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灵武帝尊 > 第一千八百一十八章 南宫银

第一千八百一十八章 南宫银

        “秋蝉,我们要走了。”

        辰天神色凝重的说道。

        “辰师兄,怎么了?”秋蝉感受到辰天目光变化莫测,眼中竟是出现一丝慌乱和不安。

        辰天看到有些恐惧的秋蝉,安慰道:“没事,不过毕竟除了我们学院以外,其他人都是我们的敌人,我刚刚和李淳风战斗,恐怕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是离开这里的好。”

        “恩。”秋蝉点点头,她也不想再次遭遇其他的敌人了。

        这次若没有辰天的话,秋蝉简直不敢想象自己会有什么后果,秋蝉本想换一件衣服后在离开,可看辰天的表情,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糟糕,主人,我们被现了。”小树人一声惊呼起来,辰天已经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息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小树人现之时,实际上就已经非常接近了,辰天见过的神王不少,虽然一直是谨慎的态度对待,但是他还是;神王境界的实力。

        或者说,低估了来者的决心。

        当一老一少的身影出现在辰天眼前的时候,他的目光显得凝重起来:“秋蝉,快走。”

        “辰师兄。”

        “快走。”

        辰天动空间转移和飞天梭的力量,将秋蝉传送了出去。

        秋蝉还来不及看清楚什么情况,转眼便出现在了其他的空间,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但已经不再刚刚的地方。

        此刻,森林之中,辰天额头滴落冷汗,如果可以他也想用飞天梭的力量离开这里,但辰天再被现的时候,就被神念气息锁定。

        甚至他周身已经被神王布下封印结界,但即便如此,辰天依然在那紧要关头,将秋蝉送走。

        与此同时,辰天捏碎了神王玉符。

        因为来人,让辰天感觉受到了生命威胁。

        “呵呵,缘分还真是奇妙啊,辰天,没想到能在这里相遇啊。”老者便是神农殿长老南宫银,当日辰天的拒绝,一直让老家伙怀恨在心,即便现在依然是冷冷的讪笑。

        “辰天,我们又见面了。”江晨冷冷的看着辰天,被辰天抢走了天生灵物,自然耿耿于怀,如今仇人见面,加上还有南宫银在,江晨的气势比之前更加霸道。

        “原来是南宫长老,果然很有缘分呢。”辰天附和道,但他一直在寻找时机离开。

        “辰天,别枉费心思了,在老夫的面前,任你聪明才智还是手段无穷尽,也是没用的,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你太渺小了。”上位神王霸道话语回荡在森林之中。

        辰天冷笑了一下:“事实似乎的确如此呢,那么南宫前辈有什么指教呢?”

        看到辰天一瞬间冷静下来,南宫银不得不佩服辰天的勇气,他用自己的神念封印了辰天所有逃走的可能。

        这无疑表明了南宫银对辰天痛下杀手的决心。

        但辰天在死亡的面前却毫不畏惧,甚至流露出了一种坦然的表情。

        南宫银有些诧异,很难想象,这样的一个青年竟然会来自九州之地。

        南宫银虽然对辰天之前的所作所为有所不满,可辰天的表情又让他有了爱才之心。

        沉吟片刻,南宫银抬起头来开口说道:“辰天,我念在你丹道天赋修炼不易的份上,只要你答应入我神农殿,老夫便全力培养你的丹道,让你百年内称之为丹神也不为过。”

        “呵呵,前辈提出这样的要求,恐怕不是没有条件的吧?”辰天冷冷的笑道。

        “自然,你必须与四海划清界限,同时将在这陵园中得到的天生灵物交与老夫,这算是拜师礼吧,只要你我成为师徒,这些东西迟早也会回到你的手中。”南宫银故作大方的说道。

        “前辈想要的无非是我身上的天材地宝吧。”辰天直接说道。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道理,辰天你应该明白,你不过圣境而已,在这乱世之中身怀重宝,对你来说,这本身也是一种罪孽啊,你若交给老夫,在做老夫弟子,我替你保管这些物品,等你足够强大时,老夫自然会归还给你。”南宫银故意诱导辰天说道,循循渐进的说道。

        “果然是老狐狸,哪怕明知道有必胜把握的局面,竟然也要我心甘情愿的交出来,难道这些绝代强者都有这种特殊的癖好不成,就喜欢看到别人臣服在他们的眼前?”辰天心中冷笑。

        南宫银虽然装作和蔼的模样,但是他将自己的退路阻绝,说明南宫银根本没有想过要放了辰天。

        等辰天交出自身的东西,等待他的只有死亡。

        不过南宫银要拖延时间的话,这对辰天来说自然是非常有利的。

        “前辈,能不能容我考虑考虑?”

        “混账,你算什么东西,南宫长老收你为徒,那是你天大的荣幸,你还故作清高姿态,长老,我看别跟这混蛋多说,让我了结了他。”江晨可不愿意看到这种事情出现,辰天若是成为了南宫银的徒弟,地位一下子都能过他这个席长老。

        “南宫长老都还未开口,你这狗奴才倒是多嘴。”辰天森冷的看着江晨。

        “混账,你说谁是狗奴才。”

        “谁应不就是谁了。”辰天与江晨目光触碰,竟是丝毫不弱于下风,江晨的神威对辰天来说根本没用。

        “住手。”南宫银看了一眼江晨,简直丢人现眼,自己上位神王的神威辰天都能面不改色,就凭他一个小天位,这样的举动,无疑丢脸。

        “辰天,我知道你想要拖延时间,可是那又如何呢,老夫杀你全在一念之间,甚至你连捏碎玉符的机会都没有,从你外院弟子的身份就可以看出,四海学院对你并不重视吧,毕竟九州这样的地方,更注重的是武道。”

        “可是你来神农殿不一样,凭你的丹道天赋,将来的地位只高不低,同样可以成为万千人所敬仰的对象。”

        “这样的机会,只要你足够聪明的话,就不会拒绝我第二次。”南宫银微笑着看向辰天,他相信辰天这次能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

        “呵呵,男子汉大丈夫,有可为,有可不为,为求活命便苟活于世,还如何坚持武道本心。”

        “辰天,我看你是活腻了。”江晨瞬间勃然大怒。

        南宫银却有些心惊,此子武道之心坚若磐石,眼神中更是有着前所未有的坚定。

        可惜这样的人才,竟然不能为他南宫银所用,这种愤怒,一瞬间充斥在南宫银的心里。

        “你真的要拒绝老夫吗?”南宫银言语变得冰冷起来。

        “南宫银,你就别假惺惺了,从始至终你就没有想过要让我活命不是吗,你早就在我的周身布下结界,为的就是不让我逃走,你执意让我拜你门下,只是想要挽回之前的颜面而已吧?”面对南宫银这样的老怪物,辰天心如明镜,仿佛将他内心的想法全部说出来了一样。

        “辰天,有没有跟你说过,太聪明的话,反而活不长久。”

        “你是第一个,我相信不会是最后一个,但活到什么时候,恐怕南宫长老你还无法替我做决定。”辰天说这话的时候,底气十足,浑身上下散着一股狂霸的气息。

        “可惜啊,可惜,你终究还是作出了错误的选择。”

        “辰天,受死。”南宫银杀伐果断,绝不会在拖延时间,一掌落下,杀意惊天,神王强者的一击,足以将一切破坏。

        是的,是毁灭性的破坏。

        但就在下一秒,一道同样狂暴的雷云在南宫银拳头之处爆出来,那一瞬间,百手千幻,雷光惊天,拳掌相对,南宫银竟然被逼退了回去。

        “神王分身?”江晨心神一颤,辰天这种外院弟子,竟然拥有神王玉符。

        辰天冷冷一笑,他根本没有想过赴死。

        更不想在这里丢掉性命。

        早在有神王强者盯上辰天的时候,他已经捏碎了神王玉符,他不会像李淳风和青萧那样,低估对手高估自己,实际上这二人之所以死的如此窝囊,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轻视了辰天的力量。

        但辰天面对神王境界强者,却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所以他早早的捏碎了神王玉符。

        “哼,不过是神王玉符而已,杀你易如反掌。”

        “南宫老匹夫,老子不再,你竟敢欺负我上官云天的弟子。”上官云天出惊人咆哮之声,虽然已经断臂,但他的实力依然是上位神王境界。

        在咆哮的那一瞬间,他的身后雷云闪现。

        最为著名的雷云千手的狂暴技能,从天而降,那浩荡的声势,甚至一度震撼了整个陵园之内的人群。

        “你不是分身,是本人?”南宫银闪过一丝诧异之色。

        但遂即却反应过来:“原来如此,神王玉符本是召唤一缕分身,但因为你本人就在附近,感觉到神王玉符粉碎,所以才会亲临现场。”

        任凭南宫银聪明一世,也没想到辰天竟然会提前捏碎神王玉符,而且正好因为上官云天也在这上古陵园之中,所以才能赶到这里。

        “你这小子,故意跟我胡扯,就是为了拖延时间。”南宫银感觉被辰天摆了一道,顿时气愤不已。

  (http://www.shukeju.com/a/16/16794/1762129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