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二千二百四十章 不可饶恕!

第二千二百四十章 不可饶恕!

        这话虽然凶,但殷无伤全然感觉不到凶意,转而往旁边看去,张家父子正都黑着一张脸,浓黑如墨。

        张无风一见二人,顿时咬牙切齿,义愤填膺,直接指着苏航,道,“爹,就是这厮!”

        苏航闻言,脸上有几分不爽,“张兄,说话客气一点,小心祸从口出。”

        一个眼神,让张无风脸色微微变了一下,心中一阵咯噔,竟然心生惧意,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哼。”张天灵冷哼了一声,一副居高临下的态势,虎目瞪着苏航,“本尊面前,还敢放肆?”

        苏航有些好笑的看了看面前这个背负战斧的彪形大汉,“呵,你又是什么东西,敢在本尊面前逞威?”

        张天灵听了这话顿时目瞪口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黄口小儿,居然敢如此和自己说话?

        “大胆……”

        这时候,却是殷天风呵斥了一声,虽然是在呵斥苏航,但那声音,那表情,分明就是充满了欣赏,显然苏航刚刚那番话,让他十分的满意。

        “这位是创界山张天灵,张真人,论辈分,乃是本尊的师兄,尔等岂敢放肆?”殷天风一句话,有些阴阳怪气。

        张天灵听了,一张脸黑得如墨一样,很明显,自己被人藐视了,被殷天风这厮给藐视了,竟然纵容一个后辈在自己面前藐视。

        苏航故作恍然,“哦?原来是创界山张真人,真是失敬失敬。”

        说着还拱了拱手,却并无半分敬意。

        “哼!”

        张天灵强忍着心中的火气,冷哼了一声,道,“黄口小儿,报上名来。”

        “在下姓苏,名航,却不知张真人有何指教?”苏航直接道,一副温文尔雅,分明很有礼貌的样子。

        “苏航?”张天灵眉头轻轻的一皱,突然,眸子深处闪过一丝精光,“原来你就是苏航?”

        “看来,张真人听说过我?在下真是受宠若惊。”苏航一笑。

        以他之前和林轩之间的各种争斗,大道宗但凡有些品阶的存在,只怕都已经听说过苏航的大名,张天灵听说过他,这并不稀奇。

        “哼。”张天灵又是一声冷哼,当即道,“当真是一脸叛逆之相,不过你放心,今日本尊找你,并非宗门仇怨……”

        顿了顿,张天灵换上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恶狠狠的盯着苏航,“混沌中打劫我儿的,可是你?”

        苏航一听,笑了,“打劫?此时从何说起?”

        “你休要狡辩。”张无风厉喝了一声,义愤填膺的站了出来,指着苏航道,“敢说混沌之中,不是你拦路打劫于我?”

        苏航淡淡的看着张无风,“可有人证?”

        “当时除了殷师弟外,还有我两位侍女在场,都是认证。”张无风道,有老爹在场,完全没有了顾忌。

        “那又劫了你什么?”苏航又问道。

        “这……”张无风闻言,嘴巴张了张,却是被苏航问得懵了一下。

        苏航不禁笑了,“张兄口口声声说我打劫于你,可又说不出我劫了你什么,这打劫二字又从何说起,若不给个说法,小心我告你诽谤哦。”

        “你……”张无风一滞。

        这时候,殷天风开口了,对着张无风道,“贤侄,我可没兴致陪你玩耍,若不给个说法,今天就算你父在此,我也要治你之罪。”

        张无风闻言,一咬牙,道,“他欲抢我灵武界武神坛……”

        “武神坛?抢了没有?在哪儿呢?”苏航直接打断。

        张无风一时语滞。

        “哼!”张天灵又是一声冷哼,“好个孽障,伶牙俐齿,武神坛乃我灵武界至宝,胆大包天,敢抢武神坛,你有这个念头的时候,就已经是罪不可恕。”

        “张师伯。”这时候,殷无伤站了出来,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我想,这其中怕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张天灵冷哼一声,“世侄,看你父亲面上,本尊不与你计较,你待若何?”

        “多谢师伯宽宏大量、”殷无伤道,“事情原本并非如此,乃是张师兄欠了弟子些许债务,无力偿还之下,许诺借武神坛给弟子用几日,作为偿还,也许张师兄担心被师伯责罚,故而想出这番说辞……”

        说到这儿,殷无伤往张无风看了看,“张师兄,这可就是你的不地道了,你我之间的债务,由你我解决便是,何必连累旁人,况且,你我都同出大道宗,你若真的紧张,我可以宽限一些时日的。”

        殷无伤一番话说出来,真是一套一套的,旁边苏航听着,都有些目瞪口呆。

        这家伙看起来老实,可这颠倒是非的本事,可真一流。

        “你胡说八道。”张无风都惊了,愤怒的大声呵斥了一声,“一派胡言,殷无伤,我爹慧眼如炬,你以为他会信你?”

        “张师兄息怒。”殷无伤淡淡的道,“师伯信与不信,并无所谓,反正有字据在此,容不得师兄抵赖……”

        说着,殷无伤直接将张无风写下的字据拿了出来,一张黄布,上面都是张无风的字迹。

        “放屁,那是你和这家伙逼迫我写下的。”张无风气得浑身发抖,只想冲上去抓过那张黄布,撕扯成粉碎。

        殷无伤不紧不慢,道,“张师兄这么大个人了,谁能逼迫得了你,而且,师兄若存心抵赖,想怎么说都成,反正明日我就将这字据送往宗门,让宗门的长老们评理……”

        “你……”张无风一张脸涨得通红,简直就要吐血了,殷无伤三言两语,说的他几无还口之力。

        “伤儿,不得放肆。”这时候,殷天风开口了。

        “是!”殷无伤应声收敛,回退了两步。

        “大家都是同门,就算张贤侄欠了你的债务,你也不该如此逼迫,自当多多宽限,毕竟人人都有困难的时候。”殷天风道。

        尼玛!张天灵一张脸涨得像猪肝一样,这父子二人一唱一和,明显就是做给他看的。

        不可饶恕,不可饶恕!

        张天灵怒火中烧,凌空一抓,殷无伤手中的字据自己飞到他的手上,瞬间化为乌有。...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2053947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