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灵武帝尊 > 第两千零四十二章 圣域应天府

第两千零四十二章 圣域应天府

        ,

        天书降世,浩劫降临。

        即便是天地五大皇族,也将无法置身事外。

        而在青天之下,世界之上。

        灵武大6的中心,圣域,帝城。

        两大世界中心之地。

        若是天地五大皇族,静观其变,暗中注视着一切的话。

        天书的的出现,则在大6中心,掀起无尽波澜。

        相比起皇族的高冷,目空一切,相比起上世界那些人独占一界。

        中心大6,才是最为辉煌的存在,这里聚集万族,无数实力汇集,灵武大6所有的强者,几乎汇集于此,在这里,诞生了无数如应天府这样的强大实力。

        神毒府,九龙神宗府等,全部都集中在这里,这里,便是整个大6最为繁华之地。

        也是诞生无数天才,强者的地方。

        可以说,灵武大6的中心,圣域,便是无数人们梦寐以求的地方。

        天书消息,牵动人心,其中以应天府为,震撼不已。

        “你是说,九州四海学院最终夺得了神殿之物?”

        “是的,而且那个人名为辰天。”

        “天书,辰天。”

        “府主,我们之前派去四海的人,消失了,至今为止还未回应,而这辰天却去了万界,此事绝不简单。”

        “府主,我们还要将辰天带回来吗?”应天府大殿之中,人群涌动。

        谈话内容,却是绝对的秘闻。

        “天书现世,绝不简单,此事非同小可,我应天府静观其变,继续派人去四海学院,若是可以,将此子带回我应天府。”

        “是。”

        “卓一航那小子,还没有醒悟吗?”

        “府主,他还是不肯说。”

        “哼,卓家小鬼,天赋卓越,桀骜不驯,搓搓锐气也好,继续关,关到他醒悟为之。”霸道无比的府主说道。

        “府主,大小姐还跪在殿前之外,已经三年了,真的不管吗?”有人说道。

        “我没有他这样的女儿,当年若非是他,我应天府已经与界族联手,统一圣域,哼。”谈起这女儿,府主更加愤怒。

        “摆驾。”应天府主,突然开口。

        “府主,您这是要去何地?”

        “无尽牢狱。”

        “您要去无尽牢狱?”周围人闻言,震颤不已。

        ……

        应天府外。

        府主外出,摆驾队伍,浩瀚无比。

        而在大门之前。

        一个绝美女子,脸色苍白,眼中尽显凄凉。

        看到府主标志出现,女子异动在龙马撵身前,拦住其去路。

        “父亲,求求您,放了他好不好。”

        “正好,今天我要告诉你,我要将他流放到无尽苦海,受尽永世之苦,你从今往后,死了这条心吧。”

        “不,不要,父亲,无尽苦海永不回头,一入苦海,将要受尽永世之苦。”

        “您若真如此,女儿只有已死相逼。”

        “哼,冥顽不灵。”

        应天府主,更为愤怒,一掌击晕其女子,将其修为封印:“看着她,别让她做傻事。”

        “是,府主。”

        虽说冷酷无情,但终究是自己的亲身女儿,府主并未想象中的铁石心肠。

        无尽牢狱。

        圣域之中一个无比独特的存在。

        这是一个号称铜墙铁壁的监牢,被关押在这里的人,都是整个圣域的敌人,无论得罪了圣域的任何一个家族,被打入无尽牢狱之后,便永远也没有机会逃走。

        更不可能出现入侵者。

        无论你的什么人,被关押到了这里面,想要救人,难如登天。

        历史上,无尽牢狱仅仅生过一次被逃走的事件,如今过了万载千年,却从未有人可以从这个号称铜墙铁壁之地逃出去。

        而这牢狱的每一层,关押着不同的犯人。

        无尽牢狱,第三层。

        第九十九号监狱。

        巨大的铁门,封锁外界的一切,在这里,暗无天日,没有出头之日,更不曾见过烈阳寒风。

        一入无尽,终身为牢。

        永生也没有办法离去。

        进入牢狱大门之后,便是铁链索天,周围的一切都生了巨大的变化,这无尽牢狱,便是一个特殊的异度空间。

        更是有特殊的生物镇守。

        “府主,您居然亲自过来?”

        “监狱长,我想去看九十九号犯人。”

        “哦,他可是您亲手送进来的,难道府主动了恻隐之心。”

        “当然不会,我探望完毕,请监狱长将他扔到无尽苦海。”

        “府主,您确定吗?”

        “你见过一府之主言而无信吗?”

        “此人不过荒地之人,无尽苦海一入,永生无法回头,这惩罚,未免过重?”

        “监狱长难道也会有怜悯之心?”

        “哈哈哈,当然不会,此人与我非亲非故,既是府主安排,理当完成。”

        ……

        应天府主独自一人,来到了漆黑牢狱之中,他径直走向九十九监牢所在位置。

        迈出的步伐,似有几分沉重。

        而牢狱中的人,似乎是感受到了那沉重的步伐,缓缓抬起头来,看到了一张令他憎恨无比的脸。

        “你还活着,还真是让我意外。”

        监牢内的男子,浑身被铁链束缚,锁骨更是被铁钩勾住了武魄,神魂,修为尽失。

        “神魂都被封印,还敢独创九州,竟敢杀入我应天府,我很佩服你的勇气,只是这天地本就不公,注定你失败的结局。”

        “你想说什么?”男子满目赤红,浑身染血,但他骄傲的眼神和不屈的意志,依旧充斥着傲骨。

        “辰天,你可认识?”府主冷笑。

        牢中男子,突然神情大变,浑身铁链震颤:“混蛋,你想做什么……”

        “呵呵,果然和你有关系吗。”

        “老混蛋,就算你是她的父亲,你若敢对辰天出手,我也要你魂飞魄散。”狱中男子,竟是辰凡。

        “哈哈哈,看来你们关系匪浅,我没有对他做什么,只是偶然间听到他的消息而已。”应天府主说道。

        “什么消息,说……”

        “此子做了一件惊天地的大事件,扬名天下。”

        辰凡闻言,竟有几分欣慰,他的孩儿,已经扬名天下,只是可惜,他作为父亲再也无法完成当初和辰天所做的约定。

        “老家伙,你不会这么好心,你想做什么,我警告你,若你对他出手,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辰凡,你也历经无数,这种话,威胁不到我,我可以不对这辰天出手,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应天府主冷漠的说道。

        “答应你什么?”

        “此子已经在九州大6,你应该知道我应天府的手段,你若想要他活命,我要你的休书离别。”

        “休书?”

        “我知道你与我女儿两情相悦,也曾暗许终身,让我女儿死心,唯有你的亲笔休书才行。”

        “你妄想。”

        “那你在九州的辰天,他应该是你的儿子吧。”

        “老匹夫,他可是你的外孙。”辰凡咆哮起来。

        “我应天府主的血脉,岂能是你们这种来路不正之人可以高攀的,他之血脉,我绝不承认。”老家伙说道这里,竟是无比愤怒。

        “你要他活,必须死,写下休书离别,你,去无尽苦海,这是对你的惩罚。”在应天府主看来,他们高贵的血脉,就被眼前这个男人玷污。

        应天府主,岂会容忍一个大荒之人与他女儿有了血脉联系。

        而且他们的血脉还出现在了九州。

        在应天府主的眼里,辰天更是被视为奇耻大辱,又岂会又半点亲情。

        “无尽苦海,永生无悔,你好狠的心……”

        “这是我格外开恩,给你的机会,除非你想要看到你的儿死!”

        “你。”辰凡与之对视良久,他终究低下了高傲的头。

        “孩儿,原谅父亲再也无法和你兑现诺言。”辰凡低下头,泪痕已经湿润了脸颊。

        “我答应你,但是你必须放了和我同行的剑无情。”

        “可以。”

        “来人,笔墨伺候。”

        没有人知道,辰凡是用着什么样的心情写下了那一封连自己都感动的休书。

        “希望你会遵守你的承诺。”

        “你放心,吾乃一府之主,更拥有上古高贵血脉,岂会失信你这种凡胎之人,我会遵守承诺释放剑无情,也不会伤你儿性命。”

        “这封信,足以让她死心。”

        府主接过休书一看,字字诛心,满意的点点头:“你该上路了。”

        当牢狱将辰凡带走的那一刻,没有人知道,辰凡这一瞬间承受着多大的痛苦。

        更没有人知道,当无尽苦海的大门为他开启的时候,他的内心有多么的不舍,他不舍自己的孩子,更不舍得自己的妻子。

        但是身为一个男人,在面临着选择的时候,唯有牺牲自己才能保护妻儿之时,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自我的牺牲。

        无尽苦海,就在眼前。

        当他踏入其中的时候,意味着,他的生命结束,永生受尽苦难,再也没有出来的可能。

        那天,辰凡失去了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切,踏进了从未有人活着回来的无尽苦海。

        那一天,剑无情被无情的扔到了圣域的无人角落,但他深受重创,体无完肤,饱受风寒和痛楚,但是剑无情预感到了,他的自由,或许换来的是辰凡的牺牲。

        他仰天咆哮,撕心裂肺的怒吼之后,晕倒在了浩瀚巨大的圣域之中,是多么的无助。

        亲眼目送辰凡进入无尽苦海之后,应天府主露出一丝冷笑,在回来的路上,他下达了一个密令。

        同一时间,应天府最强的天卫,前往九州,收割辰天的性命。

        “孽种,岂能苟活于世。”应天府主眼中的寒芒,阵阵闪烁。

  (http://www.shukeju.com/a/16/16794/1770182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