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二千五百二十八章 我叫秦川!

第二千五百二十八章 我叫秦川!

  从地灵峰离开,苏航的心情舒畅了许多,或许是听了乐尊那一曲《清心普善咒》的原因吧,也有可能是得了地尊那一袋子地蕴石。

  过两日,继位大典,仇人有可能会现身,苏航的心中是充满了期待的,血海深仇,也得先知道仇人是谁才行。

  现在报不了仇,不代表以后报不了!

  离开地灵峰的时候,地尊和乐尊都提醒了一下苏航,让苏航以后尽量少利用原罪之力,因为每一次原罪合体,不仅会透支他的身体,还会潜移默化的影响到他的性格。

  两次原罪合体,有影响到自己的性格呢?比如圣母心又有泛滥?

  仔细想想,似乎是有那么一点吧!

  不过,这对于苏航来说,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他始终觉得,人有七情六欲才算是个正常的人。

  ……

  “苏航!”

  地灵峰下,苏航正想着心事,前方溪头突然传来一声呵斥。

  苏航抬头一看,眉头一皱,却道何人,原来是猪儿。

  这小崽子蹲在一个老头身边,该是在看那老头钓鱼。

  见到苏航,猪儿立马跳了过来。

  “干嘛?”苏航眉头皱了皱,瞪着猪儿,“今天心情不好,别来烦我,小心揍你!”

  猪儿闻言,脸色变化了一下,“嘿,你还跟我起劲了,把我一个人丢在玄黄界,自己跑回天界来了,你太没义气了你!”

  “小毛孩子!”苏航伸手抓住猪儿的脑袋,随手一拨,“一边儿玩去!”

  这一推,差点没把猪儿推进沟里。

  “好你个苏航……”猪儿大怒,要找苏航干架。

  “咳咳……”就在这时候,旁边那个钓鱼人轻轻的咳了一声,“两位,惊着我的鱼了!”

  苏航往那人看了过去,只见这人带着斗笠,穿着蓑衣,手里拿着根鱼竿,看不清面容,先前以为是个老头,现在一听,似乎不老。

  “这谁啊?”苏航低声问了猪儿一句。

  猪儿很有几分不爽,不过听了苏航的问话,还是低声道,“我也不知道,今天刚来创界山的,老爷说是贵客,让我领着到处转转……”

  “哦?贵客?”

  苏航顿了一下,学神系统扫描不到这人的信息,难不成又是一位界王?

  界王?苏航的眉头轻轻的皱了皱,现在在他的心里,凡是界王,都有可能是他的杀妻仇人,面前这个人,如果是界王的话,也是他的怀疑目标。

  猪儿凑到苏航耳边,低声耳语道,“老爷说,这人咸湿猥琐,让我别带他去女弟子修行诸峰,结果他嫌无趣,就拿了鱼竿跑这儿来了,我看他也算不得什么高人,高人那有咸湿猥琐的!”

  苏航闻言,有些哭笑不得,转而对着猪儿道,“你家老爷不还嗜色如命么?大哥别说二哥,都不是什么好货!”

  “你完了,你居然敢说我家老爷的坏话!”猪儿指着苏航道。

  “一边玩儿去!”苏航又推了猪儿一把,犹豫了一下,往那溪边的钓鱼人走了过去。

  又是钓鱼,能不能有点创意?上次唐伯虎也是钓鱼,和自己干了一架,这位不会也是在这儿等着干架的吧?

  苏航并不怵,就算这人是界王,这里可是地灵峰下,乐尊和地尊都在山上,还能容得他放肆!

  “在下苏航,见过这位前辈!”

  带着几分忐忑,苏航来到那人身边,拱手行了一礼!

  那人闻言,抬起头,往苏航看来,露出一张略带几分沧桑的脸。

  胡子有些拉碴,但并不邋遢,看上去四十岁左右,有种中年帅大叔的感觉。

  也一双深邃的眸子看着苏航,异常的深沉,让苏航有种心中发紧的感觉,在这男人面前,自己仿佛一丝不挂。

  没有回应自己,苏航感觉有些尴尬,连忙又拱了拱手,“在下苏航,不知这位前辈如何称呼!”

  那中年人闻言,仔细的打量着苏航,那种眼神,说不出的怪异。

  “你就是苏航?那色痞的继承人?”中年人终于开口了,声音很有几分磁性。

  咸湿猥琐?苏航感觉这两个词似乎和面前这个人根本就不沾边,这样的一个人,寒酸的外表都遮掩不住他的气度,怎么可能咸湿猥琐?

  苏航点了点头,中年人口中的那个色痞,应该就是苍天了!

  “不知如何称呼前辈?”苏航再次问道,这人敢在创界山的地盘上,称呼苍天为色痞,此人身份绝对是非同凡响。

  “贱名不足挂齿,如那色痞所说,一个咸湿猥琐之徒罢了!”中年男子道。

  “呃……”苏航闻言,有些尴尬,显然中年男子刚刚听到了他和猪儿的对话。

  干笑了一声,苏航道,“前辈在这儿,是做什么呢?”

  “什么眼神?没看到我在钓鱼么?”中年男子道。

  苏航脸皮微微抽搐了一下,“前辈虽在钓鱼,但心却不在鱼竿上……”

  中年男人抬头看了看苏航,笑了笑,“此来创界山,一为天外天大道宗新宗主祝贺,二为看看我那个快三十年没见的妹夫!”

  “哦?”苏航诧异的看了下面前这个中年男子,妹夫?莫不是说的苍天?这人是苍天的大舅子?

  苍天这人处处留情,舅子满天下,若是苍天的大舅子,那就说的过去了,难怪会被苍天当成贵客。

  “失敬失敬!”苏航拱了拱手,“请问前辈尊姓大名,不知晚辈该要如何称呼?”

  这已经是第三次问了,之前都是避而不答,所谓事不过三,这次总该报个来路了吧?

  中年男子站起身来,收起鱼竿,往地上一杵,“我叫秦川,我妹妹,秦诗语!”

  “嗯?”

  苏航愣了一下,古怪的看着面前这个男人。

  秦川?闻所未闻!

  不过,他说他那个妹妹的名字,却让苏航感觉有些怪异!

  “原来是秦前辈,好巧,我有一妻,也姓秦名诗语!”苏航道。

  “哦?”

  男子看了苏航一眼,只是笑笑,“那还真是巧了,不过这万千世界,众生无数,有人重名,也不怪!”

  不怪?苏航却感觉有些古怪,有这么巧的事?...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42614335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