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二千四百九十一章 弱水之畔!

第二千四百九十一章 弱水之畔!

  猪儿带着苏航,直接离开了冥都,一路向西而行,很快进入了冥界一处荒蛮之地。

  冥界地域广阔,很多地方都是荒着的,有些比较恶劣的地方,连孤魂野鬼都不愿去。

  “再往前,可就是弱水了!”苏航提醒了猪儿一句。

  猪儿道,“甭管什么弱水强水,他的气息就在前面,绝对不会有错!”

  苏航顿了顿,道,“我感觉,他似乎早发现了我们跟踪,这是故意在吊着我们,吸引我们跟上他!”

  猪儿听了,道,“你这么说,也有一点道理,或许他真发现我们了吧,不过,你不是很自信能拿下他么?”

  苏航迟疑了一下,“一年多不见,我不知道他现在已经成长到什么地步,我想,拿下他应该不是什么问题,但这里毕竟是冥界,万一他搞出什么极端手段……”

  “先找出他来再说!”猪儿道了一句,身形一闪,直接带着苏航往弱水去了!

  ……

  一望无际的平原上,弱水广阔无边,平静的流淌着,水面就像镜面,风吹过都难以吹出几丝涟漪。

  弱水是最轻的一条河,河中的水承载不起任何的东西,别说是船,就算是一片鹅毛落在河中,也会迅速的沉入水底。

  人,或者魂魄落入其中,更是直接堕入深渊,不得解脱,比忘川的水更加恐怖。

  此时,弱水河边,斜阳余晖!

  冥界也是世界,为当初苏航分割开辟,后又有鸿钧,玄冥等大神通开拓,早已自成一界,也同样拥有昼夜交替,日月星辰!

  唯一的区别只是,冥界的阴气很重,适合阴魂生存,肉身当然也可以进入冥界,但是,前提是你的肉身能扛得住冥界恐怖阴气的侵蚀。

  斜阳照着水面,水面泛着微光,仿佛光都沉入了弱水之中一样,水流静静的躺着,一分钟,两分钟,一个世纪,无数世纪,仿佛永远都是这样,亘古不变。

  水边,一个身影在余晖之下,影子拖得老长老长。

  一人盘膝而坐,旁边插着一根禅杖,面对着浩瀚的弱水,斜阳照着他那个光头,阵阵光亮。

  一身白色的僧袍,孤独,落寞,沧桑!

  一天一地一斜阳,一僧一水一禅杖。

  远远望去,就如一副画卷,颇有意境,让人不忍惊动!

  两道遁光落到河边,意境陡然发生了变化。

  “阁下好兴致,是在这儿欣赏弱水的景致么?”隔着有五六十米,苏航也没有靠近,只道了一句,便也转身看向弱水,或许是想看看这和尚在看什么。

  “嘘!”

  和尚一跟手指竖在嘴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目光始终盯着弱水,不曾有片刻的离开。

  他似乎是在等什么!

  猪儿皱着眉头,转脸看了看苏航,苏航示意他稍安勿躁,随即盘腿在河边坐了下来,他倒要看看,冥河这是在搞什么鬼!

  ……

  乌飞兔走,一晃便是一日,冥河就这么坐在河边,一直静静的看着那静静的河面,苏航和猪儿也静静的等着,一句话也不曾多说。

  一直到第二天的夜里,猪儿真心有些忍不住了,“这厮故弄玄虚,不知道在搞什么鬼,苏航,别和他啰嗦了,直接封印了带走吧!”

  苏航眉头皱了皱,转脸往河岸边坐着的冥河看了过去,月华笼罩,冥河依旧淡定的看着河面,一点也不曾动摇。

  “你在看什么?”苏航终于问了一句。

  声音就像夜风吹过,而冥河就像那弱水一样,没有半点的涟漪,静静的,很尴尬。

  “冥河!”这时候,猪儿开口了,“你还记得我么?当年老爷将你镇在修罗血海,你私自脱逃,该当何罪?”

  冥河转而看了猪儿一眼,很快又收回了目光,继续看向弱水,“这弱水尽头,连着的就是修罗血海,好久没有回去了,这么多年,始终感觉少了些什么,似乎在血海之中,更自在,更舒服一些!”

  猪儿皱了皱眉头,“那你为何不回去,你若回到血海,重新封印,我可以替你向老爷求情,让老爷对你所犯之过错既往不咎。”

  冥河闻言,却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不,血海之中的确更惬意,更自在,但是,始终还是会惦念着什么,这几天,我一直在想,究竟是差了点什么呢?刚才我终于想通了……”

  说到这儿,冥河转脸看向苏航和猪儿,“如果我能把整个玄黄界都化为修罗血海,那可不久不用纠结了么?”

  苏航和猪儿听了,都是脸一黑。

  冥河的脸上,却是多了几分笑意,“血海不枯,我的力量不竭,血海越强大,我的力量就越强大,若我能把整个玄黄界,乃至整个天外天,亦或者其他位面都化为血海世界,到时候还有谁能是我对手呢?”

  “春秋大梦,着实可怜。”猪儿带着几分嘲讽的摇了摇头。

  冥河转而看向猪儿,“可怜么?我觉得你更可怜,待那一日,就怕你会跪在我的面前,摇尾乞怜!”

  “哼!”猪儿冷哼了一声,“等你能躲过今日灾劫再说吧!”

  说着,猪儿对着苏航使了个眼色,示意苏航动手。

  苏航道,“你让我们在这河边坐了一日,你就是在思考这个?”

  “不然呢?”冥河反问了一句。

  苏航道,“从你的眼神里,我看到了几分情感,这是以前没有过的,冥河,你占据了玄奘的肉身,我不相信他没有对你造成影响……”

  冥河闻言,脸色微微的变化了一下,虽然有心不经意,在朦胧的月色之下更难察觉,但的确是变了!

  “区区玄奘,能奈我何?”冥河冷哼了一声,显得颇为不屑。

  “哦?是么?”苏航听了,摇了摇头,“可我怎么感觉到,玄奘似乎还在?”

  冥河黑着一张脸,却没有话说。

  苏航道,“玄奘乃是得道高僧,意志坚定,你虽钻了空子,抢占了他的肉身,但是,你现在肯定很苦恼吧,你想要摆脱他,却发现根本不可能,你根本无法完全抹灭他的意识……”...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42833304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