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凡双生 > 这是最后的斗争

这是最后的斗争

        各位书友大家好,我是寿限无。此时此刻,在这里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心怀激荡,难以自持。2014年4月3日,白夜降临,世界之轴开始转动,《超凡双生》的世界也跟着徐徐打开。

        犹记得当时选择这个题材的时候举棋不定、踌躇不前,一如我今时今日。

        那个时候不知道能不能成,能不能写好,脑中浮现出无数诸如“如果不成功我就傻眼了”“如果搞了半天发现没搞头我就完蛋了”“如果拼尽全力没反应我就成笑话了”“这个题材是不是太激进了,要不要写的稳妥一点?”之类的想法,一如我今时今日。

        但还记得,最终我还是吼出了冲锋的口号,向着无边黑暗浴血飞驰。

        没有想到,一路走来身边朋友越来越多,小说成绩越来越好。我认认真真写,你们开开心心看,提出意见给出点子,让这本书真的成了气候。一切蒸蒸日上,向着更美好的方向发展着。

        后来,2015年11月,寿寿我考上了公务员,一切戛然而止。

        实话说,我真的不想当什么公务员,但为了找对象,不得不考罢了,没想到一把就考上了。实话说,我曾经以为公务员工作很轻松,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兼顾两头,但同样也是没想到,这件事竟然根本没有可能性。

        2016年6月,曾经与家人产生了严重分歧。在刚考上的时候我就说过一句话,家人只当笑谈,只有我是认真的——我是职业作家,兼职公务员。什么叫兼职?就是不耽误主业的时候干干也行,耽误主业的话,请让道。

        那个时候我只觉小说创作举步维艰,堪堪写不下去。即便勉强写出来,自己看去也觉粗鄙不堪无法入目,心中沮丧更甚。巨大的不甘之中,向家人请辞,希望可以辞掉公务员,还我本来色。

        曾经有过剧烈的冲突,后被双方家长联手镇压。准确的说,当时是被还不是老岳父的老岳父说服了,他说了很多,我觉得很有道理,就接纳了他的意见,暂息辞职之心。(现在想想,可能是被套路了,老岳水平还是高啊)

        倏忽两年,白驹过隙,恍如隔世。

        两年了,我从未熄灭创作之心,从未敢放下过这份执着。虽然踉踉跄跄,但也是争取一切时间来写。2017年妻子修炼元婴,外劫内劫交加,需人护法,我便收了神通专心护法。那十个月,没有更新。

        17年工作之繁忙堪称变本加厉,护法之外,再无闲暇。17年底,圣子降生,普天同庆,我修了一小段时间的陪护假。在为圣子护法之外,总算有了些许时间重拾文笔,重开更新。当时没有什么能够解释的,更没法保证未来能不能准时更新,所以只在章节中说“不要激动,等我撑住再说”。

        自17年底,进入18年后,工作单位变本加厉再加厉,时常全勤,动不动日夜不休就连上月余。一位元老书友——此君曾笑谈自封御前侍卫,与寿颇为亲厚——问我最近怎样,我说最近快被收拾的不行了。御前侍卫大惊,不知我这一行竟然辛苦若斯。

        但。

        千磨万劫,本色不变。

        我还是寿限无,这不仅仅是个笔名,这是凝聚着我毕生梦想的钟鼎符文、真名图腾。2018年6月,我重写计划,准备实施。一日巧合,忽然看到了2016年时所写计划,与今时今日竟宛然相似,心中不禁感慨万千,悲喜交加。

        悲哀的是曾经计划要完成的依然没完成,自豪的是两年过处我心未改。

        今时今日,写下这些,是因为这场斗争已经到了最激烈的时候。我已经说服了岳父母,最后挡在身前的是不岳不悦父母。深谈良久,签订一对赌协议:请一段假期,重新更新一段时间。若还有人来看,那便成。若无人来看,那便再也休提。

        我同意了。

        此时此刻,唐朝乐队的国际歌忽然在耳边想起。

        “这世界从来没有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就靠我们自己”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因特那雄奈尔就一定会实现!”

        自高中起,这澎湃的音乐一直激励我向前再向前。

        也畏怖过,但没退缩。

        也恐惧过,但没认怂。

        也听过各种失败论,也被深刻的谈论过风险,也被吓的哆哆嗦嗦,也被诘问过如果没有人来看会怎样怎样。

        没错,这些不仅不悦父母担心,就连我自己有时也会深深怅惘。匆匆两年,两年前写到第八篇现在还是第八篇,谁会等尔振作?

        但恍惚之间仍旧记得一位书友自从加了我的微信之后,每天发一条微信鼓励我,我虽很少回复,但心中一直温热。

        恍惚之间仍旧记得一位书友竟然找到了我爸,央求我爸让我继续写。这事就发生在我向老爸摊牌的前一天,好似命运如同天启,让我怔然良久。

        恍惚之间仍旧想起曾经在大学求学时,一副挂在宿舍门外走廊上的题字——男儿不展风云志,空负天生八尺躯。

        恍惚之间仍然记得,2014年4月3日,那个抓耳挠腮举棋不定的夜晚。

        那个夜晚,看着外面沉沉夜幕,整个人枯寂如石。胸中一口不认命的不甘气翻滚涌动,膨胀腾飞,撕裂肺腑。心中天人交战许久,忽然张口仰首、吐气开声,一声狂咆怒哮直冲霄汉。

        燃起永恒不灭的火,照亮横无际涯的夜。

        白夜,开。

        心中,已超凡。

        回身落座电脑前,十指如飞,汗如雨下,双目如血,宁败不屈。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这一次,确实是最后的斗争,最后的战役。寿寿年龄不小了,拖家带口。人生没有几年好光景,这一次我排除万难,拼搏至此,但恐怕,也就这一搏之力吧。我是真心的热爱这份事业,热爱我写的东西,热爱我亲爱的书友们。但既然认下了赌约,那就要遵守。

        从15年算起,已经两年半了。不知道还有多少书友的书架中存着这本书,不知道还有多少书友关注这本书,我不知道我这赌约是胜是负。

        但我知道,我心精诚。

        我知道,我需要你们。

        若天下无人旌旗仍在,拜托你们回来。

        若永夜集团股东仍在,拜托你们回来。

        若杨老师的国术馆学员仍在,拜托你们回来。

        若那些一起在唐大爷的大缸上脚底抹油、马步站缸的兄弟仍在,拜托你们回来。

        回来,与我一起,团结到明天。

        不知道何时能请下假来,但请等我消息,我一定会回来,回来与你们一起,血战到底。

        最后的最后,不论此战是胜是负,我都万分的感激我的妻子,我的爱人。从认识的第一天起,她就一直支持我的创作。现在她也看这本书,而且很喜欢看这本书。即便要辞掉公务员,丢掉铁饭碗,她也依然支持我。理解我的梦想,理解我的坚持,理解我的追求。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修我战剑,杀上九天。撒我热血,一往无前!——我想,辰东当年,定也如我今日这般,豪情满怀。

        记于2018年6月13日。...

  http://www.shukeju.com/a/16/16736/1980597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