负责守卫郡县仓库,押送粮食,库银,解送公文等,简单的说便是跑腿出力的;第三种则是负责治安缉捕的,这类叫捕快,普通县里只有一个捕头,而京兆府这样的郡府,特别是京兆府,则设总捕头副总捕头,下面再分捕头,再下一层则是捕快。

  在衙役中,捕快的地位最高,权力最大,能捞到的油水也最多,每天穿着整洁的皂服在街上耀武扬威,在一般百姓眼中很是威风。

  不过,衙役在士族门阀眼中则是贱役,大晋律载有明文,衙役后代不能入仕,不能参加品鉴,比之商人好不了多少,所以,少有修为高深之士愿意入衙门当衙役,造成衙役战斗力极低,盗匪横行,于是朝廷意识到错误,经过争执妥协,又修改律令,规定捕头以上不算贱役,后人可以参加品鉴入仕,太宗皇帝还给捕头划了职分田,虽然不多,但也算是为捕头正名了。

  既然捕头不是贱役,还成了一品官,争夺的人便多了,豪门士族看不上,可不代表其他人也看不上,一些小士族的旁支,本地富户等等,都盯着,只是这捕头要出马捕盗,危险性还是挺高,前来争夺的人多少还得有些本事,否则也不敢交给他。

  而普通捕快要从捕快升到捕头,除了本事外,还得有银子,在这事上,京兆府总捕头沈炼,副总捕头严刚,京兆府长史朱敏,价格大约需要三百两银子。

  “这事上元节后再办,哦,让虎哥将那孩子送来,与蒙大先熟悉下。”柳寒最后说道,老黄没有开口,端坐不动。


  (http://www.shukeju.com/a/16/16890/145122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