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二千六百零四章 要个说法!

第二千六百零四章 要个说法!

      “小蛮姑娘,看来你有点累了,先去休息吧,我有些事,要和杨柳谈,一会儿再去找你!”苏航对着佘小蛮道。

      佘小蛮也不是看不懂脸色,听不懂话,闻言连忙点了点头,这时的她,正尴尬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呢。

       连忙给杨柳道了声别,赶紧迈着小碎步离开了!

      目送着佘小蛮离开,直到身影消失在山道的尽头,这时候,杨柳才回过头来,看向同样在目送佘小蛮离开的苏航。

     “苏兄弟,发展这么快的么?”杨柳笑了一声,言语之间带着几分揶揄,这才一晚上,都靠在一起了,这速度当真挺快的。

      苏航瞪了他一眼,“有什么话,还不快说?”

     杨柳僵了一下,一脸的欲言又止,就好像是便秘了千年,正蹲在厕所里努力的表情。

      “那个楚楠回来了,带回来的消息却不太好!”杨柳憋了半天,吐出一句话来。

       苏航皱了皱眉头,虽然早就已经预料到,但是这会儿听到消息说不太好,还是心中有升起不悦。

        杨柳一看不妙,连忙道,“先说好,这儿是紫阳宫,我说了,你可别急着生气……”

      “费什么话,快说!”苏航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杨柳苦笑了一下,道,“当年两脉大战之后,玄鸟一脉惜败,玄鸟真人死后,门下弟子大部分都入了翼龙山做奴婢,楚楠查了,凝芷真人也在其中……”

       说到这儿,杨柳真人顿了顿,干笑了一声,道,“因为凝芷真人还有几分姿色,便和大部分女修一样,分给翼龙一脉那些长老执事们做妾室……”

      杨柳看苏航的脸色已经变得非常的难看,连忙又道,“其实这也不怪他们,荒古界的风气就是这样,胜者为王,败者为奴,只要是公平得来的,那就是天理,所以,苏兄弟,这或许和你理解的天理有点不一样,可这毕竟是别人的地方……”

     “接着说!”苏航语气淡淡的,此时似乎已经看不清怒意,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凝芷真人怎么了?”

     一看苏航这表情,杨柳道,“凝芷真人被分给了翼龙族一个叫洛山的长老,可这姑娘性情刚烈,抵死不从不说,还意图逃跑,苏兄弟,奴婢逃跑可是大罪,结果她毫无悬念的被抓了回去,也毫无悬念的被用来杀一儆百!”

      说到这儿,杨柳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可算是说完了,特么,刚刚真怕正说的时候被苏航狂揍。

      “紫阳宫就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发生?这可是同门相残啊!”苏航道。

       杨柳苦笑了一声,“可不是么?常人都会有这样的一问,但荒古界不一样,他们道风彪悍,以武立道,打架决斗是解决矛盾冲突最直接的方法,而且,玄鸟一脉和翼龙一脉之间的战斗,也是向宗门申报过的,生死输赢都是理!”

       “而且,苏兄弟,说句实话,紫阳宫中,各脉势力盘杂,多得数不胜数,每天都有换血,你要是不提,楚楠他们甚至都不知道曾经有过玄鸟这一脉。”

      杨柳说出一个事实,紫阳宫中的竞争,时时刻刻都有发生,这不只是玄鸟一脉而已,或许还有白鸟一脉,黄鸟一脉,绿鸟一脉,等等等等,一脉的消亡,意味着另外一脉的成长,这就是紫阳门下的竞争。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这儿的风气就是这样!”杨柳最后强调了一句。

      “哼!”

     苏航轻哼了一声,“风气?这风气得改!”

    杨柳满头大汗,“老弟啊,这可不是创界山,是紫阳山,别人家的制度,咱也管不上啊,而且,我来找你之前,萧老弟也得知此事,他说了,会给你一个说法!”

      “呵,给我一个说法?”苏航轻笑了一声,“这说法不该给我,而是该给小蛮!”

     杨柳讪笑了一声,心道,要不是因为你的存在,以萧敬臣的身份,会给一个黄毛丫头说法么?

      苏航没再搭理杨柳,直接便往前山走,杨柳连忙追上去,“苏兄弟,你去哪儿?”

      “找你那个萧老弟要说法!”苏航直接道了一句,身形消失在了山道上。

     ……

      虽然苏航有想过隐瞒,或许还可以编织一个美丽的谎言来瞒着佘小蛮,但是,苏航最终还是没有那么做,犹豫了许久之后,还是将凝芷真人的事情据实相告。

      一方面,瞒得住今天也瞒不住明天,她总会有知道真相的那一天,另外一方面,苏航不想欺骗佘小蛮,哪怕只是个善意的谎言。

       听到师父已经过世的消息,佘小蛮自然是悲痛欲绝的,不过并没有苏航预料中的那么严重,或许是昨晚苏航给她打过预防针,让她心中早有准备的原因吧。

  但苏航依旧还是不太放心,怕她做什么傻事,便让杨柳陪着开导,而他,则是找萧敬臣,要说法去了。

  佘小蛮的眼泪,就想硫酸一样刮着他的心,让他感觉非常的心疼,而这种心疼所转化成的愤怒,是不可估量的!

  小院里,萧敬臣一身灰色长袍,正坐在石桌边品着茶,而楚楠则侍立在侧!

  萧敬臣端茶自饮,看起来姿态非常的优雅,真就是一个雅人!

  桌上还有个杯子,看样子萧敬臣是料到苏航肯定会来找他要说法的了!

  “这事让我很难做啊!”萧敬臣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苏航坐在桌边,哪有什么心情喝什么茶,只道,“杀人偿命,有什么难做的,莫非那翼龙一脉,有萧老的亲戚不成?”

       萧敬臣摇了摇头,“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苏兄弟啊,这事可有些复杂!”...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44669172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