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二千五百二十章 是谁?

第二千五百二十章 是谁?

  说到这里,陈小利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根本来不及救援,等我们赶到的时候,娲皇天已经没了!”

  苏航紧紧的握着拳头,没有人能够体会到此时的他心中有多么的愤怒,脸上青筋绷起,牙关紧咬,眼眸中绽放着恐怖的血光,一副马上要找人干架的架势。“告诉我,是谁!”

  一字一句,完全都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陈小利伸手拍了拍苏航的肩膀,“我只能告诉你,那也是一位界王,混沌中,达到界王境的存在,还是有那么几位的,而这些存在同样也有分关系亲疏,就如苍天,地尊,乐尊,还有我们家大胜,算的上是一派,但对方同样强大,当年因为这事,四圣找过他的麻烦,对方也找了帮手,在混沌中打了几架,结果分不出胜负……”

  “而且,此事又是女娲氏犯错在先,咱们这头可不占理,结果,打了几架之后,也只能不了了之!”

  陈小利摇头叹气,颇有几分无奈。

  “我想知道,究竟是谁!”苏航转而看着陈小利,“小利姐,你告诉我,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苏航!”陈小利道,“你不可能是他的对手,至少现在不是,所以,我不能告诉你……”

  “你放心,我不傻,我不会傻到马上去找他拼命!”苏航道,他知道,陈小利不肯告诉他,只是怕他去送死。

  陈小利沉吟了一下,道,“我理解你的愤怒,但是,当年四圣一起出头,都没能有个结果,对方不是你能惹得起的,所以……当年经历了这件事的,苍天,地尊,还有乐尊,女娲氏乃是乐尊的后辈,你想想,连乐尊都无可奈何,更何况是你?”

  拍了拍苏航的肩膀,“不要急,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十年对咱们来说,太短,或许不顶什么事,但咱们有的是时间,总会有报仇雪恨的那一刻,等你成就界王,等我成就界王,等鸿钧成就界王,等娲皇回归成就界王,再等玄黄都成就界王,咱们一起杀上门去,讨回这个因果不迟!”

  陈小利说的慷慨激昂,十大界王杀上门去,想必场景一定非常壮观。

  苏航道,“我只是想知道,仇人是谁!”

  陈小利道,“你若真想知道,去问苍天,去问乐尊吧!”

  苏航闻言一滞,抬头看向陈小利,连陈小利都不肯告诉他,他就算去问了苍天,问了乐尊,还有意义么?他们就能告诉自己?

  陈小利道,“女娲氏一族的灵位,都放在我无极天,因为当年娲皇天的遗址距离无极天最近,灵位放在无极天,能更快招回女娲氏一族寂灭的真灵,等这次传位大典之后,你若有心思,便可跟我去无极天看看!”

  苏航的拳头紧紧的捏着,丝毫都没有放松,“我现在就想去看看!”

  陈小利拍了拍苏航的肩膀,“现在还是算了吧,你的性格,和我们家大胜一样,到时候钻了牛角尖,发起疯来,我可罩不住,等你心情平复些再说吧!”

  ……

  __

  夜,月色洒在崖上,冷幽幽的,格外的凄凉!

  苏航坐在明珠峰后山的崖边,手里拿着敖雪的发钗,目光看着前方的黑暗,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从落霞峰回来之后,他又去找苍天求证,得到的结果一样,这让他彻底的绝望了!

  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居然让苍天这样的强者都三缄其口,不肯向自己吐露仇家的身份。

  苏航很清楚,他们这是在变相的保护他,但是,他恨啊!

  他恨,为什么敖雪遭难的时候自己不在!

  他恨,为什么自己这么弱,无力为她报仇!

  他恨,明明背负血海深仇,却不知道该找谁去寻仇!

  ……

  “我现在没心情管你,不要来烦我!”不知呆坐了多久,苏航突然说了一句话。

  黑暗里走出来一个身影,缓缓来到了苏航的身边,“老兄,今晚怎么有点抑郁?是遇上什么烦心事了么?”

  声音有些尴尬,却是土柳公!

  苏航压根就没有理他,更没有答他的话。

  “呃,呵呵!”土柳公干笑了一声,“有什么事,说出来,老哥我或许还能开解开解你,是不是马上就要接任宗主,心里很忐忑,有点无所适从!不应该啊,你老兄应该不是这样的人!”

  苏航依旧没有答他,土柳公仿佛碰了一鼻子的灰,但见苏航手中拿着发钗,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看来是为了个情字?我还当你老兄是人生赢家,不会为情所困呢,怎么,和殷姑娘闹矛盾了?”土柳公问道。

  沉默!

  “如果有人杀了你的妻子,你会怎么做?”

  就在土柳公以为苏航依旧不会答他的时候,苏航突然开口了,问了一句让土柳公有点莫名奇妙的话。

  妻子?土柳公有些错愕,“殷姑娘她?”

  下意识的就问了出来,不过,马上又回过神来,苏航说的应该不是殷玉儿吧,毕竟,前几天才见过,如果是殷玉儿被人杀了,这在创界山也能算是一个新闻了,但他并没有听说!

  很显然,苏航说的另有其人,在土柳公看来,苏航这么优秀,除了殷玉儿,还有其他女伴并不稀奇。

  当即,土柳公干笑一声,“虽然我没有妻子,不过,我也经历过失去挚爱的痛,那种感觉,真是非常的不好受!”

  “我和你不一样!”苏航摇了摇头,土柳公和他并不是一个概念,土柳公是老婆被人抢了,而自己并不是!

  土柳公闻言,脸皮微微的抽搐了一下,“虽然不一样,但实际上却又是一样,都是失去挚爱,没有什么区别……”

  “你还能等,有希望,哪怕希望很渺茫,总归是有希望,而我……”苏航说到这儿,有些说不下去了,声音都在微微的颤抖。

  土柳公叹了口气,道,“苏老弟,我也曾经经历过绝望,一度以为整个世界都把我抛弃,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的心都是死的,直到最近,它才慢慢的活了过来,所以,我总结了一个道理,老弟,不管发生什么,只要你还活着,再绝望的事情,都不能叫绝望,希望永远都是在的……”

  ...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42664375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