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二千五百二十二章 约架!

第二千五百二十二章 约架!

  土柳公道,“就算我想赢,他们若一拥而上,我也是扛不住的,我丝毫都不敢怀疑林守业想弄死我的决心,苏老弟,就当哥哥我求你,咱们好歹也算是同病相怜,这次你要是不帮我,我可真是万劫不复了!”

  苏航深吸了一口气,这厮又在自己面前卖可怜,当真让人受不了。

  “什么时候?”苏航问了一句,只想摆脱这个麻烦,不想再和他多说。

  土柳公闻言一喜,看样子,苏航是同意了!

  “就明日,玄黄峰后演武场!”土柳公道。

  “倒是会挑时间!”苏航一阵无语,挑什么日子不好,偏偏让他刚回来就碰上。

  土柳公干笑了一声,“性命攸关,苏老弟,你可千万不要放我鸽子!”

  苏航白了他一眼,“没其他事,赶紧离开吧。”

  土柳公悻悻,起身要走,却又转过身来,犹豫了一下,“苏老弟,有一句话,我不知当不当说!”

  苏航抬头看了土柳公一眼,“你知道我最讨厌磨磨唧唧的人!”

  土柳公苦笑了一下,往苏航身边凑了凑,“这几日,你妹妹在玄黄峰上照顾林轩,我看是有点那方面的苗头,你这个做哥哥的可得上点心,你也知道,林轩这个人……”

  苏航闻言,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林轩醒了?”

  土柳公点了点头,“有几日了,我看得出来,林轩那小子,对你妹妹很有点那方面的意思,关键嫣儿也看好你妹妹,你妹妹虽然懵懵懂懂,但是你知道的,日久生情,难保你妹妹就对他没那个意思,你要再让她留在玄黄峰,只怕用不了多久你就得和林家结亲了!”

  苏航闻言,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土柳公说的这事,他又何尝不知,何尝不担心,可是,担心有什么用,他倒是可以现在就去玄黄峰,把苏曦带走,但他非常了解苏曦的性格,到时候说不定会适得其反。

  “好了,我知道了,我会处理的!”苏航道了一句。

  土柳公点了点头,“要处理就赶紧处理,免得以后夜长梦多!”

  苏航转而看着土柳公,“老土,我发现你这个人,不是一点半点的阴暗,你是不是想弄死林轩,让陈嫣儿少了个拖油瓶,没了和林家的牵扯,之后能死心塌地的跟着你……”

  “我怎么可能有这种想法?”土柳公连连摇头,不肯承认,“若最终嫣儿离开林家,嫁给我,我自然把他的儿子当成亲生的……”

  苏航只是冷笑了一声,“林轩这个人,不好招惹的,小心把你自己搭进去!”

  土柳公讪讪,打了个哈哈便转身离去。

  苏航皱了皱眉头,这厮要是对林轩没有想法,苏航是打死都不信,因为就现在看来,土柳公和陈嫣儿之间最大的阻碍,其实不是林守业,而是林轩。

  林轩能看得上他这个后爹?能同意陈嫣儿离开陈家?这显然是不现实的,如果林轩知道土柳公的意图,以他的性格,肯定会在第一时间把土柳公给干掉。

  而且,林轩和林守业不同,如果在儿子和丈夫中间选一个,陈嫣儿肯定会选这个儿子。

  和林守业一战,土柳公可以示弱,博取陈嫣儿的同情,同时让陈嫣儿厌恶林守业,可要是林轩把他杀了,杀了也就杀了,陈嫣儿肯定只会顾儿子。

  就是这么的现实,土柳公说了那么大一堆,还把苏曦搬出来说事,只怕最大的意图就是想让苏航出手,把林轩给灭了!

  这人的心思,的确是深沉,以前苏航想搞林家,所以个土柳公走得稍微近些,但现在,林家已经勾不起他丝毫的兴趣,土柳公这个人,还是不要深交了!

  ……

  一夜未眠,闭上眼睛都是关于敖雪的事,苏航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一颗心仿佛被掰成了好几瓣,只能用痛苦来形容。

  殷玉儿看他模样,知道他有心事,问了他好多次,不过,苏航并没有向他吐露。

  殷玉儿和敖雪情同姐妹,如果实情相告,恐怕她的悲愤不会比自己少,这样的痛苦,自己一个人承受着便好了,何必在让其他人分担。

  此刻乐尊应该也在创界山上,苏航想去找乐尊聊聊,以乐尊和女娲氏的关系,或许他会愿意跟自己讲很多。

  一大早,苏航便欲去地灵峰,乐尊此刻应该和地尊在一起,既然都是当年那件事的当事人,正好都一起问问。

  行到一半,却是路过玄黄峰,苏航犹豫了一下,往玄黄峰后山去了!

  今天林守业和土柳公约了架,土柳公让他帮忙掠阵,虽然苏航并不想参与进来,但是,既然正好碰上,便索性来瞧瞧,毕竟,昨晚可是答应过土柳公的。

  他若不来,土柳公或许真会被林守业打死!

  ……

  玄黄峰后山演武场!

  一个露天的演武场,并不大,不过有结界守护,里面空间也不算小。

  人不多,就那么几个,土柳公对面站着的除了林守业,还有林家几位长老。

  所谓家丑不可外扬,林守业想收拾土柳公,这事并未往外声张,也如土柳公所料,林守业找林家几位长老掠阵,明显就是想万无一失的把他收拾掉。

  对面七个人,除了林守业外,那六名长老的实力并不高,只有大三大四境界,不过,六人名为掠阵,实则已经摆开阵势,不容小觑。

  而这一头,却只有土柳公一人。

  “哼,无耻之徒,若你现在滚下玄黄峰,并发誓不再来骚扰嫣儿,我惑可看在往日的情分上,饶你一命!”林守业咬牙切齿,真有种恨不得想把土柳公捏死的冲动。

  土柳公皱了皱眉头,左右不见苏航出现,他的内心是有点虚的。

  “林守业,我和嫣儿之间,并没有你想的那种事,当年你阴谋诡计,夺我挚爱,何止无耻,今日却反过来说我无耻,却不知我无耻在何处,你看轻我可以,但你不能看轻嫣儿!”土柳公道,一副老子比你正人君子的样子。...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42650776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