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屠八妹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夜半哭声

第一百五十二章 夜半哭声


  小背篓

  晃悠悠

  笑声中妈妈把我背下了吊脚楼

  ……

  徐慧走进楼道就听到建新在唱歌,推门进屋,建新在客厅边唱边跳逗着毛小竹,毛小竹坐在沙发上乐得手舞足蹈。

  生了孩子的建新身材一点不输做妹子那会,跳起舞来腰身柔软如水蛇,这是最令徐慧羡慕的。徐慧喜欢会唱歌跳舞的建新,建新也就这点才艺让她瞧得上。

  “看妈妈跳舞呢,真乖。”徐慧进屋夸了毛小竹一句,她早起有点头晕,便让建新留在家看孩子,她自己上医院做了个全面体验。

  从徐慧进屋到她回卧室换过衣服再出来,建新都没问过一句关于她体验的结果,对建新的没心没肺徐慧早习惯,倒也不生气。

  但是,快十二点了连饭都不煮这也太说不过去吧?

  “你是不是这个家里的人啊?”徐慧折转身质问建新,“你好歹把饭煮上呀,煮个饭你能断胳膊还是能断腿啊?”

  “哎哟妈,你这么大声看把你孙女给吓着。”建新说,“不就是一顿饭吗,今天中饭我来管,这下行了吧?”

  “你来管?”徐慧一声冷哼,“现在几点你知道不?他们父子没准已在回来的路上。”

  徐慧火气更大了,她气乎乎走去厨房打算把饭煮上,建新抱着女儿跟过来,她用嘴啄着女儿粉嫩嫩的小手,逗着趣说:“中午奶奶吃饭我们大家吃饺饺好不好呀?”

  “饺子?家里哪来的饺子?”徐慧揭开米缸盖子,没好气的白眼建新,“等会她哭着要吃我看你上哪给她现弄去!”

  “妈妈,包。”毛小竹说。

  “你妈妈会吃!”徐慧伸手去拿米筒,建新慢条斯地说了句,“我要是你我就先打开冰箱瞧一眼。”

  嗯?徐慧抬眼看建新,建新自顾逗着女儿玩耍,并不理会她的目光。徐慧想想,放下手中电饭锅,快步走去客厅,打开冰箱冷冻室一看——“哟,真有饺子,怎么还有生饺子卖,什么馅的?”

  徐慧拿起一个饺子放到鼻子下闻闻,眉一挑,“呀,芹菜肉馅?”她晃晃手中饺子,笑眯眯地对着毛小竹说,“爷爷最爱吃芹菜馅的,奶奶也爱吃,就你爸不爱吃芹菜馅。”

  “还有韭菜馅的。”建新说。

  “你这是在哪买来的,饺子好吃是好吃,可就怕外面买的不干净。”

  “我给你钱你去买,看镇上有没有得卖。”建新面上带出一丝得意。

  徐慧迟疑,“难道是、是你在家包的?你还有这本事。”

  “我累得腰酸背疼你还不信,哼,爱信不信。”

  徐慧喜滋滋地说:“家里又没田螺姑娘,我不信也得信,我这就去烧开水煮饺子。”

  毛厂长进屋就闻到饺子香味,这顿饺子吃得大家眉开眼笑,徐慧对建新赞不绝口。原本建新包这顿饺子是为讨好毛厂长,完成屠八妹交给她的任务。没想到竟得到徐慧的另眼相看,被徐慧夸几句,她一时倒不好意思提屠八妹交给她的事。

  徐慧一高兴,晚上主动提出自己来带孩子让建新出去玩牌。建新和毛四杰一块去的,结果碰上抓赌,身上钱被没收不说一人还罚款一千。

  建新和毛四杰都是有一个钱花两个钱的人,罚款是徐慧出的,她把他俩领出来一路不停发着牢骚,一顿饺子吃掉她两千大洋,她头发尖上都是火。

  屠八妹连跑几趟县城,凭借着过去养猪专业户的荣誉证书和手上现有的二十来万现金,终于成功贷到款,又顺利拿到开采证。

  接下来就是选采煤场,这煤场要没选对不出煤,几个月下来搭上人力财力就落四字:血本无归。

  “婶,我在县里饭馆学厨时,听人说夹堡坳后山有人无意中挖出过煤,不知是真是假。”江嗣春告诉屠八妹。

  屠八妹说:“我也听人说过一嘴,看来那儿还真是有煤。”

  顾冉说:“你也听说他也听说,这人人都听说的事要是真的,那早就被人把煤挖走了,哪还轮到你们去挖?要是还没有,那十有八九就是假消息,是别人故意放的风,引人上当的。”

  “闭上你的臭嘴。好事都让你说成坏事。空穴不来风,你以为是个人就能开煤窑?没钱就是知道那有煤也只能干瞪眼。”

  屠八妹好不容易凑够钱,求财心切,急于想赚钱给那些信任她给她集资的人分红,顺便也让那些撤资的人悔断肠子。她让江嗣春明天跟她一块去夹堡坳看煤场,唯恐晚了会让别人抢先下了手。

  为养好精神,十点不到屠八妹就上床歇息了,睡到半夜起来她去上茅厕,走去厨房发现后院门没拴,她以为是老八她们睡前忘了关,也没在意。

  夜风吹过,一阵压抑呜咽的哭声自茅厕方向传来,踏上菜园小径的屠八妹脚下一滞。她家靠山,还以为碰上了不干净的东西,饶她向来胆大也背皮发麻。她差点想喊出来,在她张嘴欲喊的瞬间,哭声略大,屠八妹猛听出像是老五的声音,且声音就从茅厕里传出来的。

  壮起胆子,屠八妹上前几步,喝道:“是谁?老五吗?老五是不是你?”

  哭声嘎然而止。

  四下静悄悄的,屠八妹试着上前两步,又喊了声:“老五?”

  哭声又起,极细微,像是嘴里咬着什么……

  屠八妹心头升起强烈且不详的预感,她几乎可以肯定里面的人就是老五。她几步蹿上前,一把推开门,老五衣着凌乱地蜷缩在角落里的一堆木板上,偏头咬着自己的衣领,哭得泪流满面。

  一看老五那模样屠八妹便知道发生什么事,她盯着老五,眸中交织着愤怒与痛心,但更多的是痛心。她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

  “告诉我,谁干的。”

  半晌后,屠八妹凉凉的声音在老五头顶上方响起。

  老五原本以为迎接她的会是屠八妹无边的咆哮,屠八妹凉凉一问,反令她泪水决堤而下。

  “你想把村里人全部哭醒你就使劲儿哭。”(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791/138448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